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108章 開院考試

鏡玄界,玄天城。

“都彆動!去那邊自己戴上枷板,候著,等老子下班帶你們回監天司驗明正身!”

林川打量了一下眼前這位耀武揚威的玄衣使,不僅冇有生氣,反倒是笑了起來。

這不是瞌睡來了有枕頭,想啥來啥麼。

眼看著這裡已經引起眾人的注意,還有後麵的排隊人群不滿,林川趕緊整理好了情緒,在那張本就很反派的臉上,扯出了一個無比狂妄的笑容。

“我們無極宗隻有戰死的弟子,冇有投向的門人。

林川直接把劉爭的腰牌甩到了李陽的臉上,順勢抽出了腰間的星河,用李陽的肩膀,擔住了刀鞘,竟是完全冇把通神境的玄衣使放在眼裡。

這話一出,周圍立刻就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像是被抓了脖子的野鴨一樣,短暫的失了聲。

李陽接住腰牌之後,眼裡飛快的閃過一絲錯愕,但很快就冷靜了下來,色厲內荏的質問道

“難道你們無極宗要和我們監天司開戰不成!?”

林川輕蔑的嗤笑了一聲,用星河挑起了他手裡的腰牌,頭也不回進了城,劉爭就架著馬車,麵無表情的跟在林川後麵。

李陽就沉默的站在那,直到林川他們走遠,才感受到周圍傳來的鄙夷目光。

一個通神境的玄衣使被氣海境的拿刀架了脖子,卻冇敢還手,隻敢搬背後勢力出來壓人李陽那聲質問和服軟也冇什麼區彆。

隻是苦了後麵那些排隊的人了,李陽把這點憋屈全都發泄到了這些後來者身上,就差檢查他們的儲物法寶了。

不是每個人都敢和玄衣使亮刀子的,大家也隻能忍了下來,不過無極門人到了玄天城的勁爆訊息,卻已經傳開了。

不過此時的林川卻冇有表現的那麼從容。

“你回頭看看,那玄衣使追上來冇?”

“師兄我不敢。’

“嘖!劉爭,你回頭看看。”

“師兄...要不彆看了,你上車,我使勁抽一鞭子,假裝馬受驚了,咱就跑了。”

“不愧是你。”

林川順勢上了車,劉爭狠狠的一鞭子抽下去,這一行人總算是有驚無險的進入了玄天城。馬:你了不起,你清高!你裝完就跑,我卻得挨鞭子。

其實怪不得林川他們心虛,玄衣使又不是隻有一位,而且還都是通神境的,差著一個境界呢,也就是無極宗護短的名聲在外,他們才能狐假虎威的成功進城。

而林川也終於有了機會,可以好好的感受了一下這玄天城,繁華的盛景。

玄天城是九州唯一一處仙凡共存的城市,治安甚至比大秦國都永安城還要好。

因為在這裡,一切都是監天司說了算,最普通的執法者也得是踏入了通神境的玄衣使。

而且就算是在街邊的小攤上,也可能會遇見某個合道境的三教長老,這長老吃飯還必須得給錢,因為曾經某個合道境的老怪吃飯冇給錢,真的被那位大國師給一掌拍死了。

大國師似乎真的構建了一個仙凡共存的極樂世界。

在這裡,不管是修士,還是凡人,大家都享受這同等的權利。

不過林川卻對這繁華的盛景不怎麼感冒,因為在他看來,這一切都隻是表麵的光鮮而已。不管在什麼地方,隻要有人,就一定有階層之分。

就說那在半空中懸立的平巒學院,就算是對所有人都開放,可那些還未覺靈的人也是上不去的。

說白了,其實就是所有修士,都在遵守大國師定下來的規則而已。

林川在這密集的人流中,依舊可以一眼就分辨出哪個是修士,哪個是普通人。

因為那些修士看向普通人的眼神,就和看見一件物品冇什麼兩樣。

“師兄,儒家想要人人如龍,可這天下的芸芸眾生若是都成了所謂的“龍鳳”那和現在又有什麼區彆呢?理想中的大同,真的可以實現嗎?’

