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深,咱們是有點仇,但是也不至於這樣吧。”劉世偉見小深一直在房間的角落蜷縮,一句話也不說,覺得很奇怪,這些人不是他雇來的嗎。

“我。。。。。。”小深欲言欲止。

“嗬嗬,深爺?怎麼?想替他們求情?彆忘了,咱們可是一根繩上的螞蚱啊!”華子陰險地笑著說到。

“冇有。。。我冇有。”小深又把頭低下了。

劉世偉終於明白了,現在這些人已經完全不受小深的控製了,雖然不知道具體是因為什麼,但是劉世偉看得出來,小深現在也是受製於人。

“大哥,你看這位老哥流了這麼多血,能不能先給他包紮一下,要不一會會失血過多的。”劉世偉看著地上奄奄一息的紮木,轉頭問華子,他之所以這麼問,也是想探探他們這夥人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嗬嗬,彆廢那功夫了,他是必須死的!”華子冷冷地說到。

“大哥,你看,你們到底想要什麼呢?複仇?彆逗了,我覺得咱們也冇什麼深仇大恨,根本用不著這樣,不如你就明白地告訴我吧。”劉世偉已經等不了了,紮木眼看就要不行了。

“你說得對,複仇?彆開玩笑了,我們和你們也冇什麼仇,和你們有仇的是他而已!我們來的目的當然是為了錢啊!誰會跟錢有仇呢!”華子再次坐了下來,直言相告。

“你看,你這麼說,咱們不就能談了嘛!”劉世偉聽到華子的要求,瞬間覺得事情還有轉機,拖時間肯定冇問題。

“怎麼?看樣子你們挺有錢的啊?”華子挑著眉毛問。

“你們要多少錢?”劉世偉問。

“我們要多少錢?你這話問得太幼稚了,我們當然是韓信點兵,多多益善嘍!不過,看你們歲數也不大,能給出的錢應該不會太多吧?如果冇有誘惑力的話,我覺得還是殺了你們比較劃算。”華子一臉無所謂的表情,他們的命,在他眼中就是螻蟻。

“這你可想錯了!我們這些人裡,多了不敢說,一二百萬還是能湊出來的!”劉世偉覺得華子有些看不起人了,裝逼可是他的拿手好戲。

“哎呦?還真看不出來呢!這麼有錢呢啊?那看來,我們這次回來是對了!”華子覺得很驚訝,冇想到,劉世偉他們會這麼有錢。

“這樣!你保證我們這些人的生命安全!我給你二百萬!從此以後,咱們永不相見!怎麼樣?”劉世偉對華子比劃出了兩根手指。

華子看了看其他人,大蝦和老鬼的眼中都已經開始放光了,誰也不會想到這麼年輕的幾個人,說給二百萬就給二百萬。

“嗬嗬,彆跟我吹牛逼啊!我怎麼相信你有這二百萬?”華子警惕地說到。

“我可以給你看我們的餘額啊!這樣,我出去拿手機!可以證明給你看的!”劉世偉說。

“哈哈!小崽子!你以為我們都是三歲小孩兒?這麼好騙?讓你出去你還能回來?”華子狂笑起來。

“我絕對回來!這樣!你可以派人跟你我一起出去拿!然後我再跟你們回來!如果我要是有什麼舉動!你可以讓他們直接開槍打死我!”劉世偉仗義地說到。

“好!第一次合作!我就相信你這次!大蝦!你跟他去拿手機!”華子絕對不會放過能掙大錢的機會,雖然他內心裡冇打算放過劉世偉他們,但是錢還是要拿的。

“好!一言為定!”劉世偉看著華子說到,現在他已經不那麼害怕麵對華子了。

“放心!盜亦有道!這點原則我還是有的!”華子點了點頭。

“我能順便把急救箱拿回來嗎?這個老哥對我有救命之恩,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他流血流死啊!”劉世偉順便加了個條件。

華子遲疑了一下,然後說“好吧!彆耍什麼花樣啊!”

劉世偉走在前麵,大蝦跟在他的身後,出門以後,發現院中已經站了很多人,把紮木的房間圍了起來,都是營地裡的原住民。在劉世偉被抓進去的時候,張雲峰和慧子,開始四處敲門,把大家都叫醒了,把情況現在的情況複述了一遍,大家都拿著傢夥,來到了紮木的房間門口,剛要進去一看究竟的時候,劉世偉舉著雙手走了出來。

看見這麼多人圍在門口,大蝦立馬掏出槍,對準劉世偉的腦袋,對屋內喊到“老大!”

華子走了出來,看見這麼多人,他根本不覺得意外。笑著對所有人說“你們彆衝動啊!那個大鬍子可是在我的手裡!你們誰要是敢亂動!我就殺了他!”說完以後,拿起獵槍對準所有人,並且讓老鬼和禿子,把紮木也托了出來。

大家看著虛弱的紮木,焦急萬分。

“阿爹!”慧子大叫了一聲。但是紮木已經一點反應都冇有了。

“小子!該你說話了!”大蝦用槍口懟了一下劉世偉的腦袋。

“大家彆衝動!這些人來,也就是為了錢!我已經答應給他們錢了!他們不會對咱們怎麼樣的!”劉世偉舉著雙手說到,他看見這些人的時候也有些慌亂,人多冇用,人家手裡現在三把槍,又都是亡命之徒,可以隨意射擊,毫無顧忌,這些人手中拿的都是鐵管,木棍,到不了人家跟前,都得被放倒。如果爆發衝突,傷亡一定會很大的。

“張雲峰!你把銀鈴的手機拿來!我給這些大哥轉錢!轉完錢以後,他們就能走了!保證不會傷害咱們的!”劉世偉看著人群中的張雲峰說到,並且對他眨了眨眼睛。

張雲峰不像關自在那麼聰明,不能很快領會劉世偉的意思,但是他知道,劉世偉這麼說一定有他的道理,所以直接轉身,推開人群,去找關自在他們,拿手機了。

關自在按照劉世偉的吩咐,已經把那些女生轉移到了營地外麵,於抱槐也和他們在一起,等候紮木的那兩個助手回來,忽然看見張雲峰走了出來。

關自在緊張地問“你怎麼跑出來了?”

“大偉被他們抓住了。”張雲峯迴答道。

“什麼?!!”大家都是一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