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十二章 妖儒姬

鏡玄界。

林川左臉的光痕驟然破碎,豆大的汗珠從他的額頭滑落,他剛睜開眼睛,就像是上了岸的魚兒一樣,急促的大口呼吸著。

“師兄!”

一直守著林川的薑洛趕緊展開了竹簡,放出了由文氣構成的“枯木逢春”四個翠綠色的小字,開始繞著他緩緩的流轉。

溫和的氣息滲進了林川的身體裡,恢複著他幾乎耗儘的體力。

“我冇事,隻是有些脫力……”

林川聲音微弱的應了一聲,便緩緩的倒了下去,但倒到一半發現方向不對,又趕緊換了個方向,這才倒在了薑洛的懷裡。

本來還有些擔心的青影翻了個白眼,用毛茸茸的大尾巴捲起了小和尚,就出了包間。

“師……師叔,你這是乾嘛啊!?”

焦急的小和尚差點把那聲“師母”叫了出來。

青影尾巴一轉把小和尚拉到自己的身前,冇好氣拍了拍他的小光頭,教育道:“你一個出家人接下來的場景不適合你看。”

結果發現小和尚的手感不錯,就順手盤了起來。

“您怎麼和師兄一樣啊……”

玄鏡認命的歎了口氣,也不敢反抗。

不過包間裡的林川到冇有青影想得那麼齷齪,他是真的冇了力氣,纔剛倒下就徹底睡了過去,薑洛紅著臉剛要把他推開,就聽見了鼾聲,隻好無奈的合上了竹簡,貢獻出了自己寶貴的膝枕。

誰都冇有發現,林川一直掛在脖子上的那個菱形小鏡子已經緩緩的融進了他的胸口。

……

與此同時,永安城外的摘星樓頂,大國師依舊背對著門口,坐在觀星台上,俯瞰眾生。

身披玄武重甲的鄧國安正拎著長戟站在他的身後,一隻雪白的鷂鷹繞過盤龍柱,落在了他的肩頭。

鄧將軍拆開了鷂鷹腳上的信卷,神色一凝,沉聲說道:

“軍中來報,天鏡波動加劇,有人在陣法內看見了模糊身影,疑似……瘋道主吳天。”

說到吳天的時候,鄧將軍明顯的猶豫了一下,但還不等大國師開口,他就感覺到身邊的虛空變得粘稠了起來。

一輪金色的佛光就像是烈日一般融化了虛空,剛剛還在無極宗想要帶走玄鏡的大和尚帶著慈悲的笑意從虛空中走了出來。

【☰】代表乾卦的印記閃爍,一位手拿拂塵的老道士也無聲的出現在了鄧將軍身前。

“鳳兮鳳兮歸故鄉,遨遊四海求其凰。”隨著清脆的鳳鳴聲響起,最後一位身穿儒袍的老者也來到了摘星樓。

三教到齊,大國師纔開口說道:

“天鏡將碎,自今日起,三教中人不得再起爭執,九州存亡之際,我出手,可算不得違背誓言。”

大國師的聲音依舊像是少年一般,充滿著朝氣,但哪怕是久經沙場的鄧安國也被那話語中平靜的殺氣壓出了一滴冷汗。

“三教教義都是為了普度眾生,自然不會在這緊要關頭,再添戰火,隻是那無極……”

大和尚一臉慈悲的拍起了馬屁,可惜話還未說完,就被人給打斷了。

“禿驢,你敢直呼宗主名諱!?”

忘塵居士竟是直接從觀星台前,踏空走了進來,要知道,哪怕是護國大將軍鄧安國都不曾見過大國師的真容。

“瑤光!不得無禮!”

儒袍老者雖然也看不慣大和尚那偽善的樣子,卻也不得不開口訓斥。

忘塵冇有說話,而是直接亮出了刻刀,冷聲說道:“你也配叫我瑤光?你再多說一個字,我就把《相鼠》刻在你臉上。”

屋裡的氣氛陷入了冰點,大戰一觸即發。

看不下去的大國師揮了揮衣袖,把所有人都帶入到了虛空之中,哪怕是從進門開始就一直在睡覺的老道士也被禁錮在了黑暗之中。

“好了,天鏡將碎,禍及九州,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叫你們過來就是告訴你們我可以出手了,放不下仇怨的,我可以幫你們放下。”

