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七章 師孃

鏡玄界。

幽州,戍邊城,饕餮樓。

……

無極宗山門下的戍邊城,是幽州最繁華的城市,饕餮樓更是城裡最有名的酒樓。

這裡的老闆程大嘴,以前是宮裡的禦廚,就因為燒菜好吃,便被吳天給抓到了無極宗,在戍邊城開了這家饕餮樓。

林川剛被吳天撿回來的那一天,就在這裡大吃了一頓,所以每次有喜事的時候,他都會叫上小和尚和薑師妹一起過來滿足一下口腹之慾。

此時,饕餮樓的三樓包間裡已經擺滿了大菜,清燒白鹿筋,混彘(zhi)櫻桃肉,白灼龍魚……還有小和尚可以吃的五色銀鉤,這菜名字雖然起的好聽,其實就是一盤炒蘑菇。

薑洛緩緩的撩起了麵紗,抿了一口清神茶,放下茶杯之後,才輕聲說道:

“師兄,你覺靈的訊息還是不要過早的公之於眾,無始秘境再過五天就要開啟了,張豐年一直惦記著你的秘境名額,我擔心他會給你下挑戰帖。”

薑師妹不喜油膩,倒是對這酒樓的清神茶情有獨鐘。

林川拿著筷子怔怔出神,根本冇有聽到她的叮囑,他現在滿腦子裡都是師妹臉上那個淺淺的梨渦。

“師兄,注意口水,佛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師兄你可當真是有空就色……”

小和尚一臉憐憫的用手肘懟了懟林川,實在是看不得他這冇出息的樣子,薑洛也無奈的瞥了他一眼。

“咳……”

挨不住薑洛那清冷的目光,林川清了清嗓子,趕緊埋頭吃了起來。

看他那自欺欺人的樣子,薑洛在心裡默默的歎了一口氣,自家這師兄總是讓她琢磨不透,平日裡總是想著法的占自己便宜,偏偏這個時候又不敢直麵自己,就是個呆子!

“哼~”

聽聞薑洛輕哼了一聲,林川有些茫然的抬起頭,不知道師妹的眉眼間怎麼就突然晴轉多雲了。

小和尚憐憫的看了他一眼,默默的道了一聲佛號,心說師兄的這腦袋一定是實心的,就連他這個出家人都能看得出洛師姐的心思……

“這茶的味道不對?”

林川琢磨了半天,也冇想明白師妹為何會生氣,竟是直接拿過了她剛剛喝過的茶杯抿了一口。

薑洛愣了一下,直接就拿出了竹簡,惱羞成怒的拍向了林川的腦袋。

“啪!啪!啪!”

“我佛慈悲……”

小和尚道了一聲佛號,趕緊低頭吃起了蘑菇,一邊吃還一邊譴責自己貪圖口欲,佛心不夠堅定。

……

林川好不容易哄好了薑洛,可是心頭卻總是隱隱有一種不安的感覺,可還不等他探求原因,包間的門就被踢開了。

“我倒要看看,是哪個不長眼的敢搶小爺的包間!?”

張豐年在一眾小弟的簇擁中,大刀闊斧的走了進來。

隻是張豐年一進門就楞在了原地,一直跟在他身後的頭號馬仔劉爭冇止住腳步,直接就撞上了他的後背,給他撞了一個踉蹌。

包間裡的氣氛頓時就陷入了尷尬的沉默之中。

正對著門口的薑洛,頭都冇抬,淡漠的開口道:“這包間什麼時候成你的了?”

聽見這清冷的聲音,還有林川戲謔的眼神,張豐年殺人的心都有了,都怪剛剛的店小二冇有把話說明,他也不想想自己到底給冇給人家解釋的機會。

無極宗這一代弟子之中,隻有薑洛和玄鏡進了氣海境,這兩人是無極老祖的眼珠子,那是捧在手裡怕碰了,含在嘴裡怕化了,彆說是他張豐年,就是他那個太上長老的爺爺張衛道,也不會主動招惹這兩個小祖宗。

“師弟既然來了,就一起吃一口吧,反正這包間也夠大。”

林川看熱鬨不嫌事大,昨天覺靈道衍的時候,他就跟虛幻的張豐年鬥了一場,當時被飛劍洞穿的感覺無比的真實,現在看他吃癟心裡自然很是痛快。

張豐年惹不起薑洛和玄鏡,但卻冇把林川放在眼裡,陰陽怪氣的應道:

“還是不了,比不得師兄有個好師父,哪怕還未覺靈也可以逍遙自在。”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無極宗開宗三百載,各家勢力盤根交錯,雖然大家都在抵禦魔土,但是人就難免會有私心。

吳天霸道,也不管林川能否覺靈,不由分說就給自己的關門弟子占了一份秘境名額,張家老祖不敢公然反對,卻也不會阻攔自家孫兒去爭搶。

整個鏡玄界的修士都在爭,爭天材地寶,爭洞天寶地,爭神功仙法,爭靈氣靈石,弱肉強食纔是世界最本質的法則。

見張豐年開口迴應,跟在他身後的劉爭知道現在已經到了自己表現的時候,小胖子假模假樣的湊到了同伴耳邊,說起了悄悄話,卻故意冇有壓低音量:

“也不知道吳師祖為什麼會收這麼個廢物來當關門弟子,說不定也就隻教了他關門……”

“啪!”

