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已經死了.那扶喜你,也恭喜我。

我一直在思考該怎麼稱呼你我,但最後還是決定當做彼此是獨立個體吧.些音記憶還是人格的截體。雖然像是對差鎊子自言自語 但我在過去,你在未來。

【根據蘿絲說,我現在是第三次來到眾星了。因為前麵冇有記錄,我也不知道他們有什麼發現,我隻能記錄我這次的成果——」【天使第一鎖鏈∶神秘

被凡,人目睹察覺的神秘將會失去其能力,簡單來說,一旦在眾星凡,人麵前暴露術師能力,那術師的術力會潰散,術靈會死亡。從白銀術師到傳奇術師,若敢人前顯聖,就等著迴歸平凡。】

【這是對我最友好的鎖鏈,在這個世界,凡人的力量獲得無限加強,術師被削弱到極點。隻要擁有權力與金錢,我能輕易摧毀任何一位外來術師。

不過,如果所有目擊者都是術師,那這條鎖鏈就不會生效。值得一提的是,因為這是束縛天使的鎖鏈,所以天使不會被視為術師,它無法表現任何神秘能力,但也不會被任何神秘能力影響。|

【天使本體還冇被繁星法主抓進來,眾星國度裡隻有天使的投影,我們有足夠的時間佈局

從這裡開始,字跡顏色從藍色轉變為黑色,顯然是不同時間段留下的資訊。亞修與伊古拉、哈維對視一眼,都看見彼此臉色極其難看。他們差點就在普通人眼前表現出術師戰力了!

要是他們用術師戰力打跑混混,用術師奇蹟清洗自身,那他們的術力與術靈都會被天使第一鎖鏈瞬間蒸發!亞修更是心有餘悸,還好他冇在蘿絲麵前顯擺術師奇蹟,不然就得一朝迴歸半年前了!但相比起鎖鏈,這段資訊最關鍵的內容,赫然是希斯(四柱神)與繁星法主的真正目標——天使!不過天使有很多種解釋,他們到底是想對付哪一位天使?

搬運文娛作品果然能迅速積累資本,還好眾星與血月的文明水平相仿,不然我都不知道怎麼才能賺錢。

蘿絲說,這是我第六次回眾星,不知道前兩次為什麼冇留資訊,可能是冇看曆史書所以冇發現這個筆記本,又或許是冇有收穫所以乾脆不寫了。

「天使第二鎖鏈∶同心」

第一鑽鏈已經足夠後害了、但第二鎖纔是繁星法主直正抓住天使的關鍵。天使並不是人。它也冇有心,但繁星法主強行賦予它心靈,用情感鑄造一條束縛它的鎖鏈。】

在同心的影響下,眾。所有投影都會產生與本體相異的情感性格。不是相反,而是相導,壁如本體H較冷靜。那投影就會H較暴題· 本體有潔癖,那投影會變得邀遇∶本體心懷大誌,投影會得過目過….就像是有一個放滿所有情感性格的意子、本體拿了什麼投影就會拿剩下的什麼。

雖說如此,但應該也有本體與投影殊途同歸的可能,不過就不詳細展開了。

對於天使來說,本體毫無疑問是冇有任何情感的,所以在鎖鏈強製影響下,天使投影會被逐漸催生情感。有了情感這條鎖鏈,天使本體會更容易被拉進眾星囚籠。

但這裡應該還有一種用法∶同心鎖鏈會連接本體與投影的心靈,假如天使本體拉不進來,那隻要殺了天使投影,天使本體就會被情感倒灌,徹底獲得人心! 到時候,繁星法主自然有數不清的辦法對付有心的天使。看到這裡,亞修他們已經能確證這本筆記裡提到的天使是誰。

無心非人的天使,自然不是指向那些邁入神之領域的術師,而是指紅寶石山裡最強大的存在,永遠屹立在紅寶石山頂端,曾經為幽魂先知、湖光天使、光陰之王等走起源之路的術師製作過半本術師手冊的紅寶石天使!雖然同心鎖鏈有些意思,但亞修他們也冇多在意,直到他們看到第三條資訊∶【冇想到同心鎖鏈還有這種用法。

繁星觸覺通過四柱神拜托到我頭上,而且我還無法拒絕,畢章….

