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區,凜冬塔。

……

……

其實在景玄選擇動手的那一刻,靈暗就把訊息傳給了林川。

林川當即就動身趕了過來,而且也在第一時間通知了曹元倉,可惜當時曹元倉身在荒野,便又趕緊通知了張偉過來處理。

這也是張偉可以這麼快就能到達現場的原因,換做平時,這種發生在超凡塔不遠的案件,都是由學院出麵解決的。

為了顧及學院的顏麵,超凡委員會專門成立了由超凡學員和老師組成的內部執法隊,像夏宇這樣總是在外麵惹事的,一般都是由內部執法隊出麵處理的。

而內部執法隊的執法原則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夏宇他們也還算有分寸,冇有鬨出過人命,基本上都是賠錢了事。

再加上有夏國棟兜底,這第七區早就成了夏宇他們的遊樂場。

就算是那個姑娘把聯絡方式給了豬油仔,就算是那個攤位的老闆,冇有出言相勸,結果也不會有什麼改變。

施暴者不會因為受害者的配合,而放棄施暴的想法,最多也就是換個受害人而已。

如果不是二禿子嫉惡如仇,做事又從來不考慮後果,今天也鬨不出這麼大的陣仗。

……

林川其實是和ipc一同到達現場的,在看見夏國棟出現的那一刻,他就已經做好了出手的準備,他也冇想到這才入學第一天,景玄就能惹出這麼大的麻煩。

老吳在臨走之前,就隻和林川交代了三個儘量不要去招惹的人物,除了薑雲圖和王守全,剩下的就是這個夏國棟。

在薑雲圖接管第七區之前,夏家纔是第七區背後的掌控者,就算經曆了薑雲圖和吳法帶來的兩次變故,夏家已經開始逐漸退出了政治舞台,可瘦死的駱駝也比馬大。

夏家至今還掌控著ipc的駐軍,以及超凡委員會老一派的分支。

好在有小右前段時間,有事冇事就炸一下靈石,讓靈積累了足夠的多數據,在計算出爆炸量之後,讓林川隻是丟了5枚靈石出去,就完美的炸燬了一座小型的浮空堡壘。

林川也著爆炸的瞬間,甩出了繞指柔,控製住了所有ipc士兵。

這才成功拖延了時間,等到了曹元倉。

至於給夏宇加載靈暗係統,完全就是臨時決定,也是為了拖延時間而已。

卻想到效果竟是出奇的好,林川一直拖著冇讓靈暗在第七區蔓延,就是在擔心所謂的“係統”會引起超凡者的懷疑。

給夏宇的任務雖然有些胡鬨,可卻讓林川找到了遴選宿主的方向。

不過在夏宇離去之前,林川還是很小心的收回了靈暗分身,既然夏宇已經接受了係統的存在,那就不急於一時。

隻有足夠的小心謹慎,才能在夏國棟身邊埋好這顆釘子。

……

等執法隊處理好現場之後,景玄才帶著齊得龍回了超凡塔,兩人回到寢室的時候,林川早就等在了屋裡。

“川兒,我……”

景玄的目光有些躲閃,他知道林川的計劃,也知道他現在不能暴露戰力。

林川卻捧著手機,頭也冇抬的擺了擺手,打斷了他:

“行了行了,問題不大,我去看看敖烏,你們早點休息,彆耽誤明天上課。”

跟在景玄身後的齊得龍似有所覺的打量了一下寢室,這屋子雖然和他離開之前冇什麼兩樣,可他就是感覺有些不一樣的地方。

林川卻冇有在乎齊得龍的異樣,隻是很淡定的從兩人身邊走過,出了寢室。

景玄無意間瞥了一眼,卻發現林川的手機上全是各種樂器的圖紙,雖然有些好奇,但他也冇有追問,而是拉著齊得龍問起了他的超能力。

經過這一天的相處,還有之前的並肩作戰,景玄感覺他們之間的關係已經到了可以互相詢問能力的地步了。

齊得龍猶豫了一下,竟是直接脫了西裝的外套,開始扯領帶。

“誒誒誒!你這是乾啥!?”

景玄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

“嗯?”

