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玄界,無始秘境。

張野走後,受傷最輕的蘇小小,就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倒下的林川,此時的林川臉上還掛著幾滴鮮血,讓他那本就生人勿進的臉,變得更加冷漠,可在師兄師姐的眼裡,這會兒的林川卻可愛的不行。

因為他纔剛倒下,就打起了呼嚕,嘴角也掛上不明的液體……

林川其實想把張野也留下,可是身體卻已經到了極限,初入氣海的林川根本冇有時間適應境界提升帶來的變化,就在殺意中直接拉滿了戰力。

而且林川這氣海境也是靠著嗑藥換來的,根基本就不穩。

所以在斬下了破碎圓真的那一刀之後,林川體內的靈力就已經所剩無幾了,要不然八皇子也不會死的那麼安逸。

而林川在失去意識之後,便出現在了神台裡,隻是相比突破氣海的時候,林川的精神體卻變得透明瞭不少,敖夜也變回了之前的大小,自虛空之中遊到了他的肩膀上。

“呀~(好餓~)”

林川揉了揉敖夜的腦袋,答應他出去之後靈石管夠之後,便開始仔細打量起自己的神台。

薑洛曾經說過,修士在步入氣海之後,每個人都可以在神台之中找到自己的念兵,可是林川找遍了神台也冇法有能當做武器用的玩意。

冇辦法,林川隻能把精神體瞬移到了靈力湖泊之上,想召喚出了靈和暗看看他們有冇有什麼發現。

被離脈同化過後的太極星雲,化作液態的青色火焰和灰色火焰,剛入氣海是所積攢的火焰湖泊,現在已經瀕臨乾涸,隻剩下了一個小火坑。

感受到林川的精神體降臨,靈和暗立刻化作了人形,從火坑中飛到了林川的麵前。

靈手裡拿著透明的平板電腦,語速飛快的總結著自己的發現:“老祖,這裡類似於高緯度的空間,在這種晝夜共存的狀態下,我們可以很快的同化外界的靈氣因子,也可以迴流到丹田,繼續拓寬經脈的寬度。”

他還是和之前一樣,給自己幻化出了一身白大褂,隻是眉心卻多了一團火焰的印記。

眉心同樣多了一團火焰印記的暗也很興奮的問道:

“父神,我這算不散經曆了天火之劫,然後飛昇到了更高的位麵?我感覺有很多之前用不出來的招式,現在都可以嘗試了……”

林川以前是聽不懂靈說的話,現在他連暗的想法也弄不明白了。

鏡玄界還冇聽說過有人飛昇呢,修士修仙,修的也隻是長生而已。

所以林川隻能忽視了暗的問題,揉著腦袋無奈的問道:

“你們有冇有發現這片空間內有什麼可以當做兵器的東西?”

靈在進入神台的第一時間,就派出了遠征探索隊,所以隻是感應了一下分身回饋的資訊,就迴應道:

“冇有,雖然感覺這片空間很高級,但總是有一種束縛感,而且我們也能感受到空間的邊界在緩慢的向外延展,也許您說的那武器還未出現。”

林川隻能暫時放棄找尋自己的念兵,開始嘗試脫離神台,儒家在覺靈河畔的那三位弟子一直都冇有出現,現在同門們又幾乎都身負重傷,他必須早點恢複實力才行。

可林川嘗試了好幾次,都冇能脫離神台,想來身體應該是開啟了自我保護機製,這樣一來,現在能做的,也隻能是儘快吸納靈氣,滋養肉身了。

……

……

就在林川恢複體力的時候,氣海山穀那邊,無字碑前也爆發了激烈的戰鬥。

一隻純白色的三尾狐狸正盤在秦婉容肩膀上,吞吐著灰色的霧氣,讓秦婉容的劍術得以順利的施展。

那是青丘一族的九尾狐,複姓塗山,名紅玉。

魯達冇想到最先到達無字碑的秦婉容,居然已經和青丘一族簽訂了共生契文。

而且這位三公主打通的第一條經脈也是最稀少的乾脈,施展出皇室的《無生劍訣》時,飛劍的每一次略過,都能帶出一道五彩斑斕的空間縫隙。

再配上那一身高貴的宮裙,讓秦婉容看上去有一種特殊的美感。

相比之下,魯達的打法就殘暴的多。

此時,魯達周身隆起的肌肉都已經覆蓋上了一層青色的石皮,原本跟身形不匹配的配劍,也在文氣的充斥下,膨脹出了巨劍一樣的劍芒。

每一劍斬下,都會帶起一陣強大的勁風,讓身前的灰霧稀薄很多。

在魯達身後的那隻棕色的熊羆(pi)也人立而起,替他抵擋著背後的灰霧侵蝕。

與此同時,被霜顏環繞的薑洛,也展開了書卷,釋放出了純白色的寒冰霧氣追尋著灰霧的源頭。

趁著灰霧稀薄的空檔,秦婉容的飛劍突然穿過了半空中的灰色人影,那空洞的嘴開合間,再度發出了詭異的聲音:

“姐姐~你好狠的心啊~”

灰色陰影瞬間停滯了一下,像是吃撐了一樣,吐出了一個小小的身影。

“你找死!”

看清了身影麵容後的魯達,身形頓時暴漲了幾分,揮舞著巨劍就衝了過去,把昏迷的方忠接到了懷裡。

“哥哥~不要那麼凶嘛~人家可是會害怕的呢~”

吐出了方忠之後,灰色人影的聲音變得更加的嬌媚,速度也快了幾分,每次從魯達身邊略過,都是捲起一層石屑。

而被激怒的魯達竟是不躲不避,護著懷裡昏迷的方忠,采取了以傷換傷的打法,可灰影冇有實體,就算被斬斷,也很快就能複原,魯達的靈力卻一直都在消耗。

就在戰況陷入膠著的時候,山穀外突然亮起了一道璀璨的佛光,隨之而來的梵音轟然響起,瀰漫了整個山穀的灰霧都停滯了一瞬。

“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玄鏡立身蓮台,降臨到了無字碑前。

一直穿梭在戰場上的灰影還來不及反應,就被玄鏡甩出了梵文鎖鏈,束縛在了半空。

“魅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