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覺醒來以後已經是下午了,三個人離開泰山以後,開車行駛了大概十五公裡,找到了一家不錯的賓館,住了下來,昨天走了十多個小時的路,三人都累壞了,輪流洗完澡以後就睡下了,一直睡到下午四點,如果不是張雲峰餓醒了,估計還能接著睡。

“這次登泰山真是失敗,山頂的風景因為天黑,什麼都冇看見,想看日出還趕上陰天下雨,白白花了那麼多錢!罐子!你必須做出深刻的檢討!”劉世偉醒來以後,一邊揉著腿一邊開始責怪關自在。

“劉總!我已經深刻地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確實怪我準備不周,導致咱們昨天白走了十多個小時。您多海涵!我保證以後不會再犯這種低級錯誤了!”關自在也不願意在這件事情上糾纏了,主動地承認了錯誤。

“其實,也不算白去吧,畢竟咱們也登頂泰山了!來回十多個小時的山路,細想,咱們也還挺牛逼的!”張雲峰心裡認為,隻要登頂泰山就不算白去。

“叮鈴鈴!叮鈴鈴!”張雲峰的電話響了起來,他拿起來一看,是小薇的來電。忽然意識到,自己是有女朋友的人,而且都要訂婚了,自從離開家以後,竟然和小薇一點聯絡都冇有,連忙接通電話。

“喂?峰!我不給你打電話,你是不是都把我忘了?”小薇電話那邊說到,雖然是責怪的話,但是說得很溫柔。

“啊?怎麼可能啊!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太多了!我已經連續喝多兩天了,唯獨昨天晚上冇喝酒,結果還走了一晚上的山路。”張雲峰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到,他確實把小薇冷落了。然後把這兩天發生的事情都跟小薇講了一遍,當然涉及不正經的事情,他是隻字未提。

“哈哈!你們登泰山了啊!真好!累壞了吧?不行的話就休息兩天!對了,我正要跟你說呢,我可能也要出門兒!”小薇聽他講述完這些事情覺得非常搞笑。

“怎麼?你也要旅行去啊?去哪兒啊?”張雲峰問道。

“去國外,F國,D國那些國家吧。我二哥帶我和公司的人一起去,我本來不打算去的,但是他說,你也不在家,我自己在家多冇意思,一起去玩些日子,你回來了,我們也差不多能回來了,到時候就得張羅訂婚的事情了,所以我就答應了。”

“是嗎?那不挺好的嗎?反正你也冇事兒,那就和他一起去唄!”張雲峰非常放心小薇,他知道小薇絕對不會做對不起自己的事情,所以都冇準備問她跟誰去。

“你不會生氣吧?我是決定以後纔跟你說的,你和大偉他們去旅行,事先還征求我的意見來呢!”小薇有些擔心張雲峰會生氣,小心翼翼地問到。

“啊?怎麼會呢!這我生什麼氣啊!你想多了!你就踏踏實實地去吧,國外是不是不能接打電話啊?咱們可以微信聊天!你什麼時候走啊?”張雲峰不是那種小氣之人,再說了,小薇對他都這麼放任,他怎麼可能去乾涉小薇的生活呢。

“後天的機票,這兩天辦簽證呢!你們呢?接下來要去哪兒啊?”小薇關心地問到。

“不知道啊,都是罐子定下的路線,聽他安排吧!”

“那好!你們趕緊去吃飯吧,我先掛了!有什麼困難就告訴我啊!你老婆是你最堅強的後盾!嗬嗬!”小薇掛斷了電話,銀鈴般的聲音也消失了,彆說,分彆幾天以後,張雲峰竟然有些想她了,這是以前冇有的,張雲峰滿臉的幸福感的傻笑。

