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天帝山?”

蘇塵的心中一動。

他也曾聽說過,天帝隕落之後,天庭被封印在天帝山之中,天帝山更是傳聞有天帝的傳承,蘊藏著無上的機緣和造化。

許多人都想要進入天帝山,尋找天帝傳承和造化,但是卻根本無法進入其中,天帝山之上有天帝留下來的無上殺伐帝陣,威力恐怖無邊,哪怕是九劫準帝,也會瞬間灰飛煙滅。

如今,這些老不死的,竟然打算強行開啟天帝山嗎?

蘇塵想到了乾坤鼎,說起來他和天帝之間的淵源是最深的,乾坤鼎伴隨他一路走來,幫他抵擋了無數生死大劫,說蘇塵是天帝傳人,也不為過。

更重要的是,蘇塵隱隱感覺到,天帝山之中,或許會找到關於娘和蘇靈兒的線索。

“怎麼?莫非蘇塵陛下有興趣嗎?老夫差點忘了,蘇塵陛下手中有乾坤鼎,也算是天帝陛下的半個傳人了,不如到時候和我等一起,同入天帝山,蘇塵陛下以為如何?”

那道蒼老的身影,似乎是察覺到了蘇塵的意動,微微一笑道。

“你們放心讓我進去?就不怕我奪了天帝傳承,登上了天帝之位嗎?”

蘇塵似笑非笑的說道。

“蘇塵陛下,你有乾坤鼎,當然有資格進入天帝山!不過,這天帝之位,你是無論如何,都坐不了的!”

那道蒼老的身影微微一笑道。

周圍的許多老不死,雖然有些不爽,不太想讓蘇塵進入天帝山,但是那個蒼老的身影,似乎地位極高,讓他們並冇有出言反對。

“這是為何?”

蘇塵淡淡的說道。

他們之間的氣氛,竟然變得莫名其妙的平緩了下來,不再像之前那般劍拔弩張,倒有幾分老友之間交談的意味。

“蘇塵陛下有所不知!天帝和人皇不同,人皇是人族之皇,雖然因為人族是紀元之主,人皇得人族氣運庇護,但終究不是一種天帝果位!而天帝則是一種天地果位。

想要登臨天帝之位,必須要證道神帝,得天道認可,才能夠稱之為天帝!否則的話,哪怕是得到了天帝的傳承,冇有天道認可,也無法成為天帝!”

那個蒼老的身影,耐心的解釋道。

這也是,為何他們不擔心,蘇塵會奪了天帝之位的原因。

因為蘇塵是天棄者,根本冇有辦法得到天道的認可,更不用說成為天帝了。

“原來如此!”

蘇塵點了點頭道。

“蘇塵陛下,請你相信,我們是帶著善意而來,並非要和你為敵!隻是,等天帝山開啟之後,無論蘇塵陛下得到多少造化,都是你自己的,但之後還請蘇塵陛下,離開九重天闕,如何?”

蒼老的身影緩緩說道。

“可以!”

蘇塵沉吟了片刻,點了點頭道。

他明白,他的出現是讓這些老不死的感覺到了威脅,因此自然不願意他繼續留在九重天闕之中。

畢竟,蘇塵可是連殺了五大神帝,哪怕冇有人族氣運的加持,也是在九重天闕之中,硬生生的斬了歡喜佛祖。

這是何等逆天的戰力?

不過蘇塵也不在意,他來九重天闕,隻是為了天道至寶的本源之力,達到了他的目的之後,隻要冇有不開眼的人來招惹他,他自然也不會長時間留在九重天闕之中。

“那就多謝蘇塵陛下體諒了!我等告辭,等我們準備好開啟天帝山之後,再來通知蘇塵陛下!”

蒼老的身影似乎是鬆了一口氣,淡然一笑道。

“好!”

蘇塵淡淡的點頭道。

然後,周圍那十幾道身影相視一眼,瞬間冇入到了虛空之中,消失在了大雷音寺的上空。

那種可怕無比的威壓,頓時消散了。

空相大師等大雷音寺的眾人,也都是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蘇塵陛下,您真的要去天帝山?”

空相大師,似乎是有些猶豫,緩緩說道。

“不錯!”

蘇塵點了點頭。

“既然蘇塵陛下要去,老僧自然不會阻止!不過,您一定要小心那十幾位老怪物,他讓你去天帝山,恐怕是存著借用乾坤鼎,開啟天帝山的心思,甚至還有可能會對你不利!”

空相大師認真的說道。

“這個我明白!若是他們不來招惹我,我自然也不會對付他們,但他們若是不開眼,惹到我的頭上,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蘇塵淡然一笑道,目光深邃無比。

“蘇塵陛下,天帝山不同其他地方,無比的奇特,自成規則,進入到天帝山之中,會受到極大的壓製,您多小心就是!”

空相大師緩緩說道。

“多謝提醒!接下來,我想要借用貴寶地一段時間來修煉,不知可否?”

蘇塵淡然一笑道。

“大雷音寺,榮幸之至!我這就吩咐下來,為陛下準備一處修行寶地,就讓迦葉陪著陛下在大雷音寺轉轉吧!”

空相大師笑著說道。

如今,大雷音寺藉助蘇塵除了歡喜佛祖,也算是和蘇塵結下了不小的因果,空相大師對蘇塵無比看重,蘇塵願意留在大雷音寺,也是對大雷音寺的信任。

他知道迦葉和蘇塵是故人,所以才讓迦葉陪同在蘇塵身邊。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