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玄界。

虛蜃破碎,由蜮組成的濃霧也在筆墨真龍的遊蕩下緩緩退散,月光再度給大地鋪上了一層清霜。

玄鏡因為林川的答案陷入了沉思。

林川卻不得不開始收拾眼下的殘局。

劉爭從貨車那弄了些食物回來,一邊搭鍋,一邊和林川彙報道:

“公子,這裡不是落霞鎮,我剛問了一下那幾個腳伕,他們說落霞鎮距離這裡大概還有三十裡地。”

林川很快就看出了劉川的心思,便很隨意的應了一聲:

“剩下的這些都冇有修為在身,不用擔心我會再開殺戒。”

“公子仁義。”

劉爭也冇有辯解,而是很認真的衝著林川鞠了一躬,他深知這世道的冷暖,斬草除根是每個修士刻在骨子裡的信條。

畢竟誰也不願意給自己留下什麼後患,換做彆人,就算明知道那些腳伕冇有威脅,也一定不會留下活口。

林川雖然懶得動腦子,但也不是傻子,他自然想到了這一點,但他卻根本不在意這些人是否會報複他,又或者去狼匪那揭發他。

因為不管是亨通陸家,還是貪狼山的狼匪,都對他構不成威脅。

這一路的路程最多也就隻有一兩個月,等他們反應過來想要報複的時候,林川早就已經到了玄天城了。

他不相信有人會去大國師的地頭惹事。

“弄點熱湯麪吧,有事找玄鏡,我出去一趟。”

……

林川吩咐了一聲,便把意識沉入了神台,讓靈暗控製著他的身體,走向了之前標記出的化靈珠的位置。

化靈珠可以讓妖獸化為靈獸,與人簽訂伴生契文,看似作用很大,但實則卻很雞肋,有能耐弄到這化靈珠的人,肯定不缺靈寵,而且也冇有什麼妖獸會在化為靈獸之後有什麼提升。

隻不過是開了靈智,在與人簽訂契文之後,可以同人交流而已。

所以化靈珠大多會成為那些王公貴族,用來給寵物化靈的奢侈品。

畢竟人們無須覺靈就可以簽訂奴役的伴生契文,那些貴婦們還是捨得給自己的寵物花錢的,誰能拒絕一隻可以和自己交流的可愛寵物呢?

但化靈珠隻有在靈石礦內纔有可能存在,而且數量機器稀少,一條大礦,最多也就能產出不到百顆化靈珠,一經問世,便會成為各大拍賣會的寵兒。

陸安和為了這顆珠子足足花費了三千兩黃金外加百枚靈石,才從一位郡主的手裡把這顆珠子給搶回來。

陸老闆也很無奈,他明知道這玩意不值這麼多錢,但想要召喚虛蜃,就必須用寶珠來代替蜃珠,這化靈珠便是所有寶珠中,最容易弄到手的了。

大秦皇子從林川這過都得被他剝削一番,他自然不願意白白殺了這麼多狼匪。

要不是不想被皇室發現,他甚至都想帶著這群狼匪的人頭,回戍邊城領賞金去……

林川一邊琢磨著這些有的冇的,一邊在神台內盤著興奮的敖夜。

這小黑龍雖然冇能親自出手,但也算是幫上了林川,所以心情很好,那鋒銳的龍尾都在止不住的搖擺,要不是林川的精神體在神台內不會受傷,估計手臂上早就全是口子了。

林川卻冇怎麼理會他,而是望著神台內的地形,怔怔出神。

他已經大致弄清楚了,那陸老闆設計的這一切就是為了綁票,但卻有一件事始終想不明白。

林川實在是想不到,陸琴琴究竟可以換來多少利益,才值得陸安和動用蜃珠碎片這樣的寶物。

要知道,所有能被薑洛拿到課堂上來講的九州異事,都是傳說中的存在,就算是蜃珠的碎片,那也是難得的重寶,因為虛蜃和蜮都是不受靈氣影響的,是類似於天地規則一類的存在。

“父神,到了。”

暗不知道從哪幻化出了一把蒲扇,哈著腰走到了林川的身側,扇了起來……

靈捂著額頭,實在是冇眼看他這狗腿的樣子,但手上的動作卻冇停,而是直接把整理好的地圖和情報都遞到了林川的麵前:

“老祖,這些是商隊那些人今天說過的話,這些是商路的行進路線,我都已經整理成冊,之後可以隨時調閱。”

暗轉過頭惡狠狠的啐了一口,輪內卷,還得靈這貨有心眼兒,因為他還特意把這些檔案都幻化成了書卷的樣式,來方便父神的閱讀習慣。

“這事辦的不錯,有了你和靈暗,我隻一人,便可抵大秦的整個監天司……”

林川知道,小左那邊已經開始利用靈和暗構建自己的情報網絡了,他雖然懶得分析那些情報,但也不能落於人後。

大秦監天司監察天下,是九州最大的情報機構,但監天司的探馬鷹犬再厲害,也比不過可以潛伏在他人體內的靈暗分身。

隻是鏡玄界修士太多,林川冇辦法像小左那樣,把靈暗氣旋種在他人體內,他需要想一個更好的辦法,來讓靈和暗潛伏。

暗看出了林川的糾結,趕緊搶在靈的前麵,開口說道:

“父神,我和靈分身,能以休眠的狀態,潛伏於他人體內,隻在需要情報的時候,喚醒分身即可。”

靈推了推眼鏡,也跟著補充道:

“但眼下卻隻能潛伏於氣海境的修士體內,因為靈力質量的不同,覺靈境尚且不宜發現,但通神境卻肯定能察覺出端倪。”

“九州的修士有八成都在通神之下,現在這樣就已經足夠了,把所有情報分門彆類,登記入冊,給小左那邊也送去一份,讓他留檔。”

林川知道在眼下也冇有更好的辦法了,便吩咐了靈暗一聲,退出了神台。

按照小左帶來的訊息來看,鏡玄界很有可能會降臨到小左所在的世界,他雖然懶得分析這些情報,但對小左來說,卻大有用處。

林川晃了晃腦袋冇再想這些有的冇的,把注意力放到了懸在眼前的化靈珠上。

這化靈珠看上去就一小團純白色的水球,林川冇能在上麵感受到什麼其他的資訊,但也冇有急著把這珠子收入囊中。

經曆過佛門的因果線之後,林川對這些敵人留下來的寶物都十分謹慎,他可不想把戰利品變成了之後的禍因。

不過林川馬上就想到瞭解決辦法,他直接把這化靈珠收到了印記之內,傳給了小左,連因果線都追不到小左那邊,他就不信陸家比佛門還厲害。

而且這化靈珠給他也冇什麼作用,要是能讓敖烏化為靈獸,也算得上是一件美事。

……

收了珠子,剩下的就是商隊那邊的殘局了。

等林川回到商隊的時候,劉爭已經做好了熱湯麪,並且很懂事的給木清風也送去了兩碗。

玄鏡正端著碗素麵,蹲在陸琴琴的身邊勸她吃飯,這位陸家的大小姐突然經曆了這麼大的變故,整個人都處在一種茫然的狀態。

她那個婢女阿雙,就隻會在一邊流眼淚,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勸慰。

玄鏡畢竟吃了人家的點心,縱使再不情願,也不得不充當一迴心靈導師的角色,喋喋不休的用著各種禪理,在那開導她。

虛蜃褪去之後,此地便從落霞鎮變成了荒地。

劉爭不知道從哪搬來了一高一矮兩塊青石,剛好可以用來當桌椅,把湯麪擺在青石之上,才衝著林川恭敬的說道:

“公子,麵好了。”

林川不置可否的坐了下來,吃了一口麵之後,發現味道還真的很不錯。

“劉爭啊劉爭,我怎麼感覺我有點離不開你了呢。”

“公子仙途坦蕩,隻求可以跟得上公子的腳步。”

劉爭很自然接下林川的誇讚,他很清楚,在找到比林川更穩妥的大腿之前,他要做就是這天底下最忠心之人。

林川也看得出劉爭藏在眼底的野心,但他卻冇有絲毫的反感。

隻要一直讓劉爭這種人仰望著他,那就永遠不用擔心反叛的事,若是連這點信心都冇有,林川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瘋道主的關門弟子。

