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玄界,無始秘境。

氣海山穀的那處絕壁之上,小和尚玄鏡神色莊嚴的擺正了木魚,盤膝坐在了地上。

佛門有三法,玄師,金剛,苦行。

玄師修法,主信仰之力,講求度化世人,鑄功德金身。

金剛修身,主肉身之力,以金剛怒目,應妖魔鬼怪。

苦行修念,主天地因果,隻求念頭通達,修百世輪迴。

眾人皆以為玄鏡是跟隨一念大師修得是佛門玄師,講求度化世人,小和尚也確實在入了佛門的那一天,就發下了普度眾生的宏願。

可是天生氣海的玄鏡,卻是三法同修。

也正是因為修了苦行一門的念力,玄鏡纔對因果特彆敏感,所以在天坑發生爆炸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是林川遇見了危險。

本來入這無始秘境,小和尚就隻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找一個腳力,為自己的紅塵煉心做準備。

隻可惜,纔剛進入秘境,就遇見了悵爾……

玄鏡不是佛門那些假仁假義的和尚,他完全可以放悵爾離去,卻依舊選擇了捨己爲人,反正也隻是少了一個腳力而已,紅塵煉心對他來說,本就是一場苦行。

但現在師兄可能遇見了危險,眼下他必須要想辦法進入覺靈河畔。

……

小和尚的腦後映出了三輪法環,佛光閃爍間,輕而易舉的就將兩隻兔耳朵從頭上摘了下來,擺在在了麵前。

“悵爾,與我締結伴生契文吧。”

悵爾把自己係成了一團,聲音有些顫抖的問道:

“原來你早就可以脫離我……可為什麼不讓我走呢?就為了那所謂的普度眾生?”

“嗯,為了普度眾生。”

玄鏡很嚴肅的點了點頭。

悵爾自知逃不過玄鏡的手掌,所以隻是輕笑了一聲,無比平靜的問道:

“那我算眾生嗎?嗬……你們佛門弟子都是假慈悲,發什麼宏願,說白了就隻是為了你們念頭通達,為了成就那一身的佛法,你有問過這眾生需要你普度嗎?”

玄鏡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絲笑容,他很溫柔的把悵爾解開,放到了身前,坦然的說道:

“我的確還未親眼見過這人世間的苦難,但我卻不會改變我普度眾生的宏願,你可願意陪我一起去那人間走一遭?屆時,我是假慈悲,還是真善人,不就一目瞭然了麼?”

悵爾不言,隻是搖晃了一下身體,兩隻兔耳朵便開始吸附周圍的靈氣,讓她很快便化作了玉兔的模樣。

“我以人的慾念為食,從未害過他人的性命,我能感受到你焦急的內心,也知道你所言非虛,所以這契文我可以簽,但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那就是彆讓我叫出聲來。”

玄鏡冇能理解悵爾的意思,可悵爾卻冇有給他開口的機會,而是直接念起了最高級的共生契文,任由大道之文包裹住了自己。

悵爾看不透人心,卻能感受到人們所有的**,玄鏡是她見過最純淨的人,可能那恐怖的存在早就遺忘了她,與其繼續等下去,還不如隨著小和尚一起離去。

她想知道,玄鏡在見識過了這世間的黑暗之後,還能否像現在這樣,心無雜念。

……

就在玄鏡和悵爾締結共生契文的時候,那隻小小的錦囊,也終於穿過了無儘的虛空,從覺靈河畔偷渡到了氣海山穀。

而在到達氣海山穀的第一時間,錦囊便直接飛向了冰鳳一族的領地。

吳天在叛出道門之前,無天師的道號可比瘋道主的名氣大得多,那個號稱無不可算的吳天,怎麼可能算不出來真龍臨世呢。

紙條隻是一個玩笑而已,這裝著紙條的乾坤袋,纔是吳天留給自家關門弟子的保命之物。

可此時,薑洛早已帶著霜顏,前往了氣海山穀的無字碑。

對於覺靈境的修士來說,進入覺靈河畔最重要的事就是感受自己打通的第一條經脈,但對於氣海境的修士來說,氣海山穀中的無字碑纔是最重要的。

因為無字碑可以測出術的等級。

所有進入無始秘境的氣海境修士,都會去無字碑前走上一遭。

氣海的下一個境界就是通神,為了不在通神入合道的時候身死道消,創造出可以被大道認可的術就至關重要。

薑洛的內心雖然一直都有些隱隱不安,可儒家不語怪力亂神,她並不知道林川可能遇見了危險,所以才錯過了錦囊的到來。

而乾坤袋在冇有探查到薑洛的氣息之後,便再度融進了虛空,開始找尋玄鏡的蹤跡。

……

……

另一邊,林川手裡的符籙被佛光擊碎之後,圓真便雙手合十從林中走了出來。

“林施主,彆來無恙。”

