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玄界,無始秘境。

巨木林深處,道門的四位弟子都已經與白鶴簽訂了伴生契文,此時都在打坐修煉。

四位弟子身後,張野正臉色蒼白的切割著自己的精神體,把附著著梵文鎖鏈的部分一點點的分割出來,都附著到紙人的身上。

這紙人之法, 每一次使用都需要分割一部分精神體出來。

那種直接作用於靈魂上的痛苦,讓張野想起來就心有餘悸,可為了把因果線分割出去,現在也就隻有這一個辦法了。

看著揹負著梵文鎖鏈的紙人一個接著一個的燃成灰燼,張野有些無力的靠在了青牛的背上,這紙人之法的後遺症之一就是嗜睡,可張野卻強打著精神, 開始梳理這次秘境之行的得失。

……

早在三教弟子到達無極宗之前, 佛門的空律大師就帶著圓真, 找到了田道長。

當時張野也在場,所以他知道佛門此行的目的根本不在於無始秘境的靈寵,而是真龍出世。

按照佛門的說法,他們已經聯合了儒門一同向無極宗施壓,準備試探無極宗現有的戰力,可儒門不信氣運,不在乎真龍,所以並冇有告知他們真龍出世的訊息。

可道門肯定已經算到了真龍出世的資訊,所以空律才親自過來邀請田道長一同對無極宗施壓。

至於皇室,在真龍出世之前,他們不可能記得住有關真龍的資訊,也就是說,那場計劃好的雲台之戰,大秦皇室並不知道,完全是被捲進去的。

當時空律大師走了之後,田道長就起了一卦, 卦象:“乾卦九五:飛龍在天, 利見大人。”

張野本以為那所謂的“大人”便是佛門, 可田道長卻告訴他小心行事,道門本就無心真龍之爭,而真龍出在無極,那大人也很可能就是無極之內。

張野謹記師父的教誨,在那場雲台混戰之中保留了實力,之後進入無始秘境後,便直接前往了夔牛一族,和青牛蠻弘簽訂了伴生契文。

緊接著就遇到了那場震動了整個秘境的爆炸,當時張野並不知道那是林川弄出來的,但卻起了卦之後,得到了和師父一樣的卦象。

後來張野順著四位師弟擺好的陣法,從氣海山穀傳送到了覺靈河畔,順手救下了無極門人,為的就是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隻後遇見林川,知曉了那場堪比合道境一擊的爆炸就是林川弄出來的之後,張野就更加確定,那所謂的“大人”, 很可能就是這位一身煞氣的無極弟子。

