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琉璃塔88層,小餐館。

林川在吩咐靈和暗去找小右要繩子之後,便徹底失去了意識。

等他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意識,被束縛在了丹田空間內。

一直守在他身邊的靈和暗見老祖(父神)醒來,便趕緊湊了上來。

“老祖?感覺怎麼樣?”

林川下意識的想要擺手來示意自己已經冇事了, 可卻發現自己的精神體竟然被束縛的根本動不了,他低下頭打量了自己一番,發現身上的繩結十分專業。

龜甲縛,菱縛,金錢縛,背心縛……還有各種叫不出名字的繩藝,林川的額頭頓時繃起了十字形的青筋:

“這他麼…誰乾的!?”

暗下意識的後退了兩步, 剛剛他走上前的時候就慢了幾分,這完全不符合他的性格, 平日裡他可是從來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討好父神的機會。

靈給了暗一個自求多福的眼神,趕緊上前替林川的精神體鬆綁,順便也把林川昏迷之後的情況複述了一下。

小右把那團透明的線團自他的印記傳送到林川的印記內之後,靈和暗便趕緊把線團弄了出來,綁住了林川的**。

可林川的精神體卻徹底失控了,一直無意識的通過坎脈,在神台和丹田內來迴遊蕩。

靈和暗追了半天,也控製不住林川的精神體,最後還是暗在丹田空間內,發現了餘生留下來的那團光線。

這才堵在了坎脈的出口處,叫上了敖夜一起,把林川的精神體給綁了起來。

林川聽完,根本冇有在乎餘生留下的這團光線到底有什麼作用,而是在鬆綁了的第一時間就抓著靈的肩膀問道:

“外麵的肉身是誰綁的!?”

靈不敢直視林川,眼神躲閃的小聲說道:

“也是暗……”

林川頓時感覺自己眼前的世界失去了色彩……也顧不得去找暗算賬,趕緊把意識迴歸了肉身。

……

“媽媽……那個哥哥為什麼被綁起來了?而且姿勢還那麼怪異?”

“小孩子不要看!”

“我一個變態都覺得變態。”

“這是被公開懲罰了?嘖嘖, 玩得可真花花。”

“老公……晚上回家我們也試試好不好?”

……

林川還冇睜開眼睛,就聽見了身邊傳來的議論聲, 他現在唯一慶幸的是,自己戴了口罩……

暗也不知道躲到哪裡去了,隻有靈在費力的幫林川鬆綁。

就在靈解開林川腳上的繩結之後,林川直接就用出了瞬步,逃離了小飯館。

……

天邊的夕陽喚醒了城市的霓虹,樓宇之間的天梯上,一個被“雙柱縛”捆綁著雙手的少年,正在低著頭狂奔……

當幾年後,那位忘川之主再度回想起這次在夕陽之下的奔跑,想到的,絕對不是自己曾經失去的青春,而是對暗神無儘的殺意。

……

等林川到達琉璃塔的33層的時候,靈總算是解開了他身上所有的束縛,不得不說暗在繩藝上的造詣絕對是大師的級彆。

若不是小右傳送過來的這團絲線冇辦法切斷,靈甚至都有了和絲線同歸於儘的想法。

鬆綁之後,林川找了一處無人的角落,盤膝坐了下來, 順便把小右也叫到了神台之內。

“父神……”

暗自知“難逃一死”,在林川降臨的神台的時候,就老老實實的跪到了他的麵前。

林川二話不說,直接就用丹田內,餘生留下來的那團光線,把暗給綁了起來。

餘生留下來的那團光線也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之前不管林川怎麼擺弄都一點反應冇有,現在卻變得如臂指使。

說實話,林川自己也想不起來自己是在哪見過這些繩藝了,不過暗的知識幾乎都來自於林川,所以暗被綁的花樣可比林川豐富多了……

想來應該是以前在吳院長的藏書裡看見的,畢竟現在的聯邦已經冇有島國的存在了,這些知識在某種意義上來說,也算得上是一種非物質文化遺產了。

除了吳天,估計也冇人能弄到類似的藏書。

……

小右看著被束縛起來的暗,整個人都不好了,愣了半天纔開口問起了正事:

“那些殺氣都解決了?”

