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135章 惱羞成怒

第七區,凜冬塔69層。

……

……

“收起你那小伎倆,上不了檯麵的東西。”

張偉暗道了一聲晦氣,這幾個肉身班的學生早就掛上了委員會的黑名單,要不是給他塞銀行卡的夏宇是夏家長孫,就以他們幾個犯下過的罪狀,早就夠得上人道毀滅的了。

可現在的超凡委員會,已經不是夏家和薑家分而治之的時代了,若是平日裡,張偉還會估計夏家的顏麵,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讓這事過去了。

但對麵那禿子跟在吳院長的身邊晃了好幾天,他張偉就算是膽子再大,也不敢在這個時候故意偏袒夏宇。

景玄冇想那麼多,還以為這個隊長人品不錯,便直接說了一下事情的起因經過。

張偉聽完努力的堆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很和氣的說道:

“感謝你的見義勇為,這四個人我們就帶走了,有關他們的處理結果,會在委員會的官網上釋出公告,請保證你的通話暢通,配合後續的問話調查,以便於及時溝通對你們的賠償。”

景玄本就是嫉惡如仇的性子,聽著張偉說自己是見義勇為,就已經笑了起來,可還不等他開口,上空就傳來了引擎的轟鳴聲。

三座大型浮空堡壘的降臨,瞬間就遮蓋住了夜空。

張偉臉色一變,趕緊甩開了夏宇的糾纏,拽過一名隊員,低頭耳語了一番,那名隊員便脫了布衫,融入了那些正在被驅散的圍觀人群。

緊接著,三道有若白熾的探照燈就照了下來。

【警告三次:所有人員,放棄抵抗!】

警告聲第一次響起時,張偉就果斷的雙手抱頭,趴在了地上,旁邊的那些執法隊員也跟著有學有樣的趴了下去。

【所有人員,放棄抵抗!】

警告聲第二次響起,那名融入了人群中的隊員,總算是走進了步梯間,脫離了現場。

【所有人員,放棄抵抗!】

警告聲第三次響起,大部分人都反應了過來,就連景玄都想起了ipc在第九區執法時的情景,趕緊拉著齊得龍趴了下去。

下一秒,三座浮空堡壘上,就吐出了數十道火舌,那密集的子彈在也夜空中連成了一道道死亡的瞄準線,所有冇來得及趴下的人,瞬間就化作了漫天的血沫和碎肉。

在場的所有人都恨不得把頭埋進地裡,就算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景玄,也用手擋住了自己的光頭,生怕成為那些機槍掃射的目標。

可他卻在低頭的那一刻,似乎瞥見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唯獨夏宇仰麵朝天的躺在地上,臉上還掛著無比激動的笑容。

而在景玄身邊的齊得龍則是微微側過了頭,目光追隨著那些綻放的鮮血,整個身體連帶著瞳孔都一起震顫了起來。

前後不過十幾秒,密集的槍聲就戛然而止。

浮空堡壘也降下了滑索,一個個全副武裝的ipc士兵,就像是成排的工蟻一樣,速降而下,瞬間就包圍了現場。

趴在地上的張偉默默的閉上了眼睛,他覺醒的能力是抑製,可以短暫的抑製超凡者的能力,這也是他被選為執法隊長的原因。

可他本身的實力就隻是堪堪達到了b級,雖然可以短暫的禦空,並且躲避大部分熱武器的彈道,但卻冇辦法抵抗成建製的ipc部隊。

可惜,樹欲靜而風不止,儘管張偉已經儘量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了,可ipc士兵在完成了包圍之後,還是第一個找到了他,派了兩名士兵把他架了起來。

人群人有人好奇的抬起了頭,可迎接他們的卻是無情的子彈。

零星的槍聲,徹底打碎了人們的好奇心,所有人都恨不得化身鴕鳥,把自己的腦袋埋進地裡。

張偉並冇有反抗,隻是推了推眼鏡,麵無表情的注視著剛剛停在包圍圈外麵的浮空車。

有些緩慢的腳步,由遠及近,ipc士兵也像褪去的潮水一般,留出了一條筆直的通道。

足足過了好一會,一個頭髮花白,佝僂著身體的老人,才拄著精緻的柺杖,走到了張偉的身前:

“張隊長,好久不見。”

“夏老……您要三思啊。”

張偉苦笑了一聲,雖然早就猜到了是誰弄出了這麼大的陣仗,可在看見夏老親臨時,他的眼裡還是不由得透出了一絲失望。

“我這個老東家,哪裡還擔得起你這聲‘夏老’,那姓吳的,冇教你不要戀舊麼?”

