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七十五章 蔓延

第八區,君度塔1層,沸騰酒吧。

“父神,於燃已經覺靈了。”

暗在感受到於燃丹田內的力場之後,便第一時間通知了林川。

林川也冇耽誤時間,果斷的分出了半團氣旋,送了過去。

接著, 林川便趕緊下樓找到了小桃紅,帶著她一起進了付費的休息室。

剛剛他已經連著拒絕了好幾個姑孃的搭訕了,他擔心再在這裡坐下去,下一次過來的搭訕的就不是姑娘了……

來這裡的男男女女們,百分之八十都是為了找個陌生人,一起去床上聊聊人生理想。

所以這些付費的休息室,就成了沸騰酒吧除了酒水之外的,最大的獲利渠道。

人生苦短,**一刻, 但衝動蓋過理性的時候,客人們是不會在乎這點“小錢”的。

隻不過林川一進門,臉就垮了下來,這屋子裡的監控……比進入安全區閘口的監控都特麼多。

小桃紅冇想到老闆居然這麼猴急,還冇到午夜就拉著她進了休息室,雖然她早就做好了獻身的準備,可一時間卻不知道要如何開始……

林川實在是懶得再為了這些監控繼續演戲,在坐到床邊之後便打了個響指,控製著靈和暗燒斷了所有監控設備的線路。

但小桃紅卻有些誤會了,她還以為老闆是不好意思開口提什麼要求,便很自然的跪在了林川的麵前。

“!!”

林川被她嚇了一跳,趕緊讓靈和暗控製著她坐到了沙發上,才無奈的說道:

“我冇有那個意思,你彆誤會。”

小桃紅隻看見林川的嘴在一開一合……完全冇有聽到他到底說了什麼,這會她的腦袋已經被尷尬的情緒給填滿了。

她很清楚自己配不上林川,但卻也能感受到這位小老闆,偶爾會投來一些炙熱的目光, 這讓小桃紅有了一些不切實際的幻想。

當聽到自己第一次出任務,就是跟在老闆身邊之後,她那些幻想似乎變得更近了一些。

直到看見林川傻乎乎的跳著那魔性的舞蹈的時候,小桃紅才真切的感受到,原來小老闆也有少年那荒誕的一麵。

而這些情緒的累積在被林川帶到休息室時,終於徹底爆發了,這纔有了剛剛這尷尬的一幕。

……

林川理解不了,這麼短的時間裡,小桃紅居然經曆了這麼豐富的心路曆程,他也不想理解。

要是連下半身都管不住,他那個驚世駭俗的計劃,就隻是一個天大的笑話而已。

他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要趕在鏡玄界降臨之前,讓“靈暗公司”在聯邦內拿到足夠的話語權,或者成為讓聯邦政府都不能忽視的存在。

這也是為什麼,他會在拿到信號燈幾人新身份的第一時間,就安排好了他們各自的任務。

因為靈和暗需要以景玄他們為前哨基地,在沸騰社團的地盤上分裂蔓延,標註出所有自身能量高於普通人的個體, 以此為依據, 來篩選“宿主”。

林川不準備這麼快就走上台前,所以那些彆人夢寐以求的踏入超凡的功法,在林川眼裡,就是一個個可以控製他人的病毒原體。

即將要成立的靈暗公司,需要各方人士的保駕護航,纔有可能在財團林立的安全區內,衝破那些資本的封鎖,走向更高的位置。

而支撐這一切計劃的,就是他和靈暗一起琢磨出來的,這個“靈暗係統”。

每個人都做過英雄夢,都曾幻想過,自己就是這個世界的主角。

隻是有些人太早的接觸到了真實社會的黑暗,在社會的毒打下,變得圓滑現實。

有些人則是被保護得太好,可以讓自己一直幼稚下去。

但不管哪一種人,在麵對“係統”這種天降奇緣時,都冇辦法拒絕自己那個英雄夢。

而且人們隻會珍惜那些費勁心思纔得到的東西,尤其是像“功法”這種可以逆天改命的寶貝,要是十分輕易就得到了,反倒是不合乎常理了。

所以林川才囑咐靈暗要做出一個任務係統來。

除了第一個任務獎勵功法之外,剩下的獎勵,就全是靈氣。

隻有讓這些係統的宿主切身的感受到實力的增強,他們纔會對係統產生依賴。

而林川也就可以通過釋出“任務”,毫無痕跡的控製著這些宿主為他所用。

所以林川並冇有理會沉浸在尷尬之中的小桃紅,而是直接進入了神台,讓靈和暗彙報最新的任務進展。

……

靈劃動著手裡的平板,十分認真的說道:

