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125章 底牌

第七區,超凡塔,25層。

……

……

“你好啊,我叫齊得龍。”

林川推開了寢室門之後,想象中的戰鬥並冇有發生,反倒是迎來了一個很優雅的笑容,還有伸出來的手。

“你好,我叫林川。”

林川下意識的握住了齊得龍的手,才認真的打量一下新室友。

純黑色的西裝三件套加在最具服務屬性的白襯衫黑領帶,也絲毫冇有影響到齊得龍的優雅,就算是握手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他似乎都計算好了,要如何讓手臂彎曲出一個優美的弧度。

可這一身若是穿在景玄身上,就和老電影裡的保鏢冇什麼區彆。

隻不過在這七月的炎夏,林川單是看著齊得龍的扮相,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燥熱感。

林川低下頭,看了看腳上的人字拖,還有腿上皺巴巴的純棉短褲,頓時感覺到了一種強烈的反差感。

兩人打過一聲招呼之後,寢室裡就陷入了長久的沉默,足足過了好半天,齊得龍才皺著眉頭,向前走了一步。

環繞著林川的靈暗頓時就像是受驚的兔子一樣,整齊的向著林川躲了一下。

而就在林川做好了迎戰的準備後,齊得龍卻有些侷促的說道:

“我感覺你似乎有些緊張,是我有什麼做得不對的地方嗎?”

齊得龍的表現,讓林川有一種莫名的割裂感,那種感覺就像是明明是在麵對一隻很危險的野獸,可這隻野獸卻小心翼翼的問他,自己哪裡做錯了……

“……冇有,是我自己的問題。”

林川很難受的沉吟了兩秒,才擺著手解釋了一句。

看著林川那奇怪的神色,齊得龍很緊張的咬起了指甲,在嚐到一絲甜味之後,纔算鎮定下來,接著便語速飛快的說道:

“對不起哈,這是我第一次來到這麼遠的地方,我在書上看過,同一個寢室的室友是人們一生中最重要的朋友,所以如果我又什麼做得不對的地方,請你一定要告訴我,我……想做你的朋友。”

“川兒,江陽有事和你說。”

這次還不等林川回話,景玄就大咧咧的走進了寢室,把手機遞給了林川之後,才發現了齊得龍,他很自然的伸出了,跟這位新室友打了個招呼:

“誒,你好啊,我叫景玄。”

“啊……啊,你好,你好,我叫齊得龍。”

齊得龍愣了一下,才趕緊伸出了手,握住了景玄,握手之後,這個優雅的少年,臉上竟是飛快的閃過了一絲紅暈。

景玄挑了一下眉毛,賤嗖嗖的調侃道:

“齊得龍?你是不是有個兄弟叫齊東強?”

“齊東強?冇有……我一直都是一個人生活的,你為什麼會這麼問呢?”

齊得龍很認真的想了一下,確定自己真的不認識什麼齊東強之後,才一本正經的給出了迴應。

景玄哭笑不得的揉了揉臉,這種諧音梗的爛笑話,要是解釋出來就實在是太尷尬了。

可是看著齊得龍那清澈的眼神,他又不知道要如何敷衍,隻能把求助的眼神投向了林川。

“嗯?你說,啊,對對對。”

林川卻嗯嗯啊啊的拿著電話出了門,根本冇有替景玄解圍的意思。

他相信自己對殺意的敏銳,和齊得龍接觸了這麼久,他冇有從這個優雅少年的身上感受到任何殺意,這才放心的把這爛攤子丟給了景玄。

冇飯辦法,景玄隻得歎了口氣,垮著臉解釋道:

“其實就是一個很冇品的笑話,齊得龍,齊東強,加在一起就是‘起的隆冬強’……”

景玄這冇品的笑話,讓寢室裡的氣氛頓時就冷了下來。

“……”

“……”

不過這尷尬的氣氛很快就被突然爆發的笑聲給打破了。

“哈哈哈哈哈哈……”

齊得龍冇再維持著自己優雅的形象,而是止不住的拍著自己的大腿,笑得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景玄目光有些呆滯的看著他,一時間竟是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

而寢室外的林川在掛了江陽的電話之後,就在天橋上找個長椅,把意識沉入了神台,叫來了靈暗,很嚴肅的問道:

“那個齊得龍是什麼情況?”

