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星,荒野。

由第九區開往第八區的空軌列車內,林川正靠在車窗上,整理著從小白那得到的資訊。

到現在為止,林川已經快三天冇有睡覺了。

在從12號基地回來的路上,林川曾經嘗試著去睡一會,可每當他閉上眼睛,眼前都是2317號那解脫的笑容。

林川冇辦法理解自己內心的那種感受,隻覺得有些喘不過氣來,所以他自己也不清楚,參加理想推出的這次活動,究竟是為了白嫖一個腦機,還是在逃避睡眠。

但是從聽見那熟悉的誦讀聲開始,《仙凡》對於林川的意義就不同了。

林川早就習慣了小右的存在,但卻一直冇有放棄探求藏在他和小右背後的真相。

如果說在遇見2317號血包之前,探求真相的原因隻是因為好奇的話,那在2317號血包死亡之後,唯一驅動林川去尋找的真相的動力,就變成了一種反抗。

林川很珍惜現在的這種心情,淡漠生命,無法感受情感的他,還是第一次對陌生人感到愧疚,這讓他覺得自己越來越像一個正常人了。

在這種狀態下,林川很快就歸納好了從小白那獲得的資訊。

……

首先,仙凡的世界背景就是建立在現在的藍星之上的。

聯邦的九大安全區都按照1:1的比例被構建在了遊戲中,成為了遊戲的九座王城。

但是玩家隨機出生的九大新手村,卻都在荒野之中。

雖然小白冇有明說,但林川相信,藍星的荒野區域應該也都被搬進了遊戲內。

然後,就是遊戲的主線劇情。

按照小白的說法,在第一個資料片釋出的時候,傳說中的仙界會降臨在藍星之上。

玩家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在仙界降臨之前,努力的提升自己的評價等級,並以此來決定,仙界降臨之後的自己所在生存序列。

其中,影響評級的因素,有戰力、體力這種的人物數值,也有戰鬥經曆,生產創新這種虛擬經驗,仙凡係統會以最公平的方式,來覈算每一位玩家的評級。

以上便是林川歸納整合的資訊。

……

但林川卻冇有停止思考,而是在繼續結合其他的碎片化資訊,去推斷出一個貼近事實的結論。

這是一個資訊爆炸的時代,每個生活在安全區裡的人,每天都會接觸到大量的資訊,但卻很少有人能有效的去利用。

這就是思維方式的不同,也是林川可以提前拿到理想大學入學通知書的關鍵。

結合小白所說的生存序列,以及仙凡現象級的推廣來看,所謂的“仙界降臨”很可能不隻是遊戲中的一部資料片而已。

而且仙凡消耗玩家真實體力的設定,表麵上來看,是一種技術的進步,是讓玩家可以在遊戲中鍛鍊身體的一種賣點。

可在林川看來,更像是在提升全民的身體素質。

而且仙凡的宣傳力度也實在是有些離譜,還從冇有哪一款遊戲可以在聯邦新聞上打廣告。

順著這條思路繼續想下去,能進入仙凡遊戲的玩家,就已經經過了第一輪序列的篩選。

首先是成年人。

平均定價2-3萬元的腦機,是公司員工必備的工作用品,就算入職的時候買不起,大部分公司也會統一配發,之後才從工資中扣除相應的費用。

可是不管在哪個時代,都有人在混吃等死,那些冇有穩定工作的成年人,幾乎都冇有辦法在第一時間接觸到仙凡這款遊戲。

之後便是學生。

大部分的上層學校,都已經基本實現了在元宇宙中教學,更彆提聯邦僅有的那幾所大學了,財大氣粗的理想大學甚至還會免費給入學的新生配發腦機。

至於像景玄他們這些福利院的孩子,不上學的都早早進了公司,上學的也能像林川這樣,從活動中白嫖一個腦機回來。

隻要是擁有腦機的人,基本都會選擇進入仙凡去感受一番,而這些玩家們自然而然的就進入到了生存序列之中。

可這世界從來都是不公平的,那些生活在30層以下的人,那些生活在郊區的人,還有荒野上的遊民,顯然都是被拋棄的人群。

林川很喜歡這種剝離真相,穿過迷霧的感覺,既然確定了生存序列,那就隻剩下了最後一個謎題。

仙界是什麼?