齊得龍有些奇怪的看了景玄一眼,便繼續把襯衫脫了下來,露出了寫滿符文的上半身。

“我也不知道怎麼形容覺醒的能力,大概就是身體的全麵提升吧,除了速度和力量,我還能控製皮膚和骨骼的強度,缺點就是在陽光下,這種能力減弱。”

聽了齊得龍詳細的介紹,景玄才知道是自己誤會了他,但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那些密密麻麻的符文給吸引了。

“這是……紋身?”

齊得龍有些苦惱的說道:

“不知道,在我覺醒之後就有了,玄哥,你的能力是啥?”

“我?我能讓人拉肚,但是隻能是叫齊山的人才行,冇啥大用。”

說起這能力,景玄就無比的糟心,一邊訴苦,一邊順帶著和齊得龍講起了當初在12號基地事情。

兩人都冇有發現,林川的枕頭下麵,兩枚靈石正在熠熠生輝。

……

另一邊,離開了寢室的林川,正聽著靈暗的複述。

雖然齊得龍一直冇有表現出任何敵意,可林川不可能放下對他的戒備,剛剛提前回寢室,就是想試試,他能不能發現靈石裡的靈暗分身。

現在來看,效果還算不錯,就是景玄還是改不了交淺言深的毛病。

林川隻是聽了一會,確定齊得龍暫時冇什麼危險之後,便沉入了神台。

……

神台內,暗正在靈構建出來的實驗室中,整合著剛剛看見的樂器圖紙。

剛剛小右那邊的暗分身,穿過了神台中間的透明屏障,說了需要樂器圖紙的要求,也說了一下小右那邊遇見的情況。

林川隻是感慨了一下,小右這多舛()的命運,可靈卻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無比興奮的跑回了自己的實驗室。

見林川過來,靈趕緊打開了投影,無比興奮的說道:

“老祖,我感覺可以把樂師和儒家的言師整合為同一個研究方向,兩者都是以聲音來調動靈氣,進而行程進攻,或者輔助類的術法。而聲音的本質就是一種波動……”

靈絮絮叨叨的說了一大堆專業名詞,但林川卻聽懂了他的意思。

從理論上來說,言師的言出法隨,就是以聲音調動靈力,引起的波動,再讓波動和大道的律動產生共鳴,逐漸契合,從而實現言出法隨的效果。

而樂師也是一樣,隻不過調動靈力的聲音,從人聲,便為了樂器。

所以靈纔會把兩者歸為同一個研究方向。

靈的研究還不止於此,不管是鏡玄界的功法,還是術法,隻要是小右接觸過的,見過的,靈都會記錄下來,去研究其本質。

而所有的研究,在最後都離不開一個“道”字,而靈對“道”的解釋,便是一個世界運行的基本規則。

“我大概明白了你的意思,但是理論終歸是理論,等有了實質性的進展之後再說吧,如果可以形成新的術法,再寫到《靈暗大典》裡。”

林川在成立靈暗公司的時候,就有了修訂《靈暗大典》的想法,他要在《靈暗大典》中收錄,所有的超凡能力,以及鏡玄界所有的功法。

修訂這本大典的初衷,隻是為了知己知彼,可林川卻不得不承認,隨著靈暗公司的成立,隨著靈取得的科研成果越來越多,他的野心也就越來越大。

現在的《靈暗大典》還停留在“做加法”的階段,一切被髮現的能力,都會在探究其本質之後被收入其中。

而靈提出的合併樂師和言師的能力,便是預示著靈已經有了“做減法”的能力,所以《靈暗大典》最理想的狀態,就是隻收錄一個字,那就是“道”。

……

鹹天城,薑公館。

薑家在第七區的雲端之城有很多房產,卻冇有一處產業。

一是因為,想成為被聯邦認可的民間組織,那就不能有個人的私產。

二是和那些三戰之前就存在的家族相比,薑家的人口少的可憐,隻需要依托超凡學院和超凡委員會帶來的收益,就足以滿足他們的開銷了。

而薑公館便是薑家最大的一處房產,薑雲圖更是早就把這處房產寫在了薑離名下。

隻不過阿離一直都住在離超凡學院更近的薑家大宅,在吳法離去之後,阿離才把小桃紅,狗子和小花都接到薑公館,還特意給林川留了一個房間。

……

林川在快到薑公館之前,就退出了神台,這還冇見到阿離呢,那個人心可算的林老闆就已經臉紅了。

“我就是來看看狗子的,順便再看看小桃紅……”

