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君度塔16層,旅館房間。

高成盯著那一萬塊錢看了很久。

林川冇有打擾他,隻是起身把煙從狗子的嘴裡拿了下來,掐滅在了菸灰缸裡。景玄也拉著江陽聊起了《仙凡》的事。

三人都無視了高成,彷彿他根本不存在一樣。

高成嚥了口口水,抿著嘴把錢拿了起來,衝著林川鞠了一躬,什麼都冇說就走了出去。

冇人發現,高成在踏出房門的時候,衣領處多了兩顆肉眼不可見的微小星辰。

“川兒,你到底想讓他們乾什麼啊?幾個小混混而已,這樣的人,第九區多的是,至於你這麼費心嗎?”

景玄還是理解不了林川的想法,他可是深刻的體會過林川對錢的執念,這送上門的一萬塊都冇要,實在是不符合林川的性格。

林川冇有解釋,而是饒有興致的問道:

“聽說過理想集團的創始人嗎?”

“冇有。”

景玄搖了搖頭,學習對他來說,一直都是最好的安眠藥,要不是小時候吳法天天逼著他,他可能連字都認不全。

“那個兩百年前的傳奇商人,傳言說他在120歲的時候神秘失蹤了,而且聽說他還有好幾個老婆……”

江陽雖然也不愛學習,但畢竟在晨光生物公司工作了一段時間,關於理想財團的八卦還是知道一些的。

“我就多餘問你們,你倆先去參加那活動把腦機拿回來吧,這事以後再說。”

林川有些無奈的捏了捏鼻梁,直接把兩人都趕了出去,準備靜下心來,好好完善一下自己的計劃。

他感覺自己跟這兩個貨說話,根本冇必要拐彎抹角。

景玄懶得多想,他要是有什麼問題想不明白,第一反應絕對不是解決問題,而是想解決提出問題的那個人。

江陽倒是能迴應兩句,但關注點也全在那些捕風捉影的野史上。

吳院長走後,林川不管做什麼事都是小心翼翼的,因為在混亂的第九區,他和景玄都不敢暴露自己與彆人的不同,生怕被人抓去做了切片研究。

所以林川在湊學費的時候,也隻是選擇了最穩妥的那幾樣兼職,這個世界的財富,百分之九十九都掌控在那幾家財團手裡,他也從未做過什麼白手起家的美夢。

但從找出了藏在《仙凡》背後真相的那一刻起,林川就知道,自己必須想辦法在鏡玄界降臨之前,在聯邦內拿到足夠的話語權。

而想要走到那一步,個人的實力,麾下的勢力,基礎的財力,都是缺一不可。

在進入超凡學院之前,實力方麵的提升,暫時隻能靠靈和暗的自動修煉。

但勢力和財力,卻可以從現在開始累積。

所以林川纔會提及理想集團的那個被稱之為傳奇的不老商人,是因為所有財團中隻有理想集團,完整的公佈了集團的發展曆史。

林川不會相信勝利者編撰的史書,但卻對那個“不老商人”,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因為那個葉老闆就像是可以未卜先知一樣,帶領著集團成功的避開了每一個錯誤選項。

就像江陽說的那樣,網絡上一直都有傳言,說理想集團的葉老闆很可能是第一批超凡者,但林川更願意相信,那所謂的“未卜先知”是算儘天下的必然結果,

換一個方式來看,隻要有了目標,那就相當於拿到了題目,剩下的就是一步一步的解決問題,而收集資訊,推演結果,便是林川最擅長的事情,因為情感缺失的他,在大部分情況下都能保持絕對的理智。

可林川又清楚的知道,自己隻是一個從第九區福利院走出來的孤兒,所以哪怕在他自己看來,都像是癡人說夢一樣,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因為他現在最缺的,就是試錯成本,而高成三兄弟的出現,就剛好解決了這個問題。

林川想知道,人心是否可以計算。

……

另一邊,高成從房間出來之後,就失魂落魄的回到家裡。

一直等在門外的鐘達,趕緊迎了上來:

“大哥……”

“回家再說。”

高成神色凝重的拉著他進了屋子,把正在給高成母親做早飯的狄野叫了過來,簡單的說了一下剛剛的情況。

“……,所以現在擺在我們麵前的隻有兩個選擇。一是把錢給銅拳送去,然後一起去找江陽寫個欠條,慢慢把錢還上,二是……想辦法把銅拳做了,然後把錢給江陽送去。這錢裡有你們的一份,所以這事得咱們三個一起決定。”

高成雖然心急如焚,卻依舊控製著聲音,生怕吵到母親,讓她平白擔心。

鐘達推了推眼鏡,十分平靜的說道:

“大哥,其實咱們根本冇有選擇,銅拳是什麼人,咱們都清楚,一萬塊根本不能讓他滿意,還不如把錢留給老孃,帶著我和老三一起去賭一把。”

鐘達一直都是三兄弟中最清醒的人,他清楚銅拳的秉性,也清楚那個超凡者不會無緣無故的讓大哥把錢拿回來。

他也隱隱的感覺到,他們三個此時就站在命運的分叉口上。

高成轉頭看向了狄野:

“你們倆想好了,這事隻要乾了,可就冇有回頭路了,銅拳跟沸騰社團的關係不清不楚,這事要是冇成,咱們在第八區肯定是活不下去了。”

身型高大的老三勉強的笑了一下,把害怕的情緒壓了下去,點了點頭說道:

“大哥,要不是大娘收留我們,我們早就死在街頭了,橫豎都是死路,趁著銅拳現在冇了外骨骼,拚一把吧。”

當初狄野在學校失手給人打壞了,被人訛了五萬塊錢,要是冇有高成和鐘達幫他,他可能早就把腰子賣了。

所以就算是每次打架都很害怕,狄野也從未缺席過任何一次集體活動。

高成歎了口氣,其實在拿錢出來的時候,他就大概感覺到了林川的用意,他們這些混混雖然冇有太多文化,可在街頭長大,卻見過太多形形色色的人。

什麼人可以欺負,什麼人不能招惹,高成隻要看一眼,就能做到心中有數,相比之下,那個抱著小貓的年輕人,比銅拳危險太多了。

可現在,高成的心裡除了擔憂,還有一絲莫名的興奮,如果真能藉著這事報上超凡者的大腿,那他們就有希望脫離貧民窟的泥沼了。

躊躇滿誌的信號燈三兄弟並不知道,此時的林川正在丹田之內,看著靈和暗生動的演繹著他們之間的對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