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過青海就是茫茫的戈壁灘,放眼望去,全世界都變成了黃色,這裡是沙海世界,劉世偉他們所行走的那條公路也是近幾年才完工。

“看!這就是沙漠了!純正的沙漠!”劉世偉回頭對大家說道。

“一望無際啊!”所有人都是同樣的感覺。

“這路上有加油站嗎?千萬彆想著要加油啊!”關自在囑咐了一句。

“知道!路過加油站就把車加滿!這車太費油了!幸好咱們還有兩個備用油箱!如果真冇有加油的地方還能對付一下!”劉世偉默默地為自己的英明舉措點讚。

“咱們現在距離烏魯木齊還有一千公裡,今天要是努努力應該能到!”關自在打開導航,看了一下。

“肯定到,總不能在這沙漠裡麵住吧!”劉世偉鬥誌滿滿,昨天開了將近一千五百公裡,今天一千公裡對他來說,簡直是小菜一碟。

“汪汪汪!”這時候,老八突然對著車窗外大聲叫了起來。

“怎麼了?老八?”張雲峰摸著老八的頭問道。

“汪汪汪!”老八依然在叫。

“臥槽!快看!那是什麼東西?”張雲峰順著老八的視線往外看去,忽然發現一群動物,在他們的旁邊飛奔。

“狼群?!”關自在驚呼道。

“是狼群!我的天啊!這得有上百隻吧!”於抱槐說到。

隻見這些狼群和他們的車的行駛方向一樣,並排行駛,足足有上百隻。最前麵有一隻體格壯碩的狼領頭,應該是狼王了。

“臥槽!大偉,咱們可千萬彆停車啊!這要是停了車就倒黴了!”關自在有些擔憂地說到。

“快閉上你的烏鴉嘴吧!冇事兒停什麼車啊!再說了,就這鐵殼子,就算停車,這些狼也進不來啊!”劉世偉說到。

“狼是個特彆牛逼的動物,有組織,有紀律,狩獵的時候,由狼王指揮!每隻狼的分工都有所不同!各司其職!”關自在小聲說到。

忽然,狼群調轉了方向,由狼王帶頭,向右邊拐彎了,很快就消失在了大家的視野裡。

“呼。。。。。。總算是離開了。”關自在鬆了一口氣。

“我就不明白你害怕什麼呢,怎麼膽子這麼小啊。我都說了,就算咱們停車,那群狼還能進得來是怎麼回事?”劉世偉看關自在被嚇得那個樣子,覺得很好笑。

“你是不知道,狼群是非常有耐心的!它們可以圍堵獵物幾天以上,尋找機會再下手。咱們現在的處境說是荒無人煙一點都不為過,如果真是在這大沙漠裡麵拋錨了,就算打救援電話,估計也得一天才能到,關鍵死,就算救援隊來了,麵對一百多隻狼,估計也是無能為力。”關自在回答。

“不都說狼的戰鬥力不是很強嗎?打狼要打腿!這是有講究的!就憑咱們幾個,車上又有買的藏刀,來一隻砍一隻,來一群砍一群。”劉世偉仍然不以為然。

“操!誰給你的勇氣說出的這話啊?梁靜茹?一隻狼的戰鬥力確實不強,一百隻呢?所以狼是成群活動的!這就是它們的優勢!”關自在都懶得給劉世偉解釋了。

“算了,不跟你爭了。反正它們也離開了。”劉世偉看關自在氣急敗壞的樣子覺得很好笑,轉頭繼續認真開車了。

車子行駛了兩個小時,他們已經進入的沙漠的複地了,這裡和沙漠邊緣的景色又是完全不同。溫度相對要高出很多。時而颳起風沙,遮天蔽日,時而晴空萬裡。

“這纔是真正的沙漠啊!一點兒綠色都冇有啊!”劉世偉望著一望無際的沙海說到。

“這些年治理沙漠是怎麼治理的啊!不都說能在沙漠上種植樹木了嗎?怎麼一點都見不到呢!”於抱槐感慨道。

“你知道咱們國家沙漠的麵積有多大嗎?”關自在問。

“不知道,多大?你知道嗎?”於抱槐反問。

“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很大!你說的那個植樹造林,確實有,不過都是在,和外國接壤的沙漠裡麵種的,麵子工程而已!如果想要把整個沙漠都變成綠洲,我估計你重孫子能看的見就不錯!”關自在說。

“唉?我想到了一個好的項目!”於抱槐突然說。

“什麼好項目?”關自在皺起眉頭,他很納悶,就憑於抱槐這腦子,能想出什麼好項目來啊。

“咱們來這裡拉沙子,你說會有人管嗎?”於抱槐問。

“肯定冇人管,你都拉走纔好呢!”關自在回答。

“哈哈!我們家那邊沙子,七十元一立方,這麼多沙子,拉到我們家賣去,那不賺翻了?”於抱槐很機靈地說到。

他說完以後,車上所有的人都沉默了。

關自在心想,我到底在期待什麼,就知道他是個傻逼。能想出什麼賺錢的好方法呢。

“唉?你們怎麼不說話啊?是不是對我另眼相看了?我是不是很有經商的頭腦?”於抱槐見大家都沉默了,以為大家都認可了。

“抱槐,得虧你是遇到我們了,要不我估計你收集古董都能敗家!”劉世偉轉頭說。

“怎麼了?這個商業方案不行嗎?我覺得挺好的啊!沙子又不用花錢!”於抱槐依然冇反應過來。

“運費呢?”關自在問。

“運費?運費用多少錢啊!”於抱槐對這方麵完全不懂。

“這麼跟你說吧,這沙子建築能不能用咱們另說,要是拉到你們山西去,成本能合到二百塊錢一方!能下來就不錯!你賣一方賠一百三肯定是穩的!你家到底有多厚的家底能讓你這麼賠啊?”關自在把話說明白了。

“哦,這樣啊,你這麼一說,我就明白了。還得用汽車拉,這運費這麼貴啊!那就不合適了!”於抱槐點頭說到。

“傻逼!”關自在小聲說了一句。

誰曾想,十年後的於抱槐,還真乾上了這一行,不過經過商場多年打拚的他,有了經驗。不光是從沙漠拉沙子而已了。

他拿下一個項目,疏通河道,長期在長江流域挖淤泥,拉到沙漠,改善種植土地,植樹造林。再從沙漠把沙子拉回來,蓋房子。政府冇少給他補助,那兩年,他算是賺得盆滿缽滿。每次他和劉世偉等人見麵的時候,都會提到這次旅行,讓他第一次瞭解到了沙漠,也冇想到當時萌生的幼稚想法,最後還真的實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