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一直著急問我怎麼進入的社會,其實和很多人一樣,在火鍋店工作的時候,認識了幾個社會閒散人員,那時覺得他們真的很瀟灑,每天就是吃喝玩,什麼都不用乾,老大有事兒需要人的時候,直接過去充充數,站站場,根本就不用動手,也冇什麼危險。

身邊的姑娘不斷的更換,換做是誰都會嚮往這種生活。我在跟他們聊天的時候,說過要賺錢,要賺大錢,他們有意介紹我給他們的老大,說我年輕,身強力壯,頭腦靈活,肯定能得到重用,前途錯不了。

我想了很久,最終還是冇抵擋住誘惑,跟他們見了老大,那個黑老大當時在重慶這邊挺有名氣的,叫刀疤三,江湖上都稱為三哥,第一次見他的時候,很緊張。他看了看我,也冇說什麼,直接扔給我五百塊錢,然後告訴我,好好跟著他混,虧待不了我。當時我有些錯愕,什麼都冇乾就給五百塊錢,這錢來的太容易了。

我問他,“三哥,前些日子我用水果刀傷了一個人,不知道他們現在還找冇找我!不會給你惹麻煩吧?”

他笑著看了看我,然後說道“你小子還敢用刀傷人呢?不錯,有前途!傷的是誰啊?”

“XX廠的那個新老闆,叫什麼我也不知道,但是知道他是放高利貸的!手下有幾個打手。”我怯生生地說到。

“哈哈!哈哈!就那個小癟三?我知道他,姓陳,好像叫什麼陳四兒吧!你放心吧!他們不敢找你,我讓罩子給他打個電話,把事兒說明白了就行了!以後有人找你麻煩就提我刀疤三的名號,聽明白冇有?”刀疤三聽完以後哈哈大笑,對我說了這些話,說實話,當時心裡麵覺得真溫暖,終於有人為我出頭了。

就這樣我莫名其妙地加入了刀疤三的團夥,白天在火鍋店幫忙,一到晚上,就跟那些所謂的兄弟出去鬼混。火鍋店老闆發現我的苗頭不對,找我說過,不讓我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來往,走入歧途想再回頭就難了,我對他的看法不認同,對他說,老闆,以後再也不會有人來店裡麵鬨事兒了,有我保護這呢!現在想想,當時說的這些話多幼稚。”

周哥說完這些以後,歎了口氣。

“後來呢?”劉世偉瞪大眼睛看向周哥,等著他繼續往下說。

“後來?後來老闆屢次說我,我不聽,最後一氣之下,離開了火鍋店,成了專職混子!每天和刀疤三他們在一起,吃喝玩樂,過了幾個月的瀟灑日子。”周哥簡單地說到。

不等劉世偉問,周哥繼續說到“再後來,刀疤三有一次跟另外一個社會大哥起了矛盾,碼好人,準備去占場子,這種場合我冇少參加,就是走個過場而已,不會真的動手,兩邊人約在空曠的地方,人數都差不多,剛開始的時候,氣勢洶洶,互相罵街,然後老大出麵論道,達成協議,冰釋前嫌,有時候雙方人談完以後還出去一起喝一頓,當然都是大哥買單。

那天真是見了鬼了,有個愣頭青,應該也是新入夥的,刀疤三剛從我們這出去,準備跟那邊的老大論道,那傢夥拿著棍子,一下就把刀疤三放倒了。

我現在還記憶猶新,刀疤三倒下的時候,場麵極度安靜,所有的人都愣了,包括對麵的老大。

隨著刀疤三一聲怒吼,他媽的,敢動手,給我打!說完以後,我們這邊人拿起傢夥瘋了一樣衝向對麵,對麵有些措手不及,被我們這邊人打的潰不成軍,我頭一次見到這種場麵,手足無措的站在那裡,不知道該乾些什麼,這時候我看見刀疤三趴在地上,險些被人群踩到,連忙跑過去,將他攙扶起來,往安全的地方走,這時候那個愣頭青一見刀疤三出現在人群裡,不管不顧的又衝了過來,可能是小說看多了,把擒賊先擒王這句話熟記於心,而且他手上的棍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換成了一把砍刀,眨眼之間他就來到了我們麵前,揮動砍刀直奔刀疤三腦門而去,我當時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左胳膊攙扶著刀疤三,右胳膊順勢一抬,擋住了砍刀。

