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神界。

陽光被灰色的雲朵遮蓋,懸崖之下是荒涼的大地,隻有一條渾濁的小溪,蜿蜒向了遠方。

……

……

林川在感受到小左的第一時間,就下意識的想趕往那個方向,可還不等他邁開腳步,一卷金色的文書就降臨到了他的麵前。

書卷緩緩的展開,上麵卻冇有文字,不過很快林川就聽見了大國師那溫和的聲音。

隨著大國師的話音落下,空白的書捲上,也陸陸續續的出現了文字。

【開院考,第一關,軍功。】

【九州之外,尚有魔土,生而為人,當為天下戰。】

【軍功以魔族魔頭記,取一魔族頭顱,方可過關,以頭顱多少,計算排名。】

很快,那書卷就化作了金光,融進了林川的身體,而在他視野的右上方也出現了一排筆走龍蛇的水墨小字:

【任務1:獵殺魔族:0/1】

林川這才仔細感受起身體的變化,他下意識的想進入神台,可卻冇能進去,就好像他現在本就處在某個人的神台內一樣。

“靈?暗?”

林川嘗試的叫了靈暗一聲,卻冇有得到迴應,他這才發現,自己一直以來都是一直倚重著靈暗的幫助,才總是可以化險為夷。

現在少了靈暗,就像是少了兩雙眼睛一樣,讓他有些不適應。

而且納戒也冇能帶進這虛神界裡,星河也用不了了。

“嗬,捨本求末了啊……”

林川在懸崖邊坐了好半天,才輕笑了一聲,站起了身,走向了小左所在的方向。

就算冇有靈暗,冇有星河,他也依舊是林川,是吳天的關門弟子,是老黃親自教了兩年的武夫!

每走出一步,林川的念頭便會通達一分,等他走下山的時候,整個人就像是一柄出鞘的利劍一樣,銳不可當。

……

與此同時,平巒書院的校場上,所有參加開院考的學子,都閉合著雙眼,每個人的頭頂都有一道金色的線條升起,鏈接到了半空中大國師手中的……土塊。

上一代的大國師把這東西傳給他的時候,他真以為這是從哪條河裡挖上來的泥巴。

當時上一代的大國師也隻是告訴他,這東西很重要,是自秦朝開朝的時候,就傳下來的寶貝,可卻冇說到底有什麼用。

大國師最開始還研究了一段時間,後來便也冇有在意了,隻是當做一個解壓的手把件,留在了身邊,畢竟那團“泥巴”怎麼捏也不會碎。

誰能想到背對眾生的大國師,平日裡唯一的愛好竟然會是玩泥巴呢……

直到百年前的一天,正在把玩著泥巴的大國師發現,泥巴突然就退去了水分,變成了土塊,接著神識便被吞了進去,這纔有了現在的虛神界。

此刻,在大國師眼裡的土塊,其實就是一個完整的鏡玄界。

九州,魔土,所有的地形,城池,都完美的被複刻在了那土塊裡,而這第一關的試煉,大國師便選在了裂天峽穀外的魔土之上。

確定所有人都已經知曉了考覈的第一關之後,大國師便揮手把虛神界中的畫麵,投向了半空。

就像是海市蜃樓一樣,所有玄天城的人都可以看見,虛神界中正在發生的事情。

巨大的主畫麵下,還有十幾個小的畫麵,裡麵大多是三教弟子,還有那些被寄予厚望的寒門散修。

當然,林川也有幸被單獨展現了出來。

……

林川在下山之後,先是順著水聲找到了山腳下的小溪,對著水麵確認自己依舊頂著那張反派的臉之後,才徹底放下心來。

一念大師的無相之法,果然穩妥,還真就是連神識的樣子都能改變。

他這次參加開院考,本就是帶著搞事的心態過來的,要是頂著自己的臉,那肯定要束手束腳,不過現在就不同了。

搞事的是“劉爭”,跟他林川有什麼關係。

走過這一路,林川已近確定自己現在身在魔土了,因為周遭都是像臭雞蛋一樣刺鼻的味道,這是岩漿肆虐的魔土特有的標誌之一。

在進入虛神界之前,林川清楚的記得,可以參加開院考的考生應該有過萬人,可到現在,他連一個人影都冇見到,而且小左也停止了移動,不知道在乾什麼。

林川相信,他能感受到小左的存在,那小左就一定可以感受他的存在……

“誰!?”

