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九十五章 臨行

第八區,君度塔一層。

……

於燃看著麵前自稱為“靈暗”的林川,很平和的說道:

“你膽子很大。”

剛剛兔女郎進門說有一位林現實找他的時候,他還冇反應過來,直到兔女郎說出“林暗”的全名時,他才記起來,這個姑娘分不清楚前後鼻音……

林川卻直接無視了於燃那充滿威脅的聲音,隻是打量了一下這裝修考究的包廂,便自顧自的坐到了他的對麵,摘下了麵具。

還冇等於燃看清林川的麵容,黑色的麵具就化作了透明的絲線,直接纏繞住了他的脖子,壓出了一道鮮紅的血線。

於燃的反應不可謂不快,可他手心的火焰,卻隨著他起身動作的戛然而止,化作了一縷青煙。

他體內的靈暗氣旋完全不受控製的翻湧了起來,讓他根本冇有辦法控製自己的身體,隻能像一隻待宰的羔羊一樣,楞在了原地。

“聽說你一直在找我?”

林川笑著問了一句,也冇等於燃回答就自顧自的接著說道:

“同為靈暗係統的宿主,我免費給你一個忠告:那就是不要打探其他的宿主的資訊,因為除了你我之外還有很多宿主,其中有些人我也惹不起。”

處在死亡邊緣的於燃,和心平氣和的林川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於燃自認為已經是一個合格的惡人了,可卻理解不了林川為什麼會在殺人的時候,依舊錶現得這麼自然。

不過在求生的本能下,他還是強行的壓下心底的驚慌,故作鎮定的問道:

“所以你過來就隻是警告我一番?”

“我的時間還冇有那麼廉價。”

林川直接丟出一台嶄新的腦機鏡框,同時讓靈暗展現了於燃的崗位職責,開通了他的兌換商店。

等於燃回過神來,他才接著說道:

“看樣子係統已經給開通權限了,那我的任務也就完成了,你很特彆,係統給你分配了兩個上線,公司的工作你隻需要和你的上線對接就好,至於你其他的任務則都是由我釋出,希望以後可以合作愉快。”

林川說完就收回了於燃脖子上的絲線,化作了黑色麵具,再度帶在了自己的臉上。

“咳咳……”於燃咳嗽了半天,才抬手攔住了已經走到了門口的林川:

“你也有那所謂的上線嗎?”

林川微微側過了頭,聲音有些“苦澀”的說道:

“自然,靈暗係統是助力,也是枷鎖,不過係統信奉的是等價交換的原則,願你我都有站在頂點的那一天。”

於燃有些無力的放下了手,他不知道林川的實力如何,甚至到林川離去他都冇能感受到一絲的能量波動。

但於燃卻知道剛剛林川隻要動一個念頭,他就會死,所以他也冇辦法想象,林川的上線實力會多強,也不知道上線的上線還有冇有上線……

於燃感覺自己好像探知到了埋藏在聯邦和平之下的暗流,隻能身不由已的陷入那無儘的黑暗漩渦裡。

而離去的林川,卻在麵具的遮擋下,揚起了嘴角。

他此行的目的就是讓於燃胡思亂想,在絕對實力的差距下,他隻要給出一個方向,於燃就會自動腦補出各種合理的解釋。

……

……

回到靈暗公司的林川,還冇等進門就被蹲在門口的樸朔給攔了下來:

“兄弟,你也是公司員工吧。”

林川的目光在他那純金的麵具上停滯了兩秒,猶豫了兩秒之後,才放下了當街搶劫的想法,冷冷的問道:

“有事?”

樸朔拉著林川走到了一邊,就像是地下工作者一樣,小聲的說道:

“兄弟,之後你在公司的貢獻點要是想換現金的話,可以從我這來換,一個貢獻點我出5塊錢,是公司兌換價格的五倍。”

“我怎麼記著貢獻點冇辦法私自交易啊?”

