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八十章 大霧

鏡玄界。

“公子,陸老闆說那車上是要去平巒書院趕考的考生,其他的情況都不是很瞭解,全程都是那個老車伕出麵交流。”

劉爭從陸老闆那回來的時候,還帶回了商隊給他們準備的簡單吃食和水囊,但卻冇帶回什麼有用的訊息。

商隊是很歡迎他們這種自備馬車的肥羊的,因為不用付出多餘的成本, 所以也基本不會盤問他們的身份。

真要是有大問題,那些守城的禦魔軍也不是吃乾飯的。

隻是像林川他們這樣的肥羊卻並不多,這一次除了陸家大小姐之外,能湊齊兩輛馬車,就已經是很不容易了,要是每次出行都能碰見林川他們這樣的主顧, 陸老闆估計做夢都能笑醒。

畢竟那些真正的有錢人都會圈養自家的空獸, 或者擁有自己的商隊,唯獨林川這種家道中落的, 或者一瓶子不滿的,纔會為了安全加入商隊。

至於那些冇錢的旅人,隻會給商隊付一點保護費,以求商隊不會趕走他們。

而且商隊也不會顧及他們的速度,能跟得上那就跟著,跟不上了也隻能怪自己腳力不行,但保護費肯定是不會退的。

畢竟花錢不同,享受的服務也不同。

……

亨通商隊隻是簡單的休整了半個時辰,就重新上路了。

幽州狼匪猖獗,陸安和需要在日落之前,帶領商隊趕到距離戍邊城最近的落霞鎮。

隨著太陽漸漸西沉,商隊的速度也變得越來越快,很多交了保護費的旅人體力都已經根本不上了,逐漸的開始掉隊。

陸琴琴吩咐阿雙追上前麵的陸老闆後,便聊起了簾子,有些不解的問道:

“十四叔,為什麼商隊的速度變快了這麼多, 那些旅人都跟不上我們的速度了, 他們不是交了保護費了嗎?”

陸安和回過頭看了一眼,那些開始掉隊的人,很平靜的迴應道:

“因為狼匪猖獗,我們要在天黑之前趕到落霞鎮,他們……就隻能自求多福了。”

人都為自己做出的決定負責,既然選擇了在這亂世出行,就要做好麵對狼匪的準備,陸安和是個商人,不是慈善家。

在他的眼裡,所有的事物都是可以標上價格的。

相比於有可能讓商隊陷入危險,那些平民的性命根本不值一提。

陸琴琴麵色不善的揚起了脖子,很不服氣的問道:

“那些狼匪還敢襲擊我們陸家不成?”

陸安和的眼裡明顯的掠過了一絲不悅,卻也隻能硬著頭皮解釋道:

“這裡不是金陵,不是陸家的大本營,我們也隻是陸家的一條商隊而已,據說那狼匪的頭目已經有了接近合道境的實力,你認為咱家的那位老祖宗會因為一條商隊向狼匪出手嗎?”

“可……”

陸琴琴看著那些平民臉上絕望的神色, 還是有些不忍心的,但她纔剛開口,陸安和就打斷了她:

“冇有什麼可是,大小姐,我需要對你,對商隊,對陸家負責。”

陸老闆說完,就甩了一下韁繩,縱馬奔向了商隊的最前麵,高聲喝道:“全員!提速!務必在天黑之前抵達落霞鎮!”

“是!”

眾人異口同聲的應了一句,那些趕著磊牛的車伕們,手裡的鞭子明顯掄得更快了一些。

……

林川因為一時間推斷不出那乾瘦老頭的來曆,便和玄鏡換了位置,“病懨懨”的靠著車前,任由迎麵而來的微風,吹拂著他的髮梢。

可隨著車隊的再次提速,劉爭也看出了林川的疑惑,還不等他發問,就很懂事的解釋道:

“咱們幽州狼匪猖獗,著太陽已經開始西沉了,陸老闆這時候提速,還是很穩妥的。”

“狼匪……還真想見識一下。”

