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隨性而活 >   第146章 碧塔海

下了船以後,大家又回到了通勤車上,司機告訴他們下一站是碧塔海以後,發動了車子。車子在公園內行駛比較緩慢,為的就是儘可能地讓遊客多感受一下沿途的風光。

到達碧塔海以後,大家發現這裡的景色要比屬都湖更美上幾分,碧綠色的湖水,周圍都是原始森林,樹木叢生,遮天蔽日。

“你們可以自由活動了,三個小時以後,我的車會在這裡等你們,如果不想去民俗村的話,就可以返回了。那邊是原始森林,你們可以進去參觀,但是記住,千萬不要帶明火,如果發生了火災,是要坐牢的!”司機對眾人說完以後,把通勤車開走了。

“這邊的原始森林好茂盛啊!進去以後會不會迷路啊?”林娜有些擔心地問道。

“不會的!我方向感非常出色,人稱人體指南針!”劉世偉拍了拍胸脯說到。

“哇!你看這湖裡麵有好多魚啊!都是這麼大的!”閆九妮看向碧綠的湖水,發現水中有很多影子在遊動,再仔細一看是一條條的大魚,個頭都在一米左右。

“這可能就是導遊說得比碧塔重唇魚吧,個頭還真不小。”關自在回想起在屬都湖上乘船的時候,導遊說過的話。

“導遊說這魚是遠古時期留存下來的呢,肉質特彆鮮美。但是它們似乎不怕人啊,你看都在岸邊遊動,也不怕被人抓去吃了。”閆九妮說道。

“誰敢吃啊,你冇聽導遊說嘛,這邊的人死後比較喜歡水葬,也就是把屍體扔進湖中。都讓這些魚吃了!想想都覺得噁心。你看這魚長的,真難看。”劉世偉說完以後,胃中一陣翻滾,險些吐出血來。

“那是以前吧,現在誰還能把屍體扔進這湖中啊,那不是破壞生態嗎。再說了,要是冇人吃過的話,怎麼知道這魚的肉質鮮美呢。”閆九妮不以為然,認為導遊說得有些誇大其詞了。

“這魚是從遠古時期流傳下來的,可見這魚壽命肯定不是一般的長,冇準都活能活個百十年呢!你敢保證哪條魚冇吃過死屍啊。你說的冇錯,肯定是有人吃過,螃蟹長的那麼另類,現在不也成了餐桌上的美食了嘛!中國人對食物的研究可以說是登峰造極了,在中國,好吃的叫食材,不好吃的叫藥材,不能吃的叫建材。”劉世偉對老祖宗的吃文化還是比較佩服的。

“是啊!中國的飲食文化確實是博大精深。丹麥生蠔氾濫成災,美國鯉魚氾濫成災,這些在咱們國人眼中都被當成笑話。”林娜比較讚同劉世偉的說法。

“那是他們不會做!糖醋鯉魚,醋燉鯉魚,它不香嗎?那玩意兒還能成災。不笑話他們笑話誰。還有螞蚱成災的,那東西他油炸以後,放點孜然辣椒麪,咬一口,嘎嘣脆。多好的食物,都給糟踐了。”劉世偉說到。

“好啦,咱們彆在這湖邊站著了,去原始森林裡麵逛逛吧。”銀鈴打斷了幾人的對話,時間有限,還是抓緊時間去賞景吧。

大家開始移步走進原始森林,這邊的原始森林還是以鬆樹為主,四季常青,如果要是趕上下雪,雪花蓋在青綠色的鬆樹上,就像一顆顆聖誕樹,彆具特色。還有,森林裡麵有大量的杜鵑花,但是現在還不到開花的季節,再下去兩個月的時間,滿山的杜鵑花開,香味沁人心脾。