可他依舊冇有及時站隊,表明立場。

直到林川晉升氣海境秒殺了圓真之後, 張野的心裡才湧出了一絲悔意,雖然送上了三個佛門弟子的人頭,可卻隻換來了一個相對中立的位置。

現在佛門弟子無一生還,就算林川有辦法解決因果線,佛門也會像無極宗要一個交代,因為圓真他們的死亡就是向無極宗發難的最好藉口。

張野必須在離開秘境之前,想好對策,如果冇有絕對的實力還選擇作壁上觀的話,那就是自取滅亡,除了他師父冇人會在意一個氣海境弟子的死活。

而林川也麵對著同樣的問題,區彆是,林川有一個好師父,那老瘋子可從來不在乎什麼天下大勢,也不在乎什麼長輩的麪皮。

張野怎麼都忘不了自己剛拜入田道長門下時,隔壁太華山的天華道觀的慘狀。

當時吳天的大弟子,也就是林川的那個大師兄燕無雙,被天華道人門下的弟子暗算險些喪命。

燕無雙被吳天救回來之後,當今道主親自登門為其療傷,從吳天那還來了不再追究的答覆。

結果道主前腳剛走,吳天後腳就上了太華山,天華道觀從觀主到雜役弟子,全被吳天斬去了一臂,讓道門憑空多出了一堆獨臂道人。

張野十分清楚,就算自己不提,真龍出世的事也會被人知曉。

不說彆人,他自己帶著的那塊司南上,就有著田道長的神識,由此可見,各教的大人物其實都有神識降臨,等出了秘境,神識迴歸,自然就可以知道在秘境內發生了什麼。

所以現在張野隻希望,林川長點腦子,隻要出了秘境就把真龍送出去,就冇有人會願意因為他這一個氣海境的小修士,去得罪吳天了。

那是時候,他站隊無極,纔算得上不給道教添麻煩。

現在這九州,城隍多寺廟,道觀藏深山,佛門勢力的發展太快了。

雜家的那群老酸儒們也都削尖了腦袋往朝堂裡鑽,都想學那當今天下第一權臣李耿李相國,左右朝政,指鹿為馬。

聖人的那些氣節早就被那些老儒生餵了狗,隻求“學得屠龍術,貨與帝王家”。

像魯達這樣的學子,空有一腔熱血,卻也報國無門。

好在他們的頭上還壓著一位大國師,當代的儒教聖人也不修雜家,一心治學,大秦王朝才能挺到今日。

不過張野卻不認為皇室就真的式微了,這些年大秦的皇帝隻要到了六十歲就會自動退位,隱居皇陵,除了大國師,誰也不知道皇室還有多少老古董活著。

這天下就像一個巨大的火藥桶,除了這些大勢力,還有餓極了的農民義軍,響馬悍匪。

有叛出道門抓人練魂幡的妖道。

有披著袈裟,坐擁萬頃良田的大財主。

穀羒

而真龍出世就是那顆火星,稍有不慎,便會把這九州炸個底朝天。

“咱和師父一樣,隻想求個長生,求個逍遙……怎麼就這麼難呢……”

張野無奈的歎了一口氣,翻到了青牛的背上,睡了過去。

人間多煩憂,不如大夢千秋……

……

另一邊,進入了密閉空間的林川,卻冇有那麼多的煩惱,因為現在他不用小左幫忙,也可以安心的偷懶不用聽課了。

……

所謂的密閉空間並冇有林川想得那麼昏暗,而是一處介於虛實之間的茅草屋。

自從開始修煉之後,林川他們三個已經好久冇有這樣聚在一起了。

林川本想拉著玄鏡一起回憶一下當年的美好,可薑洛卻板著臉拿起了竹簡,非要趁著這時候給他講解氣海之後的修煉方向。

“馬上就要開始紅塵煉心了,到時候我不在你身邊,修煉出錯了也冇人提醒你,這幾天你要好好聽話,就算有哪裡不懂也暫且先記下……”

薑洛就像是要送兒子遠行的老母親一樣,在那嘮叨個不停。

玄鏡給了林川一個自求多福的眼神,就坐到了一旁,開始了每日的誦經。

林川也不敢反抗,隻能老老實實的盤膝坐下,聽薑洛講課。

“進入了氣海境之後,就不能一味的積攢靈氣了,而是要努力提高對靈氣的掌控力……”

薑洛拿著竹簡,繞著林川緩緩的講述著氣海境之後的修煉方向。

那立體環繞的誦讀聲,很快就讓倦意爬上了林川的心頭。

為了不在師妹麵前睡過去,林川也很快就找到了偷懶的辦法。

他把靈和暗從神台內叫了出來,讓他們替自己安心聽講,自己則是分出了一部分心神,在神台研究起了水火共存的靈氣湖泊。

說來也奇怪,他和小左的靈氣湖泊雖然交織在了一起,但他卻隻能控製自己這半邊的靈氣,而且,小左晉升氣海,用得還是他的靈氣氣旋。

所以兩邊的靈氣湖泊加在一起,也就堪堪比得上之前的大小,靈氣的總量並冇有變化,靈氣的最基本單位還是靈和暗的星辰本體,隻是那些星辰光輝卻從青色變成了藍色。

林川嘗試著運轉玄清訣,吸附了一些靈氣,發現密閉空間內的靈氣明顯比外界的靈氣多了不少。

靈氣進入丹田後,先是經過靈和暗的同化,之後纔會經曆離脈的洗禮,彙入神台內的靈氣湖泊,而靈氣湖泊就像一個巨大的反應堆,催化著單屬性的靈和暗,變成水火共存的形態。

林川在那專心的感受著靈氣的變化,並冇有發現薑洛的臉色已經變得越來越難看了。

她這林師兄什麼都好,就是不喜歡學習,每次給他講課的時候,薑洛都很難控製自己的脾氣。

眼看著林川在那神遊天外,嘴角還掛著莫名的笑意,忍無可忍的薑洛終於捲起了竹簡,“啪”的一聲拍在了林川的腦袋上。

旁邊的玄鏡早就習慣了這一幕,可他頭上的悵爾卻被嚇得立了起來。

林川趕緊收回了心神,感受到薑洛那冰冷的目光後,他臉色一白,竟是直接向後倒了下去。

“師兄!”

薑洛趕緊蹲下身來,把林川扶在了懷裡。

林川藏起了心中的竊喜,很“虛弱”的說道:“……冇事的,好像是淬骨丹吃多了,有些殘留的藥力還冇有消化,彆擔心。”

趕過來的玄鏡都已經拿出療傷的丹藥了,可在看見林川那藏不住的笑意之後,頓時就停下了腳步。

林川等了半天,也冇等來薑洛的下一句關心,他小心翼翼的睜開了眼睛,剛好對上了薑洛冷漠的眼神。

“師兄,下次裝病的時候,管好你的手。”

“師妹……你聽我解釋……”“

“啊!!”

“彆打臉啊!”

“謀殺親夫了啊!”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