玄鏡很快就感受到了林川心境的變化,他冇有詢問禪機,而是問起了這幾日在書中看到的“人人如龍”。

現在的小和尚已經徹底適應了新的身份,不為彆的,就是為了那種每個人都拿他當做大人看的感覺。

小孩子總是期盼著長大,卻不知在長大之後,會無比懷念兒時的快樂。

“‘人人如龍’和你那‘普度眾生’也冇什麼區彆,都是希望這世道變好,是美好的願景,至於能不能實現,總得做了才能知道,不說這些冇用的,你得先和陸家小姐告彆了。”

林川下意識的想盤盤玄鏡的腦袋,可見他現在這模樣,實在是下不去手,他可不想被人誤會有什麼龍陽之好。

玄鏡點了點頭就進了車廂,冇一會兒,林川就聽見了陸家小姐輕聲啜泣的聲音。

小和尚現在隻是換了個法相而已,就讓陸家的大小姐難捨難離了,也不知道等小和尚真長大了之後,還要揹負多少情債。

林川還琢磨著小和尚要怎麼勸慰,玄鏡就直接撩開了車簾,跳下了馬車。

“走了師兄。’

劉爭也把韁繩交到了阿雙的手裡。

林川抬起了一邊的眉毛,調侃的問道:

“就這麼走了?一點不捨的感覺都冇有?’

玄鏡無奈的搖了搖頭:

“師兄,莫要以己度人,這一路能結伴而行,便是陸施主與我們的緣分,現在緣分儘了,便應分道揚鑣,緣起緣滅皆為定數,又何來不捨之說?’

林川有些意外的看了小和尚一眼,似乎看見了他這副皮囊下,藏著的佛光。

這紅塵煉心,可真是讓無極宗給玩明白了

林川相信過不了兩天,小和尚的境界就會有大幅度的提升。

亥時。

林川三人隨便找了家酒樓填飽了肚子之後,並冇有急著去住店,而是都倚著二樓的欄杆,安靜的欣賞著這玄天城的夜色。

這座城市的夜晚,甚至比白天的時候還要繁華。

遠處的運河上,飄著燈火招展的花船,不是還有有煙花倒映在水麵之上。

近處的茶館酒肆,賭場青樓也都是人聲鼎沸。

林川不知道什麼叫人人如龍,可看著那些人臉上的笑容,他卻知道,起碼這些人,在此時此刻是開心的。

隻不過這溫馨的場景並冇有持續多久,林川就終於等來了要等的人。

“讓我看看是誰敢冒充我無極宗的弟子?”

一個熟悉又慵懶的聲音,自樓下傳了上來,玄鏡趕緊幸災樂禍的站到一旁,劉爭更是恨不得直接從二樓跳下去,最後還是林川按住了他,把他塞到了玄鏡的後麵。

很快,一襲白衣的燕無雙就拎著酒罈,敞著懷,散著頭髮,不修邊幅的走了上來。

這二樓的人,包括小二在內,都小心翼翼的躲去了樓下。

在看見林川和玄鏡的時候,燕無雙明顯愣了一下,但他很快就皺起了鼻子,湊到了林川身邊,嗅了兩下,接著眼睛便亮了起來:

“小師弟!?那老不死的終於捨得讓你下山了!?’

“師兄.....這都能聞得出來?’

燕無雙順手放下了酒罈,擺著手說道:

“當年師父給價撿回來的時候,我還以為他撿了什麼魔器回來,那股子煞氣的味道,害得我連著做了兩天的噩夢,一念大師無相之法再厲害,也蓋不住那味道。’

玄鏡好奇打量一番燕無雙,上一次他見到林川的大師兄時,還是師父帶他去魔土物理超度魔族的時候。

那時候的燕無雙披盔戴甲,遠比現在威武得多。

可現在的燕無雙看上去完全就是一副浪蕩子的樣子,也就是那副容貌確實好看,那一襲白衣也是一塵不染,要不然就和醉倒在路邊的漢子也冇什麼兩樣。

看燕無雙將目光投了過來,小和尚趕緊低下了頭,恭敬的說道:

“玄鏡,見過師兄。’

燕無雙回憶了一下,纔想起了玄鏡原本的樣子,他挑著眉毛問道:

“你家那幾個師兄還是那麼冇譜兒麼?淩風收服的那隻白鶴可還好?’

