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君度塔1層,沸騰酒吧。

晚上十點,正是人們夜生活剛剛開始的時候。

低沉的電子鼓點震得人心裡發慌,在充滿了光汙染的酒吧裡,就連調酒師們手裡的雪克杯上都掛著紅色的霓虹。

在近百平的環形吧檯內,被那些衣著火辣的調酒師們正在搖晃著酒壺, 不時地,還會有一些熒光綠色的酒液溢位。

這些姑娘認真的詮釋著,什麼才叫做“燈紅酒綠”。

不過在林川看來,這些圍在吧檯邊上的男人們,全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因為這些人的眼睛基本都長在了調酒師們那搖擺的身子上。

林川就不同了,作為一個正人君子, 他認為自己的目光,隻是一種很不屑的,甚至還有帶有一些批判性的審視。

坐在林川旁邊的小桃紅,則是一直在看著他的側臉,不知不覺的,竟是出了神。

倒也怪不得小桃紅犯花癡,穿上西裝的林川也確實帥得犯規了一些。

不管林川願不願意承認,他當替身的時候,之所以能拿到147份五星好評,大半都是靠了他這張臉。

而且林川捨不得穿阿離留給他的那一套西裝來這種地方,所以在商場的時候,咬著牙買下了這一套深綠色的西裝,裡麵還配了一件古巴領的純白襯衫。

這樣搭配下來,不僅冇了領結或者領帶的死板,反倒是平添了一絲帶著慵懶的不羈,反正林川是絕對不會承認,自己是捨不得買領帶,纔會選擇古巴領的。

不過有人在橋上看風景,自然也有人在看橋上的人。

小桃紅那一襲純黑色的包臀長裙, 本就已經襯托出了她那優美的身體曲線, 腿上拿條由深黑到淺黑的漸變絲襪,更是吸引了男人們的目光。

不過林川留下小桃紅在身邊,卻不是因為饞她的身子,而是擔心彆人控製不了這個女人。

……

按照靈和暗的說法,這個姑娘自覺靈開始,丹田就可以容得下三團氣旋,以靈和暗那恐怖的分裂速度,這一下午的時間,小桃紅就從一個普通人,到了覺靈初期巔峰。

所以單論修為來說,現在的小桃紅是景玄他們的三倍,雖然修為不等同於戰力,可林川趕緊還是把她自己的身邊最為安全。

儘管小桃紅表現的很正常,可林川卻很清楚,她有著嚴重的心理問題。

而且她現在又突然得到了淩駕於普通人的之上的能力,林川很擔心她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來報複社會。

在進入超凡之前,林川幾乎冇有經曆過失敗, 不管是學習,還是攢錢,他的能力完全可以勝任他那微不足道的**。

可被百鬼抓走的時候, 如果不是因為靈和暗不受控製,那林川在被送達12號基地之前就可以逃脫。

他不可能再犯同樣的錯誤,所以纔會急著今天晚上就讓信號燈他們開始行動。從決定成立靈暗公司開始,林川就不會讓任何人脫離自己的掌控。

所以他讓膽子最大的高成去賭場輸錢,膽子最小的狄野去贏錢。

一個輸了錢鬨事,看看這沸騰社團處理突發情況的能力,一個贏了錢不走,看看沸騰社團的底氣。

有靈和暗在,不管是輸是贏,都是一件很好控製的事情。

江陽去風情店是觀察客人,在林川身邊的這幾位之中,江陽在看人這方麵是最突出的,林川想知道,一家風情店,一個晚上能接待多少“上層”人士。

至於鐘達,林川還是讓他憑著那張臉,去跟小姐姐們打好關係,畢竟她們纔是這裡的常住人口。

至於被林川派去打拳的景玄,也有著自己的任務,不過那個任務並不需要他自己完成,他要做的,就隻是報名參賽,然後一直贏下去就好……

……

就在林川琢磨著計劃還有什麼需要完善的時候,調酒師把一杯純藍色的雞尾酒推到了他的麵前。

“先生~這是你點的‘甜蜜夏夜’。”

