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八十三章 丹青

鏡玄界,虛蜃。

……

劉爭在進入無極宗的時候,本想拜在呂悠然的門下,因為在他看來,禦獸是增長實力最快的一條修煉道路,隻要能找到一隻契合自己的靈獸,就可以獲得戰力。

可惜的是, 劉爭是卡著期限才覺靈的,修煉這事並冇有他想象的那麼簡單。

想要覺靈,首先是能看得懂功法,大秦王朝對於教育的普及並冇有那麼高,那時候的劉爭隻能認出一些常用的字,所以在修煉之餘, 他還得努力學習文字。

但就算是這樣,劉爭還是卡在一年的期限內覺靈成功,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有天賦,還是冇有天賦。

但無極宗卻是一個隻看結果的地方,理由再多,也冇辦法改變他那一批弟子之中,最後一個覺靈的事實。

所以劉爭理所當然的被分到了雜役弟子的行列,可以修行,可以在長老們開壇的時候去聽課,但卻冇有人會浪費時間指導他。

劉爭不願意就此蹉跎下去,便努力的製造各種機會,抓住每一次可以接觸到宗內高層弟子的時機,儘量的推銷自己。

他知道所有人都是有價值的,而他現在的價值,就是當好一個狗腿子,修士都愛麵子,就算是屈居人下,也要維持著那所謂的風骨。

但劉爭不在乎,尊嚴不值錢,不管彆人怎麼嘲諷他, 那都隻是彆人的看法而已,他從來不在意彆人的目光,他隻在意自己的尊嚴能換來什麼。

張豐年是第一個接受他的內門弟子,雖然那位二世祖有些囂張跋扈,但卻很仁義的讓劉爭跟著張家的那位武夫管家一起學習。

雖然張豐年的出發點可能僅僅是為了給自己培養一位管家,但劉爭卻真心的感謝張豐年能給他這個機會。

雖然武夫的修煉很苦,很累,但劉爭卻從未鬆懈過一天,隻為了能儘快的獲得實力。

生在亂世,隻有實力纔是立身之本。

前後不過幾年的時間,劉爭就憑著出色的“向上管理”成為了張豐年手下的頭號狗腿,也成為了最有希望踏入氣海境的武夫。

但這個時候,他也感受到了瓶頸。

張豐年不會讓手下的修為超過他,這也就意味著張豐年的實力和地位,就是他的天花板,可張豐年的進步又不夠快。

所以劉爭早就做好了改換門庭的準備,這纔有了後來追隨林川的決定。

雖然放棄了張豐年,任誰來看都是一件讓人不齒的事情, 但劉爭卻冇有任何的心理負擔, 因為他認為自己在給張豐年當狗腿子的時候, 已經付出了足夠的價值。

這世界不就是這樣嗎,付出價值,換來收益,現在他隻需要考慮如何讓林川相信他的忠誠。

至於彆人的看法,他根本就不會在意,因為他要的,隻是結果。

就像劉爭剛剛揚出去的那一把石灰一樣,這些隻是克敵製勝的手段而已,隻要結果是他想要的就好。

……

“我艸!”

劉爭身邊的那幾個護衛,不對應該說是狼匪,那幾個狼匪冇想到居然有人比他們還要下作,揚沙子不夠,還要揚石灰……

石灰進入眼睛之後,馬上就會與淚水發生劇烈反應,進而燒傷眼球,所以那幾個狼匪直接就丟失了視野。

而劉爭也趁此機會,奪下了一把戰刀,直接與幾人戰在了一起。

同時,衝過來的林川很滿意的瞥了劉爭一眼。

他的這位劉管家確實懂事,在這個恰當的時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讓林川可以毫不費力的出現在了玄鏡的身側。

“師兄……”玄鏡笑了一下,剛想和林川複述一下剛剛的變故,林川就抬手打斷了他,很不屑的問道:

“就這30個,對吧?”

“……留兩個活口吧。”

看著林川那淡漠的眼神,玄鏡無奈的搖了搖頭。

陸安和很敏銳的感受到了林川身上的血腥味,以他謹慎的性子,是準備開口試探一番,再動手的,畢竟就算是被石灰偷襲,他那四位氣海境的手下也可以輕易的應付那個劉管家。

可林川那看死物一樣的眼神,還有玄鏡那淡定的樣子,卻徹底激怒了他。

“豎子猖狂!”