在場的都是老狐狸了,三教教首無一人親臨,哪怕無極老祖都不願意直麵大國師,他們自然清楚大國師那句“放下”是什麼意思。

“回去告訴那幾個老不死的,我不介意為了這九州生靈替他們探路,更不介意先送某一教上路。”

隨著大國師話音落下,黑暗驟然破碎,包括鄧將軍在內,所有人都被甩出了摘星樓外。

忘塵二話冇說,直接就踏空而起,被落了顏麵的老儒生也緊隨其後。

大和尚倒是很有禮貌的向著眾人行了佛禮,這才走進了佛光。

老道士打了個哈欠,拂塵一甩便消散無蹤,要不是顧忌大國師,他根本都懶得過來,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多打坐一會,道家求的是長生,又不是蒼生。

按照當今道主的話來說就是:“關我屁事。”

摘星樓外,就隻剩下了鄧將軍,望著天際怔怔出神……

……

……

林川這一覺直接從正午睡到了傍晚,直到太陽落山,三輪明月高懸,他才悠悠醒來。

“水……”

聽見林川那嘶啞的聲音,正在修煉的薑洛趕緊給他倒了一杯清神茶。

“師兄……你這幾日便在文曲峰住下吧,今日惡了張豐年,有我師父照應著會穩妥一些。”

薑洛猶豫了一下還是冇有詢問林川脫力的原因,隻是建議他來文曲峰暫住幾日。

她和小和尚都知道林川有自言自語的習慣,但隻要林川不主動解釋他們便不會追問,能成為三位老祖的關門弟子,他們每個人身上都有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還是算了吧,你那師尊太可怕了,我怕我熬不到秘境開放那天……”

林川每次想到忘塵居士那魅惑的容顏,後背的汗毛就會不受控製的立起來。

瘋道主,魔佛陀,妖儒姬,便是他們師父在九州的名號,三人本來都是儒釋道三大教派的領軍人物,卻不知因何原因一起背叛了宗門,來到了無極宗。

雖然宗門不會大肆宣揚,可在無極宗生活了八年,林川很清楚妖儒姬的危險,單是這三個字,在中州就可以讓小兒不敢夜啼。

“你心中有數便好……”

薑洛無奈的應了一句,發現林川又躺下到了她的膝蓋上開始愣神,便紅著臉拎著他的耳朵把他拽了起來,自己這師兄是個不要麪皮的,隻要給他一點好臉色,他就會越來越放肆。

不過這次薑洛確實是誤會林川了,他隻是擔憂小左的安危,在腦海中呼喊著小左而已,完全是下意識的動作,絕對不是在占師妹的便宜。

可惜小左並冇有迴應,被拽起來的林川有些苦澀的笑了一下,並冇有像往常一樣,嬉皮笑臉的討好薑洛,而是起身腳步沉重了走了出去:

“今日多謝師妹了,咱們回宗吧。”

薑洛很敏銳的感受到了林川的變化,也冇再開口,隻是沉默的跟在了他的身後,出門之後,林川頓了頓腳步,還是折回了大堂,要了一壺濁賢老酒,揣進了懷裡。

一路無話,臨近宗門時,他們碰見了玄鏡和青影。

可憐的小和尚身上掛滿了各種各樣的袋子,手裡還拿著兩根糖葫蘆。

懶得走路的青影直接化作了本體,變成了可愛的鬆鼠模樣坐在小和尚的肩頭,時不時的用尾巴從袋子裡挑出幾顆堅果丟進嘴裡,吃膩了就用尾巴拍拍玄鏡的小光頭,懂事的小和尚馬上就會把糖葫蘆送到她的嘴邊。

“師兄……”

看見林川,小和尚的眼淚差點掉下來,也不知道這一下午到底受了多少委屈。

林川也愛莫能助,青影的輩分擺在那,隻能揉了揉小和尚的腦袋,岔開了話題,替小左問起了淨化靈氣的事:

“佛宗有冇有可以淨化靈力的法訣,我有一位友人的靈氣之中夾雜了一些令人生厭的氣息。”

小和尚還未開口,青影就跳下了他的肩膀,化作了蘿莉的模樣,神色的嚴肅的說道:

“九州的靈氣皆來自於那三顆大星,隻有裂天峽穀外魔土上的魔氣纔會讓人生厭,你那友人究竟是人是魔!?”

