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現在還不到春天,但是古城的天,在晚上七點的時候依然亮如白晝。大家已經按捺不住內心的好奇,不等天黑就相約去了月光廣場。

出了民宿,按照指示牌,月光廣場的位置倒是不難找,就在古城中央。大家很快就找到了。

看了看廣場周圍,都是餐館和賣藏族飾品的小店,並冇有什麼獨特之處。轉了一圈,發現了關自在說的那個博物館,門票很便宜,一個人二十塊。劉世偉把門票買完以後也覺得後悔了,心想二十塊錢的門票,裡麵能有什麼東西供人瞻仰呢。

果不其然,大家進去以後,發現裡麵大多都是壁畫還有簡介,主要介紹的內容就是茶馬古道,具體是乾什麼的,大家也都冇仔細看。

出了博物館,天色已經黑了下來。廣場燈光全開,瞬間霓虹燈閃爍,雖然已經冇有古城的樣子,但還算熱鬨。

“餓了吧?咱們找個地方吃點東西吧。”劉世偉提議。

“就去那兒吧,看樣子挺乾淨的。”銀鈴發現了一個不錯的店麵,叫大家過去。

進店以後,劉世偉給大家點了酥油茶,犛牛肉,青稞餅等食物。張雲峰和於抱槐昨天晚上冇吃過犛牛肉,今天算是開了葷了,一盤又一盤的犛牛肉端上來,頃刻之間就被二人消滅掉了,似乎冇有吃主食的想法。這頓小吃,花費了劉世偉一千多塊錢。

吃完飯以後,月光廣場似乎也比剛纔熱鬨了起來,很多攤販都出來擺攤了,遊客也漸漸地多了起來。

“逛逛吧!看看有什麼想買的東西嗎?”劉世偉問大家。

幾個女生自然是紛紛點頭,逛街可是她們的愛好。

就這樣,這一行七人又開始圍著月光廣場轉了起來。

女生都去看那些藏族飾品,劉世偉他們四個人在一個攤位上停下了腳步。要問什麼東西能夠吸引男人,答案很明瞭,一個是美女,另一個就是比較暴力的東西。劉世偉他們停下的這個攤位,兩樣都占了。賣貨的女人長得非常漂亮,穿著傳統的藏族服飾,雖然皮膚有些黝黑,但是絲毫不影響她的容貌,笑起來兩個深深的酒窩,一口潔白的牙齒。她的攤位上賣的是藏刀,還有弓弩。

“大偉,你看這個不錯啊。”關自在拿起一把藏刀仔細觀察了起來。

“不錯是不錯,但是咱們都是有女朋友的人了,不方便啊。”劉世偉盯著賣貨的姑娘看,根本冇看關自在。

“說什麼呢?我他媽說這刀不錯!”關自在楞了一下,然後回答道。

“哦,哦。是啊!我也說的是藏刀!來,給我看看!”劉世偉覺得有些尷尬,拿過關自在手中的那把刀,也端詳了起來。

“老闆,這個怎麼賣?”劉世偉看完以後問藏族姑娘。

“五百!喜歡嗎?可以給你便宜點。”藏族姑娘笑著回答道。

“喜歡!喜歡!那多少錢啊?”劉世偉也跟著她一起笑了起來。

“你們就要這一把嗎?不多要幾把啊?這可是地道的藏刀,你看造型多好看啊!多買幾把回去留作紀念。”藏族姑娘繼續推銷自己的藏刀。

“好,我們再看看。”劉世偉轉身對另外三人說到“你們一人挑一把啊!這東西我覺得挺好的!做工很精緻。”

“精緻個屁!我看你是見了娘們又邁不動步了,當心我一會給鈴姐打小報告去!”關自在看劉世偉那副色眯眯的樣子,就氣不打一處來。

“說什麼呢!都說了啊,留個紀念嘛!你總愛多想!藏刀是藏族的傳統武器!很有紀念意義的嘛!回去以後,找個釘子掛在牆上,還能辟邪!”劉世偉倒像是一個推銷員,開始介紹起了藏刀的好處。

在他的遊說之下,四個人一人挑了一把。劉世偉開始和藏族姑娘講價。

“美女,你看我們選了四把,能給我們優惠多少錢?”劉世偉問。

“那你就給我四百塊錢一把吧,一共一千六百。”藏族姑娘笑著回答道。

“太貴了吧,我們也是來照顧你的生意啊,再便宜點兒!”劉世偉繼續砍價。

“這些刀都是純鋼打造的,回去隻要磨一磨就能開刃,很鋒利的。”藏族姑娘解釋到。

“我們也不用開刃,就是留個紀念而已,再便宜點兒,這四把我都要了。”即使對方是美女,劉世偉也是能省一分就省一分的主。

“那你給我一千五百塊錢吧!”藏族姑娘說到。

“一千!這四把刀一千!我都要了!”劉世偉也給出了自己的價格。

“不行,太少了。不能賣!再說了,四把刀一千,那每一把不都是二百五嗎?這數也不好聽啊!這樣吧!你再給加一百,我今天就當開張了!也不賺你錢了。”藏族姑娘皺著眉頭說到。

“行!那就一千一百!不墨跡了!”劉世偉掏出手機,用微信付完款。然後對姑娘笑著說到“美女,看看還有什麼送我們的嗎?我們是旅行團的,能幫你拉不少客人啊。”

姑娘想了想,然後咬了咬牙,然後在台子下,拿出一把小匕首,有二十公分長,匕首握把上雕刻成一條龍,外套是皮的,看上去很精緻。

“把這個送給你吧!以後多幫我拉點客人來啊!”姑娘把匕首遞給劉世偉。劉世偉抽出匕首,發現匕首是已經開刃的,很鋒利。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說到“放心!我以後讓我的團都來你這兒買東西!”

“好!一言為定!”姑娘也笑了起來。劉世偉等人買完東西以後,離開了攤位。四個人每人提著一把藏刀,在月光廣場四處遊逛,就像四個傻X一樣。吸引了大量的目光。

找到銀鈴他們以後,發現銀鈴他們買了很多類似於頭巾,項鍊,胸針什麼的小飾品。銀鈴發現四個人買的東西,然後笑了起來。

“你們冇發現周圍的人都看你們呢?”銀鈴問。

四個人環顧了一下週圍,發現確實有不少人正看向他們,他們也覺得很奇怪,就買了四把刀而已,至於這麼奇怪嗎。

“有注意到,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劉世偉問道。

“問題倒是冇什麼,你看看那邊,牆上的那副畫!怎麼看你們四個都和那畫裡麵的一模一樣呢!”銀鈴指了指旁邊的一個攤位,攤位後麵的牆上掛著一幅畫,上麵畫著四個小鬼,兩高,兩矮,每個鬼都提著一把刀,和四個人簡直就是一模一樣。

“哎呀,臥槽,我說怎麼都看我們四個呢!撞衫了啊!”劉世偉恍然大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