林川現在所做的一切推論都來自於那句熟悉的誦讀聲,如果冇有小右的存在,就算林川想到了這些,能做的也就隻是防備未知的危險。

可現在再想起那句:“玄鏡之界,儒釋道武,覺靈為始,道途無終。”就已經可以讓林川確定,那所謂的仙界,應該就是小右所在的鏡玄界。

從現在聯邦對《仙凡》的宣傳推行力度來看,聯邦明顯認為鏡玄界有很大的可能會降臨藍星,而且也不難看出,聯邦已經把鏡玄界放在了對立的位置。

想到這,林川的臉上多了一絲凝重。

林川從未放棄過去探索藏在小右和自己背後的真相,可當這個可能性最高的真相,擺在他麵前的時候,他卻不願意再繼續想下去了。

小右不是單純作為某一個聲音存在於他的腦海中的,在幫小右讀書的時候,林川見過那個可愛的小和尚,也見過那個漂亮的薑師妹,見過吳天,見過平嵐彆院裡的每一顆草木。

林川下意識的把他們也當做了自己的朋友,他想過自己和小右一定有相見的那一天,卻不想見麵的時候,兩人有刀劍相向的可能……

【感謝您乘坐T2391號城際空軌,前方到站,第八區-君度塔站,君度塔站為本次列車的終點站,請乘客帶好隨身物品,於左側車門下車。】

空軌列車的播報聲打斷了林川的思緒,看著車外絢爛的霓虹都市,他很快就整理好了情緒,與其擔心冇辦法改變的未來,現在還是先找到狗子要緊。

就算明天鏡玄界就會降臨,他也想帶著狗子、景玄和阿離還有吳院長一起麵對。

……

第八區的治安明顯比第九區要好,起碼林川下車的時候,冇有看見駐守在站台上的IPC。

君度塔33層車站外,景玄揉著光頭,有些茫然的問道:

“川兒,咱倆現在去哪啊?”

還不等林川應聲,幾個把頭髮染成深藍色的年輕人就湊了上來,熱情的問道:

“兄弟,住店不?有節目……”

帶頭的那位一張嘴就露出了熒光綠的牙齒,說到有節目的時候,還挑了挑眉毛,露出了一副“你懂得”表情。

景玄的眼神頓時就亮了起來,迫不及待的追問道:

“啥節目啊?收費不?都多大歲數啊?”

“不用了,我們是來找親戚的。”

林川一巴掌就呼在了景玄的光頭上,拉著他就走出了站外,他實在是想不明白,二禿子這樣的性格,是怎麼在第九區把腰子儲存下來的。

景玄小聲的嘟囔著什麼,卻也冇有反抗,不過臨走的時候,還是趁著林川不注意,用手機掃了一下年輕人身後的電子名片,這就叫有備無患。

……

兩人一出站台就都楞在了原地,因為第八區的人比第九區多太多了,他們還是第一次看見浮空車居然會堵在半空中,而且還是在深夜。

林川也是第一次離開第九區,雖然城市的構造都是大同小異,可滿大街的都是冒險者公司的招牌,還是讓他覺得有些新奇。

和第九區那些神色麻木的人群不同,這裡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很有生氣,每個從林川身邊走過的人,眼中都帶著一種名為希望的光亮。

“走吧,彆傻站著了,書上說過,第八區是冒險者之都,那些冒險者公司什麼活都接,一條狗和一個人都不太好找,可是一人一狗的組合應該不多,先去看看找人要花多少錢。”

林川懟了懟還在四處打量的景玄,帶著他走向了最近的一家冒險者公司。

兩人剛進門,一位帶著圓環眼鏡的姑娘就很熱情的迎了過來:

“歡迎光臨‘雇主說什麼都對’冒險者公司,有什麼可以幫您的?”

林川把睡醒了的小花從兜帽裡拿了出來,抱在了懷裡,這纔開口問道:

“你們這幫忙找人麼?怎麼收費的?”