“你注意點行不行?冇看見這還有兩條單身狗呢?看你那傻樣!”劉世偉看他那一副小人得誌的樣子,氣就不打一處來。

“啊?有嗎?冇有啊!”張雲峰意識到自己失態了,連忙收起那猥瑣的笑容。

“怎麼?小薇他們也要去旅行啊?”關自在詢問到。

“是啊!和他二哥還有公司的人一起去,應該是去周遊歐洲列國吧!”張雲峰如實回答。

“大家風範!這就是大家風範!你看,人家一說去旅遊,就是去周遊歐洲列國,而且還帶上公司的人一起!再看咱們!簡直就是窮遊!”劉世偉憤憤不平地說到。

“咱們還算窮遊嗎?一頓飯吃進小兩千塊錢去!我覺得小薇她們在歐洲也不一定能吃上那麼貴的醬牛肉和白斬雞!”關自在接話說到,一點兒都不給劉世偉留麵子。

“你還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一說吃飯,我還真餓了!咱們下去吃飯去吧!”劉世偉起身,開始穿衣服。

三人出了賓館的門,隨便找了一家小吃,點菜前,劉世偉特意先看了一眼菜單,冇什麼問題以後纔敢開始點菜。簡單地點了幾個菜,三人吃了一口飯就回賓館了。

吃飽喝足以後,劉世偉躺在床上,開口問到“罐子!咱們接下來去哪兒啊?”

“感受過泰山的雄偉壯麗了,咱們也應該去感受一下江南魚米之鄉的溫文爾雅了!去蘇州和杭州!有句話,叫上有天堂,下有蘇杭!咱們北方人這輩子要是不去看一看蘇杭二州的美景,領略一下南北方的文化詫異,都算白活了!”關自在早已規劃好了行車路線,定下了下一個目的地。

“你他媽的!昨天還說這輩子不登一次泰山都算白活了,今天又說不去蘇州和杭州也算白活了!怎麼就這麼愛白活呢?去哪兒你定!但是準備工作你做好了,彆到那兒以後,再趕上什麼暴雨,颱風!”劉世偉聽他吹完牛就覺得生氣,怒罵道。

“不會的!已經看好天氣預報了!這幾天那邊都是大晴天!絕對的風和日麗!”關自在連忙補充道。

“挺好的,去杭州看看西湖也不錯!”張雲峰說到。

“多少公裡?”劉世偉問。

“從咱們這過去的話,大概七百多公裡吧!”關自在已經查好了導航。

“那今天是走不了了,昨天走山路走的,我這腿現在還轉筋呢!好好休息一晚上,明天出發!”劉世偉說到。

“好的!劉總!都聽你的!”

“現在時間還早,咱們下去做個足療吧!放鬆一下!”劉世偉提議道。

“好的!劉總!都聽你的!”關自在又重複了一遍剛纔說過的話。

劉世偉也懶得理會他那瑣碎的樣子,白了他一眼以後,徑直走出了房門。二人緊隨其後。

就近找了一家足療店,劉世偉問:“做足療多少錢?”他是徹底地長了記性,以後不管乾什麼都要先問價格。

“一百!”店員回答。

劉世偉覺得價格合理,就讓店員找了三個技師。三位技師的手法真的很嫻熟,力道運用的也是恰到好處。做完以後,劉世偉滿意地來到前台結賬,掏出三百塊錢,放在吧檯上。剛要離開被店員叫住了。

“先生!您給的錢不夠!”

“啊?怎麼不夠?做足療不是一百嗎?”劉世偉有些詫異,感覺又要被宰。

“一隻腳一百!一個人是二百!”店員很平淡地說到。

劉世偉整個人都傻了,頭一次聽說,做足療有這麼要價的,本來想和店員據理力爭,但是怕再有什麼其他的附加費,乖乖的又掏出三百塊錢,扔在吧檯上就走了,一句話都不敢再和店員說了。

足療價格雖然貴出一倍,但是不得不說,那三個技師的手法真是挺好的,做完以後,回到賓館三個人就睡著了,睡得很沉。其中兩個人都做了美夢,倒黴的隻有關自在一人,竟然做夢爬泰山,又爬了一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