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獨克宗以後,劉世偉把車依然停在了原來的位置。發現張可維他們一起的那兩輛車冇有回來,看樣子應該是去彆的地方玩兒了。

大家回到民宿以後,都回房間衝了個澡,今天雖然不是特彆累,但也出了一身的汗。洗完澡以後,銀鈴在微信群裡麵通知大家在樓下集合。

“晚上咱們吃點什麼啊?”劉世偉詢問大家的意見。

“在這民宿吃吧,我看他們這也有餐廳啊。”關自在說到。

“這邊的飯吃得太不習慣了,這幾天我胃都有些難受了。”張雲峰揉著肚子說到。

“你胃難受?那是因為你吃得太多了!肉食品的東西不容易消化,你看你和抱槐倆人,往死裡造!不難受纔怪呢!”劉世偉說。

“不過他們這邊的犛牛肉確實挺好吃的。咱們家那邊的牛肉和這邊真比不了。”張雲峰作為一個資深吃客,對這邊的牛肉評價還是很高的。

“這咱們也算來過雲南了啊,對了,雲南這邊的名吃不是過橋米線嗎?咱們晚上吃過橋米線吧?!”劉世偉腦海裡麵能和雲南掛上鉤的隻有過橋米線了。

“過橋米線好像是在大理那邊才正宗吧,這邊挨著西藏,飲食文化和西藏比較接近,不知道有冇有過橋米線。”關自在說到。

“有!我們店裡麵就有!正宗的過橋米線!”這時候民宿老闆聽到幾個人的聊天,插話說到。

“你們這有正宗的過橋米線?!”劉世偉將信將疑。

“是的!絕對正宗!而且還有很多小吃!我老婆就是大理人!”老闆很自信地說到。

“那好吧,就在你這兒吃了,反正也懶得出去了。”劉世偉點了點頭。跟隨著民宿的老闆來到了餐廳,餐廳規模不大,但是裝修風格很有特點,古香古色的,木質八仙桌,有點像古時候的客棧,不禁讓三人想起了在泰山腳下的那個黑店“食敢當。”

“老闆,你這米線多少錢一碗啊?”劉世偉瞬間提高了警惕性,先問價格。

“十五!不貴的!我們米線裡麵材料十足!你看這是我們的菜單!”民宿老闆把菜單遞給劉世偉,劉世偉拿起來以後和大家仔細研究。

看過菜單以後,發現他這家店裡麵的東西確實不貴,好像比在外麵的小攤上吃還便宜。

“給我來七碗米線,來這幾樣小菜兒!抓緊上。”劉世偉點完以後,把菜單遞還給了老闆。

老闆接過菜單以後,試探性地問了一句“就點這些東西能吃得飽嗎?”

“一人一碗米線就差不多了,怎麼吃不飽啊?”劉世偉覺得很奇怪,不明白這老闆為什麼這麼問。

“咱家的犛牛肉也是不錯的,不要一份嚐嚐嗎?”老闆推薦起了自己的特色菜品。

“哦,那就來一份吧。算了,來兩份吧。”劉世偉知道,這老闆可能是覺得他們點的東西太少了,根本就冇幾個錢,所以極力推薦犛牛肉等價格比較貴的菜品。但是,劉世偉知道張雲峰和於抱槐比較愛吃肉,還是點了兩份。

“喝酒嗎?”老闆又問。

“你們這邊有什麼特色的酒嗎?”劉世偉覺得自己已經好久冇喝酒了,肚子裡麵已經有了饞蟲了。

“還喝酒啊?明天咱們還要去普達措呢。”銀鈴在旁邊小聲提醒道,她就是那種能給足男人麵子的女人,即使不想讓劉世偉喝酒,也隻是低聲提醒,不會像其他女人那樣下命令。

“就喝一點點吧。好幾天冇喝酒了。”劉世偉央求銀鈴。

銀鈴笑了笑,然後點了點頭,“好吧。那就喝點吧。”

“我們這裡特產酒是青稞酒,都是自己家釀製的,要不要嘗一嘗?”老闆問。

“怎麼賣?”劉世偉問。

“60塊錢一壺,一斤裝的,度數不高,很好喝的。”

“來兩壺,我們嚐嚐。”劉世偉覺得一壺肯定不夠大家喝的,就要了兩壺。

“好的,稍等,馬上就給你們送上來。”老闆說完以後,轉身走了,五分鐘以後先把小菜兒,犛牛肉和酒端了上來。

“先吃著喝著,一會兒把米線給你們端上來。”老闆說道。

“再來兩壺酥油茶吧。”劉世偉看女士們冇有東西喝,又貼心地點了兩壺酥油茶。

“開始吧,嚐嚐這青稞酒是什麼味道啊。”劉世偉迫不及待地給自己倒了一杯,然後把酒壺遞給了張雲峰。

喝下一口酒以後,劉世偉的表情很奇怪,似乎在回味什麼。

“怎麼了?不好喝?”關自在問。

“不是,這味道有些怪怪的啊,不像其他白酒那樣辛辣,但是。。。。。。”劉世偉皺著眉頭仔細回味。

大家也都挺好奇,每個人都倒了一點,喝了下去。

“是不是有些奇怪?”劉世偉問大家。

“確實,入口有點甜,但是回味的時候,又有些酸,還有些苦辣的感覺。”關自在也是第一次喝青稞酒。

“這酒真是厲害啊,酸甜苦辣都占據了。就像嚐遍了人生百態一樣。”這時候張雲峰莫名其妙地說了一句這樣的話。

“哎呦,你這些日子是不是偷著看書了啊?怎麼還拽起詞兒來了?”劉世偉覺得張雲峰的變化有些大。

“不是嗎?人生不就是酸甜苦辣嗎?”張雲峰反問劉世偉。

“這酒上勁這麼快嗎?咋還跟我們聊上人生了?”劉世偉覺得張雲峰有些不正常。

“哈哈!我就不能暢談人生了嗎?”張雲峰笑著說。

“你一介武夫聊什麼人生?這不是你應該考慮的事兒!等回去以後,你和小薇一完婚,你的人生就算是達到了巔峰。”

“哎呀,張雲峯迴去就要結婚了啊?到時候我們都要參加他的婚禮啊。”銀鈴也是才知道張雲峰要結婚的訊息。

“當然啊,必須都參加!少一個都不行!他們三個都要當伴郎,你們三個就當伴娘,多好啊!”張雲峰咧著大嘴笑了起來,對未來非常憧憬。

“好!一言為定!”大家開心地聊著天,晚飯吃得非常愉快,今天的酒確實不醉人,喝了兩壺以後,又要了一壺,全部喝完以後,大家還都保持著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