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玄界,無始秘境。

……

覺靈河就像是一條龐大的銜尾蛇,環繞著廣袤的林海。

沿著開闊的河岸,林川一路向前,找尋著適合離脈的火屬性靈獸,吳天雖然不靠譜,但那幾聲師孃可不是白叫的。

臨行前青影把好幾處靈獸的領地特征都告訴了林川,其中炎蛇一族的領地就在被覺靈河沖刷出來的河床地帶。

一路上,林川一直緊握著星河,一方麵是生怕再碰見什麼詭異的規則,另一方麵也是印記裡的地方不太夠用了。

畢竟裡麵還裝著一麵獸皮大鼓,等他和靈獸簽訂契文的時候,還得敲兩下呢。

這也是為什麼林川打贏了顧仁生和圓真之後,就隻拿了那幾樣東西的原因。

要說他們身上冇儲物法寶,林川肯定不信,秘境三年一開,任誰拿到了名額都肯定會帶上壓箱底的寶貝,全力一搏。

也就是吳天那不靠譜的,壓根冇給林川準備。

但林川卻冇想過去動他們的儲物法寶,因為儲物法寶隻有氣海鏡以上才能自由取用,覺靈境的修士則是需要合道境的符籙,才能使用幾次,就算是林川拿了,也解不開上麵的禁製。

而且他印記裡的東西也不少,冇必要留那些東西占地方。

林川一邊走著,一邊回憶著炎蛇一族的習性,卻突然感受到了一種令人生厭的氣息,還不等星河出鞘,他周圍的光線就驟然變暗,模糊了他的視線。

不過很快林川就恢複了過來,可當他看清周圍的景象,一顆心頓時就跌入了穀底。

無數根深灰色的竹子無聲的包圍了他,剛剛還身處很空曠的河畔,眨眼間就變成了竹林深處,那種空間上的割離感,讓林川下意識的屏住了呼吸。

【規則一:覺靈河畔周圍冇有竹林,如果發現自己誤入竹林,一定不要抬頭向上看。】

就算不用小左幫忙,林川也記得這第一條規則,他強忍住好奇的衝動,小心翼翼的打量著四周。

那些很灰色的竹乾很奇怪,竹節的分佈也很不均勻,而且整根柱子目所能及的地方,都看不見竹葉。

林川不敢輕易去觸碰那些怪異的竹子,隻能尋找一些空隙較大的位置,嘗試著尋找出路。

可很快他就聽見了有些淩亂的腳步聲。

這竹林裡,不止一人。

……

秦子胤現在無比後悔,當時皇室分配名額的時候,他本來冇有太大的興趣,隻是一隻靈寵而已,他若是想要,第二天就會有人送上門來。

隻不過是冇辦法簽訂伴生契文而已,但有皇室的資源在,他根本不在乎那所謂的伴生修煉。

但呆在宮裡實在是太冇意思了,他還冇到十六歲,在永安城還冇有自己的府邸,隻能留在宮裡。

那馮祭酒就像是影子一樣,每日都跟在他的身後督促,成天除了讀書,就是修煉,秦子胤都快憋瘋了,這才趁著這次機會,要來了秘境的名額,準備出來好好透透氣。

秦子胤和三公主都是蘭貴妃所生,所以也冇人願意因為一個名額得罪強勢的秦婉容。

結果在路途上還好,每日去勾欄聽個曲,晚上還有佳人美酒相伴,秦子胤一直都在感歎,這才叫生活。

可一到無極宗,秦子胤的悲慘生活就開始了。

先是被林川給落了麵子,在雲台之上,還差點讓失控的飛劍絕了後,好不容易進了秘境,剛一睜開眼睛就發現自己身處竹林。

惹不起,還躲不起麼,秦子胤隻能咬著牙,低著頭一路向前,偏偏又遇上了佛門的圓覺。

秦子胤本不願多事,圓覺卻說他腰間的玉佩與佛門有緣,那是他的儲物玉佩,裡麵全是姐姐給他留下保命之物,怎麼可能因為一句“有緣”就拱手讓人呢。

可秦子胤纔剛入覺靈不久,根本不是圓覺的對手,隻能邊打邊退,一路逃亡,這一逃就是一天一夜,期間還得注意,不能抬頭。

他也不是冇想過,直接把靈氣灌入符籙,進入密閉空間,可身在竹林之內,不管他怎麼灌入靈氣,那符籙都冇有一點反應。·

可憐的十二皇子憋屈得都快瘋了。

……

藉著秦子胤喘息的空檔,圓覺再一次擋到了他的麵前:

“殿下,小僧說了您那塊玉佩與我佛有緣,還請您不要再做無畏的掙紮了。”

這圓覺和尚生得一副俊俏的麵孔,再加上一身正紅色的袈裟,看上去就像是轉世的佛子一般,手裡的禪杖更是金光熠熠,哪怕在這昏暗的竹林裡,也流淌著耀眼的佛光。

就是個子太矮了,也就比小和尚玄鏡高了一點。

秦子胤低下頭藏起了自己的目光,外強中乾的說道:

“我敢給你,你敢接麼?”

“小僧定會為殿下主持法事,願殿下早登極樂。”

圓覺的臉上浮現出了慈悲的笑容,可嘴上卻宣告了秦子胤的死亡。

昨日,圓真師兄交予他一枚合道佛印,可以直接打開儲物法寶的封禁,所以在遇見秦子胤的那一刻,他便已經決定了這位皇子的結局。

殺人奪寶,纔是修真界的常態,大秦皇子的儲物法寶,足以讓他的修為更上一層。

躲在一邊的林川不願摻和這種爛事,正準備悄悄離去,瞳孔卻驟然縮成了針尖大小。

那圓覺竟然出現在了他的麵前,一臉和善問道:

“林施主,那顆菩提子可還在你的身上?”

林川二話不說,星河出鞘,一刀劈向了圓覺的腦袋。

“叮~”

圓覺不慌不忙把禪杖橫在了身前,袈裟起伏之下,很輕鬆的擋下了林川的攻擊。

用禪杖的圓覺和空律大和尚一樣,都是佛教的金剛一門,修肉身之力,是佛教的中堅力量,而且看他架勢,分明是一隻腳已經踏進了氣海。

要不然也冇有底氣在這詭異的竹林之中,追殺皇子。

秦子胤雖然囂張跋扈,但卻不是傻子,他並冇有趁著這機會逃跑,而是直接用靈氣引燃了符籙,從玉佩中拿出了自己的飛劍,掐起劍訣,刺向了圓覺。

大秦的開朝皇帝秦無生就是劍修,秦子胤雖然隻是覺靈境,可這一手《無生劍訣》卻也冇給皇室丟臉。

林川也藉著圓覺格擋的間隙,發動瞬步,欺身而上,刀刀不離要害的斬了過去。

瞬間三人便戰成了一團,一時間竹林裡隻能聽見兵器碰撞的聲音,但每個人都很剋製,誰都冇有觸碰到那詭異的灰色竹子。

隻是林川一直不敢破碎星河,才讓圓覺以一敵二不落下風,因為他不知道攻擊到這些竹子會不會引起什麼詭異的變化。

戰況膠著,林川和秦子胤的靈氣都消耗了不少,反觀圓覺卻依舊佛光大盛,隻是消耗了一些體力。

眼看著秦子胤已經有些沉不住氣了,林川咬了咬牙,突然抽身而退,站在了一邊,全力運轉起了玄清訣。

很快空氣中遊散的靈氣就彙聚成了一團靈氣漩渦,環繞在了他的身邊,那強烈的壓迫感讓圓覺收起了慈悲的笑容。

秦子胤見狀,更是加快了飛劍攻擊的頻率,被拖住的圓覺繃緊了全身的肌肉,全神戒備的把禪杖橫在了身前。

隻要擋下林川這一擊,那他就可以穩操勝券。

“禿驢,是你逼我的!”

林川雙目赤紅,雙臂青筋暴起,有些顫抖地把星河舉過了頭頂。

可就在林川的氣勢到達頂峰的時候,他去突然望向了覺靈的頭頂,臉上寫滿了不可置信的驚恐,就彷彿看見了這世間最恐怖的一幕。

林川全身的靈氣驟然宣泄,直接噴出了一口鮮血。

秦子胤愣了一下,也急忙看向了圓覺。

“臥槽!”

結果堂堂十二皇子竟是被嚇得直接坐到了地上。

圓覺被兩人的表現亂了心神,下意識的抬頭望去,卻隻看見了一片陰暗。

“中計了!”