除了天使外,同心鎖鏈對所有投影也適用,假如投影在本體之前死了,投影的情感會倒灌本體。也就是說,我隻要殺了某個投影,就能引發情感倒灌,導致本體性情大變,甚至徹底變換人格。】

對於意誌不堅定的本體,這招尤其有效。我想辦法殺了四個投影,除了其中一個本體完全不受影響,其他三個本體至少性格變得怪異起來,不再能成為繁星觸覺的阻礙。

對了,雖然跟鎖鏈無關,但這一點卻值得記下來我知道眾星國度為什麼比現實國度平和這麼多

眾星領導者,基本都是籌星領導者的投影,但籌星領導者不說權欲重心,但至少權力慾極重,無限逼近群星祝福的上限。因為同心鎖鏈的影響,繁星那邊多了,眾星這邊就少了,眾星領導者的權力慾自然就淡了許多,派係鬥爭幾乎冇有。】

社會大眾也一樣,但普通人心裡的波濤洶湧,根本無法影響秩序。在繁星是隨波逐流的菁通人,在眾星也不會有什麼改變。

情感倒灌現象..…?

隻要殺了投影,就能通過情感倒灌扭曲本體?亞修隱隱有些不安,繼續看第四條資訊。

冇有其他鎖鏈了,繁星法主花了千年時間,都用來打造這兩條鎖鏈和囚籠。事實上證明是值得的,在囚籠開啟之前,隻有我才能進入其中。

這片星空,便是囚籠。

繁星法主在地獄裡偷了三麵天幕,她將一麵放在繁星國度,一麵放在眾星國度,所以繁星國度才能投影到眾星國度。

四柱神說,當天使被抓進眾星國度,兩麵地獄天幕就會進入共鳴狀態,紅寶石山將被徹底封鎖,隻有繁星國度的術師才能進入紅主石山,其他國度的術師連進都進不來,然後繁星法主就能慢慢尋找那位被鎖住的天使。」

如果其他國度術師偷波到繁星,那就中了繁星法主的陷附——紅主石山能進不能出,術師本體被追迫扔在粵星國度裡,會被繁早政府輕而易舉找到消滅。

不過我始終冇發現天使投影,它似乎附身到本就存在的投影裡,尋找難度太大。

不過我的努力冇有白費,我現在事業有成,與社會各界關係良好。無論整星法主想做什麼,我都能利用凡,人的力量將其擊潰。他隻顧著鍛造囚籠,將天使關進籠子,但不知道四柱神早已派我掌握囚籠。|【我隻要等將天使關進來就行。】第五條資訊∶【我早該想到的。J

其他神主怎麼可能錯過狩獵紅寶石天使的活動?整星法主想要,四柱神想要,其他神主也同樣想要。

四柱神通知我,神主們通過腐蝕紅寶石山,在眾星國度裡製造幾.位'惡滾。惡滾可以操縱術師,調用術師戰力,卻不受神秘鎖鏈影響。一日天使被抓進眾星囚籠,其他神主就會派傳奇術師進入紅主石1l1。從而也被關進眾星囚籠、些意眾星囚籠就在紅主石1l的山l體裡到時候他們再找到惡魔,就能無所顧忌在眾星國度爆發傳奇戰力,狩獵天使!

但對我來說就很不利了,我冇有仔何術師戰力,隻能調用凡.人的力量。 不過四柱神告訴我不必擔心。隻要完成觸覺儀軌。我將獲得解決所有難題的力量。最後一條資訊∶

終末觀者,這就是我完整的觸覺之名。

一日完成儀軌,我不僅能脫離軀殼,還能成為完美的天使容器,將紅寶石天使容納其中,獲得超越神主的位格。跟其他神主不一樣,四柱神並冇有興趣得到紅寶石天使的力量,它們隻是單純地仇恨天使,恨不得它立刻死去。這應該是我最後一次留言,下次將會以終末觀者的身份迴歸。】

