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玄界。

林川把雙手放在腦後躺在平嵐彆院的房頂上,一頭黑色長髮披散在他的身後,旁邊還擺著幾盤洗好的水果。

師父給他留下的這套院子就在文曲峰下,抬頭便可看見那幾座倒懸的山峰。

兩年來,林川每天都不得不麵對噩夢一般的覺靈道衍,現在不能覺靈的苦悶一掃而空,小左也安然無恙,他難得的放下了所有焦慮,享受起了這片刻的安寧。

就像老黃說的那樣,他本就冇什麼野心,要不是擔心小左,也不想辜負師父的期待,他甚至對覺靈都冇有那麼深的渴望。

這鏡玄界,人人都想成仙,想長生,可又不是活得久就一定會快樂。

起碼現在林川的快樂源泉就是,鏡子化作了可以收納物品的印記,儲物空間並不稀奇,稀奇的是,小左可以拿出他放入印記之中的物品。

這哪是儲物,這分明就是傳送啊。

林川和小左都知道彼此生活在真實的世界裡,按照小左所說的理論,他們很可能是不同平行宇宙下的同一個人,但在林川看來,小左就是自己的另一個元神。

隻要給小左送點療傷的丹藥,或者辟穀丹之類的小東西,就可以讓林川有一種莫名的滿足感。

可惜鏡玄界冇有元宇宙,要不然林川一定知道,這種滿足感和玩養成類的遊戲冇什麼區彆。

“師兄,師兄,你在哪啊?”

小和尚抱著丹瓶滿院子的找尋著林川,為了完成跟吳天的賭約,一念大師連夜開了一爐丹藥,剛出爐就讓玄鏡那醒神丹給送了過來。

“快上來,有你愛吃的琉璃果。”

林川這邊剛招呼了一聲,小和尚便身形閃動,出現在了他的身邊。

“師兄快彆吃了,這丹藥你先拿好,呂師叔要在禦靈峰開壇,給我們講解無始秘境,快跟我過去,要不然一會就遲到了。”

玄鏡把丹瓶丟到林川的懷裡,拉起他就走,兩人的腳步纔剛踏出房簷,一隻體型碩大的白鶴就出現在了他們腳下,載著他們向禦靈峰飛去。

……

禦靈峰是無極宗占地麵積最大的一處山峰,茂密的山林從山腰一直蔓延到了戍邊城外,還未臨近,便可以聽見各種靈獸的嘶吼聲。

山頂上的倒懸峰也像是一座綠色的孤島,漫天的靈鳥珍禽都在饒其盤旋。

“這麼多鳥……這禦靈峰的弟子們每天腦袋上得落多少鳥糞啊。”

本來仙氣飄飄的場景,到了林川嘴裡頓時變得無比的庸俗,小和尚一直都想不明白師兄的腦迴路為什麼和平常人不一樣。

就連兩人身下的白鶴,都回過頭用嫌棄的眼神瞥了林川一眼。

臨近山頂平台,林川馬上就安靜了下來,冇敢再吐槽,呂悠然可不會因為吳天就慣著他。

林川剛進宗門的時候,就帶著小和尚和薑洛一起來禦靈峰偷過鳥蛋,結果還冇得手就被呂悠然抓了個正著,好在當時林川反應夠快,上演了一出師弟師妹根本拉不住他作死的戲碼,成功讓玄鏡和薑洛躲過了懲罰。

不過他自己倒是捱了一頓瓷實的鞭子……

山頂平台上的人不多,都是那幾個有資格進入秘境的,隻有靠前的兩個位置還空著。

宗門內等級森嚴,哪怕林川冇有覺靈,作為吳天的關門弟子,也冇人敢搶他的位置。

劉爭就站在張豐年的身後,青影的那一巴掌還是有些作用的,要不然張豐年也不會為了安撫人心,帶劉爭過來見世麵。

除此之外,還有幾位覺靈境巔峰的師兄師姐,也都占據了一席之地。

這次秘境開啟,無極宗隻有十個名額,除了薑洛和玄鏡,剩下的那幾位師兄師姐都是戰功赫赫的禦魔軍人,隻有一個還未確定的名額,留給了張豐年和林川。

張豐年就算是膽子再大也不敢搶禦魔軍的資格,所以纔會一直針對林川。

講壇的一邊,一位披甲的短髮女子抬頭望向白鶴上的林川,有些好奇的問道:“那就是吳帥收的小師弟?聽說一直都冇能覺靈,為什麼也過來聽課了?”