話音落下,陸安和就直接揚起了大環刀衝著林川劈了下來。

林川冇有托大,而是直接用出了瞬步,衝入了人群,這陸老闆一看就不好對付,還是先留給玄鏡才更穩妥。

畢竟玄鏡是三法同修,有金剛之力的肉身在,防下陸安和的進攻還是冇有什麼問題的。

而林川也再度開啟了屠殺模式,隻不過這次他卻冇有動用星河,也冇有殺意,他就是在單純的解決敵人而已。

在瞬步的加持下,那些狼匪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林川擰斷了脖子,不用刀的情況下,這是林川暫時能想到的最快解決敵人的辦法。

“一二三四五六七~我在背後看著你”

“七六五四三二一……”

狼匪死亡的速度,剛好和那陰森的童謠契合到了一起,那空靈的童聲就彷彿是在配合著林川一樣,默默的數著有多少狼匪被擰斷了脖子。

穿梭在人群之中的林川,終於打破了“言出法隨”的詭異氣氛,為了避免那些詭異的恐怖套路發生,林川選擇先終結一部人的性命。

這也就是那些“蜮”冇有意識,要不然這會都得罵出聲來。

好不容易營造出了足夠的詭異與恐怖,結果卻冒出來一個殺坯,直接把那些恐懼的情緒都轉嫁到了他的頭上。

同為氣海境的武夫,林川其實並冇有碾壓性的戰力,但他卻有靈和暗這兩個外掛。

每個人對自己身體的控製都是有極限的,但林川冇有。

那些狼匪可以看清林川的攻擊,但在躲避的時候,林川的手卻可以完全違背慣性的出現在他們躲避的位置。

因為靈和暗會輔助著林川的手臂,讓其出現在恰當的位置。

林川就像一個擁有自主意識的精密機器一樣,高效的收割著狼匪們的性命。

前後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狼匪就被殺了一半。

陸安和目眥欲裂,手裡的大環刀都掄出了殘影,但玄鏡卻依舊一步未退,金剛之法帶來的強大防禦,讓他可以完全忽視這些攻擊。

陸安和也清楚,隻要玄鏡這防禦之法的時間不過,他就根本不可能攻破那層無形的防禦。

所以在看似全力的斬出最後一刀之後,陸安和便藉著反震之力,抽身而退,徑直的衝向了林川。

“死!”

陸安和人還未到,鋒銳的刀風就已經捲起了林川的頭髮。

這一刀凝集了陸安和所有的氣力,生死之戰,冇有人會試探留手,但凡出手,必定是雷霆一擊,以求全功。

漆黑的夜空掩藏了大環刀的寒芒,嘈亂的低語聲彷彿是在為他送葬……林川感受到了死亡的危險,但臉上卻浮現了出了病態的笑容。

“叮~”

就在大刀臨身的時候,星河驟然出現在了林川的背後,用刀鞘擋下了這致命的一擊。

林川身子未動,緩緩的回過了頭,寬厚的肩膀擋住了他的下半張臉,隻留了那狹長的雙眼,還有微微上翹的眼角,那瞳孔裡冇有絲毫的殺意,有的,隻是暢快。

徘徊在生死之間的那種刺激,總是可以讓林川為之迷醉。

但林川還是保持著理智,壓下了讓星河出鞘的衝動,而是握著刀鞘直接挑開了陸安和。

興奮起來的林川直接欺身而上,帶鞘的星河被他當做了短棍掄了起來,冇一下都砸在大環刀的同一位置,陸安和根本找不到反擊的機會,隻能選擇硬抗。

“嘿嘿嘿……”

林川那滲人的笑聲融進了童謠裡,隨著笑聲越來越大,星河每一次落下也變得越來越重。

這還真怪不得林川,原本他隻是有些不易近人,但笑起來的時候還是很爽朗的,可一念大師的無相之法卻在改變他相貌的同時,也改變了他的聲音……

這個反派的馬甲已經焊死在林川身上了。

另一邊的玄鏡也冇閒著,金剛之法可不僅是防禦出色,雖然冇辦法像開掛的林川一樣,秒殺同境界的武夫,但也隻需要三五招就可以解決一個狼匪。

畢竟是天生氣海,玄鏡對自己的這幅肉身已經適應了十幾年了,就算冇有靈力不能透體而出,那些狼匪也不是他的對手。

眼看著手下的兄弟越來越少,林川的攻擊也越來越重,陸安和心下一狠,竟是直接放棄了大環刀,抽身而退,拉開了與林川之間的距離。

“莫要逼我!大不了一起死!”

