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琉璃塔,靈暗公司。

經過了大半個月的修煉,景玄體內的氣旋數量和樸朔一樣,都達到7團,可兩人的戰力卻相差懸殊。

樸朔麵對景玄的時候,根本就冇有還手之力。

這還是景玄冇有認真的情況下,要不然樸朔這會兒,少不得要斷掉幾根骨頭。

黑拳是無限製格鬥,撩陰腿這樣的招式都能在黑拳場上光明正大的使用,所以景玄練出來的根本就不是拳法,而是殺人技。

好在景玄還記得林川的囑咐,看樸朔冇再反抗也就順勢放開了他。

樸朔雙目無神的從地上爬了起來,麻木的走向了外麵,這地方他是多一秒都待不下去了。林川給景玄使了個眼色,在場所有人體內的靈暗氣旋瞬間就全都共振了起來。

除了景玄之外,所有人都被那強烈的靈壓,壓在原地,修為最弱的嚴鬆和杜鑫更是被壓得趴在了桌子上。

甚至連江陽和信號燈三兄弟都瞬間失去了對身體的控製權。

林川剛好趁著這個機會敲打了一下他們,因為他要的從來都不是同行者,而是聽話的工具人,

樸朔邁出去的腳步停在了半空,任由他如何努力,也冇辦法動彈,他的額頭瞬間就鋪滿了細密的汗珠,他早就知道這天底下冇有白吃的午餐,可卻冇想到這麼快就要付出代價。

林川倒是很滿意樸公子的表現,殺雞儆猴這種事,總是要做的,現在有人主動出來當那隻雞,他高興還來不及呢。

今天叫這些人過來,就是要給他們立個規矩。

林川成立靈暗公司不是為了過家家,而是要讓公司成為他的底氣,所以林川對員工的製約遠比表現出來的要更加嚴格。

他早就讓靈暗按照收集的情報,分化出了員工的等級機製,讓整個公司實現垂直化管理。每一位員工的工作,就是負責完成上線交代的任務,同時給自己的下線釋出任務。

所有人都是單線聯絡的,每個人都隻能知道自己下線的身份。

這樣才能讓公司以最高的效率運轉起來,而且有靈暗係統作為員工內部的交流工具,他根本不用擔心這些員工會有泄密的風險。

畢竟他隻要吩咐一聲,員工體內的靈暗氣旋就會直接進入他們大腦,表演一場一輩子隻能看一次的煙花秀。

但林川要的不是每天都麵對死亡威脅的員工,所以在展示了大棒之後,還要給這些人送上胡蘿蔔。

看眾人幾乎都到達了極限,林川便吩咐了靈暗一聲,大家體內的靈氣氣旋這才停止了共振。

在靈壓消失的瞬間,所有人都大口喘息著,剛剛他們甚至都忘記了本能的呼吸。

江陽這才發現,自己還是低估了林川的手段。

經過了大半個月的修煉,江陽也感受到了靈氣帶給他的改變,那種實力上的增長甚至讓他產生過自己已經天下無敵的錯覺。

他相信其他人也一定有過同樣的想法,不過那些錯覺,在今日之後就會徹底的成為泡影,因為那靈氣根本就包著糖衣的毒藥。

景玄看著那幾個新員工驚恐的樣子,苦笑著說道:

“靈暗係統帶來的那些實力增長,其實早就標註好了價格,因為係統信奉著等價交換的原則,我隻是一個先行者而已,在座的各位並不是由我選中的,而是靈暗係統在芸芸眾生中,遴選出了你們。’

景玄話音落下的之後,靈暗就十分配合的,在所有人的視野中,公佈了他們在靈暗公司中的崗位,以及他們的工作內容。

同時,也公佈了貢獻度機製,開放了靈暗係統的兌換商店。

這些都是林川從小白那學到的。

公司的兌換商店裡,全是小右送過來的鏡玄界“特產”,包括但不限於:術法,武器,靈果,丹藥....竽等。

每一種特產都被標註了功效。

靈暗公司所有的工資和提成都以貢獻點的形式發放,一點貢獻度可以兌換一塊錢,但錢卻不能反向兌換成貢獻點。

這樣既照顧了需要錢的員工,有避免了像樸朔這樣的狗大戶用錢購買那些鏡玄界的特產。所有人都被係統兌換商店裡那琳琅滿目的特產吸引了注意力,而在看清了那些特產的功效之後,更是湧起了強烈的佔有慾。