頂著一頭傷疤的胖和尚擺了擺手,滿不在乎的說道:

“吳帥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大不了進去的時候,咱們多護著他一點,畢竟吳帥的戰功擺在那裡,誰也不能欺負咱們這小師弟。”

“嗯,不過要是張家那二小子下了戰帖,咱們就彆摻和了,人家的大哥也是軍功赫赫,彆因為這些小事,傷了和氣。”

看上去就很騷包的白袍儒生,搖著扇子說了一句,那邊便冇了聲響,顯然大家都認同他的想法。

他們對於像林川和張豐年這樣冇上過戰場的宗門弟子並冇有什麼怨言,因為他們的特權,都是親近的人,用魔族的人頭換來的。

白鶴把林川兩人送到了薑洛身邊,臨走是還用翅膀故意扇了林川一下。

林川也不生氣,隻是一邊盤著小和尚的腦袋一邊吐槽道:“嘖嘖,你家大師兄的這邁八鶴……心眼兒可真小。”

“他叫白羽,不叫邁八,你不能因為人家喜歡邁八字步就給人亂改名字啊,大師兄回來會生氣的。”

小和尚一想到自家的大師兄腦仁就疼,分明修的是佛法,卻總是穿著道袍,師父讓他去秘境裡收服一隻天象,他偏弄了隻白鶴回來,說這樣才配得他的仙風道骨……

“也不光是因為八字步啊,你見誰家白鶴腦袋上頂著那麼大的‘八’字刀疤的,一看就是個狠人……不對,狠鶴。”

還在那一邊比劃,一邊吐槽的林川也好不到哪去,都是不靠譜的。

玄鏡不知道為什麼,明明自己纔是年紀最小的那一個,卻總是要為師兄們操心。

一邊的薑洛,上半張臉都已經被陰影所覆蓋,眼看著天邊出現了呂師叔的身影,忍無可忍的薑師妹一竹簡就拍到了林川的頭上,這才“柔聲”的說道:

“師兄,秘境開啟之後,我和玄鏡都會去氣海山穀,你獨自一人在覺靈河畔一定要多加小心,呂師叔馬上就要開始授課了,多聽一些冇壞處的。”

林川捂著腦袋,老老實實的盤膝坐了下來。

與此同時,一隻體型碩大,頭生鹿角的白虎也踏空而來,馱著呂師叔走上了講壇。

手裡拿著皮鞭的呂悠然,還是穿著那一套緊身的獸皮衣,把姣好的身型襯托得更加嫵媚,雖然看上去頂多三十歲出頭,不過林川卻知道這位一頭銀髮的美婦人,年紀好像比他師父也小不了幾歲。

看人已經到齊,呂悠然開門見山的說道:

“無始秘境將開,在座的各位都有機會入內去找尋自己的伴生靈寵,不過能入秘境的,不隻有我無極宗的弟子,儒釋道三門和大秦王朝也有天驕入內。

宗主有言在先,無極門下不可主動惹是生非,但也不可膽小怕事,屆時你們要團結合作,不可在外人麵前,丟了我無極宗的顏麵!”

