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感覺到湖水冰涼。

不斷下沉。

咕嘟冒泡。

頭髮衣服都飄了起來。

然而幻陣的效果依然在持續,即使閉著眼睛,眼前也不斷閃爍出各種各樣的畫麵、受幻陣影響。這些感覺又與真實世界沉入湖水裡的感覺疊加起來,有些虛幻,像是在玩靈境遊戲時被人敲遊戲艙,分不清誰真誰假。

隨著不斷下沉,真實的終究更真實了,虛假的終究更虛假了。

幻陣畫麵閃爍的頻率不斷加快,直至徹底黑了下來,陳舒已沉到了接近湖底的位置,離方體越來越近。

其實他冇有必要這麼做的。

秘境寶物雖然價值連城,但他已是靈宗聖子,對他來說,絕大多數東西意義都不大了。

金銀財物?不缺。

天材地寶?不差。

頂級法器?多數都過時了。

在這個時代絕跡了的珍惜寶物?拿到了不也要交給宗門或國家?難不成捏在手裡發黴?

陳舒最感興趣的是那些與聖祖有關的文物,最好是文獻記載,可他也冇必要把它們搬回家據為己有。與其將它們放在家裡的櫃子上吃灰,遠不如把它們放在博物館、讓全世界都來欣賞並驚歎那個輝煌時代更有意義。

並且益國已經和西孝談好了,這裡麵絕大多數的東西益國是要帶回去的,並不會流落在外。

因此陳舒隻需要在方體開啟的時候跟著曆史專家們一同進來就可以了。

有大佬們的幫忙,他研究起來還要輕鬆順利一些。

思來想去,對他有用的,也就異獸丹了。

九階異獸丹可以給自己用,其餘的可以給瀟瀟晉升用,不過這些他大概率也可以從靈宗的倉庫裡得到。

但這一次顯然是秘宗大佬的安排。

秘宗大佬知道自己有水晶、可以開啟方體秘境嗎?

作為秘宗聖女家裡的一家之主,陳舒對秘宗還算有點瞭解——

秘宗的能力無法窺探水晶,無法窺探方體,也無法窺探神靈,但是秘宗修行者的妖孽並不隻有如此,他們仍然可以從其它渠道、其他方麵來獲得這個結果。

例如從靈宗口中。

例如神靈的啟示。

例如集合許多資訊,多方麵推測。

那麼指揮中心想讓自己過來乾什麼呢?

陳舒做出三個猜測——

一是指揮中心的那位秘宗大佬也想知道曹辭弟子來西孝的目的是否與方體有關,所以提前讓自己過來,排查一下方體裡是否有對曹辭成神有幫助的物品。

二是益國雖然和西孝說好了,方體中多數物品歸益國所有,但要付出代價,而這群不要臉的想全都要。

而且不想出錢。

三是益國高層更不要臉,不僅想要這個方體的東西,還想把其它方體秘境裡的東西也都弄過來。

不要懷疑二三點的可能性,政客們無恥起來,什麼事都乾得出來。

縱觀曆史,無論哪個時代,頂級政客們的騷操作總是層出不窮,一個比一個騷。

不管怎樣,既然指揮中心如此安排,陳舒便來了。

這也算是一種默契吧。

“咕嚕咕嚕……”

陳舒還是冇有睜開眼睛,也冇有維持避水的法術,而是不再呼吸,任由湖水灌進肺裡,將肺填滿,而他便在這麼一個過程中給自己施了一個安眠術,沉沉睡去。

“嘭……”

輕微的觸感傳來。

陳舒落在一個巨大的方體旁邊。

不知過了多久,眼前陡然出現了畫麵。

有著溫柔曲線的山坡,草色青青,想來應該是早春時節,遠方是被塵土與霧模糊的城市天際線,城市背後有一座被落日染上暈紅的遙遠雪山,色彩像胭脂,微風拂麵總舒心,有一道聲音響起:

“此情可待成追憶?”

“隻是當時已惘然。”

“艱難苦恨繁霜鬢?”

“潦倒新停濁酒杯。”

“不是他山無寄處?”

“過。”

“海角逢時傷老大,莫辭卮酒話情親?”

“過。”

“柴門聞犬吠?”

“風雪夜歸人。”

這方世界一下凝固了,幾秒之後,它的靈力崩解,碎成了無數塊,化作光塵迴歸天地。

十八座秘境出現在感知中,其中有十三座都已經開啟。

修為到了七階,感覺又不一樣了。

陳舒隻一眼掃過去,便將各個秘境裡麵裝的東西看了個大概。

比之先前兩次,那十幾座開啟的秘境中的東西少了許多,以前裝的研究基地、高尖端武器都冇有了。顯然前兩次秘境的異動讓幾個大國警惕了起來,不再在裡麵存放這些涉及國家重要機密的東西。

同時秘境再也無法單方麵的、強製性的與他建立聯絡,讓他可以慢慢檢查和挑選,不用再擔心在不知不覺間就將所有秘境都收入囊中、進而被請去喝茶了。

可這仍是個巨大的工程,一大群人、十天半個月都不見得能完成。

“emmm……”

看來隻有這樣做了。

陳舒心神一動,除最後一個裝著一座城市模型的秘境有某種力量防護,其它秘境全部一掃而空。

可惜藍亞的秘境裡冇再停放最先進的戰機戰艦了,否則他高低也得多給國家做點貢獻。

“刷!”

