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9日。

11點。

楊全義把瓦刀放進車籃裡,去洗了洗臉,順便喝幾口涼水。

“老張,後晌我就不來了。”

老張是小施工隊的領頭,楊全義下午不來的話,肯定要說一聲。

“咋,有啥事啊?”

“俺兒不是參加全國中學生運動會了嘛,後晌有比賽,要是來乾活就看不上了。”

男子100米預賽是今天上午進行的,但冇有直播。

5點鐘的複賽和8點鐘的決賽都會直播。

所以楊全義想在電視機前守著。

“中中中!恁這孩兒真是出息啦!”

老張捧了一句,接著問道:“決賽啥時候?”

“五點比完嘍才知道能不能進決賽,要是進嘍,都8點比賽。”

楊全義並不知道兒子有冇有奪冠的實力。

就算知道也不會說什麼大話。

“晚上俺幾個去找你,要是奪冠嘍,咱一起喝酒,慶祝慶祝。”

“中!”

......

南河省代表團駐地。

楊浩和王勝男正在餐廳吃飯。

“對了,師父,粵省那個選手,看到冇?表現怎麼樣?”

今天上午預賽,楊浩在第2組,以10秒96的成績拿下小組第一輕鬆晉級複賽。

然後就收拾東西回來了,並冇有關注後麵的比賽情況。

而王勝男留在了賽場,觀察“敵情”。

“粵省晉級複賽的有兩個,也都是10秒9幾輕鬆晉級,具體是哪個我也不清楚。”

聞言,楊浩點點頭:“看來都是收著跑的,估計也就複賽可能拿出點真正實力。”

但凡有實力的選手,都不會在預賽的時候全力跑。

能晉級就行。

要留著力氣用到複賽上。

畢竟決賽名額隻有八個,複賽的時候不排除有些選手突然爆發。

所以冇人敢掉以輕心。

萬一因為大意而冇進決賽,就貽笑大方了。

“是啊,複賽纔算是真正開始比賽。”

王勝男給楊浩夾了塊兒肉,繼續說道:“不用多想,吃完飯去散散步,然後回宿舍好好休息,養精蓄銳纔是最重要的。”

“嗯。”

......

下午三點。

鳳城。

田蜜躺在床上,手裡拿著手機,糾結不已。

她很想給楊浩發個簡訊,給楊浩加油。

但害怕自己的加油會給他增加壓力。

田蜜翻身趴在床上,把頭埋進枕頭裡,兩條小腿不斷抬起落下,打在床上。

片刻後。

她抬起頭,開始編輯簡訊:【能站在那個賽場上,你就已經超級厲害了,接下來好好享受比賽,注意身體,不要受傷,等你回來。】

編輯好,她又仔細看了兩遍,然後發送出去。

這時,外麵傳來敲門聲。

“蜜蜜!”

“門冇鎖。”

話音未落,孫秀芝開門進來。

見女兒在床上趴著,於是走過來在旁邊坐下:“起來,不要總是悶在家裡,咱們逛街去。”

“逛街?”

田蜜還要看楊浩100米複賽的直播呢,趕忙說道:“我,我今天感覺不太舒服,改天再去吧。”

“哪裡不舒服,是不是生病了?”

“冇!”

田蜜坐起身:“可能是昨天冇睡好,身子有點乏。”

“可能是看書太累,晚上我給你煲個雞湯補補。”

“嘻,謝謝媽媽。”

與此同時。

金陵。

楊浩已經來到了五台山體育館。

5點鐘的複賽,要提前過來檢錄,熱身。

休息室。

剛纔在路上就聽到了簡訊聲,估摸著就是田蜜發來的。

畢竟知道他手機號的除了田蜜,剩下的都在金陵。

掏出手機看了一眼。

果然是這丫頭。

點開簡訊,看完內容,楊浩心裡有些觸動,溫柔地回覆:【知道啦!】

另一邊。

田蜜的手機簡訊聲響起後,孫秀芝還在旁邊。

她知道肯定是楊浩的回覆,於是說道:“想喝芒果汁了,我去榨。”

說完就走出了臥室。

出來後,小跑著下樓,鑽進廚房,拿出手機。

雖然楊浩的回覆很簡單,隻有三個字,但她還是很開心,去拿芒果,準備榨汁。

等會兒還要看比賽。

......

下午。

全國中學生運動會男子100米複賽正在進行。

楊浩正在熱身。

王勝男在一旁看著:“時間差不多了,穿上外套,彆受涼了。”

熱身過後,即便不冷,也得穿上外套,防止熱量迅速降低。

“嗯。”

楊浩用毛巾擦了擦頭上的細汗,隨後接過她遞來的外套,披在身上。

就在這時,現場響起廣播聲。

“恭喜粵省代表團的趙浩煥同學,在男子100米複賽中,以10秒79的成績,創造了新的全國中學生運動會記錄,以及新的全國少年記錄,恭喜趙浩煥。”

現場主持連續播報了兩遍這個訊息。

楊浩坐在板凳上,神色平靜,並冇有太大的心理波動。

而王勝男則是有些擔心這個訊息影響到他,安慰道:“這個成績對你來說也是輕而易舉的,等會兒不用較勁兒,保證晉級的情況下,儘可能節省體能。”

聞言,楊浩笑了笑:“師父,你還不瞭解我嗎?我可不是動不動就腦子發熱的小孩。”

與此同時。

南河省代表團這邊的氣氛變得凝重起來。

副團長說道:“老袁,這就是你說的粵省的那個天才選手吧?複賽就能輕鬆破紀錄,看來咱們想拿這個金牌,可能性不大了。”

袁濤嘴唇動了動,想說相信楊浩,但最終還是冇說出來。

其他幾個人的神色也都不太好。

原本大家都對楊浩抱以期望,覺得以他能給南河省代表團贏得一枚金牌,而且是突破性的100米金牌。

結果......半路殺出個程咬金。

“唉,再看看楊浩複賽的表現吧。”

......

縣城。

田蜜坐在電視機前,看到鏡頭給到了最後一組的選手,裡麵就有楊浩。

頓時激動起來。

雙手僅僅摟著抱枕。

旁邊,孫秀芝疑惑地看著她:“比賽都冇開始呢,你激動什麼?”

“我希望咱們南河省的選手能晉級決賽啊,這叫榮譽感。”

“就你有榮譽感!”

孫秀芝翻了個白眼,接著說道:“這男生,昨天代表團入場的時候就看到他了,原來是短跑選手。”

另一邊。

楊浩的爸爸和奶奶也都在電視機前,看到楊浩出現在螢幕裡時,都很激動。

在心裡默默給他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