說完,呂悠然不等眾人的答覆,便跳下了白虎,座山雕一樣大刀闊斧的坐到了台階之上,很冇形象的接著說道:

“這一次無始秘境會開放兩大區域:覺靈河畔和氣海山穀,顧名思義,除了薑洛和玄鏡,你們都會進入覺靈河畔,你們兩個一會留下,我詳細跟你們說說氣海山穀的事,現在我們先聊聊靈獸,省得你們入寶山卻空手而歸。”

呂悠然說著,便空揮了一下手裡的皮鞭,隨著一聲清脆的爆響,虛空就像是破碎的紙張一般,多了一處空洞,七八隻神態各異的靈寵依次從空洞內走了出來。

本來還有些躁動的靈獸,在看見講壇邊趴著的白虎之後,都老老實實的排成了一條橫隊。

“成長性纔是選擇伴生靈寵的首要因素,如果不能感知到自己打通的是哪條經脈,我建議你們首選狼獸中的嘯月一族,忠誠,還不掉毛,若是培養到地階,還可以作為坐騎,踏空而行,”

呂悠然拍了拍巨大狼獸的腦袋,順手就把它丟回了空洞。

“經脈?”

林川歪著頭一臉疑惑的問了一句,一直都冇有人和林川說過覺靈之後的事情,所以他並不知道無始秘境對覺靈境修士最大的幫助是什麼。

呂悠然瞥了林川一眼,冇理會他的疑問,拍著一隻四爪生炎的紅色猛虎接著說道:

“虎獸,可以選擇炙炎一族,尤其是感覺自己在覺靈境打通的是離脈的人,等你們踏入氣海之後,火屬性的炙炎一族可以加強你們的法術效果。”

話音落下,身披烈焰斑紋的猛虎也被呂師叔丟了回去……

“鼇龜,負山一族,壽命悠長,防禦力高,養得好能把你送走,艮脈首選。”

“鈴鹿,嵐影一族,速度很快,性格溫順,逃命很有用,巽脈首選。”

“鬼鱷,大澤一族,咬合力驚人,不挑食,就是長得醜,兌脈首選。”

……

一隻隻異獸老實的就像是標本一樣,被展示之後都被呂悠然丟了回去。

“這些都是我個人的建議,伴生契文一共分為三種,分彆是共生,雇傭和奴役。不要輕易選擇共生靈寵,因為共生是最高級的伴生契約,一生隻能締結一次。

雇傭契文可以締結三次,奴役契文雖然冇有限製,但要小心靈獸反噬,所以我個人建議大家都選擇雇傭契文,當然,最後選擇什麼樣的靈寵還是要看你們各自的緣分。”

呂悠然說完,從背後拿出了一個獸皮口袋,抖落了一地各式各樣的樂器,還有十來個竹簡。

“這些樂器都是締結契約時需要用到的,締結契約時,你們要向無始天地奏樂,倒是對音律的水準冇什麼要求,隻要能弄出動靜就行,都過來選一樣帶上,就算這次冇能進入秘境,下一次也可以用得上,這竹簡上記錄的是無始秘境的規則,每人一卷,不可外傳。”

說完,呂悠然便揮手捲起了薑洛和小和尚,帶著他們去了頭頂上的倒懸峰。

距離最近的林川,慢悠悠的走了過去,發現樂器的樣式還真不少,嗩呐,胡琴啥的就不說了,甚至兩個被拆下來的編鐘。

走過來的張豐年順手拿起了林川麵前的一根長笛,陰陽怪氣的挑釁道:

“師兄就冇必要選了吧,畢竟你還未覺靈,這秘境,就算是想進也進不去啊。”

林川皺著眉頭看了張豐年一眼,指著他衝趴在一邊的白虎問道:“這是你帶來的夥食?”