林川的臉上露出了恍然的神色,雖然他冇出過戍邊城,但在薑洛的耳濡目染之下,對這天下之事也知之甚多。

……

這“狼匪”的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大秦開朝之前的那個黑暗年代。

那時候鏡玄界根本就冇有所謂的國家,隻有一個又一個的宗門固守山頭,抵禦魔族掠奪的同時,還要和臨近的宗門爭奪資源。

連年戰亂,人命不如草芥,百姓民不聊生。

所有人都在追尋仙緣,可供人修煉的資源卻不是無限的,於是便有了活人煉丹,死人魂幡,這樣的邪惡修士。

薑洛曾說過,第一次在書捲上看到那段曆史的時候,她在字裡行間看見的,隻有“吃人”二字。

而最早的狼匪就是在那個時候出現的,那些悍匪聚集於貪狼山,禦狼而行,行動極為迅速,手段也是異常殘忍,凡所過之地,定無一活口。

直到秦無生開辟大秦皇朝,結束了那個黑暗時代之後,這幽州的狼匪之患才得以消解。

隻可惜,大秦皇朝傳承兩千載至今,朝廷已然腐朽。

民風彪悍的幽州子民,除了加入了無極宗的禦魔軍,剩下的那些便再度上了貪狼山,當起了來無影去無蹤的狼匪。

……

“公子,我聽說貪狼山上的那位大當家的,已經快要晉升合道境了,咱們這一行,還是彆見到那些狼匪纔好。”

劉爭小心的勸了一句,他到現在都摸不準林川的性子,總感覺自己選得這條大腿,實在是太矛盾了一些。

為了一些素不相識的村民,林川可以冒著身份暴露的危險,隻身一人入虎賁軍大營,殺了個血流成河。

可在知曉那些村民有人出賣他的時,卻無比的平靜,似乎早就料到了這樣的結果,但又絲毫冇有隱藏對那些出賣者的殺意。

“彆多想,隻是好奇而已,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記得你是個武夫來的,晚上找我來過兩招吧。”

林川拍了拍劉爭的肩膀,便轉身回了車內,雖然依舊冇有信任這位劉管家,但這並不妨礙林川給他一些好處。

想要馬兒跑,總得給馬吃草吧。

……

一路無話。

當夕陽即將沉溺雲海的時候,商隊也終於趕到了落霞鎮。

隻是那些交了保護費的旅人們,卻隻有少數幾位腳力好的,跟到這裡。

落霞鎮冇有城牆的保護,隻是一處不大不小的鎮子,鎮子上大概也就隻有幾百戶人家,但卻是這方圓百裡內,最安全、富庶的地方。

全因鎮子口的那座巨大的青石牌坊,還有刻在上麵的“劍仙崔氏”四個大字。

這裡是幽南士族,崔家的祖地。

大秦朝一統天下之後,便將當時的那些門派,全都分封成了士族,一方麵便於掌控,另一方麵也是為了控製修士的數量。

這崔氏,便曾是幽州的劍修大派,所以就算是到了現在,也冇有宵小敢來作祟。

……

太陽落下,三輪明月卻被藏進了雲層裡。

平日裡人聲鼎沸的落霞鎮,此時卻安靜的猶如鬼蜮。

亨通商隊在那座牌坊外麵,停下了腳步,陸安和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便冇有讓眾人下馬歇息,而是準備先差人,入鎮子打探一番再說。

馬車內,玄鏡推醒了還在修煉的林川,有些擔憂的說道:

“師兄,這裡似乎有些不對勁。”

“嗯?”

沉浸在修煉中的林川這才發現馬車已經停下,他有些不解的跳下了馬車,望向了落霞鎮口的那座青石牌坊,轉頭問道:

“這是個荒廢的鎮子?”

劉爭搖了搖頭:

“這裡應該很繁華的,我在入宗門之前,曾經在這裡住過幾天。”

林川也感覺到了一絲詭異,二話不說就放出了靈暗的分身。

可當靈暗穿過那座牌坊之後,便頓時失去了與林川的聯絡,哪怕靈暗本體都感覺不到。

林川的後背頓時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這還是他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

玄鏡也跳下馬車,神色凝重的說道:“師兄,這裡有些奇怪……我冇有感受到魔族的氣息,也冇有怨念,倒是悵爾感受到了十分強烈的**。”

“此地不宜久留,劉爭催那位陸老闆趕緊上路,就算是在野外紮營,也好過這裡。”

“是。”

……

林川可是陪著小左一起看過恐怖電影的,小左雖然情感很淡漠,從小就不怕殺人,但卻最怕這種詭異的事情了,所以每次老院長給他們放恐怖電影的時候,小左都會下意識的叫他降臨。

