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八章 逃

第九區,晨光小區。

江陽在百鬼的車隊到達之前,便載著景玄和狗子一騎絕塵,衝向了光林塔,小區裡反應快的人們,也早就在槍聲響起的時候就做好了逃離的準備。

所以江陽的逃亡之路並不孤單,除了幾個選擇開車的傻子被捕奴隊打爆了輪胎,剩下那些徒步的,還有騎摩托的,都衝進了迷宮一樣的小巷裡。

百鬼捕奴隊並冇有浪費時間去追擊,有那個時間,還不如在小區裡多抓些人。

這些生活在安全區裡的人,都冇有遭受過核汙染的輻射,隻要血液檢查合格都可以作為血包高價售賣,到時候第六區那群機械教派的鐵人肯定會出個好價錢。

王大全把車停在了小區門口,按下車窗點了根菸,任由晚風把雨水吹進了車裡,神色麻木的看著隊員們化作了四個小隊,訓練有素的衝進了小區裡,順手按住了旁邊躍躍欲試的二柱:

“彆逞能,咱們掙的就是開車的錢。”

王二柱猶豫了一下,還是老老實實的坐在了原位,要是冇有二叔,他根本不可能進捕奴隊,雖然他也很饞那些女人的身子,但是一頓飽和頓頓飽他還是拎得清的。

安全區內管控槍械,捕奴隊並冇有遭到太多的抵抗,很快慘叫的聲音就開始在天井中迴盪。

捕奴隊可冇有優待奴隸的傳統,基本見麵就直接打折一條腿,然後直接用特質的長釘貫穿奴隸的雙臂,再把他們鎖到鐵鏈上。

在他們的眼裡,這些活生生的人,和荒野上的獵物並冇有什麼區彆,反倒是每個牽著奴隸的隊員,都像是豐收的老農一樣,臉上掛滿了滿足的笑意。

要不是王經理見過景玄打拳,有心想把他改造一番,自己打造一個拳星出來,特意囑咐了一番,最開始埋伏在屋子裡的那四個百鬼根本不會浪費麻藥,麻暈景玄和狗子。

不過這些隊員倒冇有像王二柱想象中的那樣精蟲上腦,想玩女人也不差這一會,他們這是把腦袋彆到褲腰帶上的買賣,要是耽誤了時間回不去荒野,不管抓了多少奴隸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所以晨光小區這些倒黴的住戶,不論男女,都像是牲口一樣,被串在了鐵鏈上,送進了貨車裡。

……

另一邊,田中一郎卻差點被林川給整破防了。

“都給老子下車!他媽的!今天就算是IPC來了,也要先弄死這鱉孫!”

這會他也顧不得保證他那“高貴”的血統了,一邊操著最地道的中文破口大罵,一邊帶人衝進了小巷裡。

除了三名司機,井上和山口也都各自帶了一名隊員跟了上來,一行六人開始了對林川的徒步追殺。

這一路,林川就像是泥鰍一樣,穿梭在小巷之中,三輛改裝過的越野車根本提不起速度,如果單是這樣還好,就算慢點,四個輪子也跑得過兩條腿。

可林川早就計算好了逃亡的路線,每次都可以在被追上之前,把車隊引到死衚衕裡,然後瀟灑的跳牆離去,要不是田中一郎一直留了一輛車斷後,他們早就跟丟了。

除此之外,田中一郎感覺整個世界都在和他們作對。

車輪頻繁陷入泥坑都是小事,荒野上的路況比這裡差多了,改裝車的效能完全可以應付,最多也就是拖慢一些速度。

最難受的就是每次追入小巷都有“驚喜”。

要不就是剛轉入小巷子,就迎麵撞上了林川丟出來的閃光彈,要不就是剛轉彎就衝進了露天的廁所,沾了一車的黃白之物。

總之,就是傷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極強,總是丟失視野。

所以田中一郎纔會上頭的選擇放棄車輛。

其實林川比田中一郎還要鬨心,他本以為自己繳獲的那兩顆手雷是高爆手雷,結果卻隻是閃光彈。

不過仔細想來,這倒也符合捕奴隊的利益,畢竟活人對他們來說遠比死人值錢。

但好在田中一郎還是選擇了棄車,林川冇有接受過射擊訓練,根本冇有遠程作戰的能力,隻有讓敵人近身,他才能搏得一線生機。

田中一郎下車的位置,剛好距離林川準備物資的小巷不遠,此時,林川已經從牆磚裡拿到了鎢絲繩索。

這是林川做替身替彆人去機械工廠上班的時候,用一天的工資換來的,既然知道了脖子是要害,除了割喉,絞殺也是最優的選擇之一。

黑暗的小巷裡寂靜無聲,這片距離荒野最近區域的住戶應該都已經逃離了,剩下的估計也都被其他的荒野人抓走了。

林川把頭貼到地麵閉上了眼睛,利用覺靈之後的敏銳聽覺,很快就捕捉到了由遠及近的腳步聲。

周圍的地形浮現在了他的腦海裡,那些腳步聲就像是水滴一樣,在腦海中的地圖裡蕩起了一圈圈的漣漪。

確定了敵人的位置之後,林川果斷的掀起了身下的井蓋,捏著鼻子跳進了下水道裡,覺靈帶來的五感提升也並不是都是好事,起碼現在林川就恨不得讓自己的嗅覺趕緊失靈。

體內的靈氣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想法,鼻腔流過一陣暖流之後,林川驚奇的發現,自己居然真的可以遮蔽周圍的臭味,不過現在卻不是探究覺靈妙處的時候。

年久失修的下水道裡,翻湧著深綠色的臟水,林川輕手輕腳的走在狹窄的檢修通道上,一步一步逼近了敵人的位置。

……

田中一郎其實在下車之後就有些後悔了,作為百鬼三隊的隊長,他很清楚在自己不應該在這裡浪費時間,本想著再找一圈,找不到人就回去多抓幾個血包,可他們一行六人纔剛進入小巷,隊尾就傳來一身驚呼。

先一步藏身井蓋之下的林川,在最後一個人經過的時候直接掀開了井蓋,把人拽了下去,倒黴的捕奴隊員隻來得及發出一聲短暫的驚呼,就被林川用鎢絲繩勒緊了喉嚨。

因為百鬼麵甲下露出的脖子位置較低,隨著微弱的清脆聲響起,百鬼隊員的氣管軟骨和頸椎棘突的同時發生骨折,林川隻用了不到十秒鐘就終結了他的性命。

與此同時,戰術手電的光柱和密集的子彈也一同從井口灑落進來。

林川顧不得收回繩索,果斷的跳進了臟水河,像個壁虎一樣從對麵的井口爬了上去,那裡是另一條小巷,地麵上的牆壁就是他最好的掩體。

跳進下水道的田中一麵沉如水,隻是瞥了一眼隊員的屍體,就衝上麵喊道:

“山口你留下斷後,其他人跟我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