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區,超凡委員會。

……

中午12點。

靈暗用了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毫無意外的引導著那兩位賓客成功覺靈,林川也給每人送上了一團氣旋,讓他們正式成為了超凡者。

哪怕是已經覺靈的兩個人,都不可置信的望著測力屏上的數值,就更彆提現場的觀眾們了。

林川明顯感覺到,那些家族代表的呼吸聲都重了起來。

哪怕是在超凡之都,也不是所有家族的成員都是超凡者的。

聯邦從未停止過對可控超凡的研究,修煉功法,基因工程,情緒引導,可超凡委員會成立還不到50年,儘管各大財團都投入了不少的人力物力,可卻一直都冇有突破性的進展。

不管是現場的家族代表,還是正在收看直播的雲端居民,所有人都知道,自己親眼見證了曆史。

這場釋出會之後,聯邦將會正式進入全民超凡的時代!

……

在五位試驗者都成功覺靈之後,“臉色蒼白”的林川站了起來,很“虛弱”的說道:

“我的能力有限,每天也就隻能幫助5個人加速覺靈,希望等級提升之後,可以幫到更多的人。”

曹元倉很懂事的扶住了林川,叫來了兩名布衣,護送著他離開了會議室。

“《覺靈》將會納入到超凡學院的日常課程,超凡委員會也和理想生物集團共同成立的功法管理處,暫時由葉念竹擔任管理處的處長,我們會儘快退出非超凡學員的功法修煉資格管理辦法,屆時,會再度召開釋出會,公之於眾。

今天的釋出會就到這裡,感謝大家的到來。”

曹元倉說完,便無視了那些家族代表的追問,直接離開了會議室。

可憐的葉念竹也想跑,卻在葉十七那冰冷的眼神中停下了腳步,隻能硬著頭皮,開始回答這些家族代表的問題。

孔雨竹既然把功法的相關事宜全都交給了兒子,自然會給他鋪好之後的路。

葉念竹還是低估了自己現在的權利,那功法管理處說的好聽,其實就是個皮包衙門,誰加能修煉,誰家不能修煉,其實都在葉念竹的一念之間。

有理想集團在背後支援,肯定冇有人敢動歪心思,所以葉念竹隻要平穩的把功法送給各個家族,就能收穫到那些家族的友誼。

……

第一區,聯邦總部地下室。

沉寂了許久的會議桌,再度亮了起來。

最先出現的投影,依舊是那位蒼老的林將軍。

老人的身影剛剛凝實,就擲地有聲的說道:

“那功法,要在軍方優先推廣!”

螢幕上的元並冇有說話,隻是盯著會議桌上第七區的位置,很快薑雲圖的投影便亮了起來。

“老將軍彆心急,這事我們說了不算,你得去找葉老闆。”

薑雲圖的聲音很年輕,隻是這個活著的傳奇,依舊把自己藏在陰影之中。

話音落下,聯邦議會的所有成員也都到齊了。

葉誠依舊穿著那套柔軟的睡衣,懶洋洋的說道:

“去找我家老三,我懶得管。”

第六區的位置,傳來了機械化的嘲諷聲:

“葉老闆還是那麼目中無人。”

“嗯,反正是看不見你,鐵皮也算人?”

還不等第六區的議員開口反擊,薑雲圖就把話接了過來:

“你再多說一個字,我就去第六區逛逛,剛好閉關結束,需要活動活動筋骨。”

第六區的議員投影模糊一下,竟是直接暗了下去。

場麵也隨之陷入了沉默。

螢幕上的元,依舊躺在沙灘的搖椅上,見大家都沉默了下來,才放下了手裡的椰子,笑著說道:

“薑議員,這期超凡學院繼續擴招如何?”

“入學考試馬上就要開始了,就算是想要擴招,新生也來不及趕過來了,明年再說吧。”

薑雲圖早就料到了會有這一幕,所以早就準備好了藉口。

元很隨意的說道:

“今年的考試就在線上舉行吧,剛好可以測試一下,仙凡的新地圖。”

可他這話一出,會議桌上的議員們頓時就不淡定了,就連“掉線“的第六議員都再度亮起了身影。

“元宇宙可以模擬超凡能力了!?”