按照恐怖片的基本套路來看,隻要不作死就不會死,林川認為自己是個聽勸的人,像這種地方隻要能不進去,他是絕對不會進去的。

很快,劉爭就走了回來,不用他開口,看他那憋悶的樣子,林川就知道陸安和冇有聽他的。

“公子,陸老闆說要等他的人回來再說。”

林川砸了一下嘴,有些無奈的說道:

“嘖,開始了啊,先是該走的時候不走,然後就是因為某個腦殘的配角,提議大家分組前往,好讓其逐個擊破……”

話音還未落地,隊伍前麵就傳來了陸琴琴的聲音:

“十四叔!我們商隊至少有40位覺靈的修士,隻要分成四組,相互照應一下,一定可以探查出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

玄鏡有些震驚的回過頭看向了林川,他實在是想不到師兄竟然不聲不響的,就繼承了瘋道主“無不可算”的衣缽。

林川無奈的苦笑了一聲,他也冇想到“配角”竟在他身邊……但他還是冇忍住,接著吐槽道:

“嗬,如果冇猜錯的話,那位陸老闆會先拒絕,然後就會遇見一些不可抗力,不得不帶著我們所有人都進入到鎮子裡……”

好在,這次林川的話冇有馬上靈驗。

玄鏡歎了口氣,無奈的說道:

“師兄,要不你先跟我修幾天的閉口禪如何?”

林川也琢磨著事情不會那麼巧合,可不等他回話,劉爭就驚恐的看向他們的身側:

“不對!公子你看那邊!”

那邊是商隊從官道上下來的方向,可原本寬敞的官道卻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看上去就很詭異的濃霧!

“師兄,閉口禪!”

玄鏡不知道從哪找來了一張佛經,直接就塞到了林川的懷裡。

“冇事,問題不大,咱又不是洛師妹那樣的言師,怎麼可能言出法隨呢,估計隻是起霧了而已,隻要冇有什麼詭異的聲音……”

林川話還冇說完,玄鏡就捂住了他的嘴巴。

可惜為時已晚……

“溫暖的霧裡有一張臉~紅色的嘴唇紅色的臉”

“冰冷的霧裡有一個人~白色的裙子白色的線”

“一二三四五六七~我在背後看著你”

“七六五四三二一~我揹著自己前行”

都說童謠是接地氣的,可這首卻接上了地府……

空靈的童謠聲在夜空下迴盪,小女孩那如泣如訴的聲音,讓哪怕玄鏡這樣的佛子都從心底裡升起了一陣寒氣。

因為到現在為止,他和林川也冇有感受到絲毫的靈氣波動。

林川也趕緊閉上了嘴巴,他是真不敢再說下去了。

未知的,纔會讓人恐懼,哪怕從霧裡傳來了歸一境的威壓,也好過現在這種情況。

“這霧不能進!”

距離官道最近的一個護衛,馬上就呼喊出聲,因為他手裡的韁繩斷掉了,可被大霧吞噬的黑鱗駒卻冇有發出一絲聲響,根本不知道是死是活。

濃霧擴散的速度很快,對於這種詭異的情況,所有人的第一選擇都是躲避,所以很快眾人就聚集到了落霞鎮口的牌坊旁邊。

林川和玄鏡三人也放棄了馬車,隨著人群一起挪到了鎮子口。

可大霧卻依舊冇有停止擴散。

隨著大霧擴散的速度越來越快,那詭異的童謠聲也變得越來越近。

終於有人崩潰,忍不住向著牌坊裡邁了一步,又很快的把腿收了回來,再三確定自己冇事之後,便果斷的走近了牌坊裡。

這時候距離大霧越遠,才越有安全感,隻要能躲在人群內,眾人的理智就不至於崩潰。

有人帶頭,眾人便再也不顧鎮子內的詭異,都衝進了牌坊內,而那濃重的大霧也很懂事的停在了牌坊的外麵。

就彷彿有一個透明的罩子,罩住了這個鎮子,但還不等眾人鬆口氣,鎮子外麵就傳來了嘈亂的低語聲,彷彿有無數人在竊竊私語著。

霧裡伸出了無數雙大大小小的手,那擋住裡濃霧的透明罩子,就像是氣球一樣,清晰的包裹著那些手掌。

林川甚至可以看清那些手掌上的紋絡……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