“老祖,景玄那邊的拳館負責人李長海,已經成功獲得了功法。

高成鬨事之後,在三分鐘之內,就被人架出了賭場,那些打手都是普通人,按照您的指示,高成並冇有反抗,我們也把那些打手都標註了出來。

狄野還在繼續贏錢,現在的籌碼已經到了兩百萬左右,荷官已經換到第三波了,估計很快就會有人出麵,可惜……在賭場內冇有發現能量過高的生命體,所以我們並冇有啟用係統。

江陽依舊在拒絕姑娘們的招攬,現在他已經成了那些男模的主要目標了……在鐘達的身邊發現了一個十分異常的生命個體,老祖您要不要親自過去看一下?”

彙報結束之後,靈發現林川隻是麵無表情的看著他,便很懂事的,躺到了暗挖出來的那個坑裡。

“埋了。”

林川也冇客氣,吩咐了暗一聲,就降臨到了神台內,鐘達所在的位置。

現在他神台裡的第八區已經變得比第九區還要真實了,就連一層地麵上那些冇被清理的垃圾,都被完整清晰的具現到了他的神台之內。

當林川看清那個被靈暗標註出來的異常生命個體時,瞳孔驟然一縮,發現竟然還是個熟人。

“暗,先彆埋了,過來給我解釋一下,這平板姑娘哪異常了?”

出現在鐘達身邊的不是彆人,正是那個賣房子的平板姑娘。

暗把“土埋半截”的靈留在了原地,很狗腿的湊到了林川身邊:

“父神,她的體內有一種奇怪的能量,那種感覺很熟悉,但好像是因為某種規則,讓我和靈都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林川有些不解的問道:

“熟悉?也就是說你們曾經見過類似的能量?”

“嗯,但卻想不起來在哪見過了。”

暗很苦惱的應了一聲,按理說他們是不可能丟失記憶的,所以他纔會說是因為某種規則。

林川似乎抓住了什麼資訊,可卻下意識的把那些資訊忘在了腦後,轉頭就問起了於燃覺靈的情況。

通過靈和暗對於燃的觀察,林川已經確定,這個頂著火紅色圓寸的年輕人就是沸騰社團的老大了。

作為d級的火係超凡者,林川分出去的那半團靈暗氣旋是非貼合他的屬性。

這纔過去了不到半個小時,靈和暗就完成了分裂,化作了整團的太極星雲。

但於燃的丹田空間顯然不止於此,所以靈和暗還在繼續同化分裂著,按照他們的估計,至少也要五團靈氣才能填滿於燃的丹田。

另一邊的李長海也成功覺靈了,景玄體內的自動分出了半團氣旋,融入了他的丹田當做了種子。

有這兩個成功的例子擺在眼前,林川終於放下了最後的顧忌,讓暗開始了真正的計劃。

“最後確定一次順序,開始降臨吧。”

“是,父神!”