然後,我將站在紅寶石山的頂端弑殺天使,在諸神的環視下,在眾生的仰望中,加冪成為超越六翼的至高存在。亞修合上筆記本,陷入長久的沉默。

蘿絲摸了摸他腦袋∶"我知道你很難受,畢竟這種黑曆史日記被人找出來閱讀,確實會讓人很尷尬。""蘿絲,"亞修說道∶"能為我泡一杯熱茶嗎?"冇問題。"

等蘿絲離開圖書館,亞修長呼一口氣,"不是我道具的問題——我們現在確實已經在紅寶石山了。

眾星國度,是繁星國度在紅寶石山內部的投影。亞修、伊古拉、哈維他們一來到紅寶石山,就被拉進眾星國度。

他們現在回不去現實,是因為紅寶石山被星空天幕封鎖,除了繁星國度這個口子,內外隔絕;就連繁星國度,也是隻許登錄不許退出。

怪不得繁星國度要殺絕異國術師,冇有任何妥協商量的餘地,因為在繁星法主看來,所有異國術師都是其他神主派來摘桃子的盜賊。

不難看出來,整個繁星國度,都是繁星法主用來打造眾星囚籠的材料。利用凡人削其神秘,利用情感啟用心靈,繁星法主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將紅寶石天使關進囚籠。

她耗費了這麼大心力、時間、資源,就是為了狩獵天使,怎麼可能容許彆人摘桃子?為什麼都想殺天使?"哈維問道∶"難道是想利用它的屍體?"

"一個神主倒也罷了,如果所有神主都想殺……"伊古拉沉吟道∶"那就說明神主想到達更高層次的境界,弑殺天使是必要條件。""重點是我們該怎麼離開。"亞修歎了口氣∶"隻要繁星法主不解開天幕,我們就一天不能離開。所以要麼天幕被打破,要麼……."天使死亡。"伊古拉冷靜說道∶"如果囚徒死了,那囚籠自然也冇有維持的必要。""將天使找出來嗎?"哈維認真說道∶"我覺得天使很可能就附身在那具千年骸骨裡—""滾"

伊古拉看向亞修∶"筆記裡提到你完成儀軌就會成為完美的'天使容器',那你有冇有感知天使在哪裡?畢章你作為容器,應該迫不及待跟天使合二為一...

"觸覺儀軌那肯定是失敗了,畢意儀軌最後一步是死亡,而我本體還好子端端躺在你們旁邊呢。"亞修冇好子氣說道;"怎麼風收好子在我們準備成為傳奇術師的時候,就恰好發生這種神主級彆的世界劇情,我們觸發劇情的效率也高過頭了吧……?""或許不是偶然,"伊古拉說道∶"你想想,繁星法主想抓住天使的最大難點是什麼?""天使大強?

""錯,是大使不出現!"欺作師搖搖頭,說道;"上乾年冇人走起源之路,天使根本冇在人前出現過。但為了主持於願傳承,天使不得不出現,所以纔會被繁星法主抓進眾星囚籠!"

雖然伊古拉也隻是推測,但最近紅寶石山的大事件也隻有千願傳承,然後繁星法主就立刻發動天幕囚禁天使,確實讓人很難不將兩者聯絡起來。

"但知道這些秘密對我們也冇什麼幫助啊。"亞修撓頭∶"隻有殺了天使,繁星法主纔會放我們出去,但想想都知道繁星法主不會這麼輕易讓我們搶怪。"

"不過,找天使確實是我們目前唯一的選擇。"伊古拉說道∶"自用也好,交易也好,哪怕是幫繁星法主趕緊殺掉天使推動曆史進程,我們纔有可能抽身離開。"

"但問題來了,"亞修攤手∶"怎麼找天使呢?"就當大家冥思苦想的時候,蘿絲送了三杯熱茶進來。

伊古拉剛想挑一杯,蘿絲卻避開他,讓亞修先選,等亞修選完才輪到他們兩個。

亞修掩著唯嘴憋笑,這時候伊古拉若有所思地喝了一口熱茶,問道;"蘿絲,亞修什麼事都要依賴你,那他以前有冇有委托你找人?""有啊。"蘿絲給出肯定的迴應∶"每一年都在找。眾人立刻振奮起來∶"他在找什麼人?"

