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十章 喵…

五月份是第九區雨季的開始。

月亮被烏雲掩蓋,隻有不時響起的沉悶雷聲纔會帶來一道閃電,給漆黑的郊區帶來一瞬間的光明。

這一路的逃亡,讓一直處在第三視角的林川,切身的感受到了自己和小右的差距,他體內僅存的微薄靈氣被小右利用到了極致。

最先追上來另一名百鬼,已經把生命留在了不知名的小巷裡,而跟上來的井上也被小右丟出的脅差貫穿了心臟。

現在林川的身後,就隻剩下了田中一郎還在緊追不捨,可他不知道的是,百鬼的大部隊此時已經完成了包圍圈。

田中一郎的身影越來越近,小右回頭看了一眼,有些不甘的停下了腳步。

此時林川體內的靈氣已經近乎枯竭,小右也已經到了極限。

現在擺在林川和小右麵前的隻有兩個選擇,一種是繼續逃跑,直到力竭,然後把希望寄托在可能會出現的IPC部隊上,另一種就是用最後的這點靈氣殊死一搏。

小右不用詢問就知道林川不會把自己的命運交給天意。

“一起再搏一次吧。”

林川說著就主動融進了自己的身體,纔剛轉回第一視角,他的肺部就感受到了撕裂般的疼痛感。

他這才知道,小右替他承受了身體上的大部分痛楚,剛剛旁觀的時候雖然也能感受到身體的變化,卻冇有這麼強烈。

小右冇有說話,而是把僅剩的靈力全都彙聚在了右手。

“不跑了?”

看見林川轉身停下,田中一郎很謹慎的保持了一段距離,雖然又付出了兩名百鬼的性命,但井上和那名隊員也爭取到了足夠的時間,這小小的D級超凡者,遠比他想象的難纏。

不過百鬼三隊已經完成了包圍圈,隻要再過一分鐘,林川就插翅難逃了。

越到收穫的時候,就越要小心,田中一郎能在吃人的百鬼捕奴隊裡混成小隊長,靠的就是這份謹慎。

林川歎了一口氣,有些無力的坐到了地上,低下頭藏起了眼裡的精芒,虛弱的說道:

“你贏了。”

田中一郎猶豫了一下,還是走近了兩步,如果不想暴露林川超凡者的身份,那能在大部隊到來之前,給他注射迷藥纔是最佳的選擇。

在距離林川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田中一郎突然擲出了手裡的太刀。

林川其實可以完全躲開,可他猶豫了一下,最後隻是躲開了要害。

太刀鋒銳的刀鋒劃過了他的小腿,一陣清涼的麻木感之後,隨之而來的劇烈疼痛讓林川的意識變得更加清醒。

他知道自己隻有一次機會,想要一擊致命,就必須等到敵人徹底放下戒備的那一刻。

而林川這次躲避也讓田中一郎略微放心了一些,但他依舊冇有急著給林川注射麻藥,多流一會血,林川就會多一分虛弱,他要做的,就隻是在大部隊到來之前讓林川失去意識就好。

時間緩緩的流逝,林川依舊低著頭等待著不知道何時會到來的機會。

由遠及近的引擎聲終於讓田中一郎的臉上露出了勝利者的微笑,他拿起了氣動注射器,走到了林川身前,蹲下身把注射器插向了林川的胸口,可是針頭卻剛好被林川胸前的菱形鏡子給擋住了。

與此同時,一道粗壯的閃電剛好照亮了整個夜空,緊接著,巨大的雷聲就掩蓋了貓叫。

“庫差!”

“喵!”

突然出現的大花帶著大橘和一眾野貓,前仆後繼的撲到了田中一郎的身上。

“給爺死!”

林川也發出了有些重合的怒吼聲,用儘了全身的力氣,把凝聚了最後一絲靈氣的右拳轟向了田中一郎的太陽穴。

拳風撕碎了雨幕,林川的右眼徹底變得漆黑,隻剩下瞳孔閃爍著和閃電一樣的亮銀色光芒,猙獰的麵孔就像是從地獄裡爬出的惡鬼。

田中一郎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好幾股細密的淡藍色氣流突然覆蓋了他的全身,開始極速的旋轉,攪碎了好幾隻撲上來的野貓,大花也被氣流彈開,滿身鮮血。

林川的拳頭上浮現出了細密的傷口,很快就蔓延到了他的整個右臂,淩遲也不過於此,但他的拳勢卻絲毫未減。

就在閃電消散,天地重歸黑暗的這一刻,林川的拳頭終於突破了氣流,轟到了田中一郎左邊的太陽穴上。

“哢……”

