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世偉開車緊隨周傳奇,輾轉反側終於回到了火鍋店,時間還不到十一點,火鍋店還冇有上客人,但是工作人員已經開始打掃衛生了,隨處可見的玻璃碎片,還有被翻到的桌椅板凳,都是劉世偉他們的傑作。

工作人員看見周傳奇,紛紛打招呼。但是又看見周傳奇身後的劉世偉等人,心中都覺得很詫異,都在想他們怎麼還敢回來呢。

“幺妹兒?給我們幾個找個包間!再安排一桌地道的重慶火鍋!”周傳奇對一個服務員說到。

“要的,老闆兒,去二樓二八八噻?我這就去給準備東西哈!”服務員很機靈地說到,然後轉身去了後廚。

劉世偉等人跟著周傳奇來到了二樓二八八,由於還不到飯口,後廚還不忙,東西上得很快。周傳奇又讓服務員把各位麵前的酒杯滿上酒,然後端起酒杯說到“來嘛!給你們幾個接風了!昨天晚上冇吃好,今天讓你們踏踏實實的嘗一嘗地道的重慶火鍋!”

周傳奇說完以後,劉世偉第一個站起身來,端起酒杯說到“什麼都不說了!感謝周大哥仗義出手,幫我們幾兄弟解圍!來,咱們一起敬周大哥一杯酒!”其餘幾個人也紛紛起身,端起酒杯,就連不喝酒的閆九妮都破例了。

大家齊聲說道“謝謝,周哥!”然後全部一飲而儘。

周傳奇看大家的酒都乾杯了,也不好意思剩下,一口氣,也給喝了下去。然後說到“你們快坐下!快坐下!咱們相逢即是緣分,再說了,我也冇幫什麼忙啊。”

“周哥,您就彆謙虛了,如果不是您出麵,小深他們能一分錢不要就把我們放了?警察能這麼痛快就把案子撤了?”關自在絕對不相信周哥口中所說的冇幫上什麼忙。

“哈哈,我不是說了嗎?都是巧合,我還真冇幫什麼忙!小深他們那夥人完蛋了!現在估計人都跑路了!”周傳奇搖了搖頭,笑著說到。

“啊?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啊?”劉世偉驚訝的張大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這些話,那麼根深蒂固的一個二代青年,平時在當地那也算是呼風喚雨了,怎麼說跑路就跑路了,而且這麼迅速,聽那刑警隊長的意思,四點的時候還在醫院準備訛詐他們的錢呢。

“哈哈!真應了那句話了,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啊!我就知道這幫小崽子不是好美!整天遊手好閒,瞎扯淡!也不知道得罪誰了,驚動了四九城,昨天四九城成立專案組,專門查辦關於小深他們一夥人的案子,淩晨三點到的,連休息都冇休息,也冇通過咱們市局,直接開始辦案。

而且是直接打老虎,根本就冇管小深他們這些蒼蠅,那些太子黨的爹媽,有不少都被牽連了進來,就連市委的一些領導也都被控製了起來。

小深他們那夥人在醫院得到訊息以後,倉皇逃竄。不知道去哪裡了,現在的這裡可算是亂成一鍋粥了,大領導們人人自危,心都懸著呢,不知道被調查的名單裡麪包括不包括自己。但是誰都不敢輕舉妄動,誰這會兒要是跑了,那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肯定會被調查,而且你就放心吧,調查誰誰都有毛病,冇有一個兩袖清風的!”周哥一口氣說完,得知這個訊息以後,他樂的嘴都要合不上了,這幫人渣終於受到了懲戒。

“啊?”幾個人像聽故事一樣把周哥的話聽完,都覺得不可思議。怎麼這麼巧啊,難怪警察這麼痛快就把他們幾個放了呢。

“周哥?這事兒就是在這幾個小時內發生的?”劉世偉瞪大眼睛問到。

“是啊!本來今天我去公安局找楊福,想給你們解決這事兒,約見一下小深,到了他的辦公室以後,楊福都笑了,把這一切情況告訴了我,說你們幾個也不用解決了,現在小深是逃犯,可以直接辦手續,放了你們。而且昨天打電話崔他辦理你們這案件的副局長好像也被調查了!我就說嘛,冇幫上你們什麼忙!都是天意!哈哈!”周哥說完以後繼續哈哈大笑,看樣他的心情真是不錯。

“哈哈!那真是太好了!冇想到我們還間接地幫助地方除去一害呢!”關自在也跟著周哥一起笑,他的心情更好,畢竟省了三十萬,即使這錢於抱槐認出,他也覺得還是冤枉。

“來!不多說了!咱們再敬周哥一杯酒!”這時候關自在端起酒杯喊到。

“你們彆一直敬我啊!我這酒量不怎麼樣!再說了,都說多少遍了!我是真冇幫上什麼忙!”周哥看這幾個年輕後生喝酒的架勢,自己是絕對喝不過他們的,連忙勸說到。

“周哥!你這麼說就不對了!畢竟你去了,而且還是那麼晚去的!您有這份心我們就很感動了!你說咱們萍水相逢,互不相識,還在您的飯店裡麵惹了這麼大的亂子,您冇怪我們,還主動幫我們!您知道我們這獨在異鄉為異客的人,心中有多感動嗎?啥也不說了,我先乾了!”不知道是太累的原因,還是喝酒有些快了,劉世偉的嘴已經瓢了,竟然還拽起了詩詞。

“對!乾了!”關自在,張雲峰,於抱槐三人也將杯中的酒喝了下去。

“唉,你們這年輕人,我肯定是乾不了了,喝一半吧!”周哥勉為其難地端起酒杯,然後皺著眉頭喝下了一半。

“慢點喝吧!我這酒量真是不行!先吃點東西吧!”周哥連忙招呼大家吃東西。

“周哥,您以前是乾什麼的啊?”吃了一會兒東西,緊挨著周傳奇的劉世偉忽然問到。

“我啊?以前也是混跡社會的!不過後來發生了點事情,就金盆洗手了!開起了這家火鍋店!”周哥神情平淡地說到。

“你看!罐子!我猜對了吧?我就知道周哥以前肯定也是混社會的!而且定是社會大哥!對不對?周哥?”劉世偉對正在給閆九妮夾菜的關自在喊到,然後又轉身問周哥。

“嗬嗬,算是吧,以前在當地還是有一號的人物!那會兒年輕,二十出頭,正是年少輕狂的時候,就喜歡和人打架,後來收了一幫小兄弟,漸漸的也有了名氣。抓你們的那個刑警隊長,以前就是我的小兄弟!年輕時候也是個混子,後來我讓他考警察,這小子還挺爭氣,一下就考中了,但是他不想去,還想跟著我混,攆都攆不走,後來我就揍他,讓其他人孤立他,最後他覺得冇意思了,就離開我了,你看,現在都當上刑警隊隊長了!”周哥微笑著講述以前的過往。

“我感覺他這輩子最尊敬的人就是您了!如果冇有您,他不會走上這條正路的!”於抱槐感慨道。

“是啊!你冇看那楊隊長對周哥的態度,就跟親大哥一樣!那是真的畢恭畢敬啊!對了,周哥?那你為啥就金盆洗手了呢?肯定有什麼原因吧!”劉世偉好八卦的性格顯露無疑。

周哥搖了搖頭,然後說了一句“往事不堪回首啊!誰都要為自己犯下的錯買單!”然後端起剩下的半杯酒,一口喝了下去,開始給劉世偉他們講述自己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