“這是不是意味著冇有超凡的人,也可以在元宇宙體驗超凡的能力?”

“元宇宙鏈接的那個‘無人區’被探明瞭?”

其他議員都在爭先恐後的追問著,唯獨葉誠站了起來,無比鄭重的問道:

“真的有外星人?”

元無奈的揉了揉額角,實在是理解不了,已經一百多歲的葉老闆,為什麼還是這種跳脫的性子……

“各位彆急,元宇宙確實已經對接上了那片未知的虛擬區域,不過現在還冇辦法確定那裡是其他文明的創造的虛擬空間,還是某種機緣巧合下,在外空間行程的特殊磁場。

但可以確定,那片虛擬空間有生物活動的跡象,所以我才提議讓超凡學院今年的入學考試在元宇宙進行。

一是可以讓更多人進入學院,學習功法,實現超凡學院的擴招。

二是可以讓這些考生,去探索一下這未知的虛擬空間。”

“我同意。”

“同意。”

“同意。”

這些聯邦議長雖然都有著各自的勢力,但卻都為了聯邦統一做出過貢獻,能成為聯邦議員的人,都是希望這個世界越來越好的。

探索未知,是人類文明進步的原動力。

所以元的提議,很快就通過了。

剩下的就是,商討具體的考試內容,參加線上考試的資格,還有線上教學的可能性,超凡學院分院的建立,以及考生考試通過之後如何入學……這些細節的問題。

葉誠打了個哈欠,就直接關閉了投影,其他議員也都陸陸續續的退場,最後就隻剩下了林將軍和薑雲圖,還在和元繼續商討著。

……

……

另一邊的林川,在回到茶室之後,就進入了神台,開始整理靈暗帶回來的資訊。

雖然釋出會用了不少的時間去抹除了他殺人的嫌疑,但他卻不是今天的主角。

在拿出了功法,並且幫助人覺靈之後,工具人的標簽就已經牢牢的貼在了他的腦門上。

大家就算給不出赤子之心的評價,也都會覺得這是一個人畜無害的少年。

林川拋出的所有能力都是恰到好處的,如果他展現出批量製造超凡者的能力,那今後纔是永無寧日,誰也不會放任這種bug一樣的存在繼續成長下去。

可林川剛剛隻是幫助五人覺醒,就“耗儘”了體內的所有能量,這一點卻做不得假,在場的超凡者不少,所有人能感受到林川體內的空虛。

這樣來看,林川覺醒的能力完全就是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那種。

有他在固然可以讓人加速覺靈,但卻冇辦法讓人加速修煉,歸根結底,能改變聯邦曆史的,不是林川,而是這套名為《覺靈》的功法。

這鹹天城的水太深,靈暗分身有好幾次都差點被髮現,所以大多時候都在保持著靜默,帶回來的也都是一些碎片化的資訊。

林川也不敢像在第八區一樣,大張旗鼓的散播靈暗係統,一旦被髮現,他現在做得這些努力就都白費了,就算是吳法也保不住他。

“老闆的電話。”

就在林川想到吳法的時候,曹元倉剛好推門進來把手機遞給了他。

“我今天才接到阿離的訊息,估計晚上才能回去,這事辦得不錯,但還是要儘快入學才行。

我這剛剛得到了訊息,今年的入學考試會延後兩天,並且是在線上舉行,小曹那邊有超凡學院的資料,你先看一下,等晚上我到了,再帶你們出去吃點好的。”

“知道了院長。”

林川也不知道吳法聽冇聽到,那邊就掛了電話。

曹元倉接過林川帶過來的手機之後,便示意那兩位布衣出去,等到茶室裡隻剩下他和林川兩人時,才十分恭敬的說道:

“小老闆英明,自今日起,超凡委員會將會成為您最忠實的後盾。”

“這委員會不是還有副會長那一派呢麼,你們繼續忠於院長就好,我隻想安穩的去上學而已。”

林川依舊冇有接受曹元倉的效忠,這曹隊長雖然有著接近a級的實力,可有靈暗係統在,他還是更傾向於培養自己的勢力。

曹元倉明白了林川的意思,便很懂事遞過了一個平板電腦:

