歐荷哈哈大笑著,“那你剛剛怎麼不敢看我啊,怎麼不敢正麵回答我啊,你還喊著她舒羽,她死了你應該很難過吧,那是你跟江婉燕的女兒啊,那不是我的女兒!!你養了她25年,我卻失去了我最親愛的女兒!!你知道我心裡是什麼滋味嗎!!”

溫惜一怔,她看著歐荷。

此刻,她忽然可以理解歐荷的情緒。

因為,她也是一個母親。

她也有自己的孩子。

她能理解,失去自己的孩子,養著彆人孩子養了25年是什麼感受。

這一瞬間,看著歐荷,溫惜沉默了。

以前的時候,她恨歐荷。

恨歐荷奪走了她第一個孩子,也恨歐荷從小到大對自己的不公平對待虐待,恨歐荷開車將她跟陸卿寒撞下了高架橋。

可是此刻,她也理解,歐荷對自己孩子的感情。

溫惜心中百感交集。

說不上瞬間就原諒她,她做不到瞬間的原諒。但是也可以,放下了一些。

歐荷跟沐江德的爭吵還在繼續,溫惜拎起包準備離開。

忽然看見歐荷衝進了廚房拿了一把水果刀,猛地捅進了沐江德的身上,歐荷的嘴裡還在喊著,“你的錯,卻要我來承擔,你心疼你的女兒跟你喜歡的人,那你就去找她們吧!”

那把刀並冇有插入沐江德的要害,被他用手臂擋住了。

溫惜冇有想到會發生這麼突然的事情,一瞬間愣住了。

看著沐江德猛地一用力將歐荷推開,歐荷跌到在地上。

沐江德捂著手臂,“你真的是個瘋子。”

同時沐江德也覺得有些難受,他承認自己以前是對歐荷態度冷漠想要離婚,但是自從歐荷出獄之後他也把歐荷接過來,兩人當初的離婚協議書也作廢了,依舊是中年夫妻。

這一路走到現在,沐江德心態也逐漸改變了很多。

歐荷手裡握著刀,被沐江德給奪了出來。

“歐荷,你清醒一下,你看看你現在在做什麼?”

“我太清醒了,你跟江婉燕,纔是害了我女兒的凶手。江婉燕是元凶那麼你就是幫凶,你跟我對女兒的感受完全不一樣,你隻會覺得,不就是25年虧欠了她嗎?可是你心裡還在疼惜沐舒羽,因為那也是你的女兒,你也在想著江婉燕,因為那是你的初戀,你現在想要認回溫惜,難道你真的是對溫惜的愧疚嗎?難道是你真的對丟失女兒多年的喜愛嗎?不,不是——”

歐荷大吼一聲,她站起身滿臉淚痕。

原本她自從出獄後身形就枯瘦,此刻的她因為情緒激動更是搖搖欲墜如同狂風暴雨雷電閃爍中的一顆細細的柳樹。她無數次跟沐江德走到這一步也無數次的和解,可是這一次,再次提到了江婉燕跟沐舒羽的時候,聽著沐江德口中脫口而出的舒羽,歐荷知道,原來沐江德心裡,還是江婉燕跟沐舒羽更重要。

他從來想的不是怎麼樣找回自己的親生女兒。

如果不是因為溫惜背靠著陸家,沐江德就隻會求穩。

甚至,如果現在跟陸卿寒結婚的是沐舒羽,那麼沐江德,估計也會喜上眉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