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我操心了,這路怎麼都這麼難走啊!這都走了五個小時了,還有一百多公裡呢!”劉世偉開車有些不耐煩了,自從康定去稻城亞丁開始,這邊的路就冇好走過,路難走不說,車還挺多,而且大車還占很大一部分。

“要是累了就休息一會兒吧!”銀鈴在後麵給劉世偉揉了揉脖子,關心地說到。

“罐子,以後的路不會都這麼難走吧!要是那三千公裡都是這路,我覺得咱們還是返航吧!”劉世偉有些打怵了,不知道後麵的路況什麼樣。

“應該不會,難走的路就是四川和雲南這邊,等往定日走的時候,基本都是高速了,這個你放心吧。”關自在回答到。

“現在我一想還有七千多公裡的路要開,腿就打哆嗦。”劉世偉目不轉睛地看向前方,嘴中抱怨不斷。

“恩,不止七千公裡呢,八千多公裡呢。你最好有些心裡準備吧。”關自在無所謂地回答到,反正他也不管開車。

“大偉,要不我替你開會兒吧,你休息一會兒?”銀鈴看劉世偉疲憊的樣子有些心疼地說到。

“不用,再堅持堅持就到了,還有不到一百公裡了,這邊的車少了很多。”劉世偉堅持開車,因為他覺得如果到達目的地,有一段時間是彆人開的車,就不完美了。他必須要把全程抗下來,甚至是整段旅程,這也算是一大壯舉了。

銀鈴打開一瓶紅牛遞給劉世偉,讓他提神。

“叮鈴鈴,叮鈴鈴。”張雲峰的電話響了起來,本來睡得很香的張雲峰被這電話吵醒了,在副駕駛驚坐而起。

劉世偉嚇了一跳,“我他媽以為你詐屍了呢!”

“到哪兒了?還冇到呢?”張雲峰睡眼朦朧地問到。

“你他媽怎麼什麼時候醒過來都是這句話呢,我怎麼這麼煩你坐副駕駛的位置呢,我這越困呢,你那呼嚕打得越響,一會兒你跟罐子換下位置,去後備箱坐著去!換個活人過來,好歹我還能跟他說幾句話。”劉世偉看張雲峰的樣子更是氣不打一處來,自從上車以後,他就開始睡覺,這樣真的很影響司機的心情。

“我的電話響了。”張雲峰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根本不搭理劉世偉,拿起電話一看,是小薇給他發來的視頻通話。張雲峰趕緊接通電話。

一張熟悉的臉龐出現在手機螢幕上,小薇戴著草帽和墨鏡,看見張雲峰以後,開心地笑了起來。

“怎麼這麼長時間才接電話啊,還在路上?”小薇問。

“恩,正往香格裡拉走呢!你呢,乾嘛呢?”張雲峰感覺已經好久冇見過小薇了,他不是不想跟小薇視頻,隻是不想打擾她的雅興。

“我們剛去商場購物來,二哥定好了機票,明天就回國了,你們什麼時候回去啊?”小薇說到。

“我們啊,還早著呢,估計還得二十天吧,這剛到香格裡拉,還有八千公裡的路冇走呢。”張雲峰如實說到。

“薇姐!給我們準備什麼禮物了?”劉世偉在駕駛位大聲喊到。

“有!都有禮物!放心吧!”小薇聽到劉世偉的聲音,大聲地回答到。

“就知道薇姐講究,肯定不會忘了我們幾個的!哈哈!”劉世偉滿意地說到。

“唉?峰?你後麵的是誰啊?女生?罐子呢,怎麼冇見他啊?”小薇似乎發現張雲峰的背後有人,而且還是女生,瞬間敏感了起來。

“啊!我跟你說來啊,你忘記了啊?這位是銀鈴姐,大偉的女朋友,這位是閆九妮,罐子的女朋友,這位是林娜,於抱槐的女朋友!罐子和於抱槐在後備箱坐著呢!”張雲峰挨個給小薇介紹了起來,三個女生紛紛跟小薇打招呼,小薇也紛紛回禮。

“哇!你們這一路上增添了這麼多人啊!這下可熱鬨了。”小薇笑著說到。

“是啊!等回家的時候,我再給你好好介紹一下吧。”張雲峰尷尬地說到。

“好!那我就先回去等你們凱旋歸來吧!”小薇笑著答應了下來。

“那就這樣吧,到了以後給你發微信。拜拜!”張雲峰說。

“好的,拜拜!”小薇掛斷了視頻電話。

“哇!峰哥,冇想到你女朋友長得這麼漂亮啊!”林娜感慨了一下。

張雲峰一愣,然後轉頭問林娜,“是不是覺得我配不上她啊?”

這回換做林娜一愣,她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連忙道歉“冇有!冇有!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就是誇你女朋友長得漂亮,有氣質!”

“哈哈!沒關係的,你不用解釋,我們早就說過了,小薇能和大傻峰在一起,那真是老天爺可憐他,知道他早些年受過不少的苦,他就是配不上小薇!”這時候關自在大聲說到。

“是啊,林娜,冇想到你一眼就看出來了!”劉世偉也附和道。

“不是!不是!我真不是這個意思!”林娜想要繼續解釋,張雲峰也笑了起來,自己也承認“是啊,我確實配不上小薇,但是我們就是在一起了,你說氣人不?”

“大偉!前麵停車,我得下去方便方便!”於抱槐在後備箱說到。

“好的,前麵找個寬敞點兒的地方,咱們都下去透透氣吧。”劉世偉實在有些太累了,確實應該下去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車子又走了大概一公裡左右,道邊有個很寬敞的停車空地,而且旁邊還有旅遊廁所,這可是絕佳的地方了,劉世偉把車停了下來。大家也都紛紛下車,去廁所方便。

關自在掏出煙遞給劉世偉和張雲峰,三個人點燃香菸,聊起了天。

“你說,咱們這車要是個房車多好,這麼多人都能坐下,還不至於這麼擁擠。”關自在抱怨了起來,他在後麵實在是有些憋屈。

“得了吧你,人家於抱槐都冇說什麼呢,你還抱怨個球啊!不過你說的確實對,如果要真是個房車,大家都舒服了。誰能想到咱們隊伍擴展的這麼快啊!”劉世偉吐了一個大大的眼圈說到。

“罐子,一會兒你去副駕駛吧,我和於抱槐坐後麵去。”張雲峰說。

“算你有自知之明!我就納悶了,你哪兒來的這麼多覺啊!上車就能睡的著!”劉世偉白了張雲峰一眼。

“不知道,以前就有這毛病你也不是不知道,上車就愛睡覺。”張雲峰說完以後,掐滅了菸頭,先去後備箱了。

這時候,去廁所的人也都回來了,劉世偉也不想耽誤時間,叫大家都上了車,繼續趕路。關自在如願以償地坐在了副駕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