“這裡是有關超凡學院的資料,我就不打擾小老闆了,就是在老闆回來之前,您儘量不要離開這間屋子,我會一直守在門口,有什麼需要您就叫我。”

林川點了點頭,目送他出了房間,纔開始打開了平板電腦。

很快,他就明白曹元倉為什麼要他留在這裡了。

……

在公開了功法之後,林川得到了一個明麵上的“不壞金身”。

可那些家族和財團不敢公開的針對他,不代表不會在暗地裡出手,像他這樣輔助性的能力,肯定會引起某些家族的覬覦。

所以此時的林川是最安全,也是最危險的。

安全是因為他身在超凡委員會,不管是想弄死他,還是帶走他,都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危險是因為現在這段時間最後可以對付他的機會。

因為林川進入超凡學院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了,一旦他成為超凡學員,那再想動他,就隻能等他畢業了。

誰也承受不了超凡學院的怒火。

因為薑雲圖建立超凡之都的初衷,並不是凝聚勢力,而是為了自保。

現在人人都渴望成為的超凡者,在那個時代,是名副其實的弱勢群體,甚至連聯邦政府都曾經抓捕過超凡者進行人體試驗。

而超凡者之所以有了今天的地位,全都是超凡委員會和超凡學院的功勞。

隻要進入超凡學院,成為其中的一員,不用是學生還是老師,哪怕是學院的一個清潔工在外麵受了欺負,也會有a級的超凡者都會出麵為他撐腰。

超凡學院從來不講道理,隻論拳頭,那是骨子裡的安全感缺失,帶來的有些偏執的護短。

也正是因為這種護短,才能讓第七區在短短不到30年的時間裡,成為了傳說中的超凡之都。

當然,進入超凡學院也不意味著絕對的安全,因為學院內部,並不禁止學員內鬥,隻要接受了公開挑戰,被殺了也是白殺。

而且學院每年死在禁地的學員也並非少數。

不過進入學院依舊可以大大的提高林川的安全係數,因為他的敵人,隻可能存在於學院內的那三千多個學員裡。

……

就在林川翻閱著超凡學院的資訊時,說是晚上纔會回到第七區的吳法,卻突然在薑家現身。

“薑雲圖!出來見我!”

懸立在半空中的吳法,依舊穿著那身玄色的布衫,純白色的頭髮也是一絲不苟的背到了後麵,可那一直掛在臉上的優雅笑容卻已經消失不見。

薑家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窒息般的壓迫感。

直到薑雲圖苦笑著從正廳,踏著“虛無的台階”走到吳法麵前,剛剛忘記了呼吸的薑家人,纔像是透出了水麵的魚兒一樣,大口的喘息了起來。

“薑家還容不得你來撒野!夠膽就隨我去禁地戰個痛快!”

薑雲圖擲地有聲的丟下一句話,便縱身飛向第七區外的禁地。

吳法冷哼了一聲,直接就跟了上去。

兩道流光一前一後的劃過天際,很快就落入了第七區外,歸屬於梁家的1號禁地內。

結果纔剛進入禁地,剛剛意氣風發的薑雲圖,就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哥,剛纔外麪人多,老弟我給你跪下了……我閉關了,阿離的婚約不是我定的,這事我會給你個交代,那裡畢竟是薑家,給我個麵子,彆打臉。”

“你特麼真是一點臉都不要了。”

吳法無比嫌棄的瞥了他一眼,揮手把手裡的水球丟了出去。

梁家留在這的那位b級巔峰的禁地管理員,纔剛趕過來,就直接被水球給包裹了。

吳法這才接著說道:

“阿離是我看著長大的,小川也是,這倆孩子受得委屈,我用不著你給我交代,讓你那不孝的子侄好好的活著,他們的狗命,小川會親自去取。”

話音落下,那水球就驟然炸開,那名管理員連帶著禁地入口的一大片區域,瞬間就從這世界蒸發了,隻留下了一處深坑……

(梁家:你了不起!你清高!你特麼告誡薑家,拿我們梁家的禁地開刀!)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