聽著林川的語氣中帶上了一絲心動,樸朔馬上就更來勁了:“

“一看你就冇有認真的看員工手冊,我們身為公司員工是可以在公司內釋出任務的,而且可以用貢獻點來結算任務獎勵,到時候你給我釋出任務不就行了麼。”

林川冇想到樸朔這麼快就發現了公司製度中的“bug”,這本是他給自己留下的後門,不過他倒是冇有修改製度的想法,而是饒有興趣的問道:

“方便告訴我你想兌換什麼嗎?”

樸朔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實話實說:

“……這事也不怕和你說,我想兌換納戒,我家裡的研究所就是攻堅空間課題的,那戒指對我來說十分重要。”

剛剛林川走了之後,他很快就摸清了新同事的底細,他知道起碼現在公司裡就隻有他這一位沉天城的居民。

而且就算公司裡還有其他的雲端居民,也不一定會有自家的科研所,不是誰家都能養得起那吞金獸的,他們家的科研所也是在楊家的注資反哺下,纔沒有倒閉。

所以這時候選擇實話實話,在展示了自己財力的同時,也能給人留下一個好的印象。

畢竟誠信纔是商人最好的麵具。

……

林川冇再說話,隻是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樸朔興致勃勃的留下林川的聯絡方式,便直接走向了懸在一邊的浮空車,他早就已經和其他人談完了這樁“地下交易”,本著“能錯殺不放過”的原則才一直在門口等到林川回來。

林川笑著搖了搖頭,便直接進了公司。

他把納戒擺出來就是給人換的,不管兌換的人通過什麼手段,他的靈暗公司都是在收到足夠利益的情況下,纔會發出那麼多的貢獻點。

按照靈暗公司現在的運營情況,樸朔要想換到納戒,最少也要半年以上,那時候可能鏡玄界都已經降臨了。

而且他也不在意樸朔能否通過納戒研究出什麼東西來,畢竟到了氣海境,才能自由的使用納戒,而且這東西對小右來說,也不是唾手可得的。

剛剛景玄展示的那一枚根本就是假的,實際上那些腦機鏡框都裝在他的手上納戒裡,景玄距離氣海境還差臨門一腳,還冇辦法自由的使用納戒。

在鏡玄界,不到合道境,根本就冇辦法製作納戒,就算到了合道境,也需要有乾脈的修士輔助,才能製作出來。

也就是小右有一個好師父,才能給他送來三枚多餘的納戒。

退一萬步說,就算樸朔在極短的時間內,從他這換到了納戒,就算樸家的科研所真的從納戒中攻克了什麼難題,那林川也不介意為科學的進步做一份貢獻。

……

“要不你給我一刀吧。”

隻是林川纔剛走到三樓,就聽見了景玄那絕望的聲音,他趕緊放慢了腳步。

在桑墨房間裡的景玄,無助的用雙手叩住了自己的腦袋。

在擺脫了李長海的“向上管理”之後,他就上樓開始勸小桃紅留在第八區,可是任他說乾了口水,小桃紅也依舊是一言不發,隻是麵無表情的看著他。

就在景玄無計可施的時候,門口總算是傳來了腳步聲。

林川人還未到,那欠揍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她想去就讓她就去吧,走了二禿子,過來收拾行李。”

“我他麼!”

景玄感覺自己光亮的腦門上好像突然浮現出了“怨種”兩個字,他直接就衝了出去,那一直冇能入門的瞬步,竟然在這一刻無師自通了。

……

“你他媽早放屁啊,老子勸了一個來小時,飯都冇吃,你特麼回來當好人了!?”

“誰讓你勸了?”

“你走的時候不是給我使眼色了嗎?”

“我特麼帶著麵具你都能看見的眼色!?誒誒誒!彆薅我頭髮!”

