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二十八章 開悟

【子曰: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

蘇文群:“三十歲能夠有所成就;四十歲能不被外界事物所迷惑;五十歲懂得了天命;六十歲能正確對待各種言論,不覺得不順;七十歲能隨心所欲,而不越出規矩。”

林川:“三十個人才能讓我站起來打;四十個人就敢來找我,讓我很疑惑?;五十個人跟我打,我會讓他們知道什麼是天!什麼是命!;六十個人才能讓我打耳光打得順手;七十個人才能讓我隨心所欲的開打,不必擔心壞了規矩。”

半空中的竹簡不再翻動,這第二題也終於到尾聲。

……

文曲空間外,顧仁生有些呆滯的嘀咕道:

“這哪裡還是儒道的規矩,分明就是道上的規矩……”

方忠和方勇兩個小孩子也握緊了拳頭,想著等林川出來就要好好教訓他一番,他們絕不允許有人如此玷汙孔聖。

倒是魯達雙眼放光的盯著林川,身上的文氣也在暗自翻湧,林川的釋意雖然離經叛道,可卻讓他有一種莫名的共鳴感。

文竹林內,所有先賢古聖的法身都來到了兩人身邊,似乎是在竊竊私語的討論著什麼,可是林川卻聽不見半點的聲音。

林川下意識的屏住了呼吸,他現在根本不奢求獲勝的事了,隻希望小左的那套“掄語”不會惹怒這些法身……

少頃,林川腳下的青石便開始顫動,這第二局的失敗似乎已成定局。

就在青石即將墜落的那一刻,一個身形異常高大的法身突然降臨在了林川麵前,壓迫感十足的問道:

“你為何會這樣理解我說過的那些話?”

林川的額頭瞬間就冒出一層細密的冷汗,在心裡已經開始罵起了小左,這一通胡言亂語竟然引得孔聖親臨!

“你簡直!不是人呐!!”

小左:“彆慌,我來解釋。”

林川冇再開口,哪怕是在這種情況下,他也依然對小左抱有絕對的信任,沉默了幾秒之後,他便按照小左的說法,開始侃侃而談:

“大秦一統九州之前,孔聖周遊列國,同各國國君宣講治世之道,遇明理之君,自可與之論道,可若遇昏君,定也要有自保之力。

這天下之大勢,說白了無非弱肉強食四個字,心懷萬民之善,亦需一夫當關之勇。

‘仁’字作為儒家教義之核心,是有教無類,是仁以處人,是有序和諧,更是治世明君的治國之準。

同時也應該是把人一分為二的技藝,若無霹靂手段,何談天下太平?”

林川一口氣複述完了小左的話,居然在心裡產生一種莫名的認同感。

可還不等孔聖迴應,他這一番離經叛道的發言,就惹來了文曲空間內外的儒門聲討。

蘇文群:“巧舌如簧!!豎子安敢妄言孔聖!”

楊謙:“豎子汙道,不可妄言!”

顧仁生:“道不同不相為謀。”

薑洛緊咬著嘴唇,不知如何是好。

倒是一直沉默不語的魯達眼冒精光,林川那一句“心懷萬民之善,亦需一夫當關之勇。”宛若醍醐灌頂,在魯達的心中開啟了一儒道的另一扇大門。

一直被他壓製的文氣開始激盪,轉眼間便席捲開來,深青色的文氣以他的軀體為中心,開始旋轉,隨著速度越來越快,終於化成了一圈文氣漩渦。

自文曲大星而下的月華光柱,開始自主的散發出大量的文氣,補進文氣漩渦。

楊謙臉色一變,高喝了一聲:

“護法。”

便瞬間出現在了魯達身前,顧仁生也帶著方忠方勇擋在了他的身邊。

呂悠然饒有興致的看了一眼,轉手丟出了手裡的皮鞭,化作了一圈暗紅色的圓環圍住了魯達,霸道的勸慰道:

“在我無極宗大可安心突破,冇人敢在宗主眼下,行大不韙之事。”

魯達依舊沉浸在頓悟之中,對外界的變故充耳不聞,他的神識彷彿真的回到了那個諸國亂戰的時代,跟著體型比他還要健碩的孔聖,一起周遊列國。

同各國的國君講理,講得通的講道理,講不通的講物理……

不知道過了多久,環繞著他的靈氣漩渦也終於泛出了一絲藍光,那正是將要踏入氣海境的標誌,大家基本都遺忘了文比還在繼續,所有人都把目光聚集在了魯達的身上。

文曲林內,一眾先賢古聖也都噤聲佇立,能看見後輩突破,對他們來說也是一大喜事。

孔聖卻在這時衝著林川伸出了手,林川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靜待著命運的審判,隻是等了半天,卻隻感受到了頭頂傳來了一陣溫潤的感覺。

孔聖竟然像是撫摸小動物一樣,摸了摸他的腦袋。

與此同時,孔聖的聲音也在林川的腦海中響起,可卻隻有小左聽見了他的話:

“你這小輩,雖口無遮攔,卻甚得我心,念你年少懵懂,便不予責罰了,此次文比就算他三局兩勝,就此散去吧。”

孔聖言罷,便揮手收起了整片文竹林,將其化作了一縷有若實質的光團,丟進了魯達頭頂的文氣漩渦。

“林川,勝!”

林川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隻聽見了一個“勝”字,文曲空間就驟然破碎,一眾先賢也隨之化作了漫天的光屑,承慶殿的穹頂也逐漸恢複了原樣。

一場文比就這樣結束了,可眾人卻來不及反應,因為魯達的體內傳來了浩大的鐘鳴之聲。

氣海,開!

魯達驟然睜開了雙眼,一抹淡藍色掠過了他的眼底,這壯漢二話不說,直接衝著林川深深的鞠了一躬:

“開悟之恩,冇齒不忘!”

林川的眼角有些抽搐,實在是接受不了這麼突兀的結果,但也馬上躬身還禮道:

“魯達兄客氣了,這是你自己的造化。”

蘇文群的臉色就像是活吞了一隻蒼蠅一般難看,他一個當朝探花,竟然在文比中輸給了名不見經傳的林川。

可也正是因為他是當朝探花,文心纔會如此的堅定,要不然這會兒早就一蹶不振了,不可能還用仇恨的目光死死盯著林川。

大和尚的臉色也好不到哪去,見林川向他望了過來,竟是直接把菩提子甩給了他,根本冇給林川開口的機會。

呂悠然收了皮鞭,下意識的抖動了一下,甩出了一聲音爆……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