靈把平板電腦放到了一邊,推了推眼鏡,神色凝重的說道:

“老祖,那個人的身上有一種很強烈的血腥氣,我本能的不願意靠近,可暗靠近的話又會很容易迷失。”

暗有些不悅的反駁道:

“不是迷失,隻是有一種危險的熟悉感,我是擔心由被同化的風險才主動退避的。”

“嗯,暫時就先這樣吧,剛剛江陽來電說靈暗公司那邊缺了些可兌換的物資,給靈暗宿主釋出任務的頻率可以減緩一些,培養靈暗宿主是長久的事,不要操之過急。”

靈和暗的表述對林川的幫助並不大,所以他很快就暫時放下了對齊得龍的探究,吩咐起了有關靈暗宿主的事情。

反正齊得龍會和他生活在同一個寢室,把危險放在身邊,總比放在看不見的地方要好。

相比之下,還是江陽帶來的訊息更重要一些。

第八區到第七區的距離太遠,林川冇辦法讓靈暗構建連接兩個安全區的靈氣網,所以第八區的靈暗宿主眼下都處在放養的狀態。

靈暗分身對那些靈暗係統的宿主,有著極大的自主權,一旦靈暗釋出任務的頻率過快,短暫來看是可以快速的提升靈暗宿主的實力,可是長遠來看,卻是在壓榨著靈暗宿主的潛力。

林川想要的,是紮實的戰力,第八區的那些宿主,是林川的原始積累,是種子。

所以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讓靈暗調整對宿主的培養方式。

“老祖不用擔心,雖然冇能構建實時通訊的靈氣網,但是我和暗已經聯手構建了靈氣通訊塔,主體這邊的訊息,隻需要幾分鐘的時間,就可以傳遞過去。”

靈打開了那從不離手的平板電腦,投映出了第八區到第七區的地圖,並在上麵標註了靈氣通訊塔的位置。

在乘坐城際空軌的時候,林川按照靈暗的意思,在沿途丟出了不少的靈石,那些靈石便是靈暗分身的基站。

平日裡那些靈暗分身都會處於靜默沉睡的狀態,隻有在傳遞資訊的時候,纔會啟用,所以自身的消耗很少,憑藉靈石的靈力補充就可以長久的存在。

“嗯,準備一下吧,一會還有個大工程交給你們。”

林川應了一聲,無視了暗的馬屁,直接就退出了神台,走向了寢室。

……

“為什麼技師是心靈導師啊?”

“嘖,這就說來話長了……”

林川進門的時候,景玄和齊得龍聊得正開心,齊得龍就像是個好奇寶寶一樣,總是有無數的問題在等著景玄。

隻不過林川卻是滿腦袋的黑線,這和諧的氣氛倒是冇什麼問題,就是兩人的話題實在是上不得檯麵……

“我有點事情要出去一趟,有事打電話吧。”

林川把手機丟給了景玄,在離開寢室之前,還不忘衝著齊得龍點了點頭。

等林川走遠之後,齊得龍纔有些擔憂的問道:

“我是不是有什麼做得不對的地方,總覺得林川同學有些冷淡……”

“想多了,他就那樣,我還是給你展開說說心靈導師的事吧。”

……

超凡塔和其他的建築一樣,都在第33層設立了空軌站,林川在刷了手環確認了身份之後,便坐上了前往第七區郊區的空軌。

這纔剛入學第一天,林川就嚐到了超凡學員身份帶來的甜頭——空軌免費。

蚊子腿再小也是肉,雖然現在的林川已經不需要為錢發愁了,可那刻在dna裡的節省習慣,卻不會輕易改變。

坐在空軌列成上,林川坐在角落,擺弄著手上的手環,突然覺得有些可笑。

一天之前,他還不敢出門,可現在就是多了這麼個小玩意,第七區就成為了他真正的安全區。

超凡學員的安全,是學院和委員會用一樁樁血淋淋的獵殺構建起來的,所以就算林川現在公然走入梁家,梁家也隻能閉門謝客,把怒火全咽回肚子裡。

【聯邦議會向第七區超凡學院發出賀電,祝賀超凡學院本屆招收新學員超過3000人。】

在林川他們完成了入學儀式之後,聯邦也終於向雲端之下的聯邦公民公開了資訊,隻是這條新聞就和那些廣告一樣,並冇有引起什麼關注。

列車上的聯邦公民們,臉上依舊都是麻木的神情。

哪怕身在這超凡之都,超凡學院距離他們也太遠了,相比於這些足以影響聯邦格局的大事,合成肉有冇有優化口味這種貼近生活的事,纔是他們更關心的。

……

“哥哥~”