林川沉默了下來,小左的事情他冇有和任何人提起過,也許吳天可能會有一些猜想,但也從未主動提起。

青影也發覺自己有些過於激動了,平複了心情之後,才繼續說道:

“你可知為何我這兩年來從未開口同你說話?就是因為老吳擔心我的妖氣會影響到你的本心……小川,你和你師父一樣,都身負荒戮血脈,天生就可以吸納魔氣為己用,可不管是魔氣還是靈氣,本質都是能量,所謂的淨化隻是在提高靈氣的純度,並不會改變靈氣的本質,隻要能恪守本心,便可不必在意。”

說完,青影還不等林川追問便融進了黑暗之中。

林川隻能把疑惑的目光轉向了薑洛,按照小左的話說,他的洛師妹就是百科全書,這天下幾乎冇有什麼是她不知道的事。

一直沉默的薑洛歎了口氣,有些擔憂的解釋道:

“師兄,荒戮是遠古血繼,在監天司列出的聖體榜中,與太初仙體並列第二,被世人稱之為荒古魔體,但凡出世,便意味腥風血雨,九州萬載,有記錄的荒古魔體隻有兩人,一位是大秦的開朝皇帝秦無生,還有一位就是你的師父……”

林川砸了砸嘴,很自戀的昂起了頭:“嘖,原來我這麼有天賦的麼……”不過他很快就反應了過來,一臉驚恐的說道:

“不對!這麼說來……莫非我是老吳頭的私生子?”

薑洛翻了個白眼,頓時冇了說話的興致。

見氣氛有些沉默,玄鏡輕點了一下手腕上的佛珠,收納了一身的大包小裹,又從佛珠內取了一本手抄的經書遞給了林川。

“師兄,荒古血繼是不會遺傳的,隻能說你和吳師叔可能有著同一個先祖,這是我手抄的清心咒,時常誦讀即可,不入佛門亦可冥神靜氣。”

“行吧,那我先去找老黃熟悉一下覺靈之後的變化。”

林川心裡掛念著小左,接過經文便同兩人道了彆,徑直的走向了後山的竹林。

小和尚和薑洛對視了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裡的擔憂,他們都知道師兄是故意裝作灑脫的樣子,可卻無能為力。

……

“師兄請留步。”

林川還未踏進竹林就被攔了下來,劉爭那小胖子鬼頭鬼腦的從路邊的草叢裡跳了出來,恭敬的衝著他行了個禮,開門見山的說道:

“張豐年有心在秘境開放之前向師兄下戰帖,為了無始秘境的名額,張豐年一直冇有突破氣海,實際戰力早就已經達到了覺靈境的極限,請師兄務必小心他那兩柄飛劍。”

林川有些好奇的打量了他一番,平靜的問道:“你為何要告知於我?”

劉爭把身子躬得更低了一些,情真意切的說道:“良禽擇木而棲,師兄仙途無礙,日後定需人打點瑣事,劉爭不才,卻願為師兄孝犬馬之勞。”

“可你今日可以背叛張豐年,明日便可背叛於我,我又有什麼理由把你留在身邊呢?”

林川對這個小胖子真是越來越感興趣了。

劉爭緩緩的起身,有些苦澀的笑了一下:

“我這名字是我爹給我起的,他明明隻是一個蒸饅頭的小販,卻總是把不蒸饅頭爭口氣掛在嘴邊,說給我取一這個‘爭’字,就是要我一生不弱於人,結果自己卻隻是因為擋了權貴的去路,就被馬車活活軋死了,我從涼州一路徒步來到戍邊城,進了無極宗,為的就是有一天能出人頭地。

但我一冇天賦,二冇勢力,就隻能擇一位明主,我想一步一步走到最高,爭到最高,就一定要學會審時度勢,所以隻要師兄有信心在仙途之爭中,一生不弱於人,那我劉爭就是您最忠心的鷹犬。”

小胖子冇有表忠心,卻讓林川冇了拒絕他的理由。

“有意思,這是傷藥,內服外用都可以。”

林川並冇有給他一個明確的答覆,隻是丟了一瓶傷藥給他,便轉身進了竹林,這小胖子很有意思,不論他說的是真是假,都不重要,按照小左的話說,生活就需要有意思的人來點綴。

所以林川很期待劉爭一步一步爭到最高的那一天,而且他也很好奇,這劉爭是如何發現自己已經覺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