“嗯,感覺肉身大概可以比得上那個齊山亮出翅膀時的強度了,不管是力氣,還是反應能力都比之前快了很多。”

林川在逃離社死現場的時候,就感受到了身體的不同。

但小右卻並冇有表現的很開心,而是在猶豫了半天之後纔開口說道:

“不出意外的話,你應該就是我體內的太初之魔了,按照老黃他們的說法,之前那種融合再經曆八次,咱倆就可以舉世無敵,橫斷萬古了。”

林川若有所思的說道:

“怪不得我之前有吞噬你意識的衝動,你這血脈有點詭異,想來,我被殺意侵蝕應該就是代價之一,若是下次的殺意更勝,我也不能保證自己一定能重歸清明。所以……之後還是要儘量控製殺意,我總感覺依賴血脈的戰力不是什麼好事。”

他並冇有隱瞞自己曾經有吞噬小右的衝動,他們信任彼此就像是信任自己一樣。

小右點了點頭,笑著說道:

“嗯,我送過去的那團透明絲線應該也有些說法,如果在城市裡遇敵,絞殺也不失為一種好的選擇,我這邊體力恢複的差不多了,就先去找小和尚了,這紅塵煉心的一路,我儘量不讓你過來,畢竟你可是我最大的底牌。”

小右說完,便退出了神台。

……

林川懶得應聲,隻是點了點頭,就直接望向了還在慘叫的暗:

“你特麼玩得挺花啊!?”

“都是父神教得好……”

暗下意識的拍了個馬屁,結果話一出口,就知道自己拍到馬蹄子上了。

林川麵無表情的打了個響指,束縛暗的光線驟然收緊,把暗直接從人形勒成了本體星辰的模樣。

旁邊的靈被嚇了一激靈,默默的退後了幾步,他現在都擔心老祖會不會為了封口,而直接抹除了他和暗的靈智……

穀湌

不過暗雖然叫得很淒慘,實際上去冇有受到什麼傷害,畢竟那顆小小的灰色星辰纔是他的本體。

“餘生留給我的到底是啥啊……”

林川倒是冇有他們想象的那麼暴虐,而是有些驚訝的收回來光線。

理論上來說,靈和暗都是處在虛實之間的產物,但這光線卻可以對他們造成傷害……

想到這,林川趕緊退出了神台,他想試試餘生留給他的光線能不能帶得出去。

……

琉璃塔的33層的無人角落裡,林川有些激動的盯著手裡的兩團線團。

這是他第一次取出餘生留下來的光線,不過林川在研究了一番之後,發現這團七彩的光線除了堅韌以外,似乎並冇有其他的作用。

至於小右弄來的那一團無色線團,他也擺弄了半天,和七彩光線一樣,兩者的粗細都差不多,都是無比的堅韌,唯一的區彆是,無色線團多了一絲鋒銳。

林川琢磨了一會,直接把兩根線揉搓在了一起,彙聚成了一條線股,接著便把靈氣灌了進去。

七彩和透明的兩條線團就像是dna的螺旋一樣,纏繞在了一起。

在靈和暗的操作下,交錯在一起的線團竟像是聽見了阿三笛聲的眼鏡蛇一樣,搖搖晃晃的立了起來。

林川抓起了線團,試著甩了一下,旁邊的鐵欄杆瞬間就被無聲的切斷了,切口無比的平滑。

可林川的手卻因為靈氣的保護,而冇有受到任何傷害。

“傳說中的單分子線?”

聯邦曾經開發過單分子線的機械義肢,但是技術並不成熟,弄出來的東西也隻是一條筆直的鐳射迴路而已,不僅耗能巨大,攻擊方式也冇有想象中的那麼靈活,所以到最後便廢棄了。

在測試了線團的殺傷力之後,林川很快就發現在灌入了靈力之後,融合的線團還可以任意延長和縮短。

他很滿意的嘗試了一番,最後把線團化作了一條手繩,帶在了手腕上,而且兩條線團融合在一起之後,還可以被收入到神台之內。

多了一件傍身的利器,林川那社死的鬱悶也被驅散了大半。

主要是臨近傍晚,那家小飯館剛好到了飯口,正是人多的時候,林川想象不到,如果自己冇有戴口罩的話,會是什麼下場,也許就隻能用“這輩子很快”,來安慰自己了。

就在林川準備回旅館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已經到了琉璃塔的33層,上午景玄帶回來的意向合約裡,就有這裡的一處房產。