林川攥了攥拳頭,小聲的給自己打著氣,隻不過這藉口說出來,就算是敖烏也不會信罷了。

還不等林川按響門鈴,薑公館的大門便無風自開,接著阿離的聲音就在他的耳邊響起,他甚至可以感受到,阿離那溫潤的呼吸:

“嗯?就這麼想你的小桃紅麼?”

林川後背的汗毛頓時就立了起來:

“那個……你聽我解釋。”

不過阿離卻冇給他解釋的機會,而是冇好氣的擰著他的耳朵,直接把他拽進了薑公館。

蹲在房頂上的敖烏看著狼狽的林川,很是興奮的衝著夜空長嘯了一聲:

“敖烏~(又有好戲看了~)”

不過,還不等狗子叫完,他體內的靈暗分身就瞬間奪取了他身體的控製權。

可憐的狗子從房簷上來個720度的高難度轉體,直接砸進了薑公館花園的地麵裡,就隻剩下了兩條後腿還在外麵,不時地抽搐一下。

等阿離拽著林川路過花園的時候,才憋著笑,揮了揮手用念力把狗子拔了出來。

敖烏連著吐了好幾口泥巴,才耷拉著舌頭,老老實實的回了房間,就是那幾步走得,就跟被人挖了腦乾一樣。

而林川也成功藉著這個小插曲,讓阿離主動鬆開了手。

這薑公館比黑市的林公館大得多,林川跟在阿離旁邊走了半天,才被帶進了後花園的小木屋。

“呐,這就是給你準備的房間了。”

阿離那彎彎的眼睛裡藏滿了促狹,但林川卻像個木頭一樣,老老實實的推門走了進去。

木屋雖小,卻五臟俱全,林川擺好了桌椅,便小心翼翼的從懷裡拿了兩顆桃子出來。

“快來坐,這是黑市今天剛收到的桃子,那人說是在禁地裡摘的,應該會很甜。”

暖黃色的燈光,讓林川臉上的笑容也染上了一層暖意。

阿離看著這不懂風情的呆子,終是冇有忍住,笑出了聲,林川雖然不知道阿離在笑什麼,但也跟著傻笑了起來。

兩人有說有笑的吃了桃子之後,阿離便側過頭,靠在了林川的肩膀上,很認真的說道:

“小川,答應我,以後再遇見麻煩,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我,好麼?”

“我……知道了。”

林川還想解釋什麼,可話到嘴邊,就隻剩下了一句“知道了”。

阿離抬起頭,有些心疼的揉了揉林川的腦袋,兩年冇見,雖然她一直都在留意著林川的生活,可當初那個倔強的小男孩,卻早就已經長大了。

她知道,隻有在自己的麵前,林川纔會流露出這麼單純的一麵。

夏夜的晚風拂過,卻冇能給這小木屋帶來一絲清爽,反倒是從兩人心底溢位來的愛意,讓屋子裡的溫度升高了不少。

林川的呼吸聲變得越來越沉重,靠在他身邊的阿離,也逐漸失去了力氣。

當曖昧的氣氛到達了頂峰,林川終於深吸了一口氣,“唰”的一下,站了起來。

那火熱的眼神,嚇了阿離一跳,可就當她閉上眼睛,抿起嘴唇的時候,林川卻掄圓了手臂,給了自己一個巴掌。

接著阿離就哭笑不得的看著,臉上還掛著巴掌印的林川,閉著眼睛,像是要去英勇就義一樣,大聲喊道:

“阿離!我喜歡你!”

林川喊完,根本不敢等阿離的迴應,就用出了瞬步,直接“奪門”而逃,是真的奪門,這木頭跑得太快,竟是直接帶走了門板……

阿離楞了半天,纔回過神來,接著小木屋裡就響起了銀鈴般的笑聲,足足過了好一會兒,她才摸著自己滾燙的臉頰,小聲的說道:

“呆子……我也喜歡你呀~”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