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破戒符每一次使用都可以,避開儲物法寶上的禁製,從裡麵隨即取出三樣東西來。

這玩意隻有打通了乾脈的通神境修士和踏入合道境的大佬們,纔可以煉製,用料倒是很尋常,隻是有些麻煩而已,不過對於吳天來說,也就是順手的事。

兩人回到了同門身邊,開始愉快的享受著開箱子的樂趣。

“先開這兩串儲物佛珠吧,那兩位皇子的好東西應該不少,可以留到後麵再開。”

林川說著就把一張破戒符貼到了佛珠上麵。

很快符籙就自動燃燒了起來,光華一閃,兩人的麵前就多了三件東西。

一本書卷,一瓶丹藥,還有一套袈裟。

林川先把書卷拿了起來,他還以為是什麼佛門秘法,結果看清了上麵的文字之後,臉上頓時露出了便秘的表情。

“這手繪版的金瓶梅,我翻遍了師父的書架都冇翻到,你們佛門弟子也看這玩意嗎?”

邢海老臉一紅,趕緊把頭彆了過去:

“我可是正經出家人,彆給我看這些醃臢的東西……”

林川無奈的歎了口氣,一臉不情願的把書卷收回了印記,彆誤會,林川隻是想豐富一下師父的書架而已,絕冇有觀摩的心思。

那套袈裟也隻是普通的換洗衣物,三樣東西,就隻有那瓶回靈丹還算是有點用,但丹藥的品質也比不上林川從秦子胤那借來的好。

不信邪的林川連著用掉了五張破戒符,最後也隻從十幾樣東西裡,跳出了四五樣有用的,除了丹藥,最有價值的就是幾片菩提葉了。

看到那幾片葉子,林川纔想起來,自己文比還贏了一枚菩提子呢,隻是文比的第二天就進入了無始秘境,一直都冇來及用。

“彆浪費破戒符了,還是看看那倆皇子有什麼好東西吧。”

林川把一堆破爛丟到了一邊,很嚴肅的把兩個皇子的納戒擺在了自己的麵前,這次林川直接把剩下的十二張破戒符全都貼了上去,一枚戒指貼六張,眨眼間,兩人的身前就多了一堆東西。

那珠光寶氣的光芒,在月光的映照下,差點晃瞎了林川的眼睛。

金條,鎧甲,符籙,飛劍,靈石……兩位皇子的納戒裡就冇有無用的東西。

林川仔細的整理了一下,最後統計的結果的是:

收穫了兩袋子靈石,跟秦子胤給出來的一樣,每袋都是500枚。

一套精煉過的寶甲,看上去就很精緻,兩柄飛劍也都是大師之作,、還有一枚小小的龜甲盾牌,林川嘗試著輸入靈氣之後,龜甲瞬間就擴大了幾倍。

四張符籙,其中兩個是破戒符,兩個是離開無始秘境時需要用到的符籙,除此之外,還有兩根金條。

林川現在的心情,和小左第一次買飲料時,打開瓶蓋發現上麵寫著“再來一瓶”時差不多,他毫不猶豫的把兩張破戒符分彆貼在了兩枚納戒上。

光華閃過,地麵上多了一顆珠子,和一團透明的絲線。

兩樣東西林川都冇有見過,他有些好奇的拿起了那顆銀色的珠子,可是還不等他反應過來,那顆珠子便瞬間虛化,飛入了他的眉心。

林川心下一驚,趕緊把意識沉入了神台,他的精神體纔剛降臨到神台內,就聽見了敖夜的歡呼聲:

“呀!(好吃的!)”

一望無際的穹頂之上,敖夜正在費力的追逐著一團雷光。

暗一臉興奮的從火湖中飛了出來,一臉癡迷的盯著那團雷光問道:

“那是龍珠吧!?這是第幾顆啊?”

靈也化作了人形,十分認真的盯著雷光,一邊記錄著什麼,一邊說道:

“那是球狀閃電,最狂暴的雷電,卻可以在相對穩定的狀態下存在,保持著一種可遇不可求的平衡,這就是科學的魅力啊……”

林川滿腦袋問號的看著靈和暗,根本不明白他們在說些什麼,不過他卻感受到了敖夜那迫切的心情,心念一動,便直接出現在了那團雷光的必經之路,和輕易的就把它抓到了手裡。

無視了手心傳來的發麻的感覺,林川把這顆銀色的珠子舉到了眼前,仔細的打量了一番,這才發現珠子本身是透明的,隻是裡麵凝固著一小團雷光,纔會發出銀色的光芒。

“呀~(要吃~)”

敖夜興奮的繞過了林川的脖子,把頭湊了過來。

林川點了點敖烏剛長出來的龍角,有些擔心的問道:“也不知道這是個什麼東西,你吃了不會拉肚吧?”

“呀!呀!(不會!不會!)”

敖夜扭動著身體,直接纏在了林川的手上。

林川看他這著急的樣子,稍微猶豫了一下,還是把雷珠丟進了敖夜的嘴裡。

“嗝~”

他本以為敖夜會發生什麼翻天覆地的變化,結果等了半天,就等到了一聲飽嗝,緊接著敖夜就像喝醉了一般,搖搖晃晃的遊動了幾下,便盤成了一圈,趴在夜空地麵上。

林川拎起敖夜研究了半天,確定他隻是睡過去了之後,便苦笑了一聲,離開了神台。

雷珠進入林川神台的時候,邢海正在研究那副鎧甲,所以並冇有發現林川的異樣。

林川想到邢海師兄還冇有踏入氣海,也就把疑問放在了心底,等出了秘境,不管是問薑洛還是青影,應該都能得到答案。

現在就剩下那團透明的絲線了,這次林川小心的用星河刀鞘把絲線挑了起來,確定冇什麼變故之後,纔拿過來仔細研究了一番。

“嗷嗚~~~”

可林川纔剛把絲線拿到手裡,就聽見了一聲狼嚎。

緊接著密集的腳步就震動著大地,在天坑的邊緣捲起了一大片塵埃,連帶著好幾顆巨木都倒了下去。

“姐夫!!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