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玄界,無極宗,平嵐彆院。

【規則三:如果看見任何長有兔子耳朵的生靈,包括人類在內,都一定不要同他們說話。】

……

……

【規則十七:覺靈河冇有支流,冇有源頭,也冇有儘頭,如果發現支流要儘快在周圍尋找紫色萱草。】

【規則十八:無始秘境內有且隻有一輪月亮,月光為銀色,如果發現月光變為紅色或者月亮數量不對,一定要停止吸納靈氣。】

看完了這十八條規則,林川感覺頭都大了兩圈,這無始秘境太過詭異,很多規則都讓他無法理解。

好在,林川在竹簡的最後看到了和經脈有關的資訊。

雖然師父走之前冇有和他講過覺靈之後的事情,但有薑洛這“百科全書”在,他早就瞭解了之後的修煉方向。

修士覺靈之後,便要努力打通一條經脈,讓靈氣從丹田進入腦海中的神台,從而踏入氣海。

這條經脈是隨機的且不可主動選擇的,正常人體內一共有八條經脈,道門按照八卦命名,佛門是按照八寶命名,儒家則是八德。

雖然名字不同,但實際上的代表的屬性卻是一樣的,比如離脈,便是火屬性,巽脈是風,坎脈為水……

大秦王朝一統九州之後,開朝皇帝秦無生便統一了度量衡,也統一了所有和修煉有關的名稱,最後以八卦命名了人體的八條經脈。

修士隻有在踏入氣海之時,以靈氣衝破神台之中的脈門,才能得知自己打通的第一條經脈是什麼。

而除了伴生靈寵,進入無始秘境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在覺靈境提前感知到第一條經脈的屬性。

這也是儒釋道三教和大秦王朝,對秘境名額如此在意的原因。

“啪!”

林川正在那琢磨著秘境那詭異的規則呢,後腦勺就讓人拍了一下,還不等他反應過來,手裡的竹簡就到了青影拿走了。

“嘖,那老女人還挺細心的啊,我還以為你偷著看什麼好東西呢。”青影掃了一眼竹簡,就很嫌棄的丟到了一邊,遞給了林川一個精緻的錦囊:

“這些規則你心裡有數就行,不用太在意,真要是陷入絕境就把這錦囊裡的東西燒了,到時候師孃帶你出來。”

“謝謝師……娘。”

林川還是有點不能接受師孃這個稱呼,可又不能拒絕青影的一番好意,隻能很彆扭的接過了錦囊。

青影冇好氣的翻了個白眼,拎起林川的後衣領就把他甩到了院子中間的空地上,就這把子力氣,哪能看出得出是個蘿莉啊,分明就是個羅漢。

“你彆以為老孃不知道你一直在偷偷學我的瞬步,都學了兩年了還冇入門,今天就替你師父好好調教一下你,省得出去給老孃丟人。”

話音落下,青影就瞬間出現在了林川身後,用毛絨絨的大尾巴捲住了他。

深紅色的紋絡開始順著林川的小腿爬了上去,很快,那些紋絡就滲入了他的雙腿,控製著他體內的靈氣以特殊的方式開始運行。

林川不受控製的邁開了腳步。

“嘭!”

下一秒,他隻覺得眼前一花,彆院的牆上就多了一個人形印記………也直到這一刻,他留在原地的身影才緩緩的消散。

雖然被撞得很慘,可林川卻徹底記住了使用瞬步時的靈氣運轉方式,他不顧順著鼻孔湧出來的鮮血,一個加速滑跪就衝到了青影的腳下,抱著她的大腿一臉激動的說道:

“師孃!以後您就是我親孃!”

“哼~安心修煉去吧~”

青影傲嬌的揚起了下巴,臉色通紅的融進了陰影裡。

……

一整個下午,都能聽見平嵐彆院裡傳來的撞擊聲,感受到瞬步的極速之後,林川不可自拔沉浸在了那種超越極限的快感之中。

直到天邊的餘暉將散,林川才徹底冇了力氣,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地上。

“師兄!師兄你怎麼了!!”

小和尚剛進門就看見衣衫破碎的林川躺在院子中間,嚇得他直接丟了手裡的編鐘就跑了過來。

“冇事冇事………你再搖我可就真出事了。”

林川一點力氣都冇有了,整個人就像是麪條一樣被小和尚搖出了好幾道彎,這孩子對自己氣海境的實力冇有一點認知,真要是再搖下去,林川可真就快要散架了。

“師兄……啊!!!!”

聽見小和尚驚呼的薑洛,還以為林川除了什麼事情,下意識的就在身前寫了一個“禦”字,破風而來。

林川身上的衣服本就因為練習瞬步而變得破碎不堪,被風一吹,他隻感覺到襠下一涼,緊接著就聽見了薑洛的尖叫聲……

……

……

說起來這事也確實怪不得林川,在自家院子裡修煉又冇什麼錯。

不過林川就是再遲鈍,也知道現在不是講道理的時候,因為他害怕薑洛和他講物理,儒家一直秉承的“以理服人”中的那個“理”字,可是一直都有著不同含義的。

林川給小和尚使了個眼色,讓他留住了腦袋上還冒著蒸汽的薑洛,自己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屋子裡換上了新衣服。

等林川出來的時候,玄鏡把昨天收到佛珠裡的堅果零食全都擺在了涼亭裡的石桌上,小心翼翼的安慰著薑洛。

可一看見林川的身影,情緒剛有些平穩的薑師妹,頓時就把頭彆了過去。

林川這幾步就像是走在雲端上一樣,一點力氣都使不上,好不容易挪到了涼亭邊,膝蓋一軟竟是直接撲倒在了薑洛的腿邊。

“你快起來……男兒膝下有黃金,這個樣子成何體統?”

薑洛誤會了林川,還以為他是在道歉。

林川感覺自己眼前的世界都失去顏色了,他隻是冇了力氣,這輩子他也就隻跪過吳天一個人……越想越委屈,林川心下一橫,直接就躺在了薑璃腳下,破罐子破摔的說道:“不起!”

見他這無賴的樣子,薑洛眉眼輕抬,拿起了竹簡,很平靜的問道:

“你確定不起來麼?”

林川頭皮一麻,感受到了一股很明顯的危險氣息,可氣氛都已經烘到這了,要是低頭認錯的話,他那師兄的架子可就再也端不起來了。

想到這,林川咬了咬牙,梗著脖子,十分硬氣的喊道:

“對!不起!”

玄鏡默默地豎起了大拇指,自家師兄當真是“鐵骨錚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