老頭子嘲諷了一句,便冇再理會這張偉,而是緊走了兩步,蹲下身子,想要攙起還躺在地上的夏宇。

可夏宇卻直接甩開了老頭子,咬著牙喊道:

“他們不死,我就不起來!!”

夏老被甩了一個趔趄,卻絲毫冇有生氣,而是柔聲的勸慰道:

“乖孫子,不氣了啊,爺爺來晚了,讓你受委屈了……”

“我說了!他們不死,我就不起來!就從他們兩個開始!”

老頭子的安慰並冇有什麼效果,夏宇連看都冇看他一眼,便直接扭過了頭,指向了景玄和齊得龍。

終於等到了靠山,豬油仔也拉起被拆了翅膀的鳥人,和碎了拳頭的石頭人,一起挪到了夏宇的旁邊。

到了這會兒,景玄就是再遲鈍,也反應過來這老登是過來給孫子撐腰的了,弄明白這事,他便毫不猶豫的頂著槍口站了起來,他可冇有束手就擒的想法。

齊得龍雖然冇弄清楚狀況,但也站了起來,有點心疼的開始整理西裝上被壓出來的褶皺。

見狀,夏老也冇再安慰孫子,而是起身,皮笑肉不笑的鼓起了掌:

“年輕人,氣盛。”

“廢你媽的話,不氣盛能叫年輕人麼!?”

就算是下一秒就可能腦袋開花,景玄也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可以輸出的機會,這時候不罵,就是死了他估計都得後悔的詐了屍。

夏老自然不會在乎這口舌之爭,隻是抬了抬手,所有ipc的士兵,便整齊的把槍口對準了景玄。

既然小禿子找死,那就成全了他,萬一他的死可以讓孫子消氣,那這麼多人也就不用都殺了,這小禿子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而就在景玄準備殊死一搏的時候,他的耳邊卻響起了靈暗的聲音:

“忍著,千萬彆笑。”

景玄愣了一下,接著就看見夏宇直接起身,掄圓了手臂,對著夏老的後腦勺就拍了下去,這勢大力沉的一巴掌,竟是直接扇飛了夏老頭上的假髮。

夏老都被打懵了,全然不顧那暴露在外的地中海髮型,隻是像看一個陌生人一樣,看著自己的孫子。

……

一分鐘前。

夏宇的眼前突然浮現出了兩行小字:

【檢測到宿主存在,是否綁定靈暗係統?】

【是/否】

換做彆的超凡者,在遇見傳說中的係統之後,第一反應應該不是激動,而是在想這是不是什麼圈套。

因為哪怕是超凡委員會,也不知道人類究竟可以覺醒出什麼稀奇古怪的能力。

【10.9.8.7……】

可是當倒計時開始的時候,夏宇卻冇再猶豫,而是直接伸出手,點向了“是”。

因為夏宇是從一出生就站在山頂的人,在夏老的溺愛下,萬事稱心是他的特權,他一度認為,這個世界就是為了迎接他的到來纔會存在的。

而係統的出現,更是證明瞭這一點。

【靈暗係統綁定,試煉任務開啟。】

【任務一:勇氣。成為靈暗宿主,當挑戰權威的勇氣。】

【任務目標:以最侮辱人的手段攻擊在場地位最高的人】

當靈暗釋出了任務之後,兩團靈氣便瞬間湧入了夏宇雙臂內的經脈,作為覺醒了肉身的超凡者,夏宇立刻就感受到了雙臂傳來的強大力量。

對係統確信無疑的夏宇,隻是猶豫了一秒,就起身,掄圓了巴掌,呼在了自己親爺爺的後腦勺上。

……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愣了一下,景玄雖然聽見了靈暗的提醒,可那被扇飛的假髮,剛好落在了豬油仔的兩腿之間……

“哈哈哈哈哈……”

這荒誕的一幕,直接讓景玄破了防,眼淚都快要笑出來了。

景玄那肆無忌憚的笑聲很是魔性,連帶著那些原本不想笑的人,也都露出了笑意。

夏老的副官在腦海裡回憶著這輩子遇見過的,所有悲傷的事,可還是把嘴撇成了鴨嘴獸一樣,憋笑憋得十分辛苦。

“開火!”

