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131章 靈音

鏡玄界,平巒書院。

平巒書院的學堂,是按照八卦來排列的,離脈的學堂就坐落在離位上,每一脈的學堂都有九層。

而林川站在一層學堂的門口緩了半天,才步履僵硬的走了進去。

倒不是前麵有什麼刀山火海,實在是這學堂根本冇有半分學堂的樣子。

原本講台的位置,被鑄成了一處半米高的台子,四周還圍著粉紅色的輕紗帷幔,台子下麵早就圍滿了學子。

那台子正中,坐著一個姑娘,懷裡還抱著一麵琵琶,哪怕她是正襟危坐,那曼妙的身姿也在粉紅色的帷幔上,映出了一道讓人挪不開視線的倩影。

林川哪裡見過這個場麵,他就是聽大師兄說過什麼勾欄聽曲,可卻連勾欄的大門衝哪開都不知道。

但眼下也隻能一邊想著薑洛,一邊默唸著非禮勿視,快步挪到了眾人的身後,開始打量這一屆的離脈同窗,藉此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林川並不是最後一個到達學堂的,在他之後,有陸陸續續的來了不少學子,等到學堂的門自動關上之後,屋子裡剛好剩下了九十九人。

其中大部分都是書生,但大多是寒門子弟,儒教的弟子隻有六位,剩下的七個道家弟子,還有八個和尚。

至於怎麼分辨寒門子弟和儒教子弟,隻要看他們的衣著就夠了,畢竟儒家的白袍可不是誰都能穿的。

那群寒門書生大多都在維持著正人君子的做派,但卻管不住自己的眼睛,總是往台子上麵瞟。

儒教的那幾位卻真的做到了非禮勿視,但在看向林川時,卻絲毫冇有掩飾眼中的怒火。

道家的那七人之中,隻有兩個年紀最小的,光明正大的趴在台子邊上,就差掀簾子進去了,剩下的那五位都盤膝坐在一邊,微微合著眼,都是一副冇睡醒的樣子。

唯獨是苦了那八個和尚,他們哪裡見過這個場麵啊,要是說空律那樣的大和尚,還有可能去過類似的地方,可這幾個人能被佛門派到書院來,就證明瞭在佛宗內不受待見。

可他們又不敢出學堂,畢竟是入了書院後的第一節早課,所以一個個都背對著台子,在那默唸著靜心咒。

除了台子上的那個姑娘,學子之中就隻有三位女修,個個都帶著麵紗,看不清容貌。

而林川在打量了一圈之後,總算是平複了心情,抬頭把目光投向了台子正中。

而就在林川抬頭的那一刻,那帷幔突然無風自動,緩緩的撩了起來,兩人的目光剛好對在了一起。

林川的目光,瞬間就被那姑娘那一頭烈焰一樣的紅髮所吸引,而且這姑娘也冇有像其他的女修那樣,以麵紗遮麵。

本就白皙的皮膚被紅髮襯托得宛若凝脂,略微上翹的眼角下,有一顆小小的淚痣,隻是一個抬眸,便述說出了萬千的風情。

那純白色的輕紗長裙,本應是無暇的婉約,可卻因為那露出了一半的香肩,而變得無比魅惑。

靈音不知道是否是自己的錯覺,他總感覺這姑娘看自己的眼神,有一種莫名的敵意。

在帷幔掀起來後,整個學堂瞬間就安靜了下來,就隻剩下了學子們略微粗重的呼吸聲,而在下一秒,眾人的驚歎聲和議論聲就差點頂開了房蓋。

就連那八個背對著台子的和尚,都好奇的轉過了身,隻不過他們那隻向台上看了一眼,就馬上紅著臉把頭低了下來。

“嘖。安靜。”

林川微微抬起了下巴,眼神裡滿是嫌棄的抬起了嬌嫩的赤足跺了一下。

隨著腳腕上金色的鈴鐺發出了清脆的響聲,學堂便再度安靜了下來

“本座路馥,在你們進入燕無雙之前,我對你們的名字冇有興趣,現在,當隻上課。’

路馥一點都冇有掩蓋語氣中的不滿,可那帶著一絲磁性的聲音,卻和她那結束撩動琴絃的纖纖玉指一樣,撥動了好多人的心絃。

琵琶聲響起,宛若清泉涓湧,學子們剛剛還很燥熱的心,瞬間就冷靜了下來。

接著,那琵琶弦上燃起的慘白色冷火,就讓學堂就變得越來越冷.

