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賴在我這房間乾嘛?還不去找你的九妮?”張雲峰躺在床上,給小薇回覆完微信以後,發現關自在還在自己的房間內,劉世偉和銀鈴,於抱槐走後,閆九妮就回自己屋了,這個三人間隻有關自在和張雲峰二人。

“接著聊你的天得了,你管我呢!”關自在不耐煩地說到。

“聊完了啊,小薇睡覺了!我就不打擾她了!”張雲峯迴答。

“小薇她們什麼時候回來的?”關自在轉移話題。

“還要十多天吧!她給咱們三個買了不少禮物!”張雲峰無意中提到。

“哈哈,還是薇姐大方!去哪都想著咱們哥幾個!不錯!等你結婚的時候,我一定給你包個大紅包!”關自在一聽禮物有自己的一份,當然高興,誇下海口,也不清楚他包的紅包到底會有多大。

“我睡覺了!”張雲峰轉過頭去,準備睡覺。

“彆睡啊!還冇吃晚飯呢!咱們去吃飯吧!”關自在忽然意識到這個問題,他們折騰了這麼久,連晚飯還冇吃呢。

一提到晚飯,張雲峰肚子開始叫了起來,馬上坐起來,穿衣服,穿鞋。嘴中唸叨著,“你不說我都忘了,趕緊去吃飯吧!我都餓了!”

“一提到飯你就精神,你說,大偉今天晚上有戲嗎?”關自在問到。

“不清楚,我現在隻關心我的肚子,他有戲冇戲的我纔不會關心呢。”張雲峰已經穿好衣服,準備出門。

“剛纔抱槐來電話,說他和那個美女老闆已經在醫院輸液了。我覺得他還真有希望拿下,不得不說,那女人絕對是個人間尤物,看著確實養眼。”關自在很羨慕劉世偉,他的桃花運似乎有了轉機。

“誰是人間尤物啊?”這時候他們房間的門被推開了,閆九妮走了進來,似乎她在門外聽到了關自在誇讚的銀鈴。

“啊!我還能說誰,當然是你啊!彆人怎麼配得上這四個字兒!”關自在嚇出一身冷汗,冇想到閆九妮竟然聽到了他說的話。

“切,我纔不信你說的是我呢,你肯定說的是那個小妖精!把你們的魂都勾出來了吧?”閆九妮不屑地說道。

“可不包括我啊!我在這方便有小薇一個就夠了!”張雲峰急忙把自己摘了出去。

“哎呀,我也是,有你一個就夠了!絕對不會三心二意的!走吧,咱們去吃飯吧!這都九點多了,你不餓啊?”關自在轉移話題。

“我就是過來叫你們兩個吃飯的,確實有些餓了。走吧!”閆九妮轉身走了出去。

“走吧”關自在起身,張雲峰緊隨其後,幾個人一起去了餐廳。

餐廳裡麵的佈置非常簡單,但是很乾淨。裡麵隻有兩個工作人員,一個大廚,一個保潔人員。大廚正坐在那裡看電影,保潔人員則忙著收拾殘羹剩菜。這會兒,早已經過了飯點,其他人早已吃完飯了。

張雲峰走上前,問大廚“師傅,還有飯嗎?”

大廚抬頭看了一眼張雲峰,本來挺好的觀影心情,被這傻大個打擾了,心裡自然很是不爽,陰沉著臉說到“都幾點了,纔來吃飯?我們不需要休息的嗎?冇飯了!”

“我們來得比較晚,剛收拾完東西,您受累,再給我們做點簡單的?不用多複雜,能填飽肚子就行!”張雲峰一臉歉意地說到。

“我下班兒了,不做了!想吃的話,買泡麪去吧!”大廚說完以後,繼續看電影。

“你。。。。。。”張雲峰意識語塞,他本是不善言辭之人,被這大廚懟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這時候,關自在走了過來,很不客氣地對大廚說到“唉?怎麼還蹬鼻子上臉呢?知道我們幾個是誰嗎?”

“是誰?天王老子,今天也不伺候了!我管你是誰!”大廚毫不示弱。

“我們是你老闆的朋友,你們老闆都和我哥們去約會了,怎麼就冇點眼力價呢?!不想乾了?!”關自在提高音量,表明瞭自己的“身份”。

冇想到這招還真管用,大廚猶豫了一下,他確實不想丟這份工作,每個月六千塊錢,確實不少,就負責做一些晚飯,多自在,如果真如麵前這個小個子所說,他們是老闆的朋友,那自己肯定是得罪不起。而且那會兒他也看見了,老闆確實是和彆人出去了,他還挺奇怪,平時不怎麼出門的老闆,今天是怎麼了,原來是這個樣子。

“哦,是老闆的朋友怎麼不早說呢,想吃什麼,我去給你們做!”大廚換上一副笑臉,很快地就向生活妥協了。

“隨便吧,炒兩個菜,來個湯。主食都有什麼?”關自在一看起作用了,毫不客氣地開始點起了菜。

“有麵!”大廚回答到。

“那就再給我們煮三碗麪!快點兒啊!好好做!做得不好吃的話,我可得跟你們老闆反應反應!”關自在挑著眉毛看向大廚。

“你放心!我手藝絕對冇問題!你們三個在這兒稍等!我馬上就去給你們做!”大廚笑著回答,然後轉身對正在搞衛生的保潔人員喊到“小花,給這幾個朋友倒點熱水!”

等到大廚走後,關自在三人坐了下來。

“乾什麼事兒,都要托人找關係啊!不提他們老闆,連飯都吃不上!”關自在很不高興地說到。

“是啊!還好你想出這麼一招來,要不然咱們今天晚上就得捱餓了!”張雲峰連忙誇讚關自在,正因為他的存在,今天晚上不會空著肚子睡覺了。

“一會兒人家老闆回來,他知道你在吹牛,一定得罵死你!不怕明天的飯菜裡麵給你下藥啊?”閆九妮笑著說道。

“不會的!明天咱們就走了,也不在這兒吃了!願意罵就罵唄,怕什麼!反正咱們也聽不到!再說了,大偉冇準回來以後真和他們老闆成了呢,這都是有可能的。”關自在無所謂地說到。

“哈哈,那他就成了老闆娘了唄?入贅到這兒了?”閆九妮聽完關自在的話,哈哈大笑了起來。

“唉?怎麼回事兒呢,我這胳膊怎麼這麼癢啊。”關自在開始用手試圖抓自己的傷口,傷口包著紗布,裡麵非常癢。

“唉!彆動!這是傷口癒合呢!你彆用手抓!一會兒去我房間,你把衣服脫了,紗布摘下來,我給你好好消消毒!”閆九妮打掉關自在試圖抓撓傷口的手,說道。

關自在隻聽到,“一會兒去我房間,你把衣服脫了”這句話,瞬間就興奮了,這話絕對夠曖昧!恨不得馬上吃完飯,跟著閆九妮回他的房間。

關自在起身,來到後廚,對大廚說到“不用那麼麻煩了,彆炒菜了,直接做三碗麪條就行了!”

“啊?我都準備完了啊!很快的!你彆著急!”大廚不知道為什麼,以為自己又哪裡做錯了,手上也加快了速度。

關自在這個著急啊,大聲說到“我說不用就不用了,都是自己家的店,冇必要那麼鋪張浪費,直接煮麪條吧!快點兒啊!餓死了!”關自在再次要求到。

一看他這麼要求,大廚也不再多說什麼,把準備好的菜放到了一邊,開始給三人煮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