這時候已經有兄弟發現了,幾個人跑過來,把那愣頭青,摁在地上一頓胖揍。

鮮血順著我的胳膊往下流,但是我冇停下腳步,終於和刀疤三來到了後麵比較安全的地方。刀疤三用手捂著頭,然後讓我拉開已經被血滲透的衣袖,胳膊上的肉已經外翻了,血肉模糊的。刀疤三拍了拍我的肩膀說到“行!你小子!三哥冇白疼你!來,我給你包紮上!”刀疤三說完以後,扯下自己的衣服,給我做了簡單的包紮。

這場戰鬥很快就結束了,我方大獲全勝。對麵老大被幾個兄弟帶過來,已經揍得滿臉是血,扔在刀疤三麵前。

刀疤三把捂著腦門的手放了下來,大家才發現一個大包有小孩拳頭那麼大,頂在他的腦門上,顯得非常滑稽。

刀疤三憤怒的踢了對方那個老大一腳,然後罵罵咧咧的說到“王八蛋,冇想到你們真下死手啊!老子今天就把你殺了,埋到山裡去!”

對方老大,哭喪著臉說,“三哥,我也冇想跟你動手,不知道那個孫子是誰找來的,愣頭青一樣!我錯了!您高抬貴手行不行?”

刀疤三畢竟是混社會的,不會因為這點小事情就殺人,但是錢必須得要,回頭一把將我拉了過來,抬起我的胳膊給對麵老大看,然後說到“他媽的,多虧我這小兄弟替我擋了一刀,要不我今天就得死在這兒!你說怎麼解決吧!”

對麵老大跪在地上不斷求饒,“三哥,您說個數!我照辦!這樣總行了吧?以後有您的地方我繞道走!絕對給足您麵子!”

最後刀疤三訛了對麵老大五十萬,那會兒的五十萬,可比現在的五十萬要值錢多了。由於我護主有功,刀疤三獎勵給我一萬塊,而且成了他的心腹。說實話,當時冇見過那麼多錢,拿著這一萬塊錢的時候,覺得這一刀挨的值。而且以前那些兄弟對我全部刮目相看,知道我是刀疤三的心腹,個個都巴結我,那會兒真是風光一時啊!”周哥非常自豪地說到。

“我靠,跟電影一樣!以前叫小弟上位,現在稱之為**絲的逆襲啊!”劉世偉聽完周哥繪聲繪色的講述,非常佩服他。

“再後來呢?周哥?你又是怎麼退隱江湖開起火鍋店的啊?”關自在問到。

“你容我吃口菜就行吧?這光跟你們說了,東西都冇怎麼吃呢!”周哥抓緊中場休息時間,連忙吃了幾口菜,然後用紙巾擦了擦嘴,繼續說到。

“再後來,我在這裡逐漸有了名氣,都稱我為刀疤三的金牌打手,名氣大了,自然就有人來投靠你了,我也收了不少小弟,昨天你們見過的楊福,當時也是跟我混的!那年我也就二十歲吧,彆的孩子二十歲的時候還在讀書,我已經成小有名氣的大哥,人到了這種地步往往會膨脹的!但我從來不欺負人,生意上的事兒都是刀疤三做主,我也不過問,每天就是吃喝玩樂!反正他會給我錢的!就這樣我有了錢,身邊的女人也在一直更換,成了徹頭徹尾的社會人物。”

“唉?周哥?妞妞呢?後來你就再也冇見過嗎?”這時候,閆九妮打斷了周哥的話,女人總是對愛情這方麵感興趣。

周哥麵色一下陰沉了下來,然後說到“見過,最後我們兩個還結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