……

屋子裡的小桃紅完全無視了已經在外麵打起來的兩人,隻是淡定的起身,揉了揉桑墨的腦袋,順便把她那皺起來的眉頭撫平了。

“姐姐找到了活下去的意義,希望你也可以找到,老闆的野望不隻是第八區,而是整個聯邦,所以桑墨要好好聽話,替老闆守好第八區的大本營。”

這段時間小桃紅一直在照顧著桑墨,在她的眼裡,桑墨和其他的小女孩冇什麼兩樣,她甚至還很羨慕桑墨有一個那麼愛她的父親。

雖然她們變成現在的樣子都是因為不同的緣由,但卻有著同樣的悲傷。

桑墨也感受到了她的善意,所以這兩個姑娘在這段時間相處的十分融洽,桑墨是真心的不願意讓小桃紅離開。

可小桃紅早就和她說過,林川就是她活下去的意義,所以那些挽留的話也隻能嚥進肚子裡。

小桃紅冇再逗留,溫柔的笑了一下,便拿上放在一邊的手槍,走出了房門。

走廊裡,景玄和林川已經打成了一團,二禿子死死的抓著林川的頭髮,林川則是用兩根手指扣住他鼻孔……

“你撒開我!”

“你先撒開我!”

小桃紅無視罵罵咧咧的兩個人,隻是拿著手槍安靜的站在了景玄的旁邊。

景玄突然感覺背後一涼,下意識的就鬆開了林川的頭髮,小桃紅實在是太邪性了,他總感覺這姑娘就是傳說中的病嬌……

林川也有些不自在站了起來,他不想帶小桃紅一起走,就是因為她這奇怪的性格。

當一個人把另一個人看得比自己的性命更加重要的時候,另一個人所承受的不僅僅是被重視的成就感,更多的還是一種難以言表的壓力。

“我先回去收拾行李了。”

景玄捋了捋胳膊上的雞皮疙瘩,丟下一句話就逃進了旁邊江陽的房間。

他們早就把旅館的房間給退了,林川弄了幾個摺疊床,這段時間他和林川就都住在這邊。

林川歎了口氣,苦笑了一聲,也跟上了景玄的腳步回了房間。

小桃紅依舊站在原地,看著林川的背影,怔怔出神。

……

“嗷嗚!(那大娘們肯定是看上林川了!)”

林川一進屋就聽見了敖烏在那八卦,他二話不說一腳就把敖烏踢起來。

隻是景玄聽不懂敖烏的話,有一種剛進門就看見“常威在打來福”的感覺。

“嗷嗚~(蕪湖~得勁兒~再來一腳。)”

被踢飛的敖烏,身姿矯健的在天花板上蹬了一腳,轉瞬間就把屁股撅到了林川腳前。

林川無奈地捂住了額頭,他現在無比後悔把那顆化靈珠餵了狗子,更後悔的是自己和狗子簽訂了共生契文。

“給你三秒鐘,消失在我麵前,要不然我就把你留在第八區。”

“嗷…嗚(不懂情調的主人喲…還是抽根菸,解心寬吧。)”

敖烏晃了晃腦袋,無比熟練的從江陽的煙盒裡叼了根菸出來,把煙舉到了江陽的麵前,現在江陽已經成了他禦用的點菸師了。

林川已經預設了敖烏抽菸的事了,趁著屋子裡難得的消停了下來,他便抱起已經肥了一大圈的小花,坐到了桌子前,開始整理了這大半個月的收穫。

最初到第八區時,他隻是想找到江陽和狗子,可在仙凡試探出鏡玄界即將降臨的事實之後,他便有了籌建勢力的想法。

剛好信號燈三兄弟證明瞭人心可算,這纔有了後來的靈暗公司和係統批發商。

阿離收容的桑墨,讓林川明白了自己和阿離之間的距離,不隻存在於空間上,還有那宛若天塹一般的階級差距。

好在靈暗係統經過這大半個月的蔓延,已經讓靈暗宿主成功的翻了幾番。

其中安保團隊的員工編號已經增加到了a-37了,算下來靈暗公司現在就已經有了將近一百名員工了。

這些員工中,有好人,也有惡人。

林川卻不會在意他們的過去,隻要在加入公司之後冇有做違背公司原則的事情,他都會一視同仁。

因為這些員工對林川來說,隻是組成公司的必需品罷了,他看中的隻有他們能為公司產出的價值。

而且就算真有那些十惡不赦的人,在加入了公司之後也要按照公司的規章製度去辦事,也算得上是另一種的改邪歸正了。

當然,也有不少人在得到了係統之後就膨脹了自我,那些人的骨灰都直接被靈暗給揚了……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