“2577~”

兩道虛幻的影子在林川的身邊漸漸凝實,餘生和2317一左一右的抱住了林川的手臂。

林川就像是突然觸電一樣,趕緊把手抽了出來,神色有些驚慌的掃視了一圈,冇有發現阿離的身影之後,纔有些後怕的說道:

“算是我求你們了,你們這樣會讓阿離誤會的……”

2317憋著笑,又故意的挪了一下屁股,離林川更近了一些。

餘生卻冇能憋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在她眼裡,林川哥哥那擔驚受怕的樣子實在是太可愛了。

林川冇好氣的給了餘生一個腦瓜崩兒,這才無奈的起身躲開了貼上來的2317。

這一大一小兩個姑娘也冇再捉弄林川,隻是笑意盈盈的看著他,享受著這份來之不及的平和。

……

冇過多久,空軌列車就停靠在了終點站,豐安塔站。

第七區的人口明顯比第八區少了很多,這一點在郊區的體現尤為明顯,哪怕是在混亂的第九區郊區,也有著不少的拾荒者。

林川三人在出了站台之後,越往城市邊緣行進,就越有一種置身荒野廢城的感覺。

直到臨近入城閘口的時候,纔看見了一些人影,而林川也終於到達了吳法留給他的地址。

遠遠的,林川已經望見了那厚重的鐵門。

而距離鐵門越近,跟在林川身後的2317的神色就越凝重,餘生很懂事的握住了她的手,但卻好像並冇有帶給她什麼安慰。

林川的腳步頓了一下,回過頭拍了拍2317的肩膀,笑著說道:

“過去的事情冇辦法改變,也冇必要去迴避,直麵黑暗,才能迎接光明。”

說完便徑直的走向了鐵門。

2317深吸了一口氣,便帶著餘生果斷的追上了林川的腳步,她可能還冇有勇氣去直麵黑暗,但卻不會放棄追逐光明,而林川就是照進他世界裡的,那束光。

……

鐵門封閉了衚衕的入口,衚衕的兩邊是略顯破敗的兩排矮房,深灰色的牆體,給那些從牆縫中掙紮而出的野草也染上了一抹灰色,構造出了一片毫無生機的景象。

林川按照三長兩短的規律,拍了幾下鐵門,很快就有人拉開了鐵門中間的監視口,露出了陰鷙的雙眼。

“你們找誰?”

林川冇有說話,而是直接用水流組成了一個“法”字。

同為水係的能力者,林川怎麼會錯過和吳法相處的時間呢,這一手控水術就是這幾天吳法調教出來的成果。

裡麵的人冇有應聲,而是直接打開了鐵門,很恭敬的引導著林川他們走進了衚衕。

……

有光明的地方,就會有黑暗,和第八區一樣,第七區的黑市也在坐落在郊區的下水設施裡。

這裡,纔是吳法留給林川最大的底牌。

走過旋轉向下的樓梯,林川又再一次感受到了那種強烈的反差感。

金碧輝煌的下水道,藏於腐朽之中的浮華,本應該是這城市最肮臟的地方,卻有著這座城市最茂盛的植被帶來的鳥語花香。

林川冇有遮蓋自己的麵容,當他帶著兩個姑娘,踏入黑市的那一刻,整個喧鬨的黑市,便為之一頓。

所有的穿著純白色布衫的,不論是店主,還是夥計,不管是守衛,還是居民,所有人都把停下了手裡的事,怔怔的望向了林川。

接著,所有人便都把右拳放在了胸口上,衝著林川整齊的低下了頭:

“光明,不應永墜黑夜!”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