林川有些好奇的拿起了杯子下麵的紙條,發現上麵竟是寫著一串電話號碼,便灑然一笑,當著調酒師小姐姐的麵,把紙條放進了西服的內兜裡。

旁邊的小桃紅眯起了眼睛,但很快就恢複了正常。

林川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發現還有半個小時,舞池纔會正式開放,便囑咐了小桃紅一聲,安心的進入了神台之內。

此時,林楚神台內的第八區,景玄他們所在的位置都被靈和暗點亮了,而且,靈和暗還模擬出了那些位置的內部空間,以及能量稍強的個體。

其中,黑拳館被比標註出來的強能量個體最多。

但靈和暗也隻能探究出人體的能量,熱武器在不開火的時候,他們是探測不出來的,所以這並不代表黑拳館就是最危險的地方。

林川就像是神明一般,任意的在風情店,賭場還有黑拳館之間瞬移,仔細的記下了這些位置的內外結構之後,才把靈和暗叫了過來:

“彙報一下情況。”

靈劃了一下手裡的平板電腦,很細緻的說道:

“狄野按照我們的提示,先贏了十幾萬的籌碼,但看賭場的反應,這點小錢他們並不在意,之後按照您的吩咐,那些贏來的籌碼全都交到了高成的手裡,現在高成已經輸了一大半了,在他喝完最後一杯免費的酒水之後,就可以開始鬨事了。”

“鐘達跟人聊得火熱,江陽因為拒絕了太多的招攬,被人說身體不行,現在情緒很是低落,景玄剛結束了第一場比賽,因為對手聲音有些女性化……所以下了死手,場館內正在緊急調整下一場的對手。”

林川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彆人他都不擔心,隻有景玄的行事方式他琢磨不透,彆說是他,就是景玄自己也想不到自己下一步會怎麼做。

好在林川給他安排的工作就是一直贏下去,隻要其他幾個地方的任務完成,那他那邊也不會出什麼問題。

“給他們每個人都規劃出一條逃離路線,今天晚上不管能不能釣到大魚,都得讓他們全身而退。”

林川吩咐了一聲,就退出了神台,作為一個計劃通,留足了後路纔是最主要的。

和小右不同,林川從來都不認為一路莽到底纔是最佳的選擇,隻有事情在他的掌控之內,他纔有足夠的安全感。

……

等林川從神台內出來,時間也到了晚上的十一點。

酒吧的舞池馬上就要正式開放了。

七八個dj小姐姐,都已經走上了舞池上方的懸空dj台,在這昏暗的環境裡根本看不清那幾個姑孃的容貌,倒是可以看清她們的穿著。

總結起來也就是一句話,那就是“能穿多少,穿多少。”

那些等在舞池外麵的客人們,都瘋狂的吹起了口哨,那此起彼伏的歡呼聲,甚至都蓋過了那暴躁的重金屬音樂。

能在這裡消費的人群,大部分都是生活在60層-99層之間的中高收入人群,他們有些有能力,卻隻能接受財團的束縛,享受著996或者007的福報。

穀唧

有些則是從底層一路晉升上來的,畢生的願望就是讓自己的住宅更高一層。

但能不管是什麼樣的人,能來這個酒吧消費就隻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放鬆,享受福報的那波人,需要釋放自己無處安放的精力,想要住上更高樓層的人,需要排解讓自己喘不過氣來的壓力。

唯獨那些99層以上的的公子哥,來這裡是單純的尋找刺激。

畢竟這裡不歸屬於ipc管轄,活得越安逸的人,就越喜歡危險。

所以在起鬨的人群裡,那些貴公子們的歡呼聲是最大的,因為他們本就無所顧忌。

……

全場的音樂和燈光同時停滯了一瞬,突然的寂靜和黑暗,讓興奮的人群全都安靜了下來。

幾秒鐘之後,耀眼的燈管就伴隨著轟鳴的音樂亮起,人群就像是開閘泄洪的湍流一樣,一股腦的湧進了舞池之內。

開始隨著音樂的節奏,肆意的搖擺。

在林川進入神台的時候,小桃紅已經拒絕了四五個客人的搭訕。

看著舞池開放,林川把那杯188元的“甜蜜夏夜”一飲而儘,藉著便拽起了小桃紅的手,走向了舞池。

“走吧,去跳舞。”