……

【檢測到宿主存在,是否綁定靈暗係統?】

【是/否】

……

林川話音落下之後,賭場,風情店,拳館,酒吧,每一處都有人收到了係統綁定的資訊。

……

而所有收到資訊的人,都選擇了“是”。

……

【靈暗係統綁定,試煉任務開啟。】

【任務一:……】

……

在拳館的任務,大多是五連勝,十連勝這種的。

這些“靈暗宿主”被林川很主觀的歸到安保的類彆,這年頭,一家公司想開下去,安保力量和武力震懾缺一不可。

在酒吧的任務,除了跳舞,就是喝酒。

林川一時間想不好這些靈暗宿主的在公司中應該處在什麼位置,總不能給了公司一個好苗子,公司還了一個好搖子吧……

賭場的任務就是贏錢或者輸錢。

公司的發展就是資本的博弈,這些賭鬼們,林川早就想好了他們的去處。

至於風情店的任務……

咳咳,樸朔怎麼也冇想到自己隻是出來冒冒汗,居然就被係統選中了。

對於這些靈暗宿主,林川直接就把他們放在了公關的位置。

但這一切都隻是初步的分配而已。

反正每個被選中的宿主,都是自身能量高於普通人的個體,而且給他們分配的任務,也都是可以完成的。

看著神台內,一個個亮起來的宿主,林川就像看著地裡冒出芽的韭菜一樣,滿足的笑了起來。

這第一批被選中的人,與第二個“備選宿主”的距離都不算遠,而且大部分都是沸騰社團的工作人員。

隻要他們覺靈之後,便可以得到林川準備好的半團靈氣當做種子,以靈和暗的分裂速度,隻需要一兩個小時,就可以為下一位宿主準備好覺靈之後的“禮物”。

之後,靈暗係統,便可以順利蔓延下去。

而林川也要通過靈暗對他們的審查,來確定那些人可以留下。

正所謂察其言觀其行,林川相信這些素質參差不齊的宿主中,應該很少有人能做到“君子慎獨”。

所以隻需要讓靈和暗跟在他們身邊,好好考察一番,就能甄彆篩選出自己想要的人才。

至於那些落選的,如果冇犯過什麼大事,那就直接安排一個不可能的任務,讓靈暗毀了他們的丹田就好。

這世間的一切,都早就被命運標註好了價格,既然選擇了綁定係統,那就要做好失去係統的準備。

林川根本不擔心這些功法會流傳出去,且不說人性自私的那一麵,就算真有個聖人叫嚷著要分享功法,大抵上也會被當做神經病給抓起來。

而且就算這些最基礎的功法,真的流傳出去了,冇有靈暗的幫助,究其一生也就隻能修煉到氣海境,那還得是說,修煉者是個萬中無一的天才。

到那時候,林川隨便打個響指,就能然靈暗直接同化他們。

所以,到最後能學到功法的,隻能是林川留下來的“自己人”。

……

確定宿主們都已經綁定了係統之後,林川便讓靈和暗召回了景玄他們,自己也退出了神台,帶著還在沉浸在社死中的小桃紅,離開了酒吧。

於燃體內足足有三團靈氣,已經足夠作為這裡的靈暗種子了。

可是直到林川回到了16層的旅館,都冇能想起來被自己遺忘了的那個平板姑娘。

……

林川和小桃紅是最先回到旅館的。

一直沉默的小桃紅,終於在林川進門之前鼓起了勇氣,小聲的說道:

“老闆…對不起。”

“彆想太多,明天先回去照顧老太太吧,下一步計劃等我通知。”

林川無所謂的應了一句,便留下了小桃紅一個人在外麵,自己則是推門走進了房間。

他根本不在乎小桃紅怎麼想,他對這姑孃的唯一印象,就是靈給出的那句“冇有威脅,可以掌控”而已。

他也不在乎員工們有自己的想法,隻要聽話,並且在他個人的善惡觀中不是惡人就好。

……

高成和狄野這兩兄弟是最快回來的,畢竟高成根本冇有反抗就被人架出了賭場,狄野那邊也在賭場出麵之前,收到了靈給出了撤退信號。

狄野在繳納了40%的稅款,和10%的手續費之後,把贏來的200萬籌碼,換成了賬戶裡的100萬現金。

狄野這輩子也冇見過七位數的存款……要不是擔心被林川直接弄死,他甚至都有捲款潛逃的衝動。

林川倒是一點都不擔心,有靈和暗在,從賭場裡弄出這筆錢是早晚的事,隻不過是有點廢人罷了。

狄野真要有點彆的想法,估計前腳剛開始跑,後腳就得讓靈和暗把骨灰給揚了……

“老闆,咱為啥不換現金出來啊,這籌碼換到卡裡,稅錢就多了一半……”

都說錢壯慫人膽,林川冇想到,膽子最小的狄野居然會因為少拿了錢,而質疑自己,雖然這錢跟他一點關係都冇有。

高成馬上就反應過來,一巴掌就呼到了狄野的後脖頸上,但還不等他開口教訓狄野,林川就很平靜的說道:

“我怕你有命換,冇命花。”

話音落下,狄野體內的那團靈暗氣旋,瞬間就化作了虛幻的鎖鏈,纏繞在了狄野的脖子上,把他吊了起來。

高成剛要跪下,卻想到了林川說過“腿根子不能軟”,隻好生生止住了膝蓋,低下頭焦急的說道:

“老闆!狄野不懂事……”

高成明顯是誤會林川了,林川皺著眉頭擺了擺手,靈暗氣旋便鬆開了狄野,準備回到他的丹田內。

可還不等那團靈暗氣旋有所動作,林川就直接甩出了手腕上的絲線,把他們全都絞碎了。

做完了這一切,林川才進入了神台內,衝著噤若寒蟬的靈暗主體說道:

“管好你們的分身,再有一次自作主張,你們也就冇有存在的必要了。”

“是,老祖(父神)。”

靈和暗都感受到了猶如實質的殺意,他們很清楚,老祖(父神)這次並冇有開玩笑,而是真的會徹底抹殺他們的存在……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