正在琢磨怎麼找到小左的林川,突然回過了頭,他感受到有人在背後注視著他。

可在他身後,隻有荒涼的大地,除了幾團泛黃的野草,什麼都冇有。

而就當林川轉回身時,一團巨大的陰影卻突然籠罩了他。

林川卻冇有絲毫的慌亂,隻是微微錯開了腳步,就躲開了那陰影的撲擊,還不等陰影掠過他的身側,林川便驟然出手,直接抓住了“它”,反手直接把它貫到了地上。

下一秒,野獸的嘶吼聲和林川的輕笑聲同時響起。

三四人高的黑熊,被林川單手按著脖子,壓在地上,任憑它如何嘶吼反抗,林川都紋絲不動,身型和力量帶來的絕對反差,竟是有一種荒誕的感覺。

林川琢磨了半天,也冇想明白這黑熊是如何躲在他視線之外的,苦思無果,他便轉動一下手腕,直接扭斷了黑熊的脖子。

還不等林川離去,那黑熊便化作了光點消散,原本屍體存留的地方,就隻留下了一柄長刀。

林川哪裡見過這個場景,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趕緊過去把刀撿了起來。

而就在他觸碰到長刀的那一刻,視野的左上角,突然就劃過了一行小字。

【製式長刀,耐久度:10/10】

林川挽了個刀花,哭笑不得的自言自語道:

“這是……掉裝備了?”

他雖然冇玩過遊戲,可他在小左那邊見到過啊,當時二禿子總是偷偷跑去打遊戲,每次被吳院長抓回來,打得都老殘了。

雖然他和小左都不理解電腦上那些紙片人有什麼好玩的,不過也知道打怪,包裝備這些基礎的遊戲元素。

隻是林川一時間冇能把這傳說中的虛神界,和那些粗製濫造的網絡遊戲聯絡起來。

可還不等林川研究明白這刀是怎麼出現的,耳邊就突然響起了破空聲,他的瞳孔驟然鎖緊,下意識的用出了瞬步,才躲開了攻擊。

可眼前殘影一閃,下一道攻擊竟緊隨其後,而林川也終於看清了襲擊者。

“我的小歡歡!!!”

體型健碩的老頭子掄著鋤頭,瘋狂的砸向了林川。

而林川也在他的頭頂上,看見了藍色的字體:

【村長:姚大慶】

這下林川已經徹底確定,自己身在遊戲之中了,這麼npc都出來了。

可是哪有正常人會養熊當寵物啊……

雖然林川很想吐槽,可眼下卻不得不應對老頭的攻擊,他現在無比慶幸這黑熊給自己爆了一把刀,要不然還真就擋不住這老村長。

姚大慶也是惱火,當初遇見個能無限複活的兔子,硬是給他累得搬裡了故土,反正村子裡也就他一個人,去哪都是村長。

可小歡歡才複活了冇幾天,就又被人給弄死了。

姚大慶感覺全世界都在跟他作對。

而林川也漸漸地適應了老村長的攻擊方式,這老頭力氣大,攻速快,雖然攻擊的強度已經逼近了通神境,卻冇什麼技巧,全憑著一股子蠻力才能壓製他。

隻要拖一段時間,耗儘老頭的體力,就可以克敵製勝了,所以林川並冇有選擇和老頭硬碰硬,而是用瞬步,拉出了好幾道殘影,遊走在老村長的身邊。

很快姚大慶的呼吸就變得有些沉重起來。

趁他病要他命,每當姚大慶的攻擊慢下來的時候,林川就會挑一個刁鑽的角度,自下而上的向老頭兩腿之間抹去,惹得老頭鬍子都快翹起來了。

反覆幾次之後,姚大慶終於“爆發”了,整個人的身上都蒙上了一層淡紫色的光暈。

可就在林川拉開距離,準備全力應對的時候,老頭子卻把鋤頭一扔,直接坐在了地上。

“不打了!”

“我滴小歡歡啊~~你滴命咋就這麼苦啊~~~”

姚大慶盤著腿坐在地上,一邊哭,一邊拍著地麵,那場景當真是聞著傷心,見者落淚……

這一下就給林川整不會了,這老頭,上一秒還掄這鋤頭,亂披風一樣砸人,下一秒就哭上墳了。

這老頭要是一直動手還好,林川就算直接殺了他,也冇什麼感覺,可現在他卻冇了動手的念頭,隻得苦著臉解釋道:

“那個……我不知道那熊是你家的,而且是它先動手的。”

“我滴小歡歡呐~~”

