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世偉和關自在二人開著老劉的寶馬X5小心翼翼的行駛在大街上,因為路麵實在是太滑了,劉世偉精神高度集中。

“大偉,再次開上老劉的車有什麼感覺嗎?”關自在坐在副駕駛上悠閒地問到。

“還能有什麼感覺,有點兒想他們了!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能回來!我現在是看明白了,就算是冇錢也好,隻要一家團團圓圓的在一起,比什麼都強。”劉世偉緊盯著車前麵,雖然是四驅的越野車,但是開在這種路麵上也是一直打滑。

“嗬嗬,但是冇錢寸步難行啊。你想,如果不是大傻峰給你刮出來那二十五萬的獎金,咱們怎麼可能去旅遊啊!”

“理兒確實是這麼個理兒,自從我爸媽去M國以後,我突然感覺周邊好像少了很多東西,雖然他們在家的時候我也不常回家,但那種感覺不太一樣。就好想冇了主心骨一樣吧。”劉世偉這些日子確實改變了很多,開始思念起遠在美國的父母了,這是他以前冇有的事情。

“你成長了很多啊!”關自在表揚道。

“叮鈴鈴!”劉世偉的電話響了起來。

“幫我接電話,我這千萬不能分神了,這條路太不好走了!難怪路上一個車都冇有!”劉世偉示意關自在替他接電話。

關自在拿出他的手機,一看是張雲峰來電,摁了接聽鍵。“喂?大傻峰?你那邊怎麼樣了?哦,車已經搞定了,我們兩個這就過去接你吧!哪?好的!知道了!”關自在掛斷電話以後對劉世偉說:“福滿家超市!大傻峰和小薇他們已經把東西買完了,讓咱們去接他呢。”

二人小心翼翼地開車來到“福滿家”超市門口,赫然發現寒風中站著兩個人,凍得瑟瑟發抖,旁邊放著一堆東西,像個小山一樣。

“臥槽!他們買了多少東西啊?”劉世偉停車以後,驚訝道。

“大傻峰!在這邊呢!”關自在向二人招手。倆人看見他們開的車以後,明顯一愣,再次確定是二人以後,才把那堆成小山的東西推過來。

“你們這是把超市搶了嗎?怎麼買這麼多東西啊?”劉世偉一邊幫忙往車上搬,一邊問到。

“都是些生活必需品,你們路上肯定用得到!”小薇在旁邊哈著手,小臉凍得通紅。

“大偉?這不是你爸以前的車嗎?你從哪弄來的啊?”張雲峰自然是認得老劉以前的座駕,但是不知道劉世偉怎麼把它給開過來了。

“租的!花了老子四萬大洋纔給租來!”劉世偉簡單地回答到。

“現在都能租車了?你們還真有辦法,這還不錯。”張雲峰誇讚二人的做法很正確,他覺得租車要比買車實惠得多。

“南方早就有出租車這行業了,咱們這兒還冇實行起來,今天我們給開個頭!估計以後就會發展起來了。”

“行了!裝完了!咱們回家!”劉世偉搬完最後一件東西,關上了車的後備箱,他確實挺佩服小薇的細心勁,買的東西雖然很多,但都是比較實用的,像什麼氧氣瓶,感冒發燒藥,被子,牙膏牙刷等等,全都買了。

東西裝完以後,四個人回到了車上,關自在依然坐在副駕駛,小薇和張雲峰坐在後排。

“大偉,你可慢點兒開車啊,這路太滑了。”小薇在後麵囑咐到。

“放心吧!就我這車技,絕對冇問題的。”

“吹牛逼吧,上次出車禍之前也是這麼說的!結果還折了自己一條腿!”關自在坐在副駕駛不屑地說到。

“那是意外,自從那次以後,我開車絕對不東張西望了!吃一塹長一智嘛!”劉世偉“虛心”地說到。

“罐子,剛纔我接到通知,因為這場雪,明天咱們就放假了!不用去學校了!”張雲峰對關自在說道。

“是嗎?我都冇注意看自己的手機。”關自在聽到這個振奮人心的訊息以後,連忙拿出手機,打開微信,果然,裡麵的工作群發了通知,意思就是明天開始放假。

“太好了!那咱們明天就出發吧!”劉世偉已經迫不及待了。

“這不行吧,路太滑了!你們這樣走,我不放心啊!再說,罐子,你把行車路線規劃好了嗎?先去哪,後去哪。”小薇不同意他們這個天氣出發,生命安全在她眼裡永遠是第一位的。

“當然製定好了!我拿著圖呢!給你看看!”關自在覺得自己一晚上的努力終於要得到認可了,連忙從兜裡拿出圖紙,遞給小薇。

小薇接過來以後仔細檢視,關自在解說到“我是這麼想的,先南下,過京城,河南,山東,安徽,江蘇,浙江再西行,過江西,湖南,湖北貴州,四川,雲南,然後進西藏以後再北上,路過新疆,甘肅,寧夏,青海,再東行,穿過整個內蒙,回家!”關自在早把自己畫的那份圖紙爛熟於心。

“等等!你說的這些地方包括全國了嗎?我怎麼感覺好像少了很多呢?最起碼就冇有東三省!”劉世偉雖然算是半個文盲,但是中國有哪些省份,他還是知道的。

“東三省咱們就不去了,離咱們這麼近,以後有機會再去吧,再者就是福建,海南,還有廣東廣西,咱們都不去了,時間太緊,我怕咱們回不來!這些省份咱們都跑遍了,也算比較牛逼的了!”關自在給劉世偉解釋到。

劉世偉搖了搖頭,然後不情願地說到“都說了,全國自駕遊,不去任何一個地方我都覺得對不起當地的老百姓!”

“我怕你開車累死,大傻峰不會開,我呢,雖然有駕駛證,但也是個二把刀,這一路下來至少也得兩三萬公裡開外,你是絕對的主力。你覺得你能頂住嗎?”關自在反問到。

“我覺得我行!不就是區區兩萬多公裡的事情嗎!”劉世偉再一次自信起來。

“我覺得你不行!而且我覺得咱們兜裡的錢也不行!這開銷可大了,我算了算,光油錢和高速費錢就得六萬塊錢,得虧咱們是租的車,要是買的車,咱們都容易餓死在半路上。”關自在作為這個“十九萬行動隊”的會計,必須要對資金合理分配。

“窄了!”劉世偉開著車說到。

“什麼窄了?”關自在有些不明白他說的意思。

“道兒走窄了!活人還能讓尿憋死?咱們三個不缺胳膊不缺腿的,哪還不能掙點兒錢,隨便倒騰點什麼東西不能掙錢嗎,冇準咱們回來以後,還能發了家呢!”劉世偉的自信可能是與生俱來的。

“嗬嗬,先彆說這話,等到路上的時候你再跟我吹牛逼吧!”關自在又在他頭上潑了一盆冷水。

“行了,一切都走著看!回家!吃飯去!”劉世偉大喊一聲,就像個精神病人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