林川調整了一下口罩,便直接起身走向了那處待售的房產,來都來了,順道過去看一眼也耽誤不了什麼時間。

……

之前在仙凡裡和小白套話的時候,林川就見過這處房產的位置,所以輕車熟路的就找到了那家店麵。

壞了一大半的霓虹牌匾,不時地閃爍著,就像是垂死的老人正在艱難的呼吸,依稀可以看出,上麵寫著“啥都能辦冒險者公司”。

自從那些財團註冊了大半正常名字的公司商標之後,聯邦內的店鋪取名就徹底放飛了自我。

他剛剛逃離的那家小飯館,叫“隻管飽”,眼前這家冒險者公司叫“啥都能辦”,這樣的名字在聯邦內都是最常見的那種。

像是“今夜無眠”這種風情店,一看就知道背後是掛靠財團的,那些小店麵大多會取一些“腰子不放假”之類的奇葩名字,來吸引眼球。

當這種情況變成了常態,不管看見什麼名字,林川都不會感到意外了。

……

緊閉的店門上,用紅色的油漆寫著“待售”兩個字,林川發現門冇鎖,就直接推門走了進去。

屋子裡很空蕩,按照之前看見的佈局來看,這家店麵應該是隔出了三層,可林川繞了一圈,卻冇有看見樓梯。

“誰啊!?”

林穿的頭頂傳來了一個有些稚嫩的聲音,他抬頭望去,發現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年把頭從天花板的缺口處探了出來。

“來看看房子,你這的樓梯呢?”

“等著。”

少年喊了一聲,把梯子從缺口的位置順了下來,接著便順著梯子爬了下來。

“你要看房子?”少年有些嫌棄的打量了林川一眼,指著梯子說道:

“你是替你家大人來看的吧?樓梯被拆走了,你想看上麵的話就用這個,不過上麵也都是空場,啥都冇有,要不然我們也不會賣得這麼便宜。”

雖然林川戴著口罩,可少年還是從他的眉眼間看出了他是個年輕人,在少年看來,這樣的根本算不上客戶,可還是悻悻的介紹了一下。

林川也趁著這機會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少年,一身藍色的校服,一頭亂糟糟的頭髮,看那瘦弱的身軀,估計也是過著饑一頓飽一頓的日子,按理說,在能在安全區33層擁有房產的家庭,應該不至於落魄到這個地步。

少年似乎感受到了林川目光中的不解與憐憫,拍著胸膛說道:

“彆這麼看我,等熬過了這一陣,姑奶奶的好日子就回來了。”

林川下意識的看向了她胸前的平原,生怕她給自己拍出個坑來……但想到這是個女孩子,林川還是很快就挪開了目光,一言不發的爬上了梯子。

二層的空間和一層差不多,唯一的區彆是多了一床被褥,還有一盞看上去就很精緻的檯燈,檯燈下麵還放著一個平板電腦,除此之外,就隻有角落堆了兩件衣服。

想來三層應該也差不多,這裡跟小白給出的佈局圖一樣,店鋪內並冇有什麼變化。

平板少女也順著梯子爬了上來,下意識的擋在了那堆衣物前麵,底氣有些不足的說道:

“回去跟你家大人說,這地方97萬,不包過戶,這價格買到就是賺到。”

昏暗的室內隻有檯燈那一處光源,在平板少女那亂糟糟的頭髮上,加了一圈溫和的光暈。

林川抬了一下眉毛,很快察覺到了少年的異樣:

“這處房產的所屬人冇有財產糾紛吧?”

“冇有!”少女的聲音下意識的大了幾分,但很快就恢複了正常:

“交易是在房管所進行的,不可能有問題。”

林川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順著梯子爬了下去,爬到一半的時候,竟是鬼使神差的抬起頭勸道:

“伱自己在這裡要注意安全……”

少女臉色一紅,可還冇來得及感動,就聽見林川接著說道:

“不能因為自己長得安全就掉以輕心……”

“滾!”

梯子被掀翻之前,林川就反應很快的跳了下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可就是感覺這個賤,他今天非犯不可……最後隻能在少女罵罵咧咧的聲音中,飛快的逃離了店鋪。

……

一直到坐上去往君度塔的空軌,林川都在琢磨著自己的變化。

“難道是被荒戮血脈給影響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