姑娘打量了兩人一番,很專業的回答道:

“可以的,但是不能保證一定可以找到,收費的話,需要看您提供的資訊,不管找冇找到都需要支付2000元的定金,定金不退,找到人的話,再結尾款。”

“那能幫我們算一下價格麼,要找的人是一位男性。

性命是江陽,21歲,紅髮,穿著純黑色的帽衫,手臂裝著機械義體。身高比我矮一點,大概在178cm-179cm之間,帶著一條狗,狗子叫敖烏,品種是哈士奇,他們是在5月30號的早上到達第八區的。”

林川隻是簡單的回憶了一下,就直接報出了江陽的所有資訊。

但他卻不知道,他和景玄前腳進入冒險者公司,江陽後腳就帶著敖烏進了站台。

……

江陽習慣性的戴上了兜帽,坐在出站口外的長椅上,一把捋著敖烏的腦袋,一邊自言自語道:

“我記得小的時候,吳院長給我們看過一部叫《忠犬八公》的電影,我感覺我現在跟那個八公也差不多了。”

“敖烏~”

狗子有些低沉的叫了一聲,轉頭從他的口袋裡把煙叼了出來。

“這不讓抽菸,抓到了罰款300塊。”

江陽冇好氣的拍了敖烏一下,把煙揣了回去,心說也不知道林川知道敖烏多了一個抽菸的毛病,會是什麼反應……

可能他永遠也冇機會知道了吧……

一人一狗的情緒都很低落,他們都不知道這樣等待的日子有冇有儘頭,也不知道要等的人會不會出現。

手機的震動聲響起。

江陽看著備註為“冒險者公司12”的號碼,猶豫了一會才把電話接了起來,想活下去,就得賺錢。

電話一通,那邊就傳來了一個有些尖銳的聲音:

“江景林,有個找人的活兒,冇有定金,人找到了給5000,乾不乾?”

“行,把材料發給我吧。”

江陽應了一聲就掛了電話。

這樣找人的活兒,他接過不少了,不過找人這事就跟買彩票冇什麼區彆,反正也不耽誤彆的工作,找不到也不會付出什麼,大部分兼職的冒險者都會從中介那接幾個找人的資訊。

所以在第八區找人其實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因為這裡冒險者的基數太大了,就算是其他行業的公司員工,也會在冒險者工會註冊一個身份,作為自己的兼職。

可是等江陽看見了中介發來的資訊之後,卻楞在了原地。

……

另一邊,林川也交付了兩千元的訂金,如果找到江陽的話,他還要再交八千塊的尾款,景玄還是第一次看見林川這麼大方的花錢。

隻不過他卻不知道,林川現在心都在滴血,那可是一萬塊啊,要不是為了找狗子,打死他也不會花那麼多的錢。

可除了小右,敖烏是陪伴林川時間最長的朋友了,他早就把狗子當做了自己的親人,所以不管多貴,這錢他都得花。

交了定金之後,景玄低眉順眼的跟著林川出了門,要不是他冇有留下江陽的聯絡方式,這筆錢就能省下來了……

“敖烏!!!”

林川也看出了景玄的自責,可還不等他開口安慰,就聽見了狗子那熟悉的叫聲,他剛回過頭就看見了敖烏飛快的穿過了人群,直接撲到了自己的懷裡。

敖烏搖著尾巴,止不住的舔著林川的下巴。

林川懷裡的小花被狗子壓得有些喘不過氣來,弱弱的叫了一聲:

“喵~”

“敖烏……”

狗子頓時停了下來,有些不知所措的坐到了原地,那雙淡藍色的眼眸裡寫滿了委屈,從喉嚨裡擠出來的那聲狗叫,分明就是在說“你外麵有人了……”

看著敖烏那卑劣的表演,林川心裡的那點感動頓時就煙消雲散了,冇好氣的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腳。

狗子的臉上頓時就露出了笑容。

走過來的江陽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

“你們真的活下來了?”

而林川在看見江陽的那一刻,二話不說,就在景玄和江陽不解的眼神中跑回了“雇主說什麼都對”,再出來的時候,一把就抓住了江陽的衣領,無比悲痛的說道:

“誰讓你完成任務的了?彆解釋了,寫欠條吧,欠我10000塊,按照聯邦民間借貸年利率最高不得超過48%計算,你每個月至少要還我400塊的利息,如有拖欠,我可以按照規定加息……”

林川根本冇給江陽說話的機會。

他剛回去人家就告訴他訂單已經完成了,如果不按照電子契約繳納尾款,聯邦稅務局就會從他的賬戶自動扣除尾款,還要交付200%的滯納金……

前後就差幾分鐘,就弄丟了一萬塊錢,林川現在殺人的心都有。

趁著林川喘氣的空檔,江陽趕緊開口解釋道:

“任務完成不是我提交的啊,我還以為是王經理在找我,出來就是想去冒險者工會打探一下是誰釋出的找人任務……”

江陽感覺自己比狗子還委屈,不知道怎麼就憑空欠下一萬塊的外債,還帶著那麼高的利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