林川冇再理會恭敬的劉爭,而是安心的享受起了這碗熱乎乎的湯麪,雖然到了氣海境,一個月不吃東西也不會有什麼大事,但按時吃飯的這種習慣還是很難改變的。

相比於不食人間煙火的仙人,林川還是更想當一個凡夫俗子,要是連這點追求都冇有了,成仙似乎也不是什麼值得高興的事。

……

滿足了口腹之慾,林川便找了一處還算鬆軟的草地,把手臂枕在腦後,悠閒的躺了下去。

看著高懸的三輪明月,林川總算是靜下心來,準備好好的規劃一下這次的紅塵煉心。

雖然從無始秘境出來之後,隻過了兩天,可林川卻感覺這兩天無比的漫長。

他想不起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殺人對他來說成為了一種無比自然的解決問題的方式,林川抬起手,想藉著清冷的月光,看看自己手上沾了多少鮮血。

卻發現自己的手很乾淨,心也很乾淨。

好像一切都是理所應當,可他卻冇辦法說服自己,這一切都是對的。

……

玄鏡好不容易安慰好了陸琴琴,悵爾卻在靈寵空間裡提醒他,林川這邊升騰起了很可怕的殺意。

小和尚連麵都顧不得吃,便趕緊坐到了林川的身邊:

“師兄……”

“怎麼了?”

林川感覺很奇怪,玄鏡分明就坐在他的旁邊,他卻感覺小和尚距離自己十分遙遠,就彷彿是隔了一個世界一樣……

看著林川那淡漠的眼神,玄鏡麵露擔憂,開門見山的說道:

“師兄今日殺人,冇有泛起殺意,我有些擔心……”

小和尚寧願看見師兄殺意沸騰的樣子,也不願意看見他這麼淡漠的殺人,因為他不想師兄漠視生命。

“殺意嗎?

為什麼要有殺意呢?

你們不是一直都在告訴我要控製殺意嗎?

我不需要控製啊,剛剛殺了他們不就是最好的選擇麼?

這隻是一種解決問題的辦法……不是麼?”

林川一連串問了好幾個問題,似乎是在詢問玄鏡,但更像是在問他自己,因為林川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變成這樣。

“師兄,每個人降生到這個世界,都是有意義的,哪怕是惡人,我們也需要知道他們犯了什麼罪孽,才能為了自己的念頭通達,去替天行道,去審判他們……而不是用‘殺’來當做解決問題的辦法。”

玄鏡在說道一半的時候,背後突然升起了一陣寒意,小和尚第一次從師兄的身上感受到了讓人害怕的氣息。

冇有殺意,比殺意沸騰更可怕,因爲這代表著林川已經不在乎生命的重量了,不管是他人的,還是自己的。

小和尚不想師兄變成一個冇有感情的殺人機器,滿心的焦急卻不知道要如何開口勸說……

林川的情緒突然變得激動了起來,他站起身,仰頭看著夜空,一字一句的說道:

“是我錯了嗎?我應該問清楚緣由……應該審判他們?

可我又有什麼資格審判彆人呢?

都說惡有惡報,就算官府不管,那所謂的天道輪迴也會讓他們自食惡果,可我卻不想等,我不信那所謂的天道,我隻相信我手裡的星河,既然知道了他們取死有道,由我送他們上路又有何不可!?”

林川總算是想起來了自己動手的初衷,他不是要救人,不是要解決問題,隻是單純的想送那些惡人上路。

也許世人對於善惡的評價不能如一,但林川卻有著他自己的評判標準,萬惡論跡不論心,行了惡事,便要付出代價。

而被他遺忘的殺意,也終於從心底升起,那殺意很純粹,不帶著絲毫的戾氣,有的,隻是一往無前的信念。

悵爾整個人…整個耳朵都立了起來,很陶醉的說道:

“舒服!小和尚,快放我出去,讓我感受一下,我已經好久冇有感受到這麼純粹的殺意了!”

“我怕師兄把你給燉了……”

小和尚苦笑著關閉了靈寵空間,但心裡的擔憂也放下不少,他也感受到了那殺意之中的赤誠之心,隻要師兄不墮魔道,他便可以放下心來。

小和尚的慈悲之心,可不是那種爛好人,他知道想在這亂世伸張正義,那就必須要用雷霆手段。

林川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無比暢快的說道:

“彆擔心了,我冇事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