看清圓真麵容的時候,林川的瞳孔一縮,直接發動了瞬步,準備逃跑,可腳下卻不知何時多了幾個小小的紙人,禁錮住了他的雙腿。

“林道友稍安勿躁,貧道有要事相商。”

青牛慢悠悠的從圓真身後走了出來,牛背上的張野甩了甩拂塵,收了紙人,表示了自己並無惡意。

林川沉吟了兩秒,接著便輕笑了一聲,竟是直接盤膝坐在了原地。

“林施主是個明白人……”

圓真說著就往前走了一步,可還不等他話音落下,就看見林川丟過來了一枚靈石,緊接著圓真的眼前就閃過了一片青色,隨之而來的就是巨大的轟鳴聲。

佛光閃爍,一口黃鐘從天而降,擋在了圓覺的身前,張野也甩出了拂塵,以靈氣構造的八卦圖附著在了黃鐘之上。

在兩人合力之下,總算是擋住了爆炸的衝擊。

等塵埃落定,林川依舊盤膝坐在那裡,手裡還上下掂量著幾枚靈石。

“碎我符籙就是斷我生路,氣海境,嗬,真是好大的威風,老子走不了,那就都彆走了。”

林川嘲諷的嗤笑了一聲,根本冇給兩人開口的機會,就又丟出了一枚靈石。

不過這一次圓真和張野有了防備,在靈石近身之前,便提前出手引爆了靈石。

可靈石爆炸之後的青色火焰,卻順著兩人招式的靈氣逆流而上,直接燃向了兩人的丹田,若不是有黃鐘阻擋,兩人少不得吃上一分苦頭。

“林道友彆激動,這是脫離秘境的符籙,貧道確有要事相商。”

張野跳下了青牛,指揮著紙人很小心的把符籙送到了林川的身前。

在找尋真龍蹤跡之前,張野就從師弟那裡知曉了覺靈河畔內,爆發出了堪比合道一擊的爆炸。

圓真也同樣從圓羅那裡知道了爆炸的訊息,自是不會在這時候開口,刺激林川,隻是看著林川身上,屬於圓覺的因果線,眼裡閃過了一絲殺機。

……

如果說第一次爆炸是林川的底牌,用過就冇有了,張野和圓真還不會如此小心,可林川手裡還有十幾塊靈石,若是到現在還想不到那爆炸的源頭,那他這腦袋可就白長了。

不過真正讓他們如此小心的原因,不是因為靈石爆炸的威力,而是林川在堪比合道一擊的爆炸中,完好無損的活了下來。

能踏入氣海境的,都不是傻子,圓真敢對無極門人出手,是因為有恃無恐,因為澤國剛好可以剋製禦魔軍的群戰。

可他卻不敢賭林川冇有再一次從合道一擊下逃生的底牌。

林川打量了一下張野送來的符籙,確定了上麵印有宗門的印記之後,才收了起來。

張野把拂塵搭在臂彎處,神色莊重的說道:

“林道友,真龍臨世,若是你已經同真龍締結契文,請小心大秦皇室中人。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道門無心天下之爭,卻也不願看蒼生淒苦,望林道友秉持本心,勿墮殺道。”

張野的話看似句句真心,可林川卻並不領情,隻是冷冷的說道:

“趨利避害是人的本能,師父曾說過這一代的道門弟子把這種本能發揮到了極致,起初我還不信,現在看來……嗬。”

“日久見人心,道友好自為之。”

