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偉,咱們去康定住吧!介紹說那裡麵的民宿不錯啊!”關自在拿著手機終於找到了一個適合他們落腳的地方。

“還有多遠到?”劉世偉無精打采地問到,他已經開了六個小時的車了,疲憊得不行,現在就想馬上下高速找個地方好好休息一晚。

“還有五十公裡吧!快了,你再堅持堅持!”關自在也看出劉世偉疲憊不堪。

“大偉,要不我替你開會兒吧?”於抱槐坐在副駕駛上躍躍欲試,想替劉世偉分擔一下。

“算了吧,你那技術我信不過,你看這道路這麼窄,車流量還挺大,萬一再碰上個傻缺逆行過來,咱們一車人都得玩完!”劉世偉見識過於抱槐的車技,非常不放心。

“好吧。”於抱槐為了全車人的安全,不再主動要求開車了。

開車旅行就是這樣,越快接近目的地的時候,這段路程就越難熬。短短五十公裡的路程,劉世偉覺得像過了半天一樣,終於熬到了目的地,天色已經黑了下來。劉世偉下車以後,習慣性地伸了個大大的懶腰。

“這是哪個城市啊?”劉世偉問關自在。

“是啊!這邊吃住都很方便的,一般在重慶那邊過來的人都會選擇這裡當箇中轉站,簡單地休息一晚,明天再啟程去稻城亞丁。”

“還不錯,你說的那個民宿在哪兒啊?馬上導航,咱們過去,我必須洗個澡好好休息一晚,這剛出來一半的路程。”劉世偉的眼睛上彷彿都有了黑眼圈,可能真的累壞了吧。

“十五公裡吧,在郊區,上車吧!”關自在幾個人在車下抽了一根菸以後,全部又回到了車上。

“這地方怎麼有點兒冷呢,一會兒去行李箱拿幾件外套吧!”劉世偉打著哆嗦說到。

“冷嗎?冇覺得啊!你們冷嗎?”閆九妮問其他人,大家都搖了搖頭。

“大偉,你不是發燒了吧?”於抱槐摸了摸劉世偉的額頭,然後驚呼一聲“臥槽,怎麼這麼燙啊!”

閆九妮也去試了一下,劉世偉的額頭溫度確實挺高的。

“不會吧?怎麼還能發燒呢。”劉世偉納悶地說到。

“不會是高原反應了吧?也不對啊,這還冇到高原呢,這海拔纔多高啊!”關自在猜測。

“可能感冒了吧,這兩天也冇休息好,還跟老周喝了一頓大酒!一會找個地方買點藥就行了!不用大驚小怪的!”劉世偉很豁達地說到,他覺得頭疼腦熱都算是正常的事兒。

“唉,咱們這次出行,是不是冇看黃曆啊,怎麼這麼不順利呢?不是受傷,就是生病,總往醫院跑。”關自在歎息道。

“確實冇看啊,當初咱們走的時候,小薇不是說來嗎?讓咱們看看黃曆再出門,大偉說一切封建迷信都是反動派,冇看就走了!”這時候張雲峰插話說到。

“有什麼不順利的?你還多了個媳婦兒呢!彆不知足了!”劉世偉白了關自在一眼說到。

“嘿嘿,也是啊!”關自在笑著回答道,然後看了一眼旁邊的閆九妮,閆九妮笑笑不語。

車子再次發動,二十分鐘以後,來到了關自在說的那家民宿。風格倒是挺獨特,依山傍水,都是木頭屋子。麵積很大,裡麵停著不少的車,看樣子住宿的人挺多。

關自在來到前廳,老闆是個女孩兒,應該比他們大幾歲,很漂亮,穿著很成熟,可以說是風情萬種吧。

“老闆?給我們開三間房。”關自在對美女老闆說到。

“叫什麼老闆啊,叫姐姐,叫老闆顯得多外道啊!”美女笑著回答。

“好,姐姐,給我們開三間房。”換做平時,關自在一定會跟她聊幾句閒話,但是現在不一樣了,閆九妮就在他身邊,他肯定不敢做出格的事兒。

“哎呀,太不巧了,帥哥,現在隻有兩間房了,一個三人間,一個雙人間,要不你們湊合湊合?”美女老闆皺著眉頭說到。

關自在靈光一閃,心想,這不機會就來了嗎?終於可以和九妮一間房了,真是老天爺開眼啊,太讓人激動了,不行,不能表現得過於激動,要不閆九妮一定不會讓我和她一個房間住的,必須穩住。

關自在愁眉苦臉地轉過身,對閆九妮說到“哎呀,就剩下兩間房了,一個三人間,一個兩人間。怎麼辦啊?要不咱們兩個在一個房間對付一晚上吧?”

閆九妮警惕的看向關自在,很堅決的說到“不行!換地方!去彆處住!”

“妹子,這個時間了,彆的地方也基本都住滿了!而且你看我們這的環境多好啊,價格還不貴,而且還供應晚飯!”美女老闆對閆九妮說到。

關自在心中感謝這個美女老闆一萬遍,真是太善解人意了,真想跑過去抱著她親一口!

“大不了,我們出去轉轉。”閆九妮說完以後轉身就往外麵走,關自在冇辦法隻能跟了出去,美女老闆對關自在笑了笑,銀鈴般的聲音,然後小聲說到“姐姐儘力了哦。”關自在理解地點了點頭。

“怎麼出來了?冇房間嗎?”看到二人走出來,劉世偉質問道。

“有,不過就兩個房間了,一個三人間,一個雙人間。”關自在回答道。

“那不正好嗎?你和九妮一個房間,我們三個一個房間!還出來乾嘛啊?”劉世偉很詫異地問道。

關自在冇說話,看了看閆九妮,閆九妮馬上說到“去彆的地方住吧!我看這店的老闆也不是什麼好人,騷裡騷氣的!冇準是個黑店!”

“女老闆?多大歲數?漂亮嗎?”劉世偉就像打了雞血一樣,立刻精神了起來。

關自在小幅度地點了點頭,然後對劉世偉使了個眼色,多年的兄弟了,默契度絕對冇地說,劉世偉一下就領會了關自在的意思。

眼睛一翻,往後麵仰了過去,他知道張雲峰和於抱槐跟在他的身後,一定會接住他的。

“大偉,你怎麼了?”張雲峰手疾眼快,一把接住了他。

“難受,頭疼,渾身冇勁兒!走不了了!”劉世偉的演技還是比較逼真的,閆九妮走到跟前根本一點破綻都冇看出來。

“那怎麼辦啊?大偉這也走不了了!不行就在這兒住吧!我們四個一個房間,你自己一個房間!”關自在說的大義凜然,但是他心裡麵已經有了自己的小算盤,等辦理完入駐以後,他可以藉口說那屋太擠了,根本住不下四個人,再跑到閆九妮這屋來。

“好吧,那也冇彆的辦法了,趕緊把大偉抬到屋子裡麵去吧!”閆九妮無奈地說道。

“好嘞!大傻峰,抱槐,趕緊抬著他走!彆在外麵著涼了!我去開房間!”關自在說完以後,直接跑向前廳,去辦理入駐手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