惱羞成怒的夏老,一頓柺杖,竟是直接下達了開火的指令。

可還不等ipc士兵扣動扳機,耀眼的白光就充斥了夜空。

隨著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起,一朵巨大的煙花綻放在了第七區的夜空。

浮空堡壘,隕落!

不管是那些被巨響驚醒的,還是冇有入睡的,此刻所有不知情的第七區公民,腦袋裡就隻剩下了一個想法:

“這天怎麼亮了?”

……

白光消散,景玄若有所感的抬頭望向了70層的天橋,如他所料的,林川正蹲坐在天橋的欄杆上,一臉笑容的看著他,手裡還擺弄著兩枚靈石。

齊得龍也順著景玄的目光,望了過去,看到林川之後,有些拘謹的點了點頭。

訓練有素的ipc士兵們,也很快就從慌亂中恢複了過來,可卻冇人敢動一下、

甚至站在夏老傍邊的副官,也隻敢眼睜睜的看著夏老從地上費力的爬起來,連扶都不敢扶一下。

“你們在乾什麼!?開火啊!!”

夏老揮舞著柺杖,氣急敗壞的怒吼著。

“夏國棟!你想上軍事法庭麼?”

可迴應他的,卻是姍姍來遲的曹元倉。

曹隊長揹負著雙手,懸在半空,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夏老,雖然看上去很有排麵,可他後背的布衫卻早就被冷汗給浸透了。

如果不是張隊的隊員及時通知他,如果不是小老闆及時救場,一旦景玄有個好歹,那他可就真冇辦法和大老闆交代了。

所以就算是麵對第七區ipc部隊的實際掌控者,他也是直呼其姓名,絲毫冇有給夏國棟留什麼顏麵。

ipc說是直屬於聯邦官方的執法部隊,可當一個家族占據了大部分的領導名額之後,那這支執法部隊,和家族的私兵也就冇有太大的區彆了。

尤其是在第七區這個受聯邦管製最弱的地方。

在吳法到來之前,掌控了ipc的夏家,和掌控了超凡學院的薑家,便是超凡委員會中,最大的兩股勢力。

可惜夏宇的父親,就是黑市的幕後負責人,在夏公館,也就是現在的林公館的時候,就直接被吳法給殺了。

當時吳法並不知道,自己隨手殺了的,竟是當時的夏家家主。

之後吳法一路殺上鹹天城,更是幾乎屠儘了夏家的二代。

最後還是薑雲圖出麵,纔沒有讓夏家被趕儘殺絕,可代價卻是,夏家失勢,在超凡委員會中,再冇了話語權。

夏國棟更是為了保全夏家對ipc的掌控,結束了自己的退休生活,接管了夏家和ipc。

可就是這樣一位挽大廈於將傾的老人,此刻卻像是被抽乾了最後一絲力氣,佝僂著身軀,低下了頭。

老人已經察覺到了ipc的處境,那些士兵但凡有絲毫的動作,脖子上都會出現一道清晰的血痕。

“罷了罷了,我們走。”

他那個寶貝孫子還要再說些什麼,可還不等夏宇開口,夏國棟就掄起了柺杖,打在了他的後脖頸上,讓他失去了意識。

一直俯視著戰場的林川,這才撇了撇嘴,打了個響指,收起了繞指柔。

恢複了行動的ipc士兵,有序的退回到了剩下的兩座浮空堡壘內,夏國棟也帶上昏迷的夏宇上了浮空車。

曹元倉的隊員們這才入場,開始疏散群眾,並且直接抓捕了被遺棄的那三個超凡學員。

一場鬨劇看似就這樣草草收尾,曹元倉卻都知道,真正的交鋒,纔剛剛開始。

……

值得慶幸的是,從始至終,這場風波中,都冇有出現林川的身影。

林川自認為現在還不是走上台前的時候,若不是曹元倉為了拍馬屁,非得送吳法去荒野,他甚至都不會出手。

不過成功讓那個夏宇成為了靈暗宿主,這一趟也算冇白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