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雨柱和李楚不熟,本來是不好直接去找的。

不過也是歪打正著,昨兒棒梗是李楚醫治的,自己恰好可以借這個機會上門感謝。

而且何雨柱還可以答應李楚也能在食堂的五色安全菜的健康廚房活動中擔任醫術支援,這對於他一個剛畢業還在實習的醫生來說,無疑是個天大的機遇了,乾好了比老老實實上十年班都強, 何雨柱相信他不會不動心的。

甚至可能會比自己還更想這個活動辦好,畢竟年輕人總是衝勁更足。

走出食堂的時候,正好遇到前來報道的許大茂,何雨柱就是眼前一亮,衝他招手,

“小許,過來。”

許大茂一開始還不知道是叫他, 過了一會兒才醒悟過來,一臉鬱悶的跑到何雨柱前麵, 臉上難得擠出幾分笑容,

“何主任,您找我有事?”

口中說著客氣的話心中卻恨不得將何雨柱掐死。但是奈何形勢比人強,現在何雨柱是他的頂頭上司,他要還想混下去,就隻能乖乖聽話,要不然何雨柱有無數方法讓他死去活來。

“小許,你去把食堂後院那輛買菜用的三輪車騎來,今兒咱們一起去外麵辦事。”

李楚在廠裡附屬醫院上班,去找他有一段不小的距離,如果順利的話還要跟他一起去外麵找老中醫,那就不知道有多遠了。

走路肯定是不行的,累且不說,主要是耽誤事,何雨柱就想著讓許大茂當一回司機,拉載自己兩人滿世界找人去。

反正許大茂腿粗腰粗,不蹬三輪可惜了。

“傻柱, 我是來食堂當鍋爐工的,不是來給你蹬三輪的,這事你愛找誰找誰,彆想使喚老子。”

許大茂一聽要他蹬三輪頓時就不裝了,對著何雨柱一頓輸出。

他許大茂平生最愛麵子,最不愛的就是丟麵子,要他一個有身份有地位的前放映員滿世界的蹬三輪,那比殺了他還難受。

就是燒鍋爐都比這活好,臟點累點無所謂了,反正冇人看的見,不用接受彆人的指指點點,這樣心底還舒坦些。

“是麼?那麼我們現在就討論一下你曠工的問題吧。”

何雨柱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旋即畫風一轉,“許大茂同誌,昨天上午,楊廠長就安排你來食堂報道,你為什麼冇來?”

“我,我去歸還放映機去了, 還得跟隊長做移交,有事耽擱了。”

許大茂神色一呆, 很快找到了藉口。

“是麼,可是我剛剛跟放映隊洪隊長聯絡過,他說你是剛纔歸還的放映設備。”

何雨柱的嘴角咧出一絲微笑,旋即厲聲大喝,“你在說謊,你昨兒下午根本就冇去歸還設備,你是帶著放映機去賺外快了是不?”

“……我我,何雨柱,你血口噴人,你說我去賺外快,你哪隻眼睛看到了!”許大茂嚇了一跳,有些心虛的眼神閃躲,旋即以更大的聲音喊了出來。

“想要證據還不簡單,等我報告保衛處,讓他們查查不就有了。”

何雨柱冷笑一聲,看也不看許大茂狂變的臉色,又繼續道:

“還有,就算你有理,昨兒不來報道情有可原,但為什麼今天早上到現在纔來?”

“我……”

許大茂徹底閉上了嘴,他習慣了放映員的作息時間,一下子冇調準過來,等到醒來的時候已經晚了。

“冇話說了吧。”

何雨柱笑笑,伸出兩根手指,“我給你兩條路,一條是我將你偷盜廠裡放映機去接私活,並且不按時報道的事情報告給廠裡,”

“二是今天給我開車和跑腿,我叫你到那就到哪,不要有半句廢話。”

“現在,你告訴我你選哪個?”

何雨柱笑吟吟的看著他,許大茂呼哧呼哧的,很想一拳將他的鼻子打歪了,可惜卻被理智壓住。

“三”

“二”

“第二條,何主任,我選第二條!”許大茂終於區服了,鐵青著臉喊道。

“乖,早早聽話不就得了,非得掙紮一下,表示你反抗過是吧?”

“不過你這張臉可不行,容易嚇著小朋友,來露出牙齒,笑一個。”

許大茂無奈的低下頭,抬起來的時候給何雨柱露出個笑臉,真是美極了。

很快,許大茂就將三輪車騎了出來,何雨柱走了上去在欄杆上坐好,指揮他去附屬醫院。

許大茂吃力的在前麵蹬三輪,何雨柱則發現係統又跳動了兩下。

(恭喜你成功擄獲婁曉娥芳心,差點完成男人的蛻變,任務完成度C,爽感AA,獎勵十年中醫臨床經驗技能書一本。)

(恭喜你再次踩踏許大茂,踐踏他的尊嚴,侮辱他的自尊,完成度A,爽感A,獎勵初級營養師技能書一本)

“差點完成男人的蛻變!”

何雨柱望著這幾個字,腦海裡又浮現起婁曉娥曼妙的身子來,心想要是昨晚成就了好事,怕是獎勵的東西更好吧。

不過他很快收起自己的邪惡想法,他老公還在給自己拉車呢,這種時候還想他老婆,不是夫目前犯麼,要不得。

他把十年中醫臨床經驗技能書學了,頓時腦海裡浮現出無數的望聞問切的圖景和知識,彷彿自己真的學了十年中醫,看特麼誰都有病。

他看向自己,就發現有很嚴重的問題,陽火太甚,而前麵的許大茂則是腎陰虛。

腎陰虛,是典型的陽水不足導致的症狀,外在表現是特彆想要,又特彆怕人喊還要。

“難怪許大茂總是找女人,卻持續連婁曉娥和秦京茹都無法滿足,原來是腎陰虛,傷了腎臟。”

何雨柱恍然大悟,這就是傳說中的又菜又愛玩吧。

將第二本初級營養師技能書學了,何雨柱就發現腦海裡多了許多飲食方麵的健康知識,其中就包括了五色安全菜係的知識。

在這個營養學還在萌芽的年代,可以說有了初級營養師水平的何雨柱在這方麵已經是大拿了,完全用不著請教老中醫。

不過何雨柱並冇有打道回府,自個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拿出來又是一回事,能不能讓眾人心腹,有冇有公信力又是另一回事。

正好趁這個機會多跟老中醫套套交情,最好能做個忘年交或者拜師啥的,這樣自己學了的藝術以後就能光明正大的用出來了。

“籲~”

何雨柱學著電視裡勒馬的喊聲,發現美點卵用,許大茂依然在哼哧哼哧的蹬著三輪,這才醒悟過來,他是人,不是牲口。

連忙叫他喊停,落在一家裁縫鋪門口。

他今兒要送李楚一麵錦旗,上麵繡上“仁心仁術,妙手丹心”四個大字,到醫院親手送給李楚,相信這對於需要榮譽認可的李楚來說,遠比物質獎勵更重要吧。

“嗯,我絕不是為了省肉票和糧票。”

何雨柱滿意的看著還是完整的肉票,又高喊一聲,“駕!”

喊完冇見三輪車動這才醒悟過來,這不是騎馬,是坐車呢。

唉,許大茂連馬都不如,馬尚且聽的懂人話,人卻聽不懂馬話,真是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