小桃紅的臉上飛快的閃過了一絲紅暈,但很快就感受到了林川並冇有觸碰到她,她的手臂隻是被靈氣包裹住了而已。

不過就算是這樣,她之前被搭訕的那些陰霾也一掃而空了。

因為林川隻是牽著小桃紅,她就感覺到了很多嫉妒的目光。

舞池裡的姑娘不少,除了那些早就找好目標的姑娘,剩下的姑娘們在看見林川的時候,都下意識的挪近了兩步。

在這個時代,一個男人想變得好看很容易,但大多都會得意的把那些機械皮膚掛在臉上,以此來彰顯自己的財富。

像林川這樣,乾淨、好看又年輕的男人,卻是不多見了。

隻可惜林川不會跳舞,隻能隨著節奏,輕輕的晃著腦袋,一點都放不開。

林川隻是想在舞池裡鬨點亂子出來而已,他原本的打算是用靈和暗揩油,惹惱幾個姑娘,引來人群的騷動,可他卻低估這些姑娘們的開放程度。

當他控製的靈和暗觸碰到身前姑娘肩膀的時候,那姑娘竟是直接就倒向了他的懷裡,嚇得林川用出了瞬步,才躲開了那姑孃的“碰瓷”。

林川現在就隻有一個想法:男孩子在外麵,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見狀,小桃紅踮起了腳尖,湊到林川耳邊大聲的喊道:

“老闆,你得放鬆一點,你現在太僵硬了,在人群太過顯眼。”

林川苦笑著搖了搖頭,示意自己並不會跳舞。

小桃紅冇再說什麼,隻是跟著節奏晃起了身子。

林川發現身邊的人都在無意識的搖擺著,而他就像是在湍流中佇立的石頭,確實就像小桃紅說的那樣,隻要有人看向舞池就會第一個發現自己。

無奈之下,林川進入了神台,把靈和暗叫了過來:

“你來誰會跳舞?”

“父神!我會!讓我來!”

暗急切的想要戴罪立功,可林川卻根本不可能再相信他,所以還不等靈開口,就直接吩咐道:

“靈,你來控製著我,能融入人群就好,我去休息一會,等能確定那些有錢人的位置再叫我。”

靈張了張嘴,還是把拒絕的話咽回了肚子裡,老祖的要求很簡單,隻是“融入人群”就好,這點他還是有信心的。

靈依稀的記起了在自己的記憶深處,和暗好像一同看過一個畫質很模糊的舞蹈視頻,據說那個視頻在第三次世界大戰之前,曾今風靡了整個網絡。

雖然他和暗都不能理解那視頻裡的舞蹈動作,可他有信心可以完美的複製下來。

林川為了避免尷尬,直接躲進了神台,當起了鴕鳥,當然除了躲避社死,也是為了看住暗,不讓他鬨什麼幺蛾子。

於是,靈便暫時接管了林川的身體。

剛好在這一刻,dj換了音樂,靈隻是微微的頓了一下,便控製著林川舞動了起來!

“上下打點!”

“仙人指路!”

“戰術踉蹌,戰術摸頭!”

“秦王掃**!”

充滿魔性的舞蹈動作,頓時讓林川成了舞池內的焦點。

沉寂了近百年的《新寶島》,在聯邦第八區君度塔一層的沸騰酒吧,再現人間!

隨著電子鼓點的節奏,同手同腳一通搖擺的跳躍的林川,好像打開了什麼開關一樣,竟是帶動著所有舞池內的客人們,都學著他搖擺了起來!

《真丶融入人群》。

……

神台內,一直默默觀察外麵的暗,下意識的嚥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的說道:

“父神啊……要不你還是出去看看吧……”

林川卻無動於衷,相比於不靠譜的暗,他對靈還是很信任的。

暗眼看著外麵的舞池都已經在林川的影響下,變成了整齊劃一的群舞,在心裡替靈默哀了一番,便幻化出了一把鋤頭,開始在林川旁邊挖起了坑。

林川有些不解的問道:

“你這是弄得哪一齣啊?”

“我先替靈挖個坑,省得一會冇地方埋他……”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