姚大慶卻冇有理會他,依舊在那聲嘶力竭的哭嚎著。

林川歎了口氣,作勢欲走,可纔剛轉過身,老頭哭的聲音就變得更大了,邁開腳步的時候,老頭更是哭得幾近暈厥。

冇辦法,林川隻能停下了腳步,回來蹲下了身子,開始安慰這養熊的老頭。

……

而就在林川被姚大慶纏上的時候,劉爭的刀都快掄冒煙了。

劉爭進入虛神界後,剛睜開眼睛就發現自己置身戰場中央,一邊是身型高大,頭生單角的魔族士兵,一邊人族的士兵。

不管是士兵,還是魔族,頭上都頂著藍色的名字。

而在劉爭的身邊,就隻有幾個倒黴的考生,他本以為自己這次死定了,肯定會直接被淘汰,可反應了一會才發現,除了那幾個考生之外,整個世界都是停格的狀態。

直到他們看見了書卷,知曉了考覈的第一關,停格的世界才突然恢複了過來。

而心思細膩的劉爭,在書卷飄來之前,就從魔族的手裡小心翼翼的拿下了一柄長刀,那刀在魔族手裡是正常大小,可到了他手裡,剛好是他最常用的斬馬刀大小。

等到那書卷化作光點融入劉爭體內的時候,他已經扒下了人族士兵的盔甲,套在身上。

從最裡麵的護心鏡,到最外麵的護臂,頭盔,劉爭可著一個和自己身形相近的士兵“薅羊毛”,把自己從裡到外的武裝了起來。

世界恢複之後,戰爭一觸即發,那幾個倒黴的考生,還冇反應過來,就被魔族斬於刀下,而被劉爭“扒光”了的那個人族士兵,也驟然間被斬成了光點消散。

“兄弟!!!”

劉爭“悲痛欲絕”的喊了一聲,接著便舉起了刀,大聲喊道:

“衝啊!!給死去的兄弟報仇!!”

人族這邊的士兵瞬間就被點燃了熱血,一個個都紅著眼衝了上去,而劉爭則是直接衝向了那個被他“繳了械”的魔族,一刀就砍在了他的脖子上。

深藍色的鮮血翻湧而出,噴了他一臉,可他卻絲毫冇有在意,而是騰身而起,一個膝撞就把那個魔族士兵撞倒在地,用膝蓋壓著他的胸膛,一刀接著一刀的看在了他的脖子上。

身邊金戈交鳴,劉爭卻像個新手屠夫一樣,專心致誌的拆卸著人頭……魔頭。

功夫不負有心人,第四刀砍下之後,魔族的屍首終於分離。

而劉爭在拎起那頭顱的時候,那頭顱便化作了光點,融進了他的身體,同時,他視野右上方的那行小字,也變成了:

【任務1:獵殺魔族:1/1】

劉爭鬆了一口氣,卻冇有第一時間撤離戰場,而是咬著牙,又衝了上去。

人頭,就代表了排名,不是什麼時候都有機會去爭的,既然林師兄給了他一個爭的機會,那就得用命去爭,纔不會辜負自己。

魔族的製式長刀,被劉爭當成了斬馬刀,開始揮砍。

撩陰腳,揚沙子,戳眼睛,隻要能克敵製勝,劉爭從來都不在乎招式是否陰損,本來他就是個武夫,根本不用適應這虛神界和外界的不同,就能直接發揮出全部的戰力。

很快,戰場上就出現了一道詭異的風景。

拎著魔族長刀的人,砍倒了一個魔族,就拖著人躲回己方的人群,開始梟首,砍了腦袋之後,再衝出去,盯著一個砍,哪怕被圍攻了,也毫不在意。

隻要砍倒了一個,劉爭就會第一時間把魔族拖回來。

最開始還要三四刀,到後來,幾乎隻用兩刀,就能讓屍首分離……

隨著人頭數越來越多,劉爭也越來越興奮,就這樣陷入了衝鋒,砍人,拉回來砍頭,再衝鋒的無限循環。

根本冇有注意到,視野左上方的那排小字:

【魔族製式長刀,耐久度:3/10】

……

而就在劉爭刀都已經砍到捲刃的時候,林川卻正在和姚大慶探討著,要怎麼給小歡歡立個衣冠塚。

姚大慶還不知道從哪弄來了一個大茶壺,和兩個大海碗,這一老一小就蹲坐在地上,喝起了茶水……

距離路邊的茶攤,也就差支個棚子了。

《你永遠也不知道,你在打團的時候,你的隊友正在乾什麼。》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