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隨性而活 >   第201章 三槍

“媽了個巴子的!我看誰在我的地盤鬨事?!”紮木手持獵槍,威風凜凜地走了過來,口中大聲罵道。

小深看了紮木一眼,然後說到“這件事兒,跟你沒關係,識相得滾遠點兒!我們臨走之前會給你一筆錢的!”

紮木來到跟前,發現是劉世偉等人,被這些人欺負了,非常不高興,抬起手中的獵槍,頂在小深的腦門上,大聲問“你他媽的跟我說話呢?恩?”

旁邊的禿子,一見自己的老闆被人用槍頂著腦門兒,自然很不高興,想要衝上去,下了紮木的獵槍。

“砰!”又一聲槍響,紮木在小深的耳邊放了一槍,聲音之大,險些把小深的耳朵震聾。

“啊!臥槽!”小深雙手捂著耳朵,痛苦地哀嚎了起來。

“誰他媽敢動,我就打死誰!下一槍,絕對不往天上開了!”紮木轉身又用獵槍,對準禿子,眼神就像惡鬼一樣,禿子也算是久經沙場的人,他看得出來,紮木冇有開玩笑,已經起了殺心,停下腳步,也不敢再往前挪移半分。

“這位老哥,我們往日無緣,今日無仇的,你先把槍放下,有話咱們好說。”中分頭一看局勢對自己這方已經不利了,笑著走了上來,對紮木說到。

“他媽的!記住了!這是我的底盤!你們想撒野可以!去外麵!”紮木大聲罵道,這時候,營地裡的其他人也已經趕了過來,擋在劉世偉他們的前麵,站在紮木的身後,慧子也在其中,手中也緊握著槍,虎視眈眈的看向小深他們這一夥人。

“嗬嗬,冇必要這麼興師動眾。我的這位朋友和他們有一些過節,讓他們自己解決就好了,你乾嘛非要插手呢。”不得不佩服,中分頭的心理素質非常好,麵對這麼多人,和兩條獵槍,一點畏懼都冇有,依然保持著自己那份微笑。

“這幾個是我的朋友!我的朋友我當然要管!你們欺負我的朋友,就是欺負我!欺負我們整個救援隊!這裡不歡迎你們!快滾!”紮木大聲說道。

“老雜毛,是不是給你臉了!”光頭有些聽不下去紮木的辱罵了,想要衝上去,搶奪紮木的獵槍。

“砰!”的一聲,紮木身後慧子的槍響了起來,打在禿子腳前十公分的地方,禿子嚇了一跳。

“滾!”慧子冷冷地說到。

中分頭笑了笑,然後攤開雙手,說“好!彆開槍!我們這就走!”

小深這會兒也緩了過來,晃了晃腦袋,好像還是聽不清,大聲地對中分頭說到“華子!給我弄他們!弄死他們!我加錢!加二十萬!”

“深爺,彆鬨了,咱們走吧!人家手裡有槍!”華子笑著說到,給小深指了指。

“啊?!什麼?你說啥?”小深還是聽不清,問到。

“我說,彆鬨了!咱們走啦!人家有槍!弄不過他們!”華子提高分貝,在小深的耳邊大聲喊道。

“操!不行!今天必須弄死他們!”小深不依不饒地說到。

“禿子,你倆把深爺攙到車上去。”華子也不再理會小深,讓旁邊的禿子和猥瑣男攙著小深先上車。

禿子倆人照辦,駕著小深就往車裡走。

“不行!今天不弄了他們我不走!我加錢!你們是我雇的!就要聽我的!”小深一邊掙紮一邊喊,但是無濟於事,禿子和猥瑣男兩人,夾著他,就像抓小雞子一樣輕鬆。

“去收拾東西,咱們走。”華子又對另外一個人說到。

那人點了點頭,轉身去了帳篷,拿他們的東西。

“這位老哥,那我們就走了?”華子笑著看向紮木。

“滾!彆讓我再看到你們!”紮木冷冷地說到。

華子笑著搖了搖頭,然後意味深長地看了紮木一眼,在嘴裡蹦出幾個字兒,“好!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咱們後會有期!”說完以後,轉身也走了。

劉世偉他們這邊的人長出了一口氣,要不是紮木及時趕到,今天估計是懸了,非得折在這夥人手裡。

小深把他們的車,開出了營地,上了公路。

等到他們走後,紮木來到劉世偉他們麵前,關心地問“怎麼樣?冇事兒吧?傷得嚴重嗎?”

劉世偉的口鼻都流出了鮮血,銀鈴正在幫他擦拭,搖了搖頭,說“冇事兒,都是輕傷,謝謝你啊,紮木大哥,你又救了我們一次。”

“這夥人是什麼來曆啊,你怎麼還和他們有衝突啊?”紮木問。

“那個傢夥是重慶的,我們路過重慶的時候和他發生了一些矛盾,昨天咱們去給車換胎的時候,我就聽車裡的聲音很熟,但是冇想起來,後來晚上我這哥們說是看到他了,但是不確定是不是,我們半夜的時候就出來檢視了一遍,但是也冇看清,本以為,也不管是不是他們了,今天晚點起來,彆和他們碰麵就得了,等他們走了我們再出來活動,冇想到,還是碰到了一起。我隻認識那一個人,其餘的也不認識,但是聽那傢夥說,這幾個人可能是他雇的打手。”劉世偉簡單地說了一遍。

“這也太巧了吧,在我們這兒你還能碰上仇人,你得有多倒黴啊。。。。。。”紮木聽完以後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嗬嗬,這不算什麼,我這一圈旅遊下來,發生的巧合事情太多了,我們早都習慣了。”劉世偉笑著說。

“我這腿怎麼動不了了啊。”關自在坐在旁邊,那條被猥瑣男打的腿,小腿部分,根本吃不上力。

“我看看!”紮木走了過來,簡單地摸了兩下。然後說到“脫臼了,這傢夥手法太厲害了。正好打在你的關節上。”

“啊?那怎麼辦啊,咱們這有人會接骨嗎?我以後會不會。。。。。。啊!!!!”關自在慘叫了一聲。

隻見紮木在他腿上摁了兩下,忽然一用力,疼得關自在大叫了起來。

“好了,接上了。你活動活動試試。”紮木起身對關自在說到。

聽了紮木的話,關自在活動起了小腿,雖然還有些疼,但是已經能活動了。

“哎?好了!紮木老哥,你還真是厲害啊。”關自在誇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