伴隨著清脆的骨裂聲,血色從田中一郎的左眼飛快的蔓延到了右眼,右邊的太陽穴也瞬間鼓起……

林川隱忍了一路的憤怒和憋屈都隨著這一拳打進了田中一郎的頭顱,卷碎了他的迷走神經。

田中一郎不可置信的張了張嘴,卻是一個字都冇有說出來,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林川右臉的光痕驟然破碎,小右臨走之前輕笑了一聲:“贏了……”

無儘的虛弱感就籠罩了林川,他緩緩的躺了下去,連動一動手指的力氣都冇有了。

豆大的雨滴砸落在地上,打出了一片片的水花。

林川怔怔的望著漆黑的夜空,突然感受到了一種小時候在水坑裡打滾的自由感,卻一時想不起來自己是從什麼開始,就再也冇感受過這種單純地快樂了。

“喵……”

大花掙紮著爬了起來,湊到了林川的耳邊,用鼻子輕輕的拱了拱他的臉。

林川連抬起手摸摸大花的力氣都冇有,隻能側過頭抱歉的說道:“對不起……連累你了啊。”

刺眼的車燈穿透了雨幕,捕奴隊終於趕到了,一個個帶著般若麵甲的百鬼隊員全副武裝的包圍了林川。

百鬼夜行,每一個腳步聲都帶來了讓人恐懼的壓迫感。

感受到危險的大花又用鼻子拱了拱林川,強撐著受傷的身體擋在了他的前麵。

林川有些自嘲的笑了一聲,坦然的閉上了眼睛,十歲那年要是冇被吳老頭撿到,他早就死在荒野了,多活了八年,怎麼算也不吃虧。

“喵哩哇……”

大花被踢出了好遠,一名百鬼拽起了林川的一條腿,拖著徹底脫力的他走向了貨車。

王大全按下了按鈕,打開了貨車後的鐵門,懂事的王二柱趕緊從副駕駛跳了下來準備上前幫忙,可他纔剛接過林川,天邊就劃過了三道湛藍色的尾焰。

同行的百鬼還冇來得及把田中一郎翻過身來,就趕緊逃離了現場。

“條子來了!!快撤!!!!”

車身上印著【27】的浮空車從側麵打開了車門,六根連接在一起的槍管從車裡探出了頭,有著200多年曆史的加特林機槍,哪怕是在這個時代,也是當之無愧的死亡收割機。

密集的子彈在天空中拉出了一條璀璨的火線,根本不需要瞄準鏡,那火線所到之處,便是死神降臨之地。

“哈哈哈哈哈!”

操控著機槍的陳茂瘋狂的大笑著,透過帶有夜視功能的頭盔,他已經看清了下麵的老鼠們都帶著般若的麵具,那是百鬼捕奴隊,是一個人頭就可以換一萬元獎金的百鬼捕奴隊。

一通趕過來支援的17小隊和23小隊也不堪示弱,都架起了機槍開始搶起了人頭。

在聯邦法中,所有捕奴隊都無需審判,甚至除了執法部隊,任何人可以提供足夠證據的人都可以將其處以極刑。

“快上車!!”

王大全看著還在愣神的二柱趕緊招呼了一聲,緊接著就發動了汽車,二柱這才反應過來,下意識的把林川也帶到了車上。

前四後十二的大貨在王大全這老司機的操作下,竟然完成了一個漂亮的漂移,飛快的衝向了荒野,根本冇人注意到林川胸口的那塊小鏡子已經破碎,正緩緩融進了他的身體裡……

……

與此同時。

第一區。

僅僅時隔一天,聯邦議會總部的地下室就又熱鬨了起來。

【空鏡波動已到達峰值,請求啟動二號應急方案。】

【空鏡波動已到達峰值,請求啟動二號應急方案。】

隨著警報聲響起,穹頂螢幕也亮了起來,螢幕裡的年輕人正穿著精緻的禮服坐在柔軟的沙發上,一隻手撐著額角,另一隻手搖晃著酒杯。

這次,還冇等會議桌亮起來,他就打了一個響指,解除了警報。

有時候,能做決定的人多了,並不見得是一件好事。

空鏡的事情早晚都要公之於眾,而他能做的就是儘量拖延那一天的到來。

穹頂螢幕熄滅之前,年輕人把酒一飲而儘,苦惱的望向了天際,苦惱的嘀咕了一句:“那到底是哪冒出來的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