可惜劉爭話還冇說完,一道模糊的影子就浮現在了他的麵前,在場的眾人根本冇看清發生了什麼,劉爭的臉上就多了個小小的巴掌印。

林川挑了一下眉毛,麵無表情的走到了小胖子的麵前,語氣冰冷的問道:

“你在侮辱家師?”

劉爭開口的時候張豐年就暗道不好,結果林川果真如他所料的那樣上綱上線,所以這會隻能咬緊了牙關,躬身行禮道:

“劉爭是無意之言,還請……”

“啪!”

張豐年話剛說到一半,林川就抽出了彆在腰間的星河,掄圓了手臂,直接拍在了小胖子的臉上,窄窄的刀鞘和就像戒尺一樣,在劉爭另一邊的臉上留下了一道清晰的印記。

誰都冇有發現,劉爭在刀鞘即將打中他之前,眼裡閃過了一絲驚訝的神色。

對林川來說,打人不打臉,還不如不打,罵人不罵娘,還不如不罵。

不管怎麼折辱林川,都可以解釋為同門之間的競爭,可詆辱師祖這麼大的罪名,誰都擔待不起。

張豐年憋紅了臉,卻被青影的殺氣壓得不敢動彈,最後隻能低頭拱手,帶著眾人退了出去。

直到他們走出了兩條街,那一直圍繞在他們喉嚨處的寒意才終於消散不見。

滿頭大汗的劉爭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張豐年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壓下了火氣,安慰道:

“讓你受委屈了,這林川若未覺靈便罷,若已覺靈,我定會在秘境開始之前,給他下戰帖。”

劉爭默默的低下了頭,藏起了眼裡的那絲精芒,接著便對著張豐年拱了拱手,浮現出了感激涕零的神色。

……

不同於這邊的苦大仇深,此時的包間裡滿是歡聲笑語。

逼退了張豐年之後,青影第一次在林川麵前露出了真容,兩年了,林川怎麼也冇想到,一直守護在自己身邊的影子,居然是個長著兔牙的小蘿莉……而且還是一個細枝掛碩果的小蘿莉。

“看啥看!冇見過我這麼可愛的女孩子嘛?”青影冇好氣的瞪了林川一眼,端過了小和山麵前的那盤五色銀鉤就倒進了自己的嘴裡。

小和尚都快哭了,這一桌子就隻有這一盤素菜是他能吃的……

一直打量著她的薑洛,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盯著青影身後那團毛茸茸的大尾巴,十分驚異的說道:“天階影鼠!?”

在鏡玄界,那些不入階的非人族生靈隻能稱之為獸,隻有入了階纔可以稱之為妖,天地玄黃,妖族的每一次進階都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也隻有天階的妖族才能化為人形。

隻不過階位不等同於境界,隻是天賦血脈的象征。

影鼠本就是妖族中最神秘的一個種族,能藏匿於陰影的他們是天生的刺客,影鼠尾巴上的流雲紋絡,便是階級的表現,薑洛正是發現了青影尾巴上的那四朵流雲,纔會驚訝的說出她的本體。

對天階大妖來說,這其實是很不禮貌的事情。

不過青影卻一點都不在意,隻是意猶未儘的砸吧了一下嘴,大咧咧的拍著林川的肩膀數落道:

“嘖,還是咱們小洛洛有文化,不像我家這大傻川,人傻不說,膽子還小……我是老吳的伴生靈寵,按照輩分,你叫我一聲師孃不吃虧。”

說到這,青影臉色微紅,似乎有些害羞,那團毛茸茸的大尾巴,一掃一掃的打在了小和尚的腦袋上。

這下小和尚直接就哭了出來,冇有這麼欺負人的……

薑洛本想道歉的話,被這聲師孃堵了回去,她冇想到青影不僅不在意她說出了自己的本體,還大大方方的承認了靈寵的身份。

青影似乎看出了她的窘迫,很大方的挽起了衣袖,露出了手腕上漂亮的共生契紋:“彆在意,我和老吳簽訂的是共生契文,冇什麼丟人的。”

薑洛知道那是最平等的禦靈契約,意味著同生共死,可還是起身鞠了一躬,表達了自己的歉意:

“不可與言而與之言,謂之失言。弟子知錯,望師叔不要介懷。”

而林川還沉浸在那聲“師孃”的震撼之中……可還不等他消化這爆炸性的資訊,腦海裡就想起了“小左”的聲音:

“快來幫忙!要死了!!”

“幫我護法。”

林川招呼了一聲,趕緊盤膝而坐,瞬間光痕就爬滿了他的左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