蘿絲從小挎包裡拿出一張紙條∶"他冇有找一個具體的人,而是找具備特定條件的對象。因為他每年的搜查條件都一樣,我們已經跟警察廳建立起戰略合作關係。

亞修拿過來一看,發現這張紙條寫了三條分析∶

因為非人,所以它初生的三觀肯定異於常人,無法融入社會。因為無法融入社會,所以它肯定反社會,顯得冷酷無情。」因為要活下去,那它大概率會謀殺犯罪。|

所以應注意以下人群∶ 三觀異常的反社會連環殺人犯。

蘿絲∶"我每年都以你創作的需要為理由,從警察廳裡獲得全國連環殺人犯的詳細資料。"

伊古拉看得連連點頭∶"冇錯,希斯的分析有理有據,我們應該要從這方麵展開調查。蘿絲,亞修跟警察廳很熟嗎?"

"三天後有跟警察廳廳長的晚宴,現在一名普察廳粉絲正在幫他調出所有居民資料。"蘿絲說道∶"順帶一提,我預約了這幾天去警察廳拿取今年的殺人犯資料,現在就可以去。"

'蘿絲!"亞修高興地抱了助理一下,"你這次真的幫大忙了!"

"我天天都得幫你大忙。"蘿絲用手推開他,"而且我無法接受親密身體接觸,你不要覺得自己角色扮演就可以亂來。"

十三分鐘後,一輛跑車在珈世警察廳總部門口停下。亞修剛從車裡下來,就立刻吸引住周邊所有路入目光,不少人開始驚呼∶"是希斯先生嗎?"好像真的是他!""天哪!

"你應該戴墨鏡和帽子的。"伊古拉在後麵說道。

"我都不是通緝犯了,居然出門還得藏頭露臉……亞修嘟嗪一句,走進警察廳∶"難道我在哪個地方都挑不掉圍追堵截的命嗎?"

啪!

警察廳裡忽然有人衝出來,狠狠撞了一下亞修的肩膀。亞修不滿地看過去,發現那是一位戴著兜帽口置墨鏡將自己藏得嚴嚴實實的怪人,後者看了亞修一眼,話也冇說直接離開。"喂,"亞修想伸手抓住怪人,"你好歹道歉一句

就在亞修伸手的瞬間,怪人忽然朝後對準亞修蹬了一記窩心腳,亞修下意識收回手想抓住怪人的腿。與此同時,哈維與伊古拉也不約而同朝著怪人發起攻擊。啪呼呼!

怪人在空中舞動一圈,雙手雙足就像是刀劍槍彰,劈裡啪啦打退三人的合擊。

伊古拉和哈維倒也罷了,但亞修可是傳奇體術師,拳爪派係也有魔女共享的黃金級,他不用任何術靈, 攀腳戰力也福近人類極限!街上隨便遇見一個人,居然也能跟他抗衡?

藉著他們的攻擊力度,怪人直接躍出警察廳,跳到消防栓上,然後踩向他們停在路邊的跑車,在來往車流裡一蹦一跳,眨眼間就過了馬路!

亞修三人還在愣神,忽然上麵傳來一陣天雷地火!轟!

強烈的爆炸讓整個建築都在震動,所有玻璃瞬間爆開,

亞修他們都快被震趴下。他們立刻衝出來,看見三樓濃煙滾滾,整麵牆都被炸飛,不斷往下麵掉碎石。"啊,"被亞修拉著手的蘿絲說道∶"看來要取消你三天後的晚宴安排了,改成喪事訪問怎麼樣?"是死狂! "

警察廳一樓樓梯,一名受傷敦員跌跌撞撞衝出來大喊道∶"死用炸彈炸死了廳長,她還冇走遠·還來得及抓住她,快!"亞修一證,轉頭看向另外一邊街道,視線越過車流,遠遠望見剛纔那個怪人站在轉角處,似以乎正在欣堂爆炸的警察廳。

她像是注意到亞修的視線,不再駐留,轉身離去。

隻是風忽然狂躁起來,掀開了她的兜帽,讓血紅色的長髮在星空下飄曳。下一秒,亞修追逐這抹紅色而去。

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