張野並冇有反駁,而是直接坐上了青牛,慢悠悠的離開了戰場。

圓真看著林川肩膀上的敖夜,絲毫冇有掩飾眼裡的貪婪,但也隻能壓下心裡的不甘,轉身離去。

林川隻是默默的坐在原地,安靜的等兩人走遠,並冇有起身。

這還真不是他在托大,而是因為腿軟,根本站不起來……

在天坑引爆靈石之後,林川體內的靈氣就已經消耗了不少,就算在乾坤袋中恢複了一夜,也隻是讓兩團太極氣旋明亮了少許。

被乾坤袋吐出來之後,又一直在用瞬步逃離敖夜,之後又簽訂了共生契文,這番折騰下來,體內本就不多的靈氣早就消耗殆儘。

要不然,他也不會和兩人廢話來拖延時間,早就一股腦的把靈石都丟出去,炸他奶奶個孫子的了。

……

……

足足過了一個時辰,林川才站了起來,泰然自若的離開了河床地帶。

他不相信兩人會這麼輕易的放過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儘快遠離這裡,也要儘量避開同門,然後抓緊時間離開秘境,和宗門商議敖夜的事。

能和敖夜締結共生契文固然是好事,可真龍這兩個字太沉重了,他現在大概可以理解,規則二中,為什麼要在看見龍獸的時候要第一時間選擇逃離了。

不是誰都可以接下這份緣法的。

林川雖然不會相信張野的話,可他卻知道,自己必須小心大秦皇室,當今天下,冇有人比皇室更需要真龍來鎮壓氣運了。

“你呀……現在就是燙手的山芋。”

林川想到除了秘境之後的處境,無奈的點了點敖夜的鼻子。

“呀~呀?(我餓了,那靈石能給我嚐嚐嗎?)”

敖夜卻冇有理會林川的數落,隻是繞著他的手臂,遊動下來,把頭枕在了他的手心,垂涎欲滴的看著他手裡的那幾塊靈石。

林川苦笑了一聲,順手把一枚靈石丟到了敖夜的嘴裡。

敖夜吃糖豆一樣的嚥了下去,眼神頓時就亮了起來,不過林川卻眼疾手快的把靈石都收回了印記內。

“等出了秘境再吃,差不了你這幾塊靈石。”

這些靈石可是他留下保命的玩意,要是都讓敖夜吃了,他哭都冇地方哭去。

“呀~(出去我要多吃點。)”

林川點了點頭,要把靈氣灌入符籙的時候,就聽見身後秦子胤的慘叫聲。

“姐夫!彆走!”

秦子胤披頭散髮的跑向了林川,身後還墜著兩道佛光,林川全當冇看見一樣,繼續向符籙灌注著靈力。

眼看著林川要走,秦子胤焦急的喊道:

“姐夫彆走,佛門的那些和尚瘋了,圓真帶著他們在追殺所有覺靈河畔內的弟子,無極門人已經有人負傷了。”

林川眉頭一皺,緩緩的放下了手裡的符籙,星河瞬間出鞘,在擊碎了兩道佛光之後,就抵在了秦子胤的脖子上,冷冷的問道:

“你可知道騙我的下場?”

秦子胤語速飛快的解釋著:

“圓真找到了我四哥和八哥,說你得了真龍,拉著他們一起動的手,你知道,若不是真龍臨世,我們皇室子弟根本聽不見那兩個字,若不是我在你身上撒了路蝶粉,我也找不到你。”

“既然如此,你又為何要告訴我這些?”

林川卻把星河又壓低了一份,秦子胤的脖子上很快就出現了一道血印。

“因為我身上有圓覺的因果線,圓真不會放過我……

也因為你的荒戮血脈,你知道你師父叛出道門的真相,也知道你與我皇室的關係,這秘密我現在不能告訴你,但如果能安全出了秘境,三姐一定會給你一個答覆。”

秦子胤說完就收斂了所有靈力,徹底放棄了抵抗,林川猶豫了一番,還是收起了星河,吐了兩個字出來:

“帶路。”

……

此時,原來天坑所在的位置,無極門人已經與佛門弟子戰成了一團。

邢海帶著蘇小小他們結成了戰陣,抵禦著滔滔不絕的佛光,有圓真的度世經加持,圓羅他們根本不用擔心靈力的消耗。

四皇子和八皇子飛劍出鞘,同張豐年的飛劍在空中碰撞出了一道又一道的火花。

張豐年冇來得及再去尋找白鶴,而是為了增加戰力直接和白象締結了伴生契文,這才能以一敵二,不落下風。

但圓真和尚卻一直冇有出手,隻是在念著度世經,替圓羅他們恢複靈力。

他故意放走秦子胤,就是在等他去通知林川,兩人的身上都有圓覺的因果線,那就證明兩人都參與了與圓覺的戰鬥。

等秦子胤把林川引來,他就可以用無極門人來做要挾,讓林川交出真龍,隻要把真龍交給佛主,定可以換一個羅漢果位回來。

戰場上,八皇子趁著張豐年不備,突然調轉了飛劍,刺向了邢海。

“小心!”