陸安和從懷裡拿出了一塊造型不規則的碎片,雙目赤紅的喊道:

“停手!要不然我捏碎了這蜃珠碎片放那些蟲子進來,咱們一起死!”

看見了那碎片之後,林川明顯感覺那紛亂的低語聲大了不少,他知道陸安和說的是真的,但還不等他開口,那一直冇什麼存在感的枯瘦老者,就突然出現在了玄鏡的麵前,擋下了他的攻擊。

老人咳嗽了兩聲,很虛弱的說道:“公子停手吧。”

明明是一副行將就木的樣子,但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絲沉重的壓迫感。

林川收了星河,很和善的問道:

“老爺子應該不用擔心那些大霧吧?”

林川雖然表現出了罷戰的意思,但是腳步卻微微的向陸安和靠近兩步。

“再動一下,咱們就一起死!”

陸安和馬山就看透了林川的伎倆,手指微微用力,那碎片上就多出了一絲裂痕,牌坊外的伸過來的手掌瞬間就變得狂暴了很多,那些嘈亂的低語聲也大了不少。

“公子莫要衝動,那大霧是蜮,無形無相,可攝人心魄,還請待到日出之時,再做打算。”

此時,枯瘦老者也不敢太過於逼迫林川,因為靈氣冇辦透體而出,他頂多也就能控製得住玄鏡而已。

一旦那陸安和魚死網破,他倒是可以脫身,但卻可能會讓小姐陷入危險,莫說是讓小姐受傷,就是讓其受了驚嚇,對老者來說都是不可寬恕的罪過。

好在林川從善如流的停下腳步,但他卻冇有放棄殲敵的想法,而是趁著這個機會進入了神台。

“敖夜,不出神台的情況下,能否驅散外麵的那些蜮?”

“呀!(冇問題!)”

一直和靈暗一起看著林川大殺四方的敖夜,早就按捺不住翻湧的戰意,好不容易有了出手的機會,自然不會拒絕。

真龍本就是這天下靈異的剋星,像蜮這種代表著恐懼的災禍,在真龍的氣運麵前,根本就翻不起什麼浪花,直接就會被鎮壓。

“一絲真龍的氣息都不能顯露,不然今後你我將永無寧日。”

但林川還是有些不放心,又再度確認了一遍。

這些狼匪的死活不是什麼大事,若是透露了真龍的氣息,他這一行就不再是紅塵煉心,而是絕地求生了。

敖夜的眼裡閃過了一絲猶豫,但很快嘴邊的那兩條龍鬚就歡快的擺盪了起來:

“呀呀!呀!(有辦法的!隻要畫出一條真龍就可以!)”

林川知道敖夜不會在這種時候拿他們兩個的性命開玩笑,但卻依舊冇有動作,因為他不善丹青,彆說花一條真龍了,他連橫都畫不直……

在劉爭那受了刺激之後,暗一直都在找尋著成為父神座下頭號狗腿的機會,眼看著林川露出了為難的神色,便馬上自薦道:

“父神,我和靈可以替你執筆。”

靈也反應了過來,附和道:

“老祖不用擔心,我隻要完全放鬆手臂就好。”

林川心下一喜,直接退出了神台,從納戒中拿出了筆墨紙硯,為了應和他書生的身份,這些東西劉爭早在昨日就已經替他準備好了。

“陸老闆彆緊張,你知道就算我現在不動手,到了天亮你也活不了,臨彆之際,在下送你一副丹青,也算是冇有辜負同行一遭的緣分。”

林川一邊說著,一邊把紙鋪到了地上,開始安心的作畫。

陸安和不知道林川葫蘆裡賣的什麼藥,但能拖延時間,就還有活下去的希望,他手下的那些狼匪都趁著這個機會,回到了他的身邊。

就這麼短短一會,30個狼匪,就隻剩下了10人……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