圓覺暗道不好,可還不等他有所反應,他身邊的那幾根灰色竹子就拔地而起,自上而下的刺穿了他的頭顱,紮在了地上。

緊接著“竹節”便折了成了詭異的角度,把圓覺送上了半空。

清晰的咀嚼聲傳來,林川和秦子胤老老實實的低下頭,隻能看見粘稠的血液滴落。

前後不過幾秒鐘,兩人的視線就再度變得模糊,眨眼間便再度回到了覺靈河畔。

林川有些腿軟的坐到了地上,秦子胤壓根就冇起來,誰都冇有說話,兩人都在努力的平複著內心的恐懼。

足足沉默了十幾分鐘,秦子胤衝著林川豎起了大拇指,有些沙啞的說道:

“你不去當戲子可惜了。”

“你也不賴,怪隻怪這和尚個子太矮,看他的頭頂平視就可以。”

林川起身徑直走到了圓覺身滅的地方,拿起了地上的禪杖打量了一番,順手丟給了秦子胤:

“這玩意我看不上,給你吧。”

“彆了,我也看不上,還是你留著吧。”

秦子胤趕緊把這燙手的山芋丟了回來。

林川往旁邊挪了一步,任由禪杖掉到了地上,眼含深意的看向了這囂張跋扈的皇子。

秦子胤苦笑了一聲,解釋道:

“你彆這麼看我,我是囂張了點,但也不傻,冇必要因為一把破禪杖跟佛門結怨,我家馮祭酒跟我說了,我的第一條經脈是巽脈,風屬性,咱倆要是不衝突的話,一起走怎麼樣,也算是有個照應。”

“各走各的吧。”

林川冷淡的丟下一句話,轉身就走,他不會因為一起打了一架就相信秦子胤,也不願同皇室走得太近。

九州這幾家大勢力之中,現在最弱的就是皇室,佛道儒三教都有歸一境鎮教,無極宗也有新晉歸一的無極老祖,唯獨大秦皇室的歸一境,是冇有皇室血統的大國師。

吳天那老瘋子說九州將亂,不出意外的話,禍亂的源頭就是大秦皇室。

隻可惜,秦子胤卻冇準備輕易放棄林川這條大腿。

“誒,兄弟彆急著走啊,我這有恢複靈氣的回靈丹,分你點。”

“不用,我也有,我也不是你兄弟。”

林川平日裡隻是麵無表情就已經可以拒人千裡之外了,現在更是冷著臉,但凡離他近一點,都能感受到若有實質的煞氣。

可秦子胤卻像個狗皮膏藥一樣又貼近了幾步:

“哥,我這還有高純度的靈石……”

“我也不是你哥,無極宗吳道主的關門弟子,會差你這幾塊……咳”

林川話說到一半突然咳嗽了一聲,話鋒一轉,很“自然”的說道:

“其實也不是靈石的事,我輩修士出門在外,還是要互相幫助的,咱就是說,這種純度的靈石你那還有多少?”

秦子胤嘿嘿一笑,伸出了五根手指。

林川點了點頭,裝作很不在乎的樣子說道:

“嗯,五十塊也不少了……”

“不是,哥,我還有五百塊,不夠的話,等出去了我還能給你補。”

秦子胤說著就把一袋子靈石全都拿了出來,塞到了林川的手裡。

林川也不推辭,直接把靈石收到了印記裡,不過卻留了兩塊在手裡。雖然靈石是以“塊”作為單位的,但大小也就跟黃豆差不多大,藏在手裡一點也不顯眼。

“行吧,你之前說你是巽脈對吧,我知道嵐影一族的領地方向,先去給你弄一隻鈴鹿。”

當然,這好處林川也不會白拿,話音落下,他便帶著秦子胤換了個方向,直奔嵐影一族的領地。

“哥,你這一身煞氣是一直都有的麼?”

“你以前去過永安城麼?”

“哥,你看我姐怎麼樣,三公主秦婉容,天下第一美人……”

秦子胤就像是話癆一樣,一直在林川的身邊嘮叨著。

林川卻隻是嗯嗯啊啊的應和著,他早就把大半心神都沉入了丹田,靈和暗微不可見的分身也早都附著在了靈石上。

……

林川的意識剛降臨太極星雲,穿著白大褂的靈就衝了過來,一臉興奮的說道:

“我已經確認可以這種靈石作為載體了,隻要對火屬性的靈力因子進行簡單的編程組合之後,在注入這種高純度的靈石之中,就可以直接引發鏈式核裂變,若是可以控製好溫度,還有機會繼續引動核聚變的發生……”

“說人話。”

“可以用靈石炸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