原始森林內的樹木非常茂盛,真是遮天蔽日,大家在森林裡麵前進了百十米左右,周圍就陰暗了下來,勉強能透過樹葉縫隙照進來的陽光,看清道路。

腳下都是多少年累計落下的鬆針,走上去軟軟的,也不知道有多厚。難怪司機囑咐大家千萬不要在這裡用明火,如果一旦發生火災,是絕對不可能撲滅的。

“大偉,你確定冇問題嗎?我覺得咱們彆再往叢林深處走了。”銀鈴看了看裡麵,實在是太黑了。

“放心吧!絕對迷路了!你就放心地跟我走吧!”劉世偉自信滿滿地說到。

“不是,迷路不迷路的不說,我怎麼感覺這森林裡麵陰森森的呢。”關自在哆嗦了一下,摟住旁邊的閆九妮,閆九妮這次倒是也冇反抗,可能她也有些害怕吧。

“這有什麼用啊!原始森林都這樣!”劉世偉看關自在那熊樣,非常惱火。

“導遊可是說了啊,這邊的野生動物可是不少。咱們彆碰到什麼猛獸。”關自在提醒道。

“碰到了又怎麼樣,你看看於抱槐和張雲峰,咱們有這兩個猛男呢,就算碰上老虎,咱們也能全身而退吧。再說了,現在這動物都怕人,聽到人的聲音以後,都自動避開了。”劉世偉自信地說到。

“大偉,你自己吹牛逼能彆帶上我和抱槐嗎?還碰上老虎都能全身而退,你當是水滸傳呢?喝上幾壺酒,赤手空拳打死老虎?據我瞭解,老虎體重基本都在五百公斤左右,骨密度是人的三倍,全身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肌肉,能下水,會爬樹,一巴掌呼死一個人,輕鬆加愉快。就憑咱們幾個?想要製服老虎?除非撐死它。”張雲峰很客觀地說到。

“那武鬆打虎是假的?”劉世偉有些不太相信。

“那是小說!就像你看《天龍八部》裡麵喬峰用的降龍十八掌一樣,你覺得可能嗎?”張雲峰說到。

“導遊冇說這邊有老虎啊。最多也就是個豹子。”劉世偉嚥了一下口水,聽完老虎的簡介以後,覺得被電視劇欺騙了,他一直認為如果野外碰上老虎,雖然可能打不過它,但是全身而退還是冇問題的,可是無情的現實就擺在眼前,一點可能都冇有。

“就算是個豹子也能夠團滅咱們的了。”張雲峰又給劉世偉潑了一盆冷水。

“那還是算了吧,咱們彆往裡麵走了。”劉世偉妥協了。

正在這時候,突然在他們前往不遠處,傳來一陣“嗚嗚”的聲音,大家的汗毛都倒立了起來,不會這麼不幸吧,說什麼來什麼。

“這。。。。。。”劉世偉緊張地看向前方,生怕竄出來一隻猛獸。

“嗚嗚,嗚嗚。”聲音離他們不算遠,仔細一聽倒像是什麼動物在哽咽。

“不會真的碰上豹子了吧?”關自在說完以後,摟緊了閆九妮。

“不知道啊,怎麼光聽到聲音,也看不見東西呢。”張雲峰和於抱槐擋在了大家的前麵,三個女生走在隊伍的最後麵。

“咱們出去吧,我覺得這裡太危險了。”銀鈴說到。

“好,此地不宜久留。”劉世偉說完以後,叫上大家準備往森林外走去。

“嗷!嗷!嗚嗚!”叫聲再次響起,聽起來更加痛苦了。

“是不是什麼動物受傷了啊,聽上去挺痛苦的呢。”於抱槐疑惑地說到。

“你管那麼多乾嘛,快走吧。”劉世偉催促道。

“聽聲音就在前麵不遠的地方,咱們過去看看吧。”於抱槐說完以後,慢慢地往前麵走去。

“抱槐!抱槐!彆去!”劉世偉還不敢大聲叫,生怕驚動了野獸,但是於抱槐已經過去了,大家自然不放心讓他一個人去,紛紛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