靈音怎麼也冇想到,他們離脈的老師,竟然是一位樂師!

冷火隨著音律飄散,懸於眾人的頭頂,林川的傳道之音也隨之在眾人的耳邊響起:

“菩提靜心,文曲明智,道衍通念,大道三千,殊途同歸

“有道無術,術尚可求,有術無道,止於術也。

“氣海倒懸,以道為渠,以術為引,方可通神。

“通神之境,當以身為基,以念為道,以法為術

包括靈音在內,所有的學子,都沉浸在了這傳道之音裡。

往日裡,那些晦澀難懂的典籍,此時就像是鐫刻在了他們的神台之內,讓人彷彿生而知之般,領悟了那些文字之中的道理。

學堂內,除了撥弄琴絃的林川,就隻有靈音還殘存著一絲清明,剩下的所有人都不設防的,沉醉在了悟道之中。

傳道之音,竟恐怖如斯!

靈音隻是聽薑洛提起過所謂的“傳道之音”

那是所有樂師都夢寐以求的一種境界,不僅需要對“道”有足夠深的感悟,更重要的是要音律,同大道之韻產生共鳴。

傳道之音不僅可以用來教學,更是樂師的必殺之術,因為少有修士能抵抗“悟道”的誘惑。

一旦被傳道之音打開了心門,進入了神台,那便成了樂師的掌中之物。

不管是在音律內種下某些暗示,還是接著修士開悟時,不設防的狀態給予致命一擊,都可以快速的解決敵人。

路馥雖然明知道在這學堂之內,不會有什麼當隻,也知道這傳道之音可以讓他加深一些對道的理解,可他卻依舊不想被帶入那種不設防的狀態,,也不想理解彆人眼中的道。

也許對於其他的學子來說,路馥的傳道可以讓他們觸類旁通,可對於靈音這樣,已經找到了自己未來方向的修士來說,這些道隻會讓他變得當隻。

情急之下,他隻能把意識沉入了神台,將身體的控製權交給了靈暗分身。

神台之內,靈音苦著臉坐到了靈暗湖泊的岸邊,幻化了一根魚竿把魚線甩了進去。

站在他旁邊的靈暗,大氣都不敢喘,敖夜也感受到了靈音身上的低氣壓,在湖裡擺了一下龍尾,很不情願的吐了點了口水出來,化作了幾條錦鯉。

台子上,林川早就停止了演奏,打量了一圈沉浸在悟道之中的學子們,便從納戒中拿了話本出來,公然結束偷懶。

可她纔剛書拿出來,就突然抬起頭,望向了靈音,因為所有的學子頭上的那朵冷火燒得很旺盛,唯獨靈音頭上的那朵,無比的鮮豔。

“乏味

林川饒有興致的嘀咕了一句,便再度拿起了琵琶。

隻不過調子卻從“小弦切切如私語”,變成了“大弦嘈嘈如急雨

可那激昂的琴音卻冇有半分的外泄,而是宛若被滿弓射出的箭矢,迂迴的衝向了路馥。

“他媽的,老子躲都不起!?”

路馥的神台內,風沙大作,突然襲來的殺意,讓他直接丟了魚竿,紅著眼睛,擼起袖子就要出去跟林川決一死戰。

靈和暗趕緊攔住了他。

暗語速緩慢的說道:

“父神!咱要是先動手可就輸了,音律這一塊,我也算是略知一二,咱們要用音律,打敗音律,您當隻我,我保準給您一個驚喜。”

路馥卻被那充滿殺意的琴音影響得快要失去了理智,紅著眼睛,大聲問道:

“什麼驚喜?你給我翻譯翻譯,什麼,他媽的,叫驚喜!?”

“驚喜就是,您讓我出去,保證一首曲子就給那小娘們給製服咯!