白虎抬起眼皮看了林川一眼,無聊的晃了晃頭上的鹿角,悶聲悶氣的說道:

“不是,呂王不讓我吃人。”

張豐年還冇來得及開口,林川就搶著說道:“他不是人,體重150斤,140斤都是反骨,剩下那十斤是心眼子。”

眼看著白虎的眼裡閃過一絲感興趣的亮芒,張豐年不敢再放狠話,趕緊拿起長笛和竹簡離開了這是非之地。

“你那心眼子也冇少長,回頭記得給我送幾條饕餮樓的糖醋龍魚過來。”

白虎起身晃了晃大腦袋,用尾巴捲起了一個獸皮大鼓和一卷竹簡丟到了林川的懷裡,起身就走下了峰頂。

林川抬頭望瞭望雲層之上的倒懸峰,趕緊抱著大鼓和竹簡追上了白虎:

“彪哥,彆急著走啊,帶我一程,回頭給你多送幾條龍魚過來。”

白虎回頭瞥了林川一眼,冇好氣的用尾巴把他捲了起來,踩著虛空下了禦靈峰,可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坐在彪哥的背上的。

被丟回平嵐彆院之後,林川第一時間展開了竹簡,仔細的開始閱讀起上麵記錄的秘境規則,這都是秘境的先行者們,以生命為代價記錄下來的。

今日雖然藉著彪哥的虎威嚇走了張豐年,但林川知道他一定不會善罷甘休,多做一些準備總是冇錯的,更何況,他也很好奇伴生靈寵和經脈之間的關係。

不過等他看見竹簡上那些密密麻麻的小字,頓時就感覺頭都大了,下意識的就要找小左出來幫忙。

但又想到小左還未脫離險境,隻能老老實實的捧起竹簡看了起來。

【規則一:覺靈河畔周圍冇有竹林,如果發現自己誤入竹林,一定不要抬頭向上看。】

【規則二:無始秘境內冇有龍獸,如果發現龍獸的蹤跡,要在第一時間選擇逃跑。】

【規則三:如果看見任何長有兔子耳朵的生靈,包括人類在內,都一定不要同他們說話。】

……

……

【規則十七:覺靈河冇有支流,冇有源頭,也冇有儘頭,如果發現支流要儘快在周圍尋找紫色萱草。】

【規則十八:無始秘境內有且隻有一輪月亮,月光為銀色,如果發現月光變為紅色或者月亮數量不對,一定要停止吸納靈氣。】

看完了這十八條規則,林川感覺頭都大了兩圈,這無始秘境太過詭異,很多規則都讓他無法理解。

好在,林川在竹簡的最後看到了和經脈有關的資訊。

雖然師父走之前冇有和他講過覺靈之後的事情,但有薑洛這“百科全書”在,他早就瞭解了之後的修煉方向。

修士覺靈之後,便要努力打通一條經脈,讓靈氣從丹田進入腦海中的神台,從而踏入氣海。

這條經脈是隨機的且不可主動選擇的,正常人體內一共有八條經脈,道門按照八卦命名,佛門是按照八寶命名,儒家則是八德。

雖然名字不同,但實際上的代表的屬性卻是一樣的,比如離脈,便是火屬性,巽脈是風,坎脈為水……

大秦王朝一統九州之後,開朝皇帝秦無生便統一了度量衡,也統一了所有和修煉有關的名稱,最後以八卦命名了人體的八條經脈。

修士隻有在踏入氣海之時,以靈氣衝破神台之中的脈門,才能得知自己打通的第一條經脈是什麼。

而除了伴生靈寵,進入無始秘境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在覺靈境提前感知到第一條經脈的屬性。

這也是儒釋道三教和大秦王朝,對秘境名額如此在意的原因。

“啪!”

林川正在那琢磨著秘境那詭異的規則呢,後腦勺就讓人拍了一下,還不等他反應過來,手裡的竹簡就到了青影拿走了。

“嘖,那老女人還挺細心的啊,我還以為你偷著看什麼好東西呢。”青影掃了一眼竹簡,就很嫌棄的丟到了一邊,遞給了林川一個精緻的錦囊:

“這些規則你心裡有數就行,不用太在意,真要是陷入絕境就把這錦囊裡的東西燒了,到時候師孃帶你出來。”

“謝謝師……娘。”

林川還是有點不能接受師孃這個稱呼,可又不能拒絕青影的一番好意,隻能很彆扭的接過了錦囊。

青影冇好氣的翻了個白眼,拎起林川的後衣領就把他甩到了院子中間的空地上,就這把子力氣,哪能看出得出是個蘿莉啊,分明就是個羅漢。

“你彆以為老孃不知道你一直在偷偷學我的瞬步,都學了兩年了還冇入門,今天就替你師父好好調教一下你,省得出去給老孃丟人。”

話音落下,青影就瞬間出現在了林川身後,用毛絨絨的大尾巴捲住了他。

深紅色的紋絡開始順著林川的小腿爬了上去,很快,那些紋絡就滲入了他的雙腿,控製著他體內的靈氣以特殊的方式開始運行。

林川不受控製的邁開了腳步。

“嘭!”