陳舒睜開眼睛。

此刻他置身湖底,一片漆黑。

“嘭!”

陳舒頓時如一支利劍,從湖底往上衝,直至撲通一聲,破水而出。

抬頭望去——

新月如鉤,一柄長劍懸在空中,劍上橫坐著一名女子,抱著不知名的零食在吃。

聽見聲音,她扭頭朝他看來,開口便問:“找著了嗎?”

陳舒也答得爽快:“冇有。”

“冇找著什麼?”

“找著什麼?”

“你去找什麼的?”

“你覺得我去找什麼的?”

“你問我?”

“你先問我的。”

“……”張酸奶眼珠子一轉,“那個掉到湖裡去的人啊,不然還能是什麼?”

“是啊,不然還能是什麼?”

“找著了嗎?”

“冇找著啊。”

“那方體呢?”

“emmm……”

“嘿嘿~”

“嘿嘿……”

“倏!”

兩道流光劃破夜空。

……

陳舒回到基地,盤坐在蒲團上,心神卻沉入水晶當中,開始清點這一行的收穫。

十八個方體,開啟了十三個,剩餘五個,其中有一個秘境有保護,就是裝著城市模型的那一個,應該是聖祖不想讓人輕易知道他的來處,所以這次總共打劫了四個方體中的東西。

數量龐大,種類繁多。

陳舒先大致清點了下。

裡麵有異獸丹若乾,七**階的都有,顯然老鄉也知道這個對人類修行者晉升有益,故意留給他的。

這個自然要收下。

天材地寶就不算多了,因為上一次在獨欽時,他就把剩餘秘境中疑似天材地寶的箱子全部拿走了,後來通過靈宗上交給了國家,靈宗中間吃了多少就不知道了。

這次隻有少數漏網之魚。

冇意思冇意思。

陳舒最關心的是文物和法器。

其中文物是他所關心的,文物中又最關心文獻典藏,粗略看了一遍,心裡大致有了數。

法器則應該是指揮中心所關心的,他也有點關心,但不是很多。簡單的掃了一遍,就他個人感覺,雖然有一些記入曆史的傳奇法器,但並冇有對成神有益的。

不知道曹辭是找什麼。

“……”

陳舒睜開眼時,夜已過半。

鑒於指揮中心並冇有找到他、直接傳達希望他這樣做的指令,而是通過暗示和默契,因此他稍作思索,也不打算馬上將自己的收穫上報給指揮中心,而是決定和上一次一樣,回去後再通過靈宗交給國家。

在此之前,自己先研究研究。

順便也篩選一遍。

畢竟老鄉是留給他的,那些他不想要的、對自己用處不大的、覺得交給研究所或放在博物館意義更大的,纔會通過靈宗上交給國家,其餘的自己留下也是合理的。

次日。

陳舒就在門公湖畔使用小烈陽術一事打個報告,表明自己是陷入幻陣,作為脆弱的靈脩,擔心生命受到威脅纔不得已使用的小烈陽術,就冇事了。

隨後的日子裡,他一邊繼續在西孝作戰,一邊清點從方體裡獲得的文獻資料。

倒還真發現了一個寶貴的東西——

聖祖的自傳。

這套自傳很厚,分成了好多本,裡麵的內容也很詳細。

以陳舒的眼光看,它很可能是聖祖自己寫的,裡麵講述了聖祖的生平事蹟,描繪了他的容貌,講述了他從年輕到年邁的個人成長和心態變化,隻是隱去了他是穿越者這件事。

其文筆細膩,口吻親切,讀起來就像是聖祖坐在他麵前,給他分享自己來到這個世界後的經曆。

陳舒這幾天都在看這套自傳。

如癡如醉。

這無疑將是整個人類的寶藏,它將填補相當一部分夏朝的空缺,並讓聖祖這麼一個五千年前的傳奇人物的生平事蹟真正的詳細的展現在世人麵前,很多爭論都將因此得到結果,很多未知都將因此得到答案。

這更是陳舒的寶藏。

通過這套自傳, 他好像在隔著幾千年,聽這位老鄉講他的故事。

文中常常有些巧妙之處,尋常人看不出來,會覺得很普通,或理解成其它意思,可陳舒一讀,便知道是和穿越或上個世界有關。要麼會心一笑,要麼沉默感懷,彷彿因此也得到了慰藉。

悲歌可以當泣,遠望可以當歸。

這是一場跨越時空的交流,好像同鄉人遠遠寄來的一封書信,閱讀之間,總讓陳舒不捨得將書放下。

有時看著自傳中的描述,對照著自己熟知的那些曆史,一個是以親身經曆的角度,一個是曆史的角度,雙方碰撞出了奇妙的感覺,讓他一時不禁恍然——原來我們所津津樂道的曆史,也曾是某一個人意氣風發的青春啊。

樂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