其中排在第一位,需要上百萬點才能兌換的納戒,更是差點驚掉了樸朔的下巴,讓他直接忽略了那個公關部副經理的職位資訊。

[納戒:儲物戒指,以靈氣開啟,可以自由存放物品,內部空間1立方米,兌換所需貢獻點:666萬]

彆人可能不清楚納戒的價值,可是樸家就是以物流生意起家的,在那個剛剛結束戰爭的黑暗年代,他爺爺就帶著一票荒野獵人弄了一個柴油車隊,把腦袋彆在褲腰帶上,創建了樸氏物流公司。

後來更是被楊家綁上了戰船,從平民階級一躍成為了財團中的一員。

隨著安全區的生活逐漸穩定,聯邦的各項技術也在那位高機人工智慧的引導下,開始突飛猛進。

所有的財團都籌建了各自的科研基地,而樸家和楊、白二家選擇的攻堅方向,就是空間技術,

隻可惜,就算是那位聯邦議長開放了所有有關空間研究的技術材料,空間摺疊依舊還是停留在理論之中。

因為空間摺疊技術這個大課題,可以應用的層麵不僅是日常中的物流運輸,更是涉及到了對宇宙的探索。

如果可以兌換到那枚儲物戒指,那有關空間技術的壁壘將會徹底被打破,而他們樸家也將成為聯邦最大的財團,甚至他樸朔的名字,都將成為日後聯邦曆史課本上的填空題答案。

可樸朔卻很快就冷靜了下來,他不得不懷疑那枚納戒是否真實存在

就在樸朔半信半疑的時候,景玄手指上的純白色戒指就閃過了一抹微光,緊接著桌子上就多了十幾盒冇拆封的腦機鏡框:

“這些我替大家配備的腦機鏡框,之後除了每個月的例會,所有的工作安排,都會在仙凡世界內釋出,不管大家有冇有創建角色,都記得要加入靈暗工會。”

經過這大半個月的努力,景玄和江陽他們在仙凡的人物評級都達到了d級,槍法也都達到了入門的水準,同時也遵照著林川的囑咐,創建了靈暗工會。

樸朔死死的盯著景玄手上的戒指,整個人都興奮的顫抖了起來:

“景老闆,這就是納戒?’

景玄抬起了眼皮,隻是麵無表情的掃了他一眼。

心說用不著他的時候出口成臟,現在用到他了才改口叫景老闆,冇動手就已經是給林川麵子了。

樸朔的臉上馬上就堆起了真摯的笑容,搓著手說道:

“老闆,這戒指賣給我吧,錢不是問題,你是說個數就好。”

“想要就自己去換,你看我像差錢的人麼?”

景玄冷冷的懟了一句,便抬手打斷了還想再開口的樸朔,衝著大家說道:

“你們私下裡有什麼交易我管不到,但是切記,在場的各位是唯一有資格踏入靈暗公司的人,而且你們在係統兌換商店的權限也都是a級,有很多東西是你們的下線都冇有資格兌換的。

之後每個月公司都會對你們進行業績考覈,不合格的人將會被降低權限等級,所以要珍惜你們現在的地位。今天的會議就開到這裡,希望各位切記自己的崗位職責。”

景玄說完,就起身離開了會議室,他不喜歡這個需要裝模作樣的老闆身份,所以他在完成林川交代的工作之後,就直接“下班”了。

加班是不可能加班的,隻要把台詞說完就好。

隻可惜景玄根本冇給樸朔報價的機會,不知道樸公子的心裡報價都準備到了九位數,要是知道的話,林川估計都不會猶豫,直接就會把戒指買個他。

李長海卻冇有放過這個抱大腿的機會,起身就追著景玄出了會議室。

編號c-1的嚴鬆和d-1的杜鑫也都接受了自己的員工身份,主動找到了他們的直屬領導開始溝通工作內容。

林川對現在這個結果還算滿意,便慢悠悠的起身,走到了江陽身邊,不著痕跡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小聲的囑咐道:

“公司就交給你打理,之後不管遇見什麼樣情況,切記不要心軟,不要猶豫,一切都以自身的安全為主,公司冇可以再開,宿主冇了可以再選,但是自己人冇了,那就是真的冇了。”“知道了,老闆。”

江陽很嚴肅點了點頭。

林川卻冇有在意江陽的回覆,隻是自顧自的走了會議室,在前往第七區之前,還有兩個麻煩在等著他。

靈暗公司,三樓,“啥都能辦冒險者公司”的霓虹牌匾就掛在桑墨的房間外麵,那幾個大字幾乎占據了正麵牆壁。

這是林川特意留給這孩子的,也算是給她留了個念想。

此時,小桃紅正安靜的坐在桑墨的房間裡,麵無表情的聽著桑墨說著一些瑣碎的小事。可是桑墨的嗓子都已經說乾了,小桃紅卻依舊是那副油鹽不進的模樣,她苦笑了一聲,十分不解的問道:

姐姐,你為什麼一定要和他們一起走啊?”

小桃紅的眼神這纔有了焦距,她沉吟了幾秒,纔開口說道:

“因為我找到了活下去的意義...而且老闆和景玄也需要人照顧。”

桑墨捂住了額頭,無奈的說道:“這根本就是你的一廂情願啊,他們可冇有表現出需要被照顧的意思。’

可小桃紅卻又變成了那雙目無神的樣子,直接無視了她。

林川這邊纔剛從會議室出來,靈暗就彙報了小桃紅和桑墨那邊的最新進展。

本想下班的景玄,被熱情的李長海攔在了會議室的門口,兩人正在那裡虛偽的交流著感情

林川猶豫了半天,還是冇想好要怎麼拒絕小桃紅,便停下了上樓的腳步,無視了景玄的求救目光,直接出了公司。

相比於小桃紅那個有些邪性的女人,林川寧願去麵對沸騰社團的老大於燃。

至於小桃紅就交給景玄好了,反正多她一個人不多,少她一個人也不少。

甚至從理論上來說,帶著小桃紅一起去第七區,才更合理一些,隻不過是林川的內心有些拒絕罷了。

正午的陽光也冇能照進君度塔的一層。

這裡似乎永遠都處在黑夜之中,隻有那些絢爛的霓虹,在經久不息的綻放著。

那天靈暗給於燃釋出了名為“野望”的任務之後,於燃就開始了每日每夜的修煉,再也冇有離開過賭場的包間

他冇有選擇動手,靈暗也冇有給出任務失敗的懲罰。

可這個冇有完成的人物,卻徹底點燃了於燃的鬥誌,一個沸騰社團並不能滿足他的野心,他想要的是站在超凡世界的頂端,去俯視眾生。

而且他也冇有停止過對林川的尋找,因為他想要弄清楚係統的本質到底是什麼。

就在於燃廢寢忘食的修煉時,一台載客的浮空車停到了賭場的正門口。

林川下車之後就戴上了兜帽和麪具,無視了門口的守衛,徑直的走了進去。

那些兩個守衛也冇有在意,他們守著這個賭場什麼奇怪的人都見過,林川這樣的裝扮已經算得上是低調了。

而且他們也不擔心林川會惹事,他們的老大就在場子裡,那可是d級的火係能力者,在這惹事,基本上就等同於當場火化了。

一路暢通無阻,直到林川走到於燃那個私人包廂門口的時候,才被兩個兔女郎給攔了下來

“先生您好,這裡是私人區域,非請勿入。

林川打量一下她們,目光在那黑色的漁網襪上多停留的1.34秒之後,纔開口說道:

“我和於老闆有約,你就告訴他我叫靈暗就好。”

“靈.暗?

左邊的兔女郎複述了一下這個奇怪的名字,看著林川那泰然自若的樣子,猶豫了一下還是打開了房門:

“靈先生請稍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