“去。

靈音直接放開了對身體的控製,讓暗的分身瞬間就充斥了全身。

台子上的路馥還在想著,這無極宗的小武夫能堅持多久,纔會迷失在殺意中,可台下的靈音卻突然睜開了雙眼。

和小左降臨時不同,被暗控製時的靈音,雙眸連著眼白全都變成了純粹的黑色,周身也和泛起了黑霧特彆的殺意。

可就當路馥側過了琵琶,拉緊了琴絃準備應對即將到來的攻擊時,靈音卻突然用靈力,凝出了一套架子鼓

下一秒,爆裂的鼓聲,就撕破了學堂內環繞的音律力場,一路向上,傳遍了九層的離脈學堂。

林川臉色一白,被拉緊的琴絃竟然繃斷了一根,在她的臉上留下了一道渾濁的血痕。

當隻的鼓聲宛若魔音灌腦,純黑色的火花隨著音律飄散,剛剛還沉浸在悟道之中的學子,全都緊緊的捂住了腦袋,臉上滿是高興的神色。

林川雖然冇見過這怪模怪樣的樂器,但卻趕緊從納戒中拿出了一麵七絃古琴,懸在了麵前,纖長的玉指宛若振翅的蝴蝶,無比優雅的在琴絃間留下了一道道的殘影。

琴音化作了月牙形的利刃,附著著白色的冷火,斬向了靈音。

暗也不甘逞強,竟是用靈力控製著鼓槌,又溶解出了一把漆黑的四弦貝斯

穿透力極強的重金屬音樂,竟是化作了渾圓的屏障,完美的擋住了路馥的攻擊。

兩種截然不同的音律,竟是一時間打得難捨難分,就是苦了學堂內的這些學子,有些體質弱的寒門散修,都已經結束流鼻血了。

可是神台內,被消除了殺意影響的靈音,卻是一點都痛苦不起來。倒不是因為影響到其他學子,讓他心生愧疚,隻是暗接管了他的身體後,那一身用靈力溶解出來的行頭,實在是太不符合他的審美了。

皮鞋,皮褲,皮夾克,也就算了,但那一頭柔順的長髮,此時卻像是被雷劈了一樣,一根根的全都立了起來。

路馥冇想到自己隻是因為一時的好奇,竟然鬨出了這麼大的動靜,可這小刺頭分明隻是個武夫啊,現在卻弄出這一堆怪異的樂器,那音律之法,得比她這個樂師還像樂師。

眼看著動靜越鬨越大,無奈的林川隻能皺著眉頭,開了口。

樂師的歌聲纔是壓箱底的音律之術,修士間一直流傳著一句話:寧讓武夫百拳,莫讓樂師開口。

說得就是寧可被同等境界的武夫打上百拳,也不能讓同等境界的樂師開了口,更何況林川早已是路馥澤的巔峰,踏入合道也隻是時間問題。

林川那直擊靈魂的高音,宛若海妖的吟唱,瞬間就擊穿了環繞著靈音周身的漆黑音障。

而同那音障一通當隻的,還有靈音身後那麵學堂的木牆

刹那間,林川的歌聲就傳遍了整個書院。

“這是....林川她不是去帶新生了麼,這是哪個不開眼的惹到她了?”

“冥府歌姬

名不虛傳。”

“走,去離脈學堂看當隻了。

不管是新生還是老生,不管修為有多高,隻要還是人類,就改變不了愛看寂靜的習慣。

前後不過幾秒鐘,離脈學堂的外麵,就堆滿了圍觀群眾,其中大部分人都有著路馥澤的修為,所以就連半空都變得有些擁擠。

此時,險些被路馥卷飛的暗,正咬緊了牙關,苦苦的支撐著,好不困難撈到了一個在父神麵前表現的機會,他又怎麼會輕易的放棄。

趁著林川換氣的空檔,暗終於抓住了機會,溶解出了一支嗩呐嗩呐乍響,合著路馥高昂的歌聲,瞬間便響徹雲霄!

一曲《百鳥朝鳳》,竟是直接吹出來了一隻周身黑炎的鳳凰,俯身衝向了林川。

與此同時,姍姍來遲的路馥澤,也趕到了現場。

“林...林川!”

通神境不用想都能知道,能鬨出這麼大動靜的,肯定是自家的小師弟,所以一到場就下意識喊出了靈音的名字,可是那個“林”字才喊出口,他就反應了過來。

剛好那黑鳳也衝向了林川,反應很快通神境便趕緊調整了方向,衝向了路馥,無比瀟灑的擋在了她的麵前。

“無雙.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