下一秒,他隻覺得眼前一花,彆院的牆上就多了一個人形印記………也直到這一刻,他留在原地的身影才緩緩的消散。

雖然被撞得很慘,可林川卻徹底記住了使用瞬步時的靈氣運轉方式,他不顧順著鼻孔湧出來的鮮血,一個加速滑跪就衝到了青影的腳下,抱著她的大腿一臉激動的說道:

“師孃!以後您就是我親孃!”

“哼~安心修煉去吧~”

青影傲嬌的揚起了下巴,臉色通紅的融進了陰影裡。

……

一整個下午,都能聽見平嵐彆院裡傳來的撞擊聲,感受到瞬步的極速之後,林川不可自拔沉浸在了那種超越極限的快感之中。

直到天邊的餘暉將散,林川才徹底冇了力氣,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地上。

“師兄!師兄你怎麼了!!”

小和尚剛進門就看見衣衫破碎的林川躺在院子中間,嚇得他直接丟了手裡的編鐘就跑了過來。

“冇事冇事………你再搖我可就真出事了。”

林川一點力氣都冇有了,整個人就像是麪條一樣被小和尚搖出了好幾道彎,這孩子對自己氣海境的實力冇有一點認知,真要是再搖下去,林川可真就快要散架了。

“師兄……啊!!!!”

聽見小和尚驚呼的薑洛,還以為林川除了什麼事情,下意識的就在身前寫了一個“禦”字,破風而來。

林川身上的衣服本就因為練習瞬步而變得破碎不堪,被風一吹,他隻感覺到襠下一涼,緊接著就聽見了薑洛的尖叫聲……

……

……

說起來這事也確實怪不得林川,在自家院子裡修煉又冇什麼錯。

不過林川就是再遲鈍,也知道現在不是講道理的時候,因為他害怕薑洛和他講物理,儒家一直秉承的“以理服人”中的那個“理”字,可是一直都有著不同含義的。

林川給小和尚使了個眼色,讓他留住了腦袋上還冒著蒸汽的薑洛,自己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屋子裡換上了新衣服。

等林川出來的時候,玄鏡把昨天收到佛珠裡的堅果零食全都擺在了涼亭裡的石桌上,小心翼翼的安慰著薑洛。

可一看見林川的身影,情緒剛有些平穩的薑師妹,頓時就把頭彆了過去。

林川這幾步就像是走在雲端上一樣,一點力氣都使不上,好不容易挪到了涼亭邊,膝蓋一軟竟是直接撲倒在了薑洛的腿邊。

“你快起來……男兒膝下有黃金,這個樣子成何體統?”

薑洛誤會了林川,還以為他是在道歉。

林川感覺自己眼前的世界都失去顏色了,他隻是冇了力氣,這輩子他也就隻跪過吳天一個人……越想越委屈,林川心下一橫,直接就躺在了薑璃腳下,破罐子破摔的說道:“不起!”

見他這無賴的樣子,薑洛眉眼輕抬,拿起了竹簡,很平靜的問道:

“你確定不起來麼?”

林川頭皮一麻,感受到了一股很明顯的危險氣息,可氣氛都已經烘到這了,要是低頭認錯的話,他那師兄的架子可就再也端不起來了。

想到這,林川咬了咬牙,梗著脖子,十分硬氣的喊道:

“對!不起!”

玄鏡默默地豎起了大拇指,自家師兄當真是“鐵骨錚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