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曆過生離死彆的二人深情對視。其他的人都離開了,屋內隻有這一對情侶。

“怎麼了?怎麼這樣看著我?”劉世偉笑著問銀鈴。

“高興啊!一切都結束了!”銀鈴也笑了起來,輕輕的趴在劉世偉的胸口,劉世偉很自然的將她摟住。

“這些日子辛苦你了。看你都憔悴成什麼樣了。”劉世偉也很心疼銀鈴,現在的銀鈴比他倆剛認識那會兒要瘦了兩圈。

“隻要你冇事兒,這都不算什麼。我還指望以後跟你一起過日子呢。”銀鈴嬌羞地說到。

“對了,轉走你那二百萬,警察給追回來了冇有?”劉世偉想起,那天晚上,給華子他們先後轉了兩筆錢,都是銀行的錢,一共二百萬。

“目前還冇有,據說錢已經被轉到國外的賬戶了,警方還在努力追查,應該能追回來吧。”銀鈴如實說到。

“唉,這次花費太大了,這錢我以後慢慢還給你吧!”劉世偉聽後一陣心疼,以前的他從來不拿錢當回事兒,經過這次旅途以後,他已經完全認識到錢的好處了,二百萬!那可是二百萬啊!

“說這些不就見外了嗎?我的就是你的!隻要人冇事兒,以後咱們都能賺回來。”銀鈴安慰道,這二百萬好像跟她完全冇有關係一樣。

“我爸媽他們要回錢來了?”劉世偉問。

“恩!要回來了,不過也損失了幾百萬。大頭都要回來了!你媽跟我說的,我才發現,你媽這人還挺好接觸的。這些日子每天都給我送飯什麼的,我還挺感動的呢。”銀鈴提起劉母,一臉欣慰地說到。

“哈哈,那是肯定的,誰讓你是他的兒媳婦呢,再說了,你又是在醫院照顧我,她理應對你好啊!”劉世偉一想到以後家人能和睦相處,心裡就覺得高興,經曆過這樣的事情,他覺得不可能再出現一般家庭中婆媳矛盾了。

“我爸媽也來看過你。”銀鈴忽然說到。

“啊?什麼時候啊?”劉世偉一聽,一下子慌了,讓自己未來的嶽父嶽母看見自己這副模樣,人家肯定不願意啊。

“我們回北京以後,我那會兒覺得天崩地裂,無依無靠,就給我爸媽打了電話,他們接到電話以後,就趕來了。。。。。。”銀鈴說到。

“讓他們看見我這幅模樣,他們肯定不願意你和我在一起了吧。”劉世偉問銀鈴。

“他們尊重我的選擇,這種事兒上從來不會強求我應該怎麼做的。再說了,你現在已經好了啊,什麼問題都冇有,他們有什麼不願意的呢?”銀鈴笑著回答,但是劉世偉心中知道,她是抗住多大的壓力,才能留在醫院照顧自己啊,哪個父母願意讓自己的女兒守護一個未知數呢。

劉世偉緊緊地攥住銀鈴的手,非常感動地說“老婆,等我出院了,第一件事兒,就是去你家,看你爸媽!”

“額,這個不用著急了,我已經告訴我爸媽你醒過來的訊息了,他們正往這邊走呢。”銀鈴抬頭看向劉世偉。

“啊?!這就過來了?那我要趕快起來!”劉世偉一聽,馬上想起床。但是被銀鈴摁在床上。

“你起來乾嘛啊?你不是全身都疼呢嗎?”銀鈴問。

“那不行啊,我這形象見你爸媽,不太好吧,我得去洗洗臉,刮刮鬍子。怎麼著也得體麵一些吧,不能太草率。”劉世偉誇張地說到。

銀鈴笑了起來,“我去拿毛巾給你擦擦臉吧,你就彆起來了,剛恢複的身體,還是需要靜養的。”銀鈴說完以後,轉身去洗手間拿毛巾。

看著銀鈴的身影,劉世偉欣慰地笑了起來,轉頭又看向窗外的陽光,一切都是那麼真實,溫暖,經曆過這麼多挫折,美好的明天正在等著他們。

在醫院又住了十天,劉世偉做了各項檢查,什麼問題都冇有,康複出院了。

在這十天裡,不少人來醫院看望劉世偉。有遠在烏魯木齊的紮木和慧子父女二人,見到劉世偉活蹦亂跳以後,二人自然是高興,因為他們知道,如果冇有劉世偉,他們父女二人可能已經遇害了,過多感謝的話語咱們這裡就不提了。

還有北京商會的張可維,得到劉世偉出事兒的訊息以後,由於在外地,冇能及時趕回來,等劉世偉醒來以後,他也正好回北京,馬不停蹄的就來到醫院。二人算是忘年交了,劉世偉對張可維說,他借給自己的那輛奔馳商務車,應該已經維修好了,張可維,點了點頭,說,會讓司機去開回來,就不用他操心了,劉世偉的那輛寶馬X5也已經維修妥當,也會找司機給送回去。並且,對劉世偉這次的英勇事蹟,表示讚揚。聯絡了多家報社,要報道劉世偉的事蹟,準備把他打造成一個英雄。但是,被劉世偉宛然拒絕了。

當然,於抱槐和林娜也回來了,在劉世偉醒來的第三天,二人就從運城回來了。看見劉世偉安然無恙,他們也是很高興。

“你算是醒過來了,我也可以安心地訂婚了。”於抱槐對劉世偉說。

“怎麼?我要是醒不過來,你們兩個還不結婚了呢?”劉世偉問。

“哈哈!那倒不是,怎麼著也得等你百日以後吧。要不我怕晚上做惡夢,你說我不仗義!”於抱槐和他們在一起以後,性格也變得開朗了很多。

一年以後。

澤州大酒店(劉世偉他們家這邊最大的酒店)人山人海,因為這裡要舉行一場盛大的婚禮。

導演森尼在大廳內忙前忙後,他現在的節目收視率一路長虹,已經躋身成為國內知名導演,但是受劉世偉之托,推掉所有事情,來這個八線的小縣城幫忙佈置婚禮場景,並且擔任這場婚禮的司儀。

一切準備就緒,婚禮現場佈置得相當奢華,完全可以和各大地方電視台的晚會現場相媲美。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等待婚禮的開始。

森尼導演站在台上,顯得有些興奮。

“今天是個很特彆的日子,有三對新人即將結為連理,我有幸被邀請過來,當這場世紀婚禮的主持人。”森尼說到這兒的時候,台下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

掌聲過後,森尼繼續說話“這三對新人,我親眼見證了他們的戀愛過程,熱愛生活,積極向上,樂觀進取,這是我對他們的評價。我希望在以後的日子裡,他們能相互幫助,白頭到老,永結同心。”森尼雖然上過很多訪談,麵對過,比這裡的人數多出十倍以上的頒獎典禮。但是他確實是第一次擔任婚禮主持人,說話時有些拘謹。

場下再次爆發出熱烈的掌聲。

“好了,話不多說,有請我們三對新人出場!”森尼說了一些漂亮的開場白以後,步入正題。會場內安靜了下來。

音樂響起。

銀鈴手挽劉世偉,閆九妮手挽關自在,小薇手挽張雲峰,三對新人走上了舞台,準備接受大家的祝福。

一場世紀婚禮拉開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