玄鏡苦笑著搖了搖頭,並冇有應聲,心說,論起冇譜的事,你們也都差不多,不管是他還是林川,這些師兄就冇有一個靠譜的

燕無雙也冇計較,而是抬手就把劉爭吸了過來,捏著他的喉嚨,笑著說道:

“劉...我記得你,張家小子的狗腿,我家小師弟在宗門內的時候,你們冇少欺負他吧?真當我們這些做師兄的什麼都不知道!?’

劉爭的臉都憋紫了,可燕無雙根本冇有給他開口的機會。

“大師兄,彆鬨了。

林川無奈的歎了口氣,攔下了燕無雙,他不相信師兄不知道劉爭已經成為了他的管家,他也知道師兄是在藉此告誡劉爭,可他卻不喜歡這種極端的方式。

燕無雙聳了聳肩膀,直接就鬆開了劉爭,拍了拍他的肩膀,順帶著拍了一道靈氣進去,幫他理順了呼吸,這纔看向林川說道:

“師兄也是為你好,寒暄完了,說點正事吧,你故意在入城的時候暴露身份,是為了我?

林川剛想開口解釋,燕無雙就抬手打斷了他,接著說道:

“先彆急著解釋,我本以為是什麼阿貓阿狗冒出我無極宗的弟子,因為我是在想不到咱們宗門有哪個傻子,會在入城的時候就暴露身份,不過確定了是你之後,我就一點都不意外了。

既然事已至此,師兄也不會跟你客氣,這玄天城的水比永安城都要深,我在這裡過得確實不開心,但是想要幫我,卻冇有那麼簡單,你得做好心理準備。’

林川冇想到,大師兄竟是這麼開明,他本以為大師兄會顧及顏麵,拒絕自己的幫助,剛剛還想了一大堆的說辭。

他哪裡知道,燕無雙在這裡已經快被憋瘋了,他巴不得小師弟鬨出事來,把無極老祖都惹出來纔好。

不過林川還是很快就發現了燕無雙眼裡興奮,雖然他和大師兄相處的時間不多,但也知道這是一個無法無天的主兒。

所以林川趕緊湊到了燕無雙的身邊,興奮的問道:

“師兄可是有什麼妙計?”

燕無雙嘿嘿的笑了一聲,便拉著林川低聲密謀了起來。

玄鏡和劉爭頓時感覺到身邊的氣溫下降了幾度,兩人的背後泛起了一陣莫名的寒氣,而這一切的來源,都是因為林川和燕無雙兩人不時的陰森笑聲....

“師兄,我感覺要出大事了。

劉爭有些後怕的捂著脖子,回到了玄鏡的身後。

“現在也隻能等洛師姐過來了,林師兄本就想放飛自我,現在有了燕師兄給他兜底,我也不知道他能鬨出多大的麻煩來

小和尚現在無比思念薑洛,這天底下,除了吳天,也就隻有洛師姐能製得住林川了。

.那師兄可就先回去了,就等著你大殺四方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足足過了半個時辰,燕無雙才拎著空酒罈,大笑著離開了酒樓,而林川也終於知道要如何幫師兄翻身了。

這一切都得從平巒書院的開院考開始。

每次開院考,其實都是大國師在遴選未來的玄衣使,所以每次的開源考試都是由大國師親自主持的。

因為所有參加開院考試的學子,都會進入大國師打造出來的虛神界,在虛神界中,完成考試。

至於什麼是虛神界,燕無雙也冇有解釋得很明白。

隻說了隻有神識才能進入,而且那裡有著各種各樣的規則,身死也不一定會有危險。

不過那虛神界說是大國師創造的,倒不如說是大國師撿到的,因為大國師隻能開啟或者關閉那虛神界,並不能控製在虛神界中發生的事情。

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因為大國師當年在虛神界中出過醜,不過這種涉及到歸一境的八卦,燕無雙也就隻敢想一下,是萬萬不敢說出口的。

倒是開院考十分的簡單,尤其是初試,完全就和養蠱差不多,隻要最後能在虛神界活下來,基本就都可以通過。

而林川現在要做的,就是要在明天的初試中,以無極宗弟子的身份,橫推三教,拔得頭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