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格裡拉的獨克宗古城不像麗江古城那樣有一種水鄉般的婉約,也不像大理古城那樣富有風花雪月的浪漫氣息,反倒顯得有一些清冷和堅硬,但是在這樣一個地方我卻找到了家一般的溫暖。也許獨克宗古城天生就是一個給人家一般溫暖的地方吧。從唐高宗儀鳳、調露年間始建開始,到明代被麗江木氏土司兩度占領,再到近代抗日時期的駝峰航線,獨克宗古城作為實現藏漢商品物資流通的茶馬古道上具有特殊意義的重鎮,一直都是一個讓人充滿期待的地方。

作為茶馬古道上入藏第一站的獨克宗古城,當年馬幫走過這裡即將深入藏區,要麵臨各種惡劣的自然環境,要麼就是帶著收穫和喜悅回到永遠溫暖如春的雲貴高原。獨克宗古城總是用它在冰冷石頭下的熱情溫暖過往的人們。 獨克宗古城確實是揹包客的天堂,古城獨特的地理位置和富有特色的酒吧和客棧總是很輕易就能俘虜一個揹包客的心,驢友總是很容易就能找到合適的自助遊路線。藍天、陽光、雪山......這裡是一個冇有被汙染的地方,在明麗純淨的午後,靜靜地坐在滿青石板的街邊喝一杯清香滿溢的茶,所有的一切都是那樣美好而生動,一不小心你就會跌落其中不可自拔。

獨克宗古城八瓣蓮花佈局的核心是大龜山,山不高,但是山腳下千年不曾斷流的泉眼曾經維繫了整個古城人的用水,時至今日大龜山的半山腰還有一個小小的龍王廟。大佛寺建在大龜山的最頂上,供奉有佛祖釋迦牟尼。大佛寺旁就是被命名為吉祥勝利幢的世界上最大的轉經筒,這個經筒高21米,總重65噸,內置佛寶、經卷。

按照藏傳佛教的習俗,當人們按照順時針方向轉動經筒時就意味著你默誦了經筒內的經文一般。站在大龜山頂上,我們可以清楚地鳥瞰整個古城,當然也包括了大龜山腳下的月光廣場。月光廣場的兩側是迪慶州文博中心以及迪慶州紅軍長征博物館。古城以龜山古井作為中心的另一個原因是迪慶州紅軍長征博物館原來是獨克宗古城藏公堂,也是古城過去的私塾所在地,獨克宗古城的文化就是從這裡開始傳承。

劉世偉等人到達古城外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古城內不讓停車,他們隻能把車停在門口的停車場,拿著一些必要的東西,去裡麵尋找住的地方。

“哇!大偉!你看!咱們車旁邊那幾個房車!全都是奔馳!都是北京牌子啊!一,二,三,四。四輛,一模一樣的。並排停在一起,真霸氣啊!這是乾什麼的啊?”關自在下車以後,看了看停在他們車旁邊的四輛奔馳房車,羨慕無比。

“這車好像不太貴吧,也就一百多萬。有什麼可羨慕的,老劉買這個寶馬X5的時候還花了一百多萬呢。”劉世偉不屑地說到。

“不是值多少錢的問題,你看人家買那個房車就比較實用唄,剛纔咱們在路上也說了,這次出行要是個房車,就不至於這麼擁擠了。”關自在說。

“等回去的,高低貴賤我也買一輛,以後咱們這幾家去哪兒玩就開房車去!”劉世偉誇下海口。

“你?算了吧!我現在隻寄希望與大傻峰了,等小薇他們結婚以後,買一輛吧!”關自在言外之意就是你家都破產了還裝什麼大尾巴狼啊。

“你還真是狗眼看人低啊!我就爭這口氣回去也得買一輛!行吧?老婆?”劉世偉轉頭問身後的銀鈴。

銀鈴毫不猶豫的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

咱們抓緊時間吧,我看停車場這麼多車,人應該不少,彆進去以後冇地方住。於抱槐提醒大家不要在這裡浪費時間了。

大家收拾好東西進了古城。

“這叫古城,感覺除了房子有些古代建築的風格,似乎一點古城的味道都冇有了。全都是民宿和餐廳,或者賣東西的商鋪,商業氣息太濃重了。”閆九妮走進古城冇多遠,就發現了這個問題。

“是啊!順勢所需嘛!隻要和旅遊沾邊的地方,全都是這種經營模式,要不人家怎麼賺錢啊!”銀鈴表示讚同。

“罐子?這古城裡麵有什麼好玩的地方嗎?查了嗎?”劉世偉問關自在。

“剛纔簡單地看了一下,獨克宗古城又叫月光之城,那個應該就是大龜山,山上有個寺廟,寺廟裡麵有個巨型的轉經筒。古城中央位置是月光廣場,有個博物館,其餘的好像就冇有什麼了。”關自在簡單地介紹道。

“我的天啊,怎麼又是山啊!我現在一聽這個字,就覺得頭疼。有想去看的嗎?”劉世偉問大家。

大家可能這幾天確實折騰累了,都搖了搖頭。

“咱們這裡麵也冇有信仰佛教的,我覺得就不用去摸那轉經筒了,月光之城,這名字好熟悉啊,好像在哪聽到過。”劉世偉仔細回憶道。

“操,你說的那個是電影!美國電影《月光之城》,咱們三個一起看的,好幾部呢。”關自在提醒道。

“哦!對!是電影!那男主角長得挺帥的,是個吸血鬼,對!想起來了!講的是吸血鬼和狼人搶娘們的故事!劇情挺狗血的!”劉世偉想了起來。

“那咱們就先去找住的地方,不去大龜山了,晚上的時候去月光廣場轉一轉吧。”關自在說到。

“行!哎?這家民宿就不錯啊!就在這兒住吧!”劉世偉指了指前麵的一家民俗客棧說到。

眾人走了進去,和老闆討價還價之後,入駐了下來。

這家民宿裝修很樸素,但是房間足夠寬敞,每個房間都是三張床。劉世偉他們七個人,怎麼算也要開三間房,最後還是按照以前住宿的習慣,繼續二二三的分配。

關自在非常不情願地再次和張雲峰,於抱槐住在了一起。

“你們兩個冇高原反應了?”關自在問二人。

“我是冇什麼感覺了,你呢?抱槐?”張雲峰轉頭問於抱槐。

“還好吧,可能已經適應了,不像昨天那麼難受了。”於抱槐回答道。

“唉,你說我一個女朋友同行的人,天天還要和你們兩個老爺們住三人間,說出去是不是挺讓人笑話的。”關自在躺在床上抱怨道。

“那怪誰啊,自己冇那本事唄!”張雲峰已經習慣了關自在的抱怨,直接回懟了他一句。

“我是冇本事嗎?我那是為了咱們團隊經費考慮!你說我要和閆九妮在一個房間,咱們是不是就要開四間房了,這二十天住宿費就多出多少錢來?”關自在狡辯道。

“罐子!你要是有那本事,住宿費我單給你出錢!”這時候於抱槐插話說到。

“抱槐!我發現你變化挺快啊!以前你嘴冇這麼欠呢!?”關自在皺著眉頭問於抱槐。

“嗬嗬,跟什麼人學什麼樣唄!天天和大偉你倆在一起,說話再跟不上,不得被你們兩個損死啊!”於抱槐已經習慣了怎麼和他們交流,嘴上也不甘示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