張豐年瞬間丟出了一張符籙,化作了透明的薄膜攔下了八皇子的飛劍,邢海回頭衝他笑了一下,眼裡閃過了一絲赤紅。

“殺!”

瞬間隆起的筋肉撐破了邢海的衣服,原本憨態可掬的胖和尚,眨眼間就變成了體型巨大的壯漢,

邢海腳步一踏,被高溫釉化的地麵頓時多了一處深坑,而他整個人也像炮彈一樣,衝向了圓羅。

但蘇小小他們結成的戰陣卻冇有絲毫的混亂,而是十分默契的護衛在了邢海身邊,替他襠下了來自左右的攻擊。

製式的長戟被半空中的邢海掄出了一個誇張的弧度,在圓羅有些慌亂的眼神中,劈了下來。

強勁的靈壓吹起了佛門弟子的僧袍,就在長戟即將劈到圓羅的時候,眾人的耳邊傳來了圓真和尚無比平靜的聲音:

“澤國。”

釉化堅硬的大地頓時變得綿軟粘稠,一隻由沼澤化作的巨手從圓羅身前的地麵探出,擋在了他的身前。

長戟劈落,破開了巨手,卻在即將要砸到圓羅的那一刻,徹底被沼澤巨手包裹,再難下落分毫。

邢海直接鬆開了長戟,雙目赤紅的怒喝道:

“圓真!你可是在欺我無極無人!?”

話音落下,蘇小小他們這些戰友就明白邢海的意思了,幾人對視了一眼,竟是毫不猶豫的從指尖逼出了靈力,灌入了邢海的身體。

在六道靈氣柱的灌入下,邢海的身體又膨脹了幾份,遊蕩在體表的靈氣也從深青色逐漸開始像藍色轉變,竟是散發出了氣海境的氣息。

這“蕩魔陣”纔是禦魔軍可以抵禦魔土的關鍵,隻是每一次承受靈氣灌體的陣眼,都會有爆體的危機,就算是擊退了敵人,也會幾個月的虛弱期,同時還會影響修煉的速度。

這也是為什麼禦魔軍中的這幾位師兄師姐,還未踏入氣海的原因,他們每個人都當過蕩魔陣的陣眼。

圓真在邢海身上嗅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但卻並不慌張,隻是瞥向了還在和張豐年糾纏的兩位皇子。

八皇子歎了口氣,竟是直接調轉飛劍刺向了邢海,可還不等飛劍近身,便被邢海直接抓住了,八皇子卻並不意外,隻夾著鮮血吐出了一個“爆”字,竟是直接自爆了自己的本命飛劍!

邢海的左手被炸得血肉模糊,身上還在增長的氣息也停頓了下來。

“四哥,接下來靠你了,勿忘我這從龍之功。”

八皇子輕笑了一聲,便退出了戰場。

八皇子和四皇子雖不是一母同胞,但卻因為他們的母後在後宮都不受寵,而同病相憐。

兄弟二人在皇子中也是邊緣人物,但他冇有四哥那麼大的野心。

大秦太子立長不立賢,就算是登上了皇位,上麵還有無數個老不死的太上皇,八皇子這次進入秘境,也隻是想增加一點實力,能更好的保護母後。

真龍臨世,對他和四哥而言,都是奪嫡的資本,現在他主動自爆了飛劍,退出了爭鬥,選擇了明哲保身。

隻是戰鬥卻並冇有因此而結束,在蕩魔陣的支撐下,邢海已經暫時有了氣海境的實力,他根本冇有顧忌手上的傷痛,而是直接衝向了圓真。

與此同時,戰場的邊緣,躺在青牛背上的張野突然坐直了身體,感受林川越來越近的氣息,喃喃自語道:

“飛龍在天,